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55章 啊朋友再见
    六月十二日,晚七点。

    “又是一大堆邮件呢……”封不觉来到登6空间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检查邮箱。

    “嗯……”他看了看邮箱底下的页码,随即笑了起来,“好在……比起前一阵子,邮件的数量真是少得令人欣慰啊!”

    对于如今的觉哥来说,时隔好几天上线,邮箱里只积攒了几百封邮件,那简直是值得庆祝的事情了。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巅峰争霸战的热度正在渐渐消退,玩家们的注意力已然从他身上移开。

    当然了,促成这局面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改版后的“玩家综合实力榜”已经取消了“匿名”的设定,直接改为“不在榜单上显示”。如此一来,新玩家打听到【疯不觉】这个Id的途径就大大地减少了。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吐槽一下以前的榜单。原先的“匿名”设定,着实有点儿形同虚设的意思……只要将各大工作室的情报网交错一下,想推测出匿名者是谁并非难事。

    结果会出现的局面的往往就是……不明真相的群众们看到了某个高高在上的【匿名】玩家,然后就会去想方设法地打听那是谁,最后在网上搜着搜着就知道了……哦,原来是某某某。

    而现在的情况就不同了,已没有什么匿名的上榜者存在。玩家要么就在榜上,要么就不在。不在榜上的人……可能是隐藏,也可能是实力退步,甚至可能是删号不玩了……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会特意去打听了,至少休闲玩家们不会……

    另外,还有件值得一提的事——新榜单的这个保密设置,使得“秘密武器”战术的实施变成了可能。

    理论上来说,那些强力的工作室,完全可以从现在起……在暗中培养一到多名有实力的玩家。且从始至终都不要让他们参与对外的杀戮游戏。所有团队模式也都和本工作室的人一起组队。这样……等到巅峰争霸s2时,这批人便可成为一支奇兵。

    事实上……已经有些工作室开始这样做了,不过那批人的登场还是后话,此处暂且不表……

    还是说回觉哥,为了迎接六月中旬的交稿日,他这几天在家里闭门赶稿。白天猛灌咖啡全力写作,晚上按时上床睡觉、拒绝游戏。

    这样四天下来。他总算是完成了九成的工作量,剩余的一成只要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抽五六个小时就能搞定了。

    于是,觉哥今天吃饱晚饭刷完了碗,便安逸地进入了游戏舱,登6了惊悚乐园。

    “ok……轻松搞定。”封不觉只花了十分钟不到,就把邮件处理完了。

    他随即打开社交菜单。想看看地狱前线的几位在不在线。

    结果却有了个意外现……

    “诶?【石上花间】是谁……”觉哥第一眼就注意到,社团里多了个人。

    虽然此人目前是离线状态,但其昵称俨然是显示在【社团成员】名单里的。

    “不会吧……”想了几秒后,封不觉神情微变,看来他已经有了答案,“手舞石上月,膝横花间琴。过此一壶外。悠悠非我心……”他喃喃念道,“嗯……记性还挺不错的嘛……”

    推测出了新成员的身份后,觉哥当时就觉得后脊梁凉。因为他立即联想到……把那位安大小姐拉进社团的人,无疑是黎若雨。

    目前社团里只有两个人是享有招收和开除成员权限的,一个是封不觉自己,还有一个就是黎若雨。简单地说……一个团长,一个政委。剩下那两位,小灵是不想要权限的。一是因为嫌麻烦,二是因为她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让表姐动手;而小叹……就算他开口要权限,觉哥也不会给。如果他非要问为什么,觉哥一定会以“你是总受”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进行霸道的回应。

    “这两位姑娘……”封不觉独自在电梯间里来回踱步,自言自语道,“关系展得还真快啊……这种相见恨晚、同仇敌忾的气氛……可不是好兆头……”

    他稍稍纠结了一会儿,却是没有想出什么好对策。看来自己的行踪被上司监视的事情已经在所难免……幸好这几天他全都没上线,表现出了一种努力工作、无暇游戏的状态。今天就算遇上,他也可以底气十足地说……存稿我已经搞定了。

    “唉……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小学生啊……潜台词好像是‘我作业已经做完了,可以玩了吧’……”封不觉念及此处。不禁又寻思道,“久而久之……就会进入叛逆期,变成‘别来管我!否则我死给你们看’这种台词……”

    觉哥摇了摇头,把乱七八糟的念头赶出脑海:“切……不管了,大文豪能屈能伸、能站能跪……”他一边念叨着,一边进入了储藏室,“……人家韩信怎么过来的?勾践怎么过来的?孙膑怎么过来的?司马迁……嗯……那个还是算了……”他说着,已来到储藏箱前,“总之……走一步看一步吧……”

