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02章 约会(中)
    “所以……是高二那时候认识的吗……”若雨单手托腮,望着桌对面的觉哥说道。

    此时,他们已坐在了咖啡厅内。而两人最先聊的话题,自然就是刚才那事儿。

    “那得看你怎么理解‘认识’这个概念了……”封不觉一边用勺子轻轻搅动着杯中的咖啡,一边回道。

    “你说说。”若雨接道。

    “嗯……我在进高中之前,就已经认识她了。”封不觉道。

    “哦?她是名人吗?校花?”若雨又道。

    “不是,姑且算朵班花吧……这不是重点……”觉哥回道,“重点是,我还没踏入高中的大门,就已经认识全校所有人了。”

    “哈?”若雨闻言,微微一怔,不过下一秒,她便理解了觉哥这句话的意思,“你……事先做了调查?”

    “对。”封不觉用十分淡定的语气说道,“初中毕业后的暑假,当我的同龄人们奔走于补习班、网吧、电影院、游泳池的时候……我却在做着秘密的、严谨的调查工作。”他微顿两秒,喝了口咖啡再接道,“先,我通过一些人脉,顺利搞到了清越高中三个年级所有学生的名单……”

    “人脉?”若雨疑惑道。

    “对,人脉。”封不觉点头应道,“教育局里有我的马仔。”

    “教育局里……有……你的马仔。”若雨似笑非笑地看着觉哥,把他那句话重复了一遍。并接道,“在你十五岁的时候……”

    “是啊……”封不觉应道。“我只不过是冒充十二岁萝莉和一个已婚大叔**地网恋了几个月,从而掌握了一些他主动来的不雅照和大量不堪入目的聊天记录……从此他就成为了我的狗腿。”

    “你……”若雨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技术上来讲,这并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封不觉接着道,“很多公务员的信息都可以在官方机构的网站上查到,根据这些内容再去社交网站上找他们的账号,然后加好友什么,继而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他又喝了口咖啡,“呼……反正正经人是不会上钩的。变态的话……被威胁利用也是活该。”

    “我且不评价你的动机……但你的手段相当于是敲诈勒索吧……”若雨接道,“你做的时候就没考虑过后果吗……”

    “哼……我当然考虑了后果。”封不觉冷笑一声,回道,“因此我很清楚,没什么后果……

    当年我是十五岁,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根据刑法规定,对于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死亡、"qiang  jian"、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除了上述八种罪外,该年龄段人不负有刑事责任。同时《刑法》明确规定,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请注意,这个条款中。没有勒索罪。再者,勒索罪的定义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但在我的案例中,我并没有向目标索要任何财务。甚至对方主动提出用钱买回那些照片和聊天记录,我都表示了拒绝。”

    封不觉一口气说完这一大段。缓了缓再道:“综上所述,退一万步来讲,哪怕他报警,也无法对我定罪。相反的……他自己说不定会因猥亵罪被判刑。即使还够不上量刑标准,他的家庭和事业也都毁了;这种事一旦暴露,他百分之百会被开除公职,而且一辈子在人前抬不起头来。”

    若雨听到这儿,也喝了口咖啡,算是压压惊:“你从小就这么邪恶……你家里人知道么……”

    “应该不知道吧……”封不觉耸肩回道,“总之,我说这些,就是为了让你对我当初的行事风格有个概念,接下来你要是再听到诸如‘人脉’之类的词……”

    “我不会再追问这些细节了……”若雨直接抢过话头道。

    “嗯。”封不觉点点头,停顿了两秒,将话题绕回了之前没说完的部分,“那个……除了基本的学生名单外,他们过去的学习成绩、家庭状况等资料,我也顺便看了一下。”他抬了抬眼,若有所思道,“一个暑假的时间,记下这些已足够了。至于老师和校领导的资料,我在报考这所高中时就已调查得很透彻了……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你做这些是为了什么呢?”若雨接道,“要成为称霸清越的男人吗?”

    “不,只是为了让校园生活更加安全和安逸一些罢了。”封不觉用手指轻轻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信息,或者说情报,是这世界上最为宝贵的资源之一。掌握了情报,就掌握了主动权。”他舔了舔嘴唇,“人是善于伪装自己的动物,尤其是在陌生的环境中、面对一群陌生的同类时……这时,光有冷静的判断是不够的,必须有足够的信息支持,才能揭穿那些戴着假面具的人。”他笑了笑,“正因为我了解这点,我才能在入校的第一天就看出……同学们哪个是不良少年、哪个是三好学生、哪个绿茶婊,哪个是有潜在暴力倾向的杀人狂……”

    “那有没有人看出你是个高智商的反社会疯子……”若雨虚着眼道。

    “有啊。”封不觉道,“不过那是在一年后了,也就是‘封不觉歼灭计划委员会’和‘复仇者联盟’成立的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这两个组织的名称后一点都没觉得奇怪……”若雨说话的口吻已渐渐沾染上了觉哥的吐槽风。

    “行了,还是说那谁的事儿吧……”觉哥继续道。“如我所说,我认识她。是在刚进学校的时候。而她认识我……的确应该是在高二,那会儿我在学校地下世界中的名望已然到达了顶点……所以身为学生会骨干的她也得知了我的名号。”

    “呵呵……”若雨干笑两声,她已经懒得再去接这句话里的槽点了,只是淡然地问道,“然后呢……是你主动追的她?还是……”

    “的确是我主动的。”封不觉打断了若雨的话,“不过我并不喜欢她,我只是需要一个女朋友而已。”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这句话只要稍加琢磨一下……就透露出一种十分恶劣的信息。

    “你这个人渣……”若雨的神情骤然冷了下来。

    “你别误会。”封不觉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出口的话容易引起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若雨问道。

    “呃……事情是这样的……”封不觉道,“我和小叹从小学开始就一直是同班同学你知道吧?”

