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10章 荒野求毒(六)
    “这条裤衩……果然很可疑啊……”封不觉率先朝尸体的下半身看去,“这究竟是制作方为死者留的最后一块遮羞布、还是隐藏着某种线索的容器呢……”他摸着下巴道,“假如真的藏有线索,那该设置是想试探参赛者的道德底线呢……还是他们对恶心事物的忍耐极限呢……”

    觉哥思考之际,已凑上前去,蹲下了身子……

    可当他准备伸手去扒尸体的裤子时,却现……伸不出去。

    “诶?”封不觉一愣,随即又试了一遍,但还是不行。

    “哦~”两秒后,他神色一松,念道,“是系统阻止了我吧……”

    他猜得没错……系统将他的企图定义成了一种客观意义上的猥亵行为,使其无法将付诸行动。

    “很好。”觉哥笑道,“这就等于是宣告了这里没有线索。”

    某种意义上来说,觉哥的确应该庆幸。假如没有系统限界的存在,那他就得“亲手”去检查一下,才能确定这件事了。

    “所以说……线索就是手铐么……”封不觉随即就像视线上移到了尸体的手腕部,“让我瞧瞧……”他毫不避讳地抓起了腐尸的手,抬到眼前仔细观察。端详了几秒后,他又念道:“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嘛……”

    说着,觉哥便放下了死尸的手,将尸体翻了个身。

    他本想看看尸体的身下还有没有藏着东西,结果那儿只有一些零星掉落的腐肉和大量的蛆虫。

    “啊哈!”封不觉一见那些虫子。便两眼放光,俨然是动了食欲。

    下一秒。觉哥就转过身去,兴冲冲地跑到向了不远处的一个草丛。

    他盯着草丛看的眼神,仿佛是在餐厅里看菜单一样……

    几十秒后,觉哥俯身抓了把草,返回了尸体旁:“不错……酢浆草卷肉蛆,维生素c和蛋白质都有了。”他一边念叨,一边就动手抓了把蛆虫,夹到了草叶中。

    接着。他就像是吃生菜沙拉一样,张开大嘴吃了一口,嘎巴嘎巴嚼了起来。

    “嗯……还不错嘛。”咽下一口后,觉哥还自嘲般念道,“至少比我之前吃得某个三明治好多了。”

    就在他津津有味地品尝着自己的杰作时……

    “啊!”一声惊叫从后方传来。

    这次,无疑是人类的喊声。

    封不觉神情一变,瞬间调整姿势站了起来。抄起军铲就摆出了要格斗的姿态。

    但……事实证明,他根本没必要这么紧张。因为那个出叫声的人,距离他还有十米左右的距离。

    “你……你是在吃死人的肉吗?”原来那出喊叫之人,是另一位选手——贾斯丁.不勃。

    数秒前,途径此地的不勃正好瞥见了觉哥的背影。于是,他决定悄悄靠近。看看情况……而当他看到“史蒂芬.碳”先生蹲在一具尸体旁,并出无比清晰的咀嚼之声时,自然是惊了。

    “原来是你啊……”封不觉这会儿也看清了来人,知道是虚惊一场,“你说什么?吃死人?哈!怎么可能呢……”他抬起左手。秀了秀手上的酢浆草卷肉蛆,并回道。“是野草和虫子。”

    “呼……上帝……”不勃长吁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松懈了不少,“你吓死我了,碳先生。”

    在确认了觉哥并非是食人狂魔后,不勃便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

    “不过……”不勃很快就行到了觉哥面前,接道,“随便吃什么,都没有必要蹲在尸体旁边吃吧?”

    “虫子就在尸体旁边,我觉得没必要特意换地方而已。”封不觉若无其事地回道,同时,又往自己嘴里猛塞了一大口他的“自制手卷”。

    “这……唔呃……”刚才离得远,不勃还没看清,此刻他方才注意到觉哥手里拿的东西是野草包活蛆……

    “唉……现在的年轻人。”封不觉用鄙夷的眼神,望着扶树猛吐的不勃,语重心长地道,“看见几只虫子都会吐,真是太没用了。”

    不勃吐完之后,感觉也就好点了,他立马直起身来回道:“看见虫子当然不会吐了!但看着一个人生吃活蛆就不同了!”

    “贾斯丁啊贾斯丁~”封不觉还在吃,而且吃得很香的样子,“小伙子……你要明白,想在这荒野之中生存下去,就得习惯类似的事情……”他砸吧着嘴,有意无意地喷出了一些食物残渣,“当你放下了都市人的成见,你便会现……到处都是美食。”

    “你确定这也算是美食吗……”不勃捂着鼻子,一脸厌恶地回道。

    “相对而言,蛆的味道在昆虫当中已是非常不错的了,蛋白质含量又高。”觉哥像是老师给学生讲课一样,有条有理地接道,“甜中带涩的滋味,配上酢浆草那接近柠檬味的酸,无疑是一道生鲜美味。”

    “唔呃——”不勃听完这段描述,又吐了一回。

    而封不觉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着:“至于口感方面,吃腐肉长大的蛆比吃屎长大的要肥一些,肉质也……”

    “行了!可以了!”不勃一脸惊惶地打断了觉哥,“碳先生,我懂你的意思了……请你不要再说了。”

    “好吧……”封不觉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吃完了最后一口,然后就歪头示意了一下身后的尸体,转移话题道,“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不勃愣了一下,“那是具尸体,还能怎么看?”