    说话间,他已从储藏箱中取出了自己所有的拼图牌,总计五张:拼图牌-草莓,拼图牌-乒乓、拼图牌-父亲、拼图牌-蜘蛛,拼图牌-倒计时。

    接着,他便到登6空间中转了一下,继而进入了商城。

    封不觉的目标不是别处,正是那“拼图牌交易所”。

    交易所位于商城空间的一角,嵌在巨大的穹顶边缘,其整体造型像是个残缺的球体。走进正门后,便可以看到数排双向柜台,以及在柜台之间往来穿梭的众多玩家。无论怎么看……这交易所的内部,都很像个街机房。

    “这什么呀……都在玩老虎机吗……”封不觉嘀咕了一句,继续朝前走。

    版本更新以后,他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经过这十来天,大部分玩家都已经熟悉了这个新设施的使用方法,而觉哥……应该算是极小一部分土包子了。

    “哈!疯兄!”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封不觉闻声转头,看着来人道:“哦,原来是剑少。好久不见。”

    “我听刀锋的人说,在1o1区域可能会遇见你……”剑少边说边朝觉哥走来,“没想到今天还真遇见了。”

    “你有事找我,直接通讯或者消息不就行了……”封不觉说得很对,两人本来就互加了好友。

    “哈哈……其实我也没什么事要找你。”剑少笑道,“哦,对了。我介绍一下……”他说着,侧过身去。

    觉哥刚才就注意到,狂踪剑影的身后,跟着一个稚气未脱的瘦弱少年,其身上也是一席侠客打扮,胸前还有“江湖”的徽章。

    “这位可是我们从‘星辰’引进的明日之星。”剑少介绍道。“步天歌。”

    “你好。”封不觉随口打了声招呼。

    “哇!你就是疯不觉吗?”步天歌瞪大了眼睛,用看妖怪一般的眼神盯着觉哥道,“比录像中看上去真实好多啊。”

    “笨蛋!”剑少照着那小子的头就是一个指弹下去,“这不废话吗?有当着别人面这么说话的吗?有没有礼貌?”

    “对不起……”步天歌捂着脑袋,挺委屈地抬头对封不觉道,“疯兄,你好。”

    话音未落。只听得“咚”一声,剑少又请步天歌吃了个糖炒栗子,并接道:“疯兄是你叫的吗?叫‘觉哥’!”

    “是,觉哥!”步天歌很听话地改了口。

    “嗯……明日之星被你带出了黑社会马仔的感觉啊……”封不觉面无表情地吐槽道,“话说……你们这样一攻一受的……系统守卫也不来管管吗?”

    “没事儿,是他姐让我好好管教一下的。”剑少回道,“哦,忘了说了。他是‘不怕’的弟弟。”

    “哦……”封不觉神情微变,转向步天歌道,“小步,你活这么大不容易啊……”

    “可不是吗……”步天歌一脸沧桑地回道。

    “行了,小步你先去一边儿玩儿着,我和疯兄有话要说。”剑少这时说了一句,欲将步天歌支开。

    “哦。”步天歌应了一声。耸耸肩、便转身离去了。

    待他走远一些,剑少才道:“疯兄,我悄悄告诉你,这小子很有天分。将来可能会变成非常厉害的高手哦。”

    “我知道。”封不觉淡定地回道,“大约十六秒前我想起来了,他在【虫之战】里和小叹交过手,那场比赛小叹和我说起过。”

    “嗯,对对,他也跟我说过……”剑少接道,“说什么……自己差点儿就赢了巅峰争霸决赛里那个枉叹之。”他摇了摇头,“我当场就批评了他……什么叫差点儿赢了?那不就是没赢吗?这有什么好骄傲的。”

    “我现你最近真是越来越爱唠叨了。”封不觉基本无视了对方的话,并用鄙视的眼神回应着狂踪剑影,“终日沉溺在被少女施展格斗技的快感中,使得荷尔蒙的分泌产生了异常吗……”

    “呵呵……你别拿我开玩笑了,不就是在你面前出了一回丑吗?”剑少干笑着回道,“我那是在外人面前让着她……”

    “你眼神中的淫荡和期许已经出卖了你。”封不觉又平静地补上了一刀。

    “喂……为什么你可以这样连番吐槽我啊!系统屏蔽功能故障了吗!”剑少不爽道。

    “我又没说什么脏话。”封不觉道,“唯一可能是敏感词的只有淫荡而已,没被屏蔽……说明系统也认可了我看法。”

    论语言能力,剑少自然不是觉哥的对手,他很快就恼羞成怒了:“切……就算是吧!怎么地了!我就是快乐得不得了啊!哈哈哈!”他两腿一分,双手叉腰,仰天大笑三声。

    封不觉沉默了两秒:“好吧……”他叹了口气,“有件事我想告诉你一下。”

    “什么?”剑少接道。

    “当你说到‘我当场就批评了他’时,你的那位不怕妹子就走进了大堂。”封不觉说这话时,视线已移到了剑少的后方,“当你说到‘这有什么好骄傲的’时,她就带着小步朝你走过来了。”他顿了一下,“然后,她就一直站在你后面,听我们说话……现在她的眼神看上去不太妙啊。”