    “知道。”若雨应道。

    “小叹家里的情况,不用我多说了吧?”

    “不用。”

    “初中以前,情况倒还好,毕竟大家都还小。”封不觉接道,“可到了初二初三时,麻烦就来了……班上、学校里、乃至校外……都出现了动机不纯的女生去倒追小叹。请注意。我说动机不纯,全都是有证据的……我是在详细调查过她们的家庭背景和生活作风后……”

    “行了……说重点。”若雨是真不想听那种细节了。

    “嗯……”封不觉点头接道,“而小叹这人呢,你懂的……他不笨,但太过善良,他不是没有识破骗子的能力。但很多时候,他更乐于去相信别人是好人。当然了,也有人被他这种耶稣般的情怀所打动,不忍下手,甚至真的喜欢上他的。但那毕竟是少数……大部分情况下,还是得由我出面。搞定那些心怀叵测的家伙。”

    “这和你那事儿有关系吗?”若雨问道。

    “别急,很快就会说到了。”觉哥接道,“后来呢……咱们就上高中了。小叹的条件摆在那里……长得帅,家里又巨有钱,人还特单纯……这年头,你也知道,很多小姑娘都是很随便的……高中里的失足女青年就不少,这帮人对小叹展开的攻势,我要是全部记录下来,估计能写一部校园动作科幻爱情惊悚悬疑宫斗小说了。”

    “然后你就受了刺激,推倒了隔壁的班花?”若雨又道。

    “你怎么那么爱插嘴呢?”封不觉道,“听我说下去呗……”

    “行……”若雨一脸不快地喝了口咖啡。

    “幸运的是,小叹有我看着。”封不觉接道,“在高中的第一年里,我除了平定一年级的不良少年党派之争、在学生会展内线、将校长室隔壁的杂物室改建成‘推理部’的社团活动室、把教育局里的马仔逼得上吊以外……也没有忘记关心我那位小儿。”

    “你这么忙的话还是忘掉吧……”若雨终于忍不住,又吐了个槽。

    “在我的暗中保护下,他至少躲掉了三次梅毒、六次仙人跳、十五次喜当爹。”觉哥继续道。

    若雨冷汗都下来了:“你真是辛苦了啊……”

    “没事,我的朋友不多,这是应该的。”封不觉将杯中剩余的咖啡喝完,再道,“然而,正因如此,我树敌众多……到高二时,那帮碧池(此处觉哥爆了个粗口,请自行领会英语原词)联合起来想了个损招,在学校中散布我是同性恋的传闻。”

    “噗……”若雨一口咖啡喷了出来,她赶紧用纸巾捂住嘴,才没有失态。

    其实听到这里,误会便已然解开了,若雨的神情一下子放松了不少。

    “哼……真是太天真了。”封不觉一挑眉毛,“对于这种下三路的手段,我早已准备好了对策。谣言出现的当天,我就翻出了我的‘女友候选名单’……”

    “喂!”若雨少有的瞪大了眼睛,轻喝一声,“那是什么东西!”

    “那只是我在做调查工作时,闲着无聊归纳分类的一张表格而已。”封不觉平静地回道,“我还有‘朋友候选名单’,‘马仔候选名单’,‘必要时可以杀掉的同学名单’和‘万一现自己是同性恋时的基友候选名单’等等……”他顿了一下,“哦,对了,我还有一份叫做‘万一和女友有了孩子又不得不生下来的话就取个名字吧’的取名单,记录了和她们每个人的儿子和女儿分别应该叫……”

    哗——

    若雨杯中剩下的小半杯咖啡,被她顺手泼到了觉哥的脸上。

    “虽然我知道你的行为单纯是一种怪咖的表现而已……”若雨放下杯子时道,“但客观来看,我觉得你应该被人泼这么一次。”

    对此,觉哥确是没有生气,他从容地用手抹了把脸,然后拿起桌上的纸巾慢慢擦拭起来:“简而言之呢……我将那份名单过滤了一下,挑了个合适的……”他竟若无其事地说了下去,“第二天就直接去找她,问她肯不肯和我交往,结果就成功了。”

    “诶——”若雨转过头,斜视着觉哥,“我看人家条件挺不错的,怎么就答应你了呢……”

    “乍看之下,我也还不错吧。”封不觉边擦脸边道,“但对我有所了解之后,一百个人里有九十几个会被吓跑。而剩下的寥寥几个,或许会成为我的朋友。”

    “那后来……你们是怎么分开的?”若雨又问道,“因为高三的学业?还是毕业了以后很自然就……”

    “也没有什么分开不分开的,本来就没怎么在一起过。”封不觉回道,“最初的几个礼拜,陪她出去看了几次电影……半个月的伙食费瞬间消失在了漆黑的电影院中,让我郁闷不已……后来等谣言平息,我就不怎么理她了。”他说着,又拆了一包纸巾,“如果说正式分手的话……应该是在半年后吧,她对我那种爱理不理的态度忍无可忍了,想让我明确地摆句话出来,于是我就说‘我爱你这种话,男人一辈子只说一次,在你要死的时候我会说的’……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吧。”若雨接道。

    “对,就没有然后了。”觉哥摊开双手笑了笑。

    “哈……”若雨轻舒一口气,“真是个令人悲伤的故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