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59章 绝世高手篇(下)
    “喝!”封不觉轻叱一声,足下一点。身形……直破云霄。

    锃一声,宝剑出鞘,寒芒毕露。

    “九天悬一锋……”配合着剑招,觉哥用清朗的嗓音在高空吟道,“云外月当空……”

    “又念诗?”絮怀殇心道,“你有瘾是吧……”

    “飘渺红尘上……飞仙破苍穹!”封不觉一边在天空中耍着各种毫无意义的剑式,一边即兴作了诗。

    这诗中就暗含天、外、飞、仙四字,加上他形神并重的表演,其时髦值瞬时爆表,达到了正一百二。在这种时髦值下,纵是简单地引剑一刺,同样能有惊人的威力。

    “哈——”封不觉见时机成熟,旋即月步一踏,从半空斜着冲下,飞向了絮怀殇。

    絮怀殇在游戏中对垒过的剑者无数,她自己用起剑来也不差。所以,她一眼就看出,觉哥那几招只是花架子罢了,而且还是特业余的那种花架子……

    “切……这根本不是什么技能吧……”絮怀殇心道,“一看他就不会用剑,还装模作样……”

    心里有底,行动自是果决。面对那“天外飞仙”,絮怀殇不躲不闪,双刀并出,直接招回应。

    “北天十字雀!”絮怀殇羞红着脸,高声喊出了招式名。她也是没办法,剧本设定就这样,喊出来没准还能有威力加成呢。

    叱——

    霜白色的十字斩击飞向天空,正面迎上了封不觉的“天外飞仙”。

    觉哥早有防备,几乎在对方出手的瞬间,他的双脚便在半空再踏两步。这两记月步使其身形像是闪电一般向旁边折了一下,改变了下冲的轨迹,堪堪避开了飞袭而来的刀芒。

    “我就知道你会用这招……”封不觉心道,“用冰属性的远程攻击来拦截我,无论是度、威力和攻击范围都很合适……只可惜,你我已交手过一次。零时差演算的依据已足够充分,只要我有防备,远程攻击对我就是无效的。”

    “果然躲开了吗……”这一瞬,絮怀殇阴冷的声音忽在觉哥的耳边响起,“我知道你会躲开的。”

    原来……她也已经预见到了封不觉的闪避方式。

    北天十字雀只是个幌子,在出刀之后,絮怀殇本人已奋力一跃、紧随着刀芒一并杀到。

    乒——刀剑碰撞声荡破夜空。

    封不觉反应神。急忙拧身一滞,横剑挡住了斩来的双刀。

    絮怀殇一击未中,却也没有半分迟疑。她立刻旋身变式,手中双刀并出,又是一波犀利的快攻。

    刀光,剑影。在空中交织。

    两道人影悬在天上,你来我往,竟是整整两分钟都没有往下坠的迹象。

    “这……”在旁围观的唐云儿一脸惊骇,不禁念道,“……这轻功究竟是怎么回事……竟能浮空不落?”

    “以刀气,还化出如此巨大的白芒,而且其内力中还蕴含了惊人的玄冰之力。这……”廖伍的人生观也被刚才的北天十字雀给颠覆了。他本以为,自己已算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刀客了,没想到……眼前那不知名的年轻女刀客一出手,就使出了他这辈子都没见过的神技。

    以这个世界的常识来说,那种招数,没有个四十年的苦修,绝对施展不出来。而且这四十年里,你练得还得是中上乘的武学。若你练个低级的内功心法。那八十年也放不出这种刀气。

    “最可怕的是……”苗瑛也开口道,“他们的武功完全不着痕迹、不显套路,似是无章无法、却又威力惊人……”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剑,“在此站了许久,我却连一点内力的波动都没有感觉到。也看不出她们的呼吸法门、门派路数……”

    “哼……少见多怪。”曹钦那半男不女的嗓音适时响起,“真正的绝世武功,不滞于形。不拘于法。冲破所有固有的规则,方可达更高之境界。”他可不是在忽悠,而是真的识货。这位曹公公的修为,早已突破了武学之境。转而踏入了玄修之列,他容颜不老,就是最好的证据,“你们日夜苦练,修的也不过是内力而已。可人家修炼的东西,却不知比内力强了多少倍啊。”

    他们说话之间,天空中的战斗已起了变化。

    和封不觉事先预估的一样,在短兵相接的情形中,自己是处于下风的。

    虽然觉哥在格斗方面的经验和技巧都已是今非昔比,但和絮怀殇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而以纯粹的力量和度来看,在无法使用灵识聚身术的情况下,他也不占什么便宜。

    “喝!看我飞龙入云步!”封不觉眼瞅着事情要遭,赶紧虚晃一招、格开对手,然后疾踏月步,向上逃去。临走前,还不忘给自己的行为编一个狂霸酷拽的名称,刷一下时髦值。

    “明明就是月步吧……我又不是没见过……”絮怀殇嘟哝了一句,随即落回屋脊站定。

    别看她在天上和觉哥打了那么久,其实……她是没有任何飞行手段的。刚才她只是借力力,利用封不觉浮空的力量,把自己也停在了空中。

    这种技巧……看似极难,对她来说却是易如反掌。因为絮怀殇有个很强大的被动技能,叫【踏燕飞渡】。

    顾名思义,这招能让她的身体在某些情况下变得极为轻盈,连燕子都能驮得动。在这个技能的辅助下,她每朝觉哥下压一刀,就能借着对方格挡的反作用力再拔高几分。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比月步还方便,几乎都不费体能值。