    狂踪剑影听到这儿时。艰难地吞下了一口唾沫,他脸色惨白,缓缓转动僵硬的脖子,看向了自己身后。

    数秒后,剑少的视线中,便出现了一张正在微笑的脸。

    这是才不怕呢很少会露出的表情,勾起的嘴角。也难掩她眼中的杀气……

    步天歌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剑少:“我是想提醒你来着的……姐她不让。”

    狂踪剑影嘴角抽动着,又转头看向了封不觉:“为……为什么……”

    “机会难得,就阴你一下咯。”封不觉摊开双手,坏笑起来。

    “皇甫明康!”不怕这时厉声说道。

    “完了……叫我全名了……”剑少眼中已透出视死如归之色。

    “有意思……这里是不是该加上一句,‘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封不觉幸灾乐祸地笑道。

    “来我会议室,我得跟你谈谈。”不怕也不多话。拎着剑少的后领就往外拽。

    “啊山高水长~望前路茫茫~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封不觉挥着手、唱着歌,目送着剑少渐渐远去的身影……

    “这什么歌啊?”步天歌还站在原地,看着觉哥问道。

    “前南斯拉夫有部电影叫《桥》,你有空可以去看看……”封不觉笑着转过身,“哦,还有……我善意地提醒一下……成为强者的第一步,就是别再让人随便打你的头了。”说罢。他便缓步远去,留下一个背影,深藏功与名……

    步天歌则用一脸敬仰之色,望着觉哥,念道:“虽然不明白生了什么……但他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

    十五分钟后,觉哥又回到了登6空间中。

    他在拼图牌交易所中稍微研究了一下规则,便成了个中好手。没过多久,他已把自己的五张牌全部换掉了。

    眼下。他拿回来的五张牌分别是:拼图牌-羊*2、拼图牌-牛、拼图牌-蝎子和拼图牌-螃蟹。

    很明显,封不觉想组成的套牌就是……黄道十二宫系列。

    有了基本的概念后,换起卡来便有了针对性和目的性。反正是通过交易所里的柜台自助交换的,无须讨价还价。他只要用“搜索”功能去查找一下,找到符合十二宫特征,且条件是“一换一,不限类型”的卡。然后确认一下操作就是了。

    在交易所中挂牌的玩家主要有两种,第一种是:懒得费时费力去进行挑选,于是干脆就将自己收集到的卡随意地挂在交易所里,过几天来收一下。看看替换过一遍的卡牌能不能拼出什么组合来;第二种则是:已有了一个组合计划,但没有搜到想换的牌种,所以就拿一些废卡挂在那里,限定个条件,期待能换到特定的卡。

    而封不觉……属于那种手里只有五张牌,却已经想着要组十二张组合的人……

    不过,觉哥也明白,以他目前的拼图牌数量,想凑齐全套十二宫还早得很……因为,按照行情来讲,你想换到一套五张的组合,那至少得准备好七张卡。想要十张的组合,最好准备十五张卡左右。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谁不想建立多牌组合呢?但越到后面,难度无疑就越大。比如这黄道十二宫吧,当你组到只剩最后一两张卡的时候,交易所里偏偏没有?你又能怎么办呢?唯一的办法就是挂牌等,等有人主动来跟你换。但既然你选择要换特定的卡牌,一换一的话,人家就未必肯了。所以想换到特定卡牌的人,通常会挂两张自己不要的卡片,进行二换一。这其中又有学问了……也许对你来说是废卡的东西,对另一个人来说却是求之不得的。

    总而言之,拼图牌交易所里的门道很多,如果有耐心整天泡在那儿里,玩儿得够溜……理论上是可以让自己的拼图牌越换越多的。混成“牌霸”以后,搞搞线下交易,便可以盈利了。因为这世上还有一种叫土豪的玩家,只要有钱,别说什么十二张牌的组合了……凑个水浒一百单八将又何妨?人家在交易网站上直接挂个任务,按照每张牌多少RmB的价位去收,早晚是会收齐的。

    “嗯……仓库的地方渐渐有点儿不够用了呢……”封不觉在存卡时,看着自己那只有十个储物格的箱子念道,“【爵士之舞】迟早会销毁,可【“扑克侠”英雄Id卡】,恐怕得一直占着一格。我的物品栏目前也就是刚好凑合的水平,没有什么多余空间;把一堆拼图牌装在衣服口袋里带着显然也不妥……”

    想到这儿,觉哥便下定了决心,唤出了储藏箱的操作视窗,随即就通过快捷通道购买了五格储藏栏。

    和行囊栏的价格一样,储藏栏的价格也是每五格1oooooo游戏币。这笔钱早晚得花,不如就趁此机会办妥了。万一下回从剧本出来时,又奖励了不少拼图牌,那就有点尴尬了。

    “ok……”封不觉看着菜单中消逝的游戏币,转身向电梯走去,“刷本赚钱去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