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601章 约会(上)
    六月十九日,现实世界,s市。

    一周前,封不觉和黎若雨一起造访了里世界,并在天亮前顺利返回了登6空间。

    没有人知道他们当时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当晚与他们同在剧本中的四名队友,只看到二人莫名其妙地消失在了猛鬼电力公司的天台上。

    那之后,剧本便离奇得结束了。

    由于V1-战神已从剧本世界中消失,系统当即判定玩家们已经完成了任务,并达成了通关条件。

    对于王叹之、古小灵、倦梦还和贪狼来说,这理应算是个好消息……因为他们仅仅经历了一场战斗,就打通了这个噩梦难度的团队本。

    但……通关后的四人,却也并没有表现出多少高兴的情绪。

    倦梦还倒还好,就是有些疑惑;贪狼那边就不太省心,他作为刀锋的成员,在这个剧本里看到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那必须得写份详细的报告汇报上去才行;至于小叹和小灵的心情,那就是非常担心了……

    好在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在登6空间中,通过好友名单可以看到【疯不觉】和【似雨若离】的当前状态是“游戏中”,正是因为这点,小叹和小灵才没有打电话或是冲到那两人家里去查看情况。

    而第二天,归来的觉哥和若雨也都表示,他们只是开启了一个隐藏任务,随即进入了一张新的地图而已。没生什么异常的事。

    听他们这么说,小叹和小灵也就没再追问……

    于是……此事便也不了了之。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

    在这期间。封不觉和黎若雨几乎一直出双入对,两人的上线时间明显增加,等级和实力也都有了显著提升。很显然……他们已经和鲁特商定了某种协议、交易、或者阴谋……

    不过表面上,他俩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号称自己并没有刻意去练级。

    而这些行为……在旁观者看来,便另有一番滋味在其中了……

    考虑到他俩那晚在天台上的奇怪对白,地狱前线的另外三位很自然地就想到了“那方面”。

    当然了,作为封不觉和黎若雨在现实中的朋友、亲人、同事……小叹、小灵和安月琴也都很识趣地选择了装聋作哑。他们的心态很简单——那俩怪咖想在一个恐怖游戏里秘密约会。那就让他们约呗……

    …………

    十九日,下午一点,某咖啡厅门前。

    “嗯……玩儿迟到是吧……”封不觉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口中念道,“明明在自己家开的画廊上班,基本上是爱去不去想休息就休息的状态;而且家里有车……还不止一辆……”他说归说,但心里却是没有半点不耐烦或是生气的意思。“……这样居然也迟到,那毫无疑问是故意的了……”

    “诶?封不觉?”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觉哥身后响起。

    那声音似曾相识,但说话者并不是觉哥正在等的人。

    封不觉听得此声,神情微变,因为他在思维殿堂中略一搜索。便想起了……这声音的主人,是自己高中时的前女友。

    “呃……是你啊……”觉哥缓缓转身,说了句客套话,“好久不见。”

    他眼前的女孩儿穿着身很素净的连衣裙,其相貌清丽可人。看上去还像是十七八岁的学生似的,不过她的实际年龄和觉哥一样。已是二十有四了。

    “是啊……好久不见了……”那女孩儿接道,“大概……有五年了吧?”

    “差不多吧。”封不觉回道,他回话时有意做出心不在焉的样子。

    “你好像……又长高了?”女孩儿道。

    “一点点。”封不觉不想多说,他尽量用冷漠、简短的方式回应着。

    “呵呵……现在可比高中那会儿帅多了。”对方又道。

    “是吗……”封不觉虚着眼,随口应道。

    其实觉哥今天也只是随便梳了下头,随便套了件长袖T恤,随便挑了条牛仔裤,随便穿了双运动鞋,很随便地就出来了……在这么随便的情况下被人夸奖外貌,他也没有趁势嘚瑟起来,足可见他是多麽急切地想要结束这次谈话……

    “哦!我之前有在电视里看到你呢……”可那女孩儿的攀谈欲望似乎丝毫未减,“就是那个叫《我是写手之请随意吐槽》的节目,你好厉害啊!”