    当然了,月步和【踏虚】的效果都是踩着空气就能动的,而【踏燕飞渡】必须得找到借力之物,多少还是有点差距。

    “半个月不见,实力又有提升啊……”封不觉心道,“要不是有零时差演算,刚才那一轮交手,我就已经身受重伤了……”他不禁想起了当初初遇狂踪剑影的那一场杀戮游戏,自己同样是被人用精熟的打斗技巧压得死死的。可说是险象环生。

    “没办法了,还是挥制空优势,用岚脚去磨她的血吧……”封不觉主意一定,便顺势停在高空,刷刷两脚,踢出了两道半月形的斩击。

    不料……

    呼——呼——嘭——嘭——

    忽有两道掌风乍起,浩然而来。在半空就将他的岚脚拦截、使其化为乌有。

    “封寮主。”曹钦一甩衣袖、抬头道,“这可是皇城顶上,你想干嘛?”

    “噗……”絮怀殇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从进剧本到现在,她还是头一回感到那么解气,“是啊。封寮主,把这儿的房顶打坏了,你有几条命都不够赔的哦。”

    曹钦的突然出手和絮怀殇的嘲讽让觉哥的时髦值急下跌,一下子掉到了四十。

    “还有啊,你那天外飞仙也不过如此嘛,我都已经接下来了,而且毫无伤哦。”絮怀殇道。

    此话一出。觉哥的时髦值急转直下,竟变成了零……

    “喂!这样就变零了啊……”封不觉心中疾呼,“亏我还在开打之前装了那么久,结果只要一两个变故就会归零的吗……”

    所以说……装逼好似是爬山,爬得越高,摔得越狠……

    封不觉的时髦值暴跌,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第一,他为那莫须有的“天外飞仙”铺垫了太久。可最后却是雷声大雨点小;第二,他在近身缠斗中落了下风,只能飞上天去,改用了腿法远攻;第三,他的岚脚被曹钦给挡了下来,并且被曹公公和絮女神轮流嘲讽了。

    这三件事的生,全都落在了围观群众们的眼里。致使封不觉那高大上的绝世高手形象一下子就崩了。虽然他的岚脚在廖伍他们看来依然是堪称恐怖的绝技。但他这个人的威慑力,已远不如刚才曹钦提到“苍灵论剑”时那般强烈了。

    “没办法……”封不觉心中盘算着,“继续再用岚脚朝下攻击,搞不好会触与曹钦的战斗……嗯……只能下去和她近战了吗……”念及此处。他又生一计……

    众所周知……时髦值可以通过【向敌人通名报姓】,【放走敌人】,【不给敌人致命一击】,【使用不常用的汉字或外来语】,【回想】,【给人加油】,【表决心】,【解说事态】,【作诗】等一系列时髦行为来得到提升。

    而女性还可以通过露肉的行动来增加时髦值,且胸部越大、身材越好,在战斗中生存的几率越高,时髦值刷得也越显著。

    反之,【玩弄弱者】,【因为自己处于优势而表现出骄傲的态度】,【从一开始就用尽全力】,【给濒死的角色施以致命一击】,【嘲笑对方所执着的信念】等行为,都会导致时髦值下降,甚至引起死亡。

    对这套理论烂熟于胸的封不觉,深深地知道……自己要赢,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他还有一线胜机,那就是使用最究极最时髦的翻盘手段——被打到奄奄一息后反败为胜。

    在决定了这一方案后,封不觉行动了……

    只见他身形倒悬,剑斜胸前。接着,右足微抬、轰然一踏。下一秒,他整个人便似奔雷般冲袭而下。

    絮怀殇见对方似有拼命之意,自然不敢托大。其手中双刀再运,聚气待。

    霎时间,风袂飘举,柔荑轻送,双刀寒芒旋汇成盾,直撄那骤落的剑锋。

    “南斗……飞龙剑!”封不觉手中握剑,却强使那徒手杀招。结果,他使出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奇怪技能。他拿剑的那只手明显慢了一拍,还影响到了无剑的左手,以至于他出手时别扭无比。

    虽说在旁人看来,这“剑手并出”的怪招也算是惊人绝式了,但觉哥自己明白……这技能的威力还不足原本的三成。

    “哼……笑话!”絮怀殇也迅看破了觉哥的伎俩,当即轻喝一声,提刀迎上。

    双刀并起,织出漫天杀网。

    宝剑寸断,宣告胜负已分。

    碎开的铁片纷纷倏落,在月光下反射出片片银芒。

    封不觉倒在屋脊之上,口吐鲜血,面露惨色。

    絮怀殇立于他的身旁,举刀相逼。神情蔑然。

    “嘿嘿……”封不觉心中笑道,“很好……都在计划之中。絮女神你赶快动手吧,最好再嘲讽我几句……我还留了3o%的生存值,躲开你的致死一刀后,起来给你个下鞭腿,趁势逆转……”

