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58章 绝世高手篇(中)
    絮怀殇不知道封不觉口中的“那一招”是什么,但她基本也猜到对方是在瞎掰。

    “哼……是吗?”絮怀殇冷哼一声,“那……”她的双手摁倒了腰间的双刀上,“……就让我见识一下吧。”

    她的思路也很清晰,比扯淡的话……自己肯定不是疯不觉的对手,继续这样唠下去,两人的时髦值差距只会越来越大。所以……絮怀殇的计划就是,尽快地结束这种羞耻感十足的中二对话,迅开打。要是实在结束不了……那就只能拔刀硬上了。

    “嗯……挺聪明啊……”另一边的封不觉也在心中暗忖着,“自知刷时髦值刷不过我,想趁着数值差距还不大时就开打……”

    封不觉心思电闪,很快就有了对策。只见他缓缓转身,傲然而立。然后伸直右臂,将宝剑垂直地举在身前:“好!”他强有力地喝了一声,“放眼整个江湖,也只有你絮怀殇敢出此言!”

    “你在这个‘江湖’才混了几分钟而已吧……我也是刚进入这个剧本而已啊……”相类似的话语,絮怀殇也只能默默在心里念出来,念的时候还得保持外表上的冷酷肃然……

    当然了,封不觉的话还没完。这数秒之间,他已在心中杜撰了一段有关絮女神的完整故事,这其中包括身世、家境、师门、宗派、学艺经历、情感历程、以及各种闯荡江湖的奇闻异事……不出意外的话,觉哥准备这样讲上半个小时。

    但……意外出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忽然,夜空中传来一阵大笑。

    笑声一起,封不觉和絮怀殇皆是微微一怔。他们都以为这个剧本只是简单的狭路相逢,但没有想到……此地居然还有旁人。

    “喝!”一声清喝过后,一道人影窜上了屋顶。

    来的是个男人,中年男人。

    他身穿一席苍色劲装,脸上虬髯虎鬓,面相甚是粗犷。

    他的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把刀。表明了他的身份……一名刀客。

    此人站定后,开口便道:“这话……说得未免有些太满了吧!”

    “来者何人?”封不觉简直是喜出望外,赶紧搭腔。

    “哼……好狂的小子。”刀客笑道,“连我‘塞北百斤刀’廖伍都不认识,却敢说什么‘放眼江湖’的厥词?”

    “哈?”封不觉为了保持自己孤高的形象,顺势就向那大汉投去了鄙视的目光,“这很奇怪吗?武林中的无名之辈多如牛毛。什么阿猫阿狗、老四老五的……难道我全都得认得?”

    “嗯?”廖伍当即一怒,虎目圆睁道,“好个后生!不知天高地厚,却敢出口伤人!”说话间,其左手提鞘,右手握住刀柄。“让我替你师父教训教训……”

    “且慢!”突然,又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喝止了廖伍的行动。

    话音至,人亦至,一道轻盈魅影飘然落在了屋檐上。

    这女子的身形一定,便显出一张俏丽的面容。她大约二十五六岁年纪,白衣胜雪。手提长剑,应是一名女剑客。

    “廖大侠,切莫动怒。”女子对着廖伍道,“何必为了一名晚辈的几句狂言,就大打出手呢?”

    廖伍看到那女子后,稍稍沉默了两秒:“哦……原来是‘白梅剑’苗女侠。”

    “不敢当,苗瑛见过廖大侠。”苗瑛虽然比廖伍年轻不少,但却没有称其为前辈。因为按照辈分来说,她和廖伍应是平辈。

    廖伍冷哼一声,又转头看向封不觉:“哼,小子,今日有苗女侠替你求情,我且放你一马。”

    “呵……多此一举。”觉哥才不领情,他最好和这两人吵起来才好。

    “二位。”絮怀殇趁这俩npc还没飙。赶紧抢道,“今日我与……”她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该怎么称呼觉哥,“……我与疯兄在此决斗。实属私人恩怨,能否请两位不要插手?”

    “哈!原来‘留字’的还真是你们?”此刻,第三个声音响起了……

    絮怀殇头都大了,心道:“莫名其妙的家伙接二连三地出现了啊……这还打不打了啊?”

    高手,往往是伴随着衣襟飘动之声,用轻功飞过来的,这次来的这位也不例外。

    此人一席黑衣,肩披红色斗篷,束整齐、面如冠玉,身上好像是没带兵刃,至少……看上去没带。

    “唐云儿,你小子怎么也来了?”廖伍当即问道。

    “哈!怎么了?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唐云儿回道,“听说了‘那个消息’的人,多半都会有些好奇吧?”