    “呵呵……”封不觉对不勃的反应报以冷笑,低头把玩了一下手上的军铲,紧接着又问道,“对了。你得到的提示是什么?”

    “呃……”不勃的表情一下子变了,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回道,“我想我不能把那个给你,碳先生。”

    “嗯,可以理解。”觉哥点头应道,“毕竟这是个具有竞争性的节目,把自己的独家情报交给对手确实不太好。”

    不勃闻言,明显一怔,“嗯……你说得没错。”他木讷地回了一句。

    “总之……”封不觉又回头瞅了瞅那尸体。“我想再研究研究这尸……”他又蹲回了尸体旁,“要不……你站在那儿等我会儿?”

    “呃……碳先生。”不勃看着觉哥的背影,略微犹豫了几秒,“其实我只是路过……顺便来和你打声招呼而已,我想我该走了。”

    “哦,再见。”封不觉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祝你好运。”

    “再见。碳先生。”不勃最后又用古怪的目光扫了觉哥一眼,然后默默转身,离开了此地。

    待他的脚步声远去后,封不觉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

    “这小子……还是挺机警的嘛……”觉哥站了起来,朝着对方离去的方向望了一眼,“可惜……终究不是我的对手。”

    乍看之下。刚才那几分钟里生的事情波澜不惊,但实际上……却是暗流汹涌。

    先,在看到贾斯丁.不勃的刹那,觉哥就已洞察出……对方刚刚吸食过大麻。

    纵然不勃只吸食了很少的剂量,但他那微微颤抖的双手和略显恍惚的眼神是无法掩饰的。

    根据这一情况。封不觉便推测……不勃至少已找到了一个大麻藏匿点,而且很可能并未吸光所有的存货。也就是说……对方的身上还带着一些大麻。

    于是。觉哥就动起了“袭击”的念头。

    当觉哥说出“原来是你啊……”这句话时,他脑中就已然构建出了计划的每一个步骤:如何把对方骗过来,如何让对方放松警惕,如何打晕对方,如何打断对方的双腿等等……

    然而,当不勃来到觉哥面前时,觉哥又放弃了袭击的计划。因为他意识到……对方也想袭击他。

    只要冷静地观察,便可现……那个表面上略显松懈的不勃,实则机警过人。从始至终,他都和觉哥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且其右手一直都隐隐置于后腰外侧。很显然,他的后腰那儿藏着把家伙,多半是小刀什么……随时准备出手。

    接下来,两人进行了一段闲扯。双方的演技都不错,一个食蛆嚼草、东拉西扯,让人捉摸不透;另一个故作无措,还用两次干呕掩饰了自己与对方保持距离的真意。

    不久后,还是封不觉率先难了。他用一句“你怎么看”,展开了试探。

    而不勃继续装傻充愣。

    封不觉随即冷笑,又扬了扬军铲……他用这个神态加动作给了对方一句潜台词:“我看穿你了,你想动手,我也有防备。”

    紧接着,觉哥又问了“你得到的提示是什么”这个问题,借此挑明了另一件事:“你已经找到大麻的事情,我也知道了。”

    …………

    此处得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个问题,能表达出后面那句潜台词的意思来呢?

    事情是这样的……在与不勃谈论蛆虫滋味的过程中,封不觉也在一心二用地思索着身后那具尸体的事。

    就是在那几十秒之间,他想明白了自己那句提示的意义……

    其实,那具男尸身上的线索,正是“手铐”。当然,手铐本身并没有什么的特别的,这点封不觉已经确认过了。那手铐的真正作用,是象征意义……它象征了“被捕的人”。

    此线索结合觉哥得到的第一个提示“你有权保持沉默”,便指向了大麻的藏匿点——在尸体的嘴里。

    推理到这一步后,封不觉的推演仍未结束,他大胆地作出假设,继而又想到了另外几个可能的结论。

    一,每一名选手的出点附近,都有一个大麻藏匿点。

    二,该藏匿点距离该选手起始位置的距离约为一公里。

    三,虽然这个地点较为容易找到,但藏在此地的大麻却藏得十分隐蔽。

    四。第一条“提示”,指向的就是离各名选手最近的那个藏匿点中的大麻。

    虽然无法百分百确认。但封不觉认为这四条设定属实的几率是很高的。

    客观上来说,节目组可以通过这样的安排让选手们迅对比赛上手、并各自得到一些大麻,以缓解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戒断反应。