    他想得倒是不错,可是……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絮怀殇竟然没有动手。而且她的表情忽然变得柔和起来。她深情款款地看着觉哥,说了句废话:“你输了。”其语气中还带有一丝哀怨。

    “什么情况……”封不觉感觉自己一下子停在了杠头上,有些不知所措,“她为什么不动手?这台词和神态是啥意思?难道……”

    “你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懂吗?”絮怀殇如是说着。同时,他竟然还缓缓闭上了眼,流下两行清泪。

    “喂!”觉哥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影后啊!哭戏说来就来啊!”

    絮怀殇的这句话,在旁人听来,显然是另一番意味,但封不觉明白……她的潜台词是:“你真以为姐对时髦值一无所知吗?”

    “我知道,你从一开始,就是想赴死的。”絮怀殇继续胡诌着,“所以你根本没有用全力……”她像模像样地抽泣两声。“你以为我真这么傻,会看不出来?”

    听到这里,围观的四人露出了“哦~”这种恍然大悟的神情。他们此刻的状态,就好像在看真人舞台剧,情绪随着剧中人的命运大起大落……

    “栽了……彻底栽了……”封不觉心里几乎已经绝望,“这女人的情商比我想象中高得多啊……”

    事到如今,觉哥连话都没法儿接了,这场戏已全然被带入了絮怀殇的节奏。絮女神说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而觉哥则只能一脸悲痛怅然地保持沉默,他要是强行接话、或是突然逃走、偷袭什么的,那时髦值铁定会暴跌成致死程度。

    “唉……”絮怀殇长叹一声,“我知道,你我此生有缘无分……”她抹了把眼泪,在觉哥身旁肆无忌惮地单膝跪下,“一个时辰前。我已服下了一种奇门毒药……”

    “我还吃了含笑半步癫呢!”封不觉心里吐槽道。

    “……既然你不肯成全我,那我就自己成全自己。”絮女神演得是如此情真意切、感人肺腑,也难怪影视圈的人抢着要她,这简直就是天才。“至少我要跟你死在一起……”

    絮怀殇说到这儿时,竟把封不觉拉起来抱住,并将其头部枕在了自己肩上。

    这一手不可谓不毒辣……在这种状态下,觉哥最后一丝逃跑的希望都破灭了。

    “唉……可怕的女人……”封不觉暗自叹道,“是我太低估你了……”

    觉哥不禁想到,要是自己的物品栏没被锁,现在掏出菜刀直接捅过去就完了;要是南斗飞龙拳没有进入cd,那也是一招了事。

    但眼下……这些假设已不复存在。

    期待npc们出手搅局也是不可能的,他们看到封寮主被那痴情女子拥入怀中后,皆是侧目叹惋,唏嘘不已……基本上是准备围观到底了。

    “你这又是何苦呢……”封不觉一脸被玩坏了的表情,有气无力的回道。

    失败让他有些懊恼,但他也不至于强退那么没风度,所以他准备配合絮怀殇把戏演完。

    “你什么也别说了……”絮怀殇不动声色地举起了右手,将刀尖抵在了封不觉的后心上,“我意已决,再难回头。”

    “我说……差不多就可以了啊。”这时,封不觉凑在絮怀殇耳边,悄声道,“我已经认输了,你快点动手吧。”

    “你不是挺爱玩儿的吗,哼……”絮怀殇颇为得意地在觉哥耳畔回道,“想引我中计……没想到吧?”

    “你再不动手,我可要哭了啊。”觉哥居然用威胁的语气说出了这么句话。

    “哈?”絮怀殇一愣,“那又怎么样?”

    “我哭完以后,就说被你感动了,接着我就问曹公公讨点天山雪莲啊、千年灵芝啊什么的,把你的毒解掉,然后跟你双宿双飞。”封不觉接道。

    噗——

    话音未落,刀尖已扎入了他的心脏。

    此刻的絮怀殇惊出了一身冷汗。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完全掌控住了局面,没想到……对方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又构思出了一种如此凶险的剧情走向。

    若是封不觉真的将这计划付诸行动,那接下去的展便会再度逆转……絮怀殇扮演的角色在短时间内就不可能再有反抗觉哥的余地了。

    “这场不算数,设定太过莫名其妙了……”絮怀殇在觉哥化为白光之前,用冰冷的语气在其耳旁说道,“下回,我会用更直接的方式赢你的。”

    “你果然还是对那场蝶之战有很大的怨念啊……”封不觉用不置可否的语气回道,“也罢……我随时奉……”

    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已化作白光被传送了。几乎在同一瞬,听到了胜利提示的絮怀殇也离开了剧本。

    紫禁之巅,只留下了四名嗔目结舌的npc。连曹钦都不禁怀疑……自己看到的究竟是人是鬼。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