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57章 绝世高手篇(上)
    【重要提示:您的物品栏已锁定;灵能武器已锁定;剧本结束前,您唯一可使用的武器是手中的宝剑;格斗技能以外的所有主动技能皆无法被使出。】

    “什么!”刚听完莫名其妙的开场白,封不觉就又听到了一段无比坑爹的设定。

    而且……这设定还没完……

    【重要提示二:该剧本中,将引入一项特殊数值,该数值目前已显示在您的游戏菜单中,该数值的变化,将影响您在战斗中的表现。】

    话音未落,封不觉就打开了游戏菜单,并迅在命、体、灵三槽的下方,找到了那所谓的“特殊数值”。

    “居然是时髦值?”觉哥看到菜单中【时髦值:+1o】的字样后,彻底震惊了。这设定的槽点实在是太多,堪比当初的“主角光环”……

    【主线任务已触】

    【杀死敌方队伍全部成员】

    简介和提示都结束后,任务便顺势刷了出来。

    而这一刻,也宣告了本场战斗的开始。

    “喂喂……只能用格斗技能和冷兵器的话……对我相当不利啊……”封不觉心中念道,“对面那位可是这方面的顶尖好手啊……”

    能让封不觉认为是“顶尖好手”的人,自然是很有些能耐的。

    此刻,站在对面屋脊上的,正是这样一个人……

    她的身姿绰约高挑、容貌出尘脱俗。白腻的肌肤在月光的映衬下,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

    她那一袭白色的长衣上,有着鲜艳的血樱图案。清风吹过……其衣摆随风轻摇,身影飘飘若仙。

    这一战,絮怀殇,用的是自己惯用的双刀。

    而封不觉……用的是一把刚刚入手的宝剑。

    两人对自身兵器的熟悉程度有着天壤之别,仅这一点……就已拉平了他们在硬实力上的差距。

    可以说……觉哥靠着专精、等级和装备拉开的实力差,在进入剧本的刹那,已荡然无存。

    “切……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对我都不太公平啊……”封不觉心中又道,“不愧是女神,连系统都特别照顾你吗……”

    “疯不觉。”此时,絮怀殇忽地开口了,她的语气显得很冷、很平静,“我一直期待着与你再战一场,只是没想到……这一战会来得这么快。”

    觉哥闻言后。却是半响没说话……

    过了大约十秒,他才回道:“一定要打吗?”

    絮怀殇轻笑道:“呵……为什么不打?这又不是比赛,也没有旁人在看,难道你还怕输不成?”

    很显然,絮女神误会了觉哥说那句话的用意……所以她才会一本正经地进行回应。

    “唉……”觉哥长叹一声,随即缓缓侧身。把未出鞘的宝剑夹在手臂和胸口之间,双手抱胸,故作潇洒地摆了个姿势,“陌上濛濛残絮飞,杜娟花里杜娟啼。年年底事不归去,怨月愁烟长为谁……”他毛事儿不干,先吟了诗。然后转过头,用余光看着对手道,“絮怀殇……正所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你又何苦这样苦苦相逼呢……”

    “哈?”絮女神的脸蹭一下子就红了,她的心中有惊、有疑、有怒,还觉得有点好笑,“你哪根筋搭错了啦?在那儿耍什么帅啊?干嘛说得像我要倒贴你一样啊?”

    话音未落。絮怀殇自己就想通了,她即刻又接了一句:“哦~我知道了……”虽说晚了几秒,但她还是洞悉了觉哥的意图,“刷时髦值是吧?”

    万万没想到……絮怀殇把这三个字说出口以后,自己的时髦值当场掉了二十点,变成了负十……

    “糟了……”见状,她的神情微变。暗忖道,“那不知所谓的数据变成负的了……看来不能说那些正经话啊……”念及此处,她抬眼看向了远处的觉哥,“可是……要像他一样做些中二举动来刷数值……未免太羞耻了吧!”

    没错……非常羞耻。但……封不觉不在乎。

    这就是系统公平的地方。既然在明刀明枪的打斗中,絮怀殇已获得了明显优势。那么系统也势必会给封不觉一种翻盘的手段。而眼下,这种手段的具象化体现就是——时髦值。

    “啊……今天的风儿,甚为喧嚣啊……”面对絮怀殇的质问,封不觉继续没话找话,抬头望月,讲了句槽点十足的对白。

    然,絮怀殇不能吐槽,因为吐槽她就输了……

    “哼……”她憋红着脸,“是否是风儿……正在鸣泣呢……”

    “嗯?”封不觉眼神一凛,看向了絮怀殇,他的心中念道:“竟然接上了啊!原以为你那种人是不得要领的,结果真的接上了啊!”

    与此同时,絮怀殇内心的想法却是:“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果然是羞耻啊!原以为说出去以后就没什么了,但事实还是难以接受啊!”

    两人皆不知对方内心的想法,因为他们表面上都还是一脸沉着、冷酷到底的状态。

    “我可以跟你打……”封不觉憋了两秒,又开口说道,“但……你真能接下我的剑吗?”

    “为何不能?”絮怀殇应道。

    “因为你的心,还没静下来。”封不觉说完这句,自己心里都在想:“我擦类……这什么理由啊!”

    “你怎么知道?”絮怀殇冷冷道。

    “我就是知道。”觉哥也冷冷道。

    然后两人一同在心里吐槽:“两个神经病啊!”

    “也许,心未静,反倒是件好事。”絮怀殇想要转移话题,务求迅开打,“因为你的剑,也不曾平静过。”

    “我的剑……”封不觉说着,单手举起了宝剑,但完全没有拔剑出鞘的意思,“确是在躁动着……”他顿了一下,“可我的心,早已死了。”

    “你去死吧!你真的可以去死啦!太不要脸啦!陪你这样闹下去我自己都快无法直视自己了啊!”絮怀殇在心中接连骂道。

    她虽是恨得牙痒痒,但又不好作,表面上只能接着装下去:“是吗?几时死的?”

    封不觉冷哼一声,一拂额前刘海:“哼……当然是从我练成‘那招’的那一刻起。”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