    “什么消息?”絮怀殇这时开口问道。

    “当然是……”唐云儿的话回到一半就怔住了,因为当他转头看到絮怀殇时,思维陷入了短暂的空白期。他长这么大,美丽的女子也见了不少,但如此绝色的女侠客,他还真是头一回见。在唐云儿的印象中,也只有自己的母亲“云外仙子慕容颖”才有这种倾国之貌。

    “是什么?”絮怀殇又问道。

    “呃……是……”唐云儿已经忘记前一个问题的内容了。

    “哈哈哈哈……”廖伍又是一阵大笑,“乳臭味干的小子,见了漂亮姑娘,就连自己姓什么都不记得了。”

    唐云儿顿时涨红了脸,在美女面前被这样取笑,他自然会火:“呸!廖伍,别在那儿胡说八道,要不然我……我就……”

    “怎么?你小子也想来教训我?”廖伍的手又摁在了刀上,“嘿我这暴脾气……”

    此时此刻,封不觉正在暗自窃笑,而絮怀殇则是扶额摇头。看起来……他们这儿还没打起来,这帮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npc就要先打起来了。

    “一个月前……”忽地,又有第四个声音响起,“有人凭一身惊世神功,以气御剑,在皇城内的一根巨柱顶上刻了十六个字……”

    这个声音听上去颇为尖锐,但却让封不觉感到似曾相识……

    呼——

    眨眼间。又一道人影现身。

    这个人,毫无疑问,是目前出现的几名npc中武功最高的一个。他来得最快,最安静,其说话时的声音和气息也最平稳。

    几乎在此人站定的瞬间,廖伍、苗瑛和唐云儿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讶异和惊恐。他们都是江湖中的一流好手,绝非等闲之辈。可是……仅仅是一个照面。这三人便现……来者的功力深不可测,甚至可以说……让人感到匪夷所思、望尘莫及。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那个声音接着刚才的话道,“呵呵……本座当时还纳闷儿呢,究竟是谁……有这样的胆子。并且有这样的武功,能在皇城里给别人下战书。”他缓步朝觉哥那边走着,“结果……是你小子。”

    那人向前几步后,月光照亮了他的脸。

    封不觉看到其相貌后,立刻露出了微笑,拿着剑、抱拳拱手道:“封某,见过曹公公。”

    “上帝啊……”絮怀殇在心里呼喊着主的名字。“这到底是什么展开啊?”

    “呵呵……三十年不见,封寮主……”曹钦上下打量着封不觉,“……别来无恙啊?”

    此话一出,封不觉便明白了,原来,距离他上次进入这个宇宙,这里的时间已过去了整整三十年。

    但有一个问题……曹钦的样貌,看上去竟是没老多少。怎么看也不过五十岁。

    “还好还好……”封不觉笑道,“公公您的气色也不错啊,真是越活越年轻了啊。”

    “哼……”曹钦用他那不男不女的嗓音冷哼道,“本座天生奇才、根骨过人,而且十五年前神功大成,得入天人之境。会有这样的容貌……不足为奇。”他说着,抬眼瞪着觉哥。“倒是你……封寮主,让我大吃一惊啊,莫非你是那长生的神仙不成?”

    “哈哈哈哈……”封不觉好爽地大笑几声,给自己争取了几秒钟编谎话的时间。“我这人太不招人喜欢,阎王爷不想收我呗。”他回了一句玩笑话。

    曹钦是个聪明人,不会追问下去的。他用一个挺妩媚的动作抚着自己帽檐的一根丝带,回道,“不说就算了,我也不感兴趣。”说罢,他又转过身,扫视了周围的人一眼。

    刚才还气势颇盛的三大高手,被曹钦的目光扫过时,皆是一个激灵。唯有絮怀殇……仍是沉静如水、不为所动。

    “封寮主,你要找人决斗,可以。”曹钦继而又道,“你想在皇城上打……”他叹了口气,“说实在的……也可以。”他伸手指了指远处,“但你提前一个月留字,又是何意啊?”他顿了一下,又道,“你可知……这给朝廷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是封某……考虑不周了……”封不觉姑且先认了个错,他是绝不想与曹钦为敌的。如果这世上有一本《武侠世界生存指南》,其中肯定有一章的标题是“别惹公公”。

    “唉……也罢。”曹钦摇着头接道,“好在我早有准备,所以消息并未在江湖上传开。知道此事的,不足百人;今夜来闯皇城的,共有三十余人;而成功进来的,只有三个。”

    曹钦说着,将双手背在身后,看向那三人:“你们三个,倒也有些能耐。”他的视线像一把锋利的刀,在夜空中划出冷芒,“本座知道,派一般的大内高手来,未必拿得住你们。所以,半个时辰前,我已将这里周围的禁军全部撤空,准备亲自来此……大开杀戒……”

    话至此处,那三位身上的血都凉了。

    曹钦接下来却道:“但……今日见得故人,本座甚是高兴。”他笑了笑,“而且这场决斗……我也想好好看看。”

    廖伍、苗瑛和唐云儿的心情可谓大起大落,有那么短暂的一瞬,他们觉得自己已经死定了,但现在看来还有转机。

    “这样吧……”曹钦一边说着,一边越过了屋脊,行到了那三人的身旁,“等他们打完了,本座送你们出去。但条件是……今日之事,你们永生永世不得说出去。否则……”

    在他把诛你九族之类的话说出来之前,机智的苗瑛已然抢道:“多谢前辈不杀之恩。”

    唐云儿也见风使舵,赶紧抱拳拱手道:“多谢前辈。”