    “还好吧……”觉哥嘴上不温不火地应着,心里却在道,“喂喂……我明明被淘汰了好不好,这样也说我厉害……看这架势不太对劲儿啊……难道是偶遇后产生了类似‘这是缘分’的错觉,加上现在又是单身,于是脑子一抽,顺势想要和我恢复联系,以作备胎之用什么的……”

    (注:对方目前是单身这件事,觉哥是通过观察和推理而得知的。对他来说,这种程度的演绎法几乎是本能。他站在街上没事儿干的时候就会看着往来的路人,做些不负责任的分析来打时间……)

    “对了……这几年的同学会你全都没来,今天难得这么巧遇见,你留个手机号给我吧,好多老同学想联系你都联系不到呢。”果然,对方说出了一段觉哥很不愿意听到的对白。

    “嗯……好多想联系我的老(受)同(害)学(者)吗……”封不觉喃喃念道。

    觉哥那是何许人也,他一听就知道,对方只是为了要他的手机号码而找了个说辞罢了。

    “哼……少女啊,扯淡也要有个分寸吧。”封不觉在心中冷哼道,“以我当年在学校里的所作所为……那些‘想’联系我,或者说……‘敢’联系我的人,也只有‘封不觉歼灭计划委员会’和‘复仇者联盟(这群人是名副其实得苦大仇深)’的那帮家伙了吧……再说如今大家也都二十好几了,那种中二组织早就消失了吧……”

    “怎么了?有什么不方便吗?”女孩儿见封不觉迟迟没有把手中的手机拿起来,面露疑惑道。

    “糟了……想不到借口。”觉哥心道。他的冷汗都下来了……他是真不想和前女友再有什么瓜葛,也不想和那些并非是自己朋友的老同学联系上。

    封不觉不玩社交网站、极少公开个人信息,全都是为了保持自己社交圈不要扩大。可眼前这种情况,人家只是很正常地和他交流一下而已……他要是连个手机号码都不给,未免显得太古怪、也太没有风度了……

    “呋——我说,你还真行啊……”

    就在觉哥一筹莫展、准备就范之际,另一个声音响起。

    封不觉转过身去,看到了黎若雨。

    她还是那副打扮,黑T恤、牛仔裤,中长的头很随意地披在肩头。

    只是……此刻的若雨,居然在抽烟。

    “呃……”觉哥见此情景,呆立当场,竟说不出话来。

    “老娘去买包烟的工夫,又冒出来一个是吧?”若雨的口气像个十足的女流氓,她左手横抱在胸前、右手夹着烟,一脸不快地瞪着封不觉道,“说吧……这个藏多久了?”

    “呃……”觉哥依然无法接话。

    “不说是吧?你也不用说,反正你嘴里也没真话。”若雨快接了一句,随后歪过头,瞥了觉哥的前女友一眼,“姑娘……姐劝你一句,单纯是被骗色也就算了,钱你可得管好了,别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还有啊……这个王八蛋要是带你去堕胎,你可得坚持去正经医院,上次他带那谁去黑诊所……”

    她的话还没说完,那女孩儿已经扭头走了,那一路小跑……跟躲瘟神似的。而且临走前,她还用厌恶的眼神扫了觉哥一眼,看来是很后悔主动与其讲话。

    待对方走远,并消失在一个转角后,若雨才放下了烟头,“咳咳……啊咳……”她捂着嘴,猛地咳嗽了几下,花了十几秒才把气喘匀,“呼……抽烟好呛人……”

    “喂……”觉哥都惊了,他瞪大眼睛看着若雨问道,“什么情况?”

    “哦,是这样的……”若雨一边说着,一边已将烟头掐灭,并顺手把整包烟连同打火机全都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接着,她抬手指向觉哥侧后方道,“刚才我从那个转角走过来,正巧看到你和她在聊天。看你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我就赶紧回头,在转角那儿的烟纸店(沪语中常用的说法,多指开在街角或街边、柜台直接临街的小商铺)买了烟和打火机,然后过来帮你解围。”

    “嚯……”觉哥抹了把额角的冷汗,“演技很不错啊,竟然把我也唬住了。”

    “彼此彼此……”若雨转身道。

    “这回真是麻烦你了……”觉哥又道,“算我欠你个人情。”

    “没事。”若雨道,“要不是我迟到,我们俩已经坐在店里了,也不会有刚才那事儿。”

    其实她也挺郁闷的,因为在外面找停车的地方很麻烦,所以她是乘出租车来的,路上又遇到了堵车,这才会晚了十多分钟。

    “总之……咱们还是先进去吧……”封不觉适时转移了话题。

    “嗯。”若雨应了一声,两人便一同行入了身后的咖啡厅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