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11章 荒野求毒(七)
    离开大麻藏匿点后,封不觉便立即朝着不勃离去的方向走了一段。

    他倒不是想去跟踪对方,只是想在继续探索之前先侦查一下不勃的去向。

    不多时,他便现了几簇被踩瘪的野草、几根被折断的枝杈、以及几个不那么明显的足迹。

    “不简单呐……”封不觉看着那些痕迹念道,“居然还能想到反跟踪……”

    很显然,不勃刻意制造了这些“踪迹”,以扰乱某位可能的追踪者。

    “而且这些伪装的完成度还相当很高……若不是仔细观察,连我都有可能被他给骗过去……”觉哥心道,“嗯……这个剧本里的npc若都与他差不多聪明,恐怕我就悬了……”

    就在他思索之际,忽然……

    “别被眼前的假象骗了。”一个男人的说话声从觉哥身后不远处响起,“他并没有朝着脚印所示的方向移动……”

    “谁在那儿?”封不觉听到声音,当即神情一紧。他一边循声回头,一边已攥紧了手中的军铲。

    此刻的觉哥已失去了他那人般的五感,所以他无法感知到那些悄然靠近自己的人。这一改变,使得一向谨小慎微的他,始终感受着一丝不安……而这份不安,让他变得很有攻击性。

    “冷静点儿,史蒂芬,是我。”说话者即刻出现在了觉哥的视线中,他正是六号选手——贝拉克.侯赛因.奥观海。

    “我很冷静。”封不觉的确是用很平静的语气在与对方交流,“举起军铲做出要砍你的样子。并不能代表我失去了冷静。”

    “呵呵……”奥观海笑了笑,他没有贸然靠近。而是保持着三米距离,微笑着接道,“难道这是你跟人打招呼的一般状态么?”

    “哼……”封不觉冷哼一声,“当面对那些‘心怀叵测、从背后悄悄靠近我的家伙’时,我通常就是这么打招呼的。”

    此言一出,奥观海的眼神瞬间一变,但他很快就用一个抬眉的表情掩盖了神色的变化,并笑道:“呵呵……抱歉。史蒂芬,我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悄悄’靠近你。”他说话间,还举起双手做了个引号的手势,“至少从我的角度出,我是很正常地走过来、并善意地提醒你……”

    “我不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盯上我的……”封不觉打断道,“不过你那句‘提醒’说明了……当我和不勃做交流时。你就已经在暗中观察了。”

    沉默降临……

    这一刻,两人之间的气氛很是微妙。似是剑拔弩张、却又暗含转机。

    “哼……”十余秒后,奥观海又是微微一笑,“史蒂芬,我没看错人。”

    封不觉瞪着对方,没有接话。他知道前总统先生的话还没完。

    “你的才能毋庸置疑。”奥观海接着道,“跟我合作吧,史蒂芬,你不会后悔的。”

    “合作?”觉哥直视着对方的双眼,并将这个关键词重复了一遍。

    “是的。合作。”奥观海回道,“是你的话。应该能理解吧……”他顿了一下,“在这个游戏中,即使只是互相利用……多人合作也远比单独行动要有优势得多。”

    “呵……到底是玩儿政治的,这种热爱拉帮结伙的习气,恐怕已深入骨髓了吧……”封不觉心道,“不过……这种人确也有他们的过人之处。政客精于心计、外交、表演……其城府比起不勃来,更胜一筹。”

    “你的意思是……你准备和我暂时建立互相利用的关系咯?”封不觉接道。

    这种明知故问的行为,能让对方再多说几句,同时给自己多争取一些思考的时间。

    “呵呵……我说过了,史蒂芬,我更倾向于使用‘合作’这个词。”奥观海的回答有着政治家一贯的圆滑风格,“试想一下吧,如果你我联手,那其他人还会有获胜的机会吗?依我看……只要五十个……不,四十五个小时!只需要两天的时间,我们就能将另外八人全部淘汰掉。”

    “淘汰?”封不觉听到此处,心中生疑,“什么意思?他说‘淘汰’究竟是指什么……难道是指袭击其他的选手,使他们丧失行动能力?或者……有什么别的方式?”

    由于开场的剧本简介并未将《荒野求毒》的完整规则讲出来,所以封不觉从一开始就处于相当不利的境地。令他郁闷的是,这事儿他还不能随便问人……因为这个剧本里的npc智力都相当高,假如封不觉暴露了自己“不知道完整规则”这件事,天知道他会遭到怎样的算计。

    “说得煞有其事……但你有什么具体计划吗?”做了数秒的思想斗争后,觉哥便想到了一个既不会暴露自己,又可以接着问下去的试探性问法。

    “当然。”奥观海回道,“但眼下我还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封不觉又道。

    “哈哈哈……行了,史蒂芬。”奥观海笑道,“别再一脸正经地说笑了。”他举起右手,伸出两根手指,“第一,你不会和一个‘还没得到任何保障就将自己的策略和盘托出’的傻瓜为伍;第二,面对这种傻瓜,最好的办法就是假意与他合作,然后找机会将其干掉……”

    他说得对,在这种情况下,不愿将计划说出来的人,才是值得合作的聪明人……

    “哼……”封不觉也笑了,随即是大笑,“呵呵……哈哈哈……”他笑得像个精神病人一样,令对方难以捉摸他的想法。

    笑了几秒后,觉哥骤然停下,刹那间换上严肃的表情道:“看起来我和你还是有一些共同语言的。”

    这句话,无疑是封不觉在耍小聪明……他就仿佛在说:“刚才我的反应全是在试探你,就好像你的第一句话也是在试探我一样。”

    “嗯……”奥观海亦是神情一肃,松了松领口(他的西装和领带都已经脱下,此时穿得是一件衬衣),“那么……你是同意了?”

    “五十个小时。”提出合作的一方还没定规矩,觉哥就反客为主,抢先道,“自现在起的五十个小时内,我会和你站在同一战线上……”他舔了舔嘴唇,“至于五十个小时以后……无论我们是否如你所说的——已成功淘汰了其他八人——届时我们的合作关系都将终止。”

    “没问题。”奥观海点头道,“正合我意。”

    “呵呵……很好,‘伙伴’。”封不觉说那最后两个字时,特地用了种略带讽刺意味的语气,“希望你的执行力,足以跟上你的规划。”

    奥观海闻言,咧嘴一笑,露出两排大白牙:“yes,e_net!”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