    廖伍这会儿也怂了,吞吞吐吐道:“谢……谢过公公……”

    “嗯……”曹钦满意地点了点头。其实他也不是什么杀人狂魔,他所需要的……只是这种被人敬畏的感觉而已。

    平心而论,做人做到曹钦这个境界,已经没有太多追求了。绝世武功他有了。钱和权他也有了;女人他消受不起,干儿子倒是收了不少。现在还能让他感到高兴的,就是虚荣感和自尊心。曹钦之所以对封不觉挺有好感,主要原因就是他从这位封寮主的眼中看不到半点歧视的意思。这种尊重,比他见惯了的“因惧而敬”强得多。

    “你们这些江湖儿女,就知道看热闹。却不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曹钦接着说道,“三十年前苍灵论剑,林常的太虚无相大法所向睥睨,连剑神叶承和无名剑谢三都败于其手下,什么一府二楼三派四门,全都形同草芥一般。”他顿了两秒,“当时若不是这位封寮主。哪儿还有你们今日的武林?”他用教训的口吻,对已然目瞪口呆的三名“高手”说道,“而今你们这一辈,更是不知死活。哼……学了点粗浅的功夫,就敢往皇城里闯。”他冷笑几声,抬头望向了觉哥和絮怀殇,“都仔细瞧着点儿吧……什么是真正的高手。”

    风,仍在吹。

    夜。仍未尽。

    但刀剑……仍在鞘中。

    在四名观众灼灼的目光下,封不觉的时髦值又上了不少,变成正五十。而絮怀殇也沾了觉哥的光,时髦值来到了正十八点。

    “原来如此……他以前来过这个剧本世界。”絮怀殇在心中整理了下刚才所听到的,“而且和那个曹公公有些交情。”她思索道,“好在这场杀戮游戏的故事背景是一场‘决斗’,那个npc应该不会直接出手帮他……”

    与此同时。觉哥则在想着:“原来如此……是这个世界啊,这个宇宙无疑是没有什么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于是就把设定套用在我们身上了吗……”他视线微移,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宝剑。“我随口一说的‘那一招’,正好应了天外飞仙,可是……我怎么可能会用啊!”

    “快出招吧!疯不觉!”絮怀殇这时高声一喝,双刀已悍然出鞘。如今周围有了观众,刷起时髦值来就更有效率了,继续拖延下去,对她会很不利。

    “在我出手之前,我还有一句话要说。”封不觉冷冷地念道。

    “切……真可恶。”絮怀殇心道。

    可她表面上还是得装出一副冷峻的神情应道:“说。”

    “嗯……说什么好呢……”封不觉纯粹是为了再拖一会儿、刷点时髦值,所以此刻他的心里也在琢磨着,“不如说一句‘我爱你’,以此扰乱一下她的情绪?嗯……应该不会被举报性骚扰吧……”他的脑子里尽是这种点子,“等等……絮怀殇身为人气偶像,听过的表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这句是没有什么杀伤力的……”他转而想到,“可惜我不是女的,要不然我就可以说‘我怀了你的骨肉’之类的。唉……要不然就宣称自己把屎拉在裤子上算了。”

    可话到嘴边,又被觉哥咽了回去,他心道:“还是不行……就算能扰乱对方心绪,我自己的时髦值也会因为这句话而暴跌的,实在是太逊了……”

    “你到底要说什么?”絮怀殇催促道,“拖延时间吗?”她紧接着质问了一句,并向前逼了两步。

    封不觉没办法,只好赶鸭子上架,来了一句:“如果最后是我败了,请把我……和我的妻子葬在一起。”他说这话时,还露出了怅然之色,影帝本色尽显无遗。

    “谁啊!谁是你妻子啊!谁认识你妻子啊!”絮怀殇真是快憋坏了。

    “好……”她神情复杂地答应了对方的莫名请求,由于愤怒和郁闷,她的双肩都有些颤抖。

    可是在旁人看来……絮怀殇的反应却是另一种感觉。

    唐云儿一脸愁容地叹道:“唉……果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絮怀殇都惊了,心中怒喝道:“什么呀!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啊!都听见什么了啊!”

    “哦?”曹钦好像也意识到了些许不对,他转头对身旁的人道,“这二人……是那种关系吗?”

    “唉……可怜这位姑娘一片真心,而那封寮主却还是只想着死去的妻子。”苗瑛点头接道。

    “啊!!!”絮怀殇在心中哀嚎着,她想死的心都有了,脸上的表情也已有些扭曲,“苗女侠你言情小说看多了吧!这脑补的完成度也太高了吧!这种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氛围是怎么出现的啊!”

    连五大三粗的廖伍也沉声接道:“没想到这位封寮主还是个痴情汉子,丝毫不为美色所动,不得不令人佩服啊……”

    “你佩服个头啊!这世界到底还有没有天理啊!”絮怀殇恨得紧咬下唇,但这表情却又让旁人产生了更深的误会。

    “既然如此……那接招吧……”封不觉也没想到自己的话会有此等奇效,可说是彻底扰乱了絮怀殇的情绪。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觉哥当即摆好了架势,顺势出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