    而若是这四条设定不成立,那极有可能出现“十名选手在比赛开始后不久便纷纷毒瘾大、倒地挣扎不起”的情况。对一个真人秀来说,这种开场未免就太难看了……

    以上,就是“提示”和大麻藏匿点的关联性。

    …………

    那么,接着先前的话,再来看不勃的反应……

    在被封不觉连续威慑之后。不勃的表情就变了,他迟疑了一下,给出了一个拒绝的回应。

    请注意,不勃说的是“我想我不能把那个给你”,而不是“我想我不能把那个告诉你”。

    所以……他这句话表面上听着是在说“提示”,实则却是指“大麻”。

    毫无疑问的,话至此处时。这两人已是种心照不宣的敌对状态了。

    而在这种一触即的局面下,觉哥来了句意味深长的回应:“毕竟这是个具有竞争性的节目,把自己的‘独家’情报‘交给对手’,确实不太好”。

    这句话,基本就是在宣告最后的底线了。

    不勃自然听得懂那话里的意思,他也只能回一句“你说得没错”。表示妥协。

    这样一来,他们对话就进入了尾声。封不觉顺势说了两句废话,回到尸体(属于他的大麻藏匿点)旁蹲下,问了句:“要不……你站在那儿等我会儿?”

    他的言下之意便是……“你还准备在这儿待多久才走?”

    不勃听他这么一说,也很识趣地接了逐客令。随便应付了两句,离开了此地。

    综上所述。这……才是封不觉和贾斯丁.不勃那几分钟对话的真相……

    “啊……这个剧本里的npc……真的好厉害啊……”封不觉一边念叨,一边用手去掰尸体的嘴,“先前的贝尔已展现了惊人的身体能力,而眼下这个贾斯丁.不勃,竟有着如此心计城府……他比我更快地找到了大麻;找到后也没有因毒瘾而大量使用,只是用了能缓解症状的最少伎俩;然后他就推理出了我所想到的那‘四点’,继而停止了向岛内进,改走环形路线,想去抢夺其他人的初始大麻藏匿点……如此智谋,就算是玩家恐怕也……嚯!”

    他的思绪又一次被恶臭打断了,这次是从尸体嘴里喷出的气体。

    “他喵的……”封不觉不禁低骂了一句,因为那阵恶臭居然扣掉了他4%的生存值。

    更离谱的是,他好不容易掰开了尸体的嘴后,却现……这货的上下颚被许多铁丝给缝在一起了,两排牙齿间只能分开一指宽间隙。

    看起来……节目组是怕死尸的嘴自行张开,或是被野兽咬开嘴部,所以他们很有先见之明地想了这么个办法。

    “切……太不专业了,要缝干脆缝得完美一点啊!特意留条缝让臭气出来是怎地!”封不觉不快地抱怨了一句,随即抄起军铲,调整了一下结构(JQ-3o8军铲可以做一定程度上的变形,以挥不同的功效),试着用军铲的“钳子”功能去钳断那些铁丝。

    然而……进展不太顺利,因为卡在牙缝里的铁丝确实不太好钳……

    于是乎,吸多了臭气的觉哥一个不爽,改用了军铲的“锤子”功能,砸碎了尸体的两排牙,用较为粗暴的手法取得了其口中的大麻。

    【名称:大麻*2】

    【类型:消耗品】

    【品质:普通】

    【功能:单个使用时,可在一定时间内抑制“戒断反应”,多个重叠使用,可获得相应的随机BuFF】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如果你不想变成Randy那样的二货,最好就别碰它。】

    那两支大麻烟被装在一个塑胶的小袋子中,外层还裹着一层蜡,所以保存完好。

    另外,封不觉在那层蜡里还找到了另一样东西……

    【名称:手铐钥匙】

    【类型:工具】

    【品质:普通】

    【功能:打开手铐】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什么?你问它究竟能打开哪副手铐?还能是哪副?伙计,你是处女座吗?】

    “好极了。”封不觉立刻就用这把钥匙打开了尸体手上的那副手铐,“这个没准能派上大用处……”

    【名称:手铐】

    【类型:工具】

    【品质:普通】

    【功能:你看着办吧】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既然你看到了这玩意儿的物品说明,那表明你已经拿到钥匙了。】

    “ok……现在的问题就是……”觉哥将那几件东西都塞进了裤子口袋,站起身来念道,“我该去跟谁借个火儿呢……”

    他也知道,实在不行的话,把大麻烟直接吃下去也行,但眼下他的“戒断反应”正好处于一个比较弱效的时期,所以他并没有迫不及待地就去用。

    “还是走一段再说吧……”封不觉深呼吸一次,决定先离开这个地方,以免又有和不勃抱着一样心态的选手出现。

    可他所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有一双眼睛……已从暗处盯上了他。

    先前他和不勃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在了“那个人”的眼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