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54章 给自己的歌
    封不觉的文章揭晓后,现场陷入了沉默。

    可能是观众们在犹豫……要不要给这个全场都在胡搅蛮缠的家伙鼓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觉哥在最后一轮突然认真了一回,反而让人觉得更加不爽……

    他要是干脆胡闹到底,倒也罢了。可现在这种表现,不就等于是在说……“抱歉,我之前都是逗你们玩儿呢”。

    就连主持经验非常丰富的奥斯卡,一时间也不知该作何反应。好在这一轮的写作内容是不需要他全篇念出来的,他也是和观众一起在观看大屏幕。所以他想什么时候接话都行,不用急着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点说话。

    “嗯……不觉选手的答案,我想大家也都看到了。”数分钟后,奥斯卡在通讯频道中得到了导演的指示、心里有了底,方才开口道,“……呃,不觉啊。说实话,你要是在前两轮就拿出这样的表现,可能也不会落后了吧?”

    “哼……”封不觉冷笑一声,“我看未必。”

    奥斯卡警觉地意识到了什么,没接这话茬。他只是转身对着摄像镜头耸了耸肩,然后就走向了七号选手席:“那么……接下来,让我们来看今天的压轴大戏……”他又挥臂示意了一下大屏幕,“……一同来揭晓,夜之火所创作的终章。”

    下一秒,夜之火花了一个半小时写出的得意之作,便显示在了屏幕上。

    在这一轮中,他的表现确实是很不错的。因为封不觉暂离了舞台,让夜之火的情绪平复了不少。在心无旁骛的状态下,他写出了一段质量上佳的结尾。

    当然了……这也和他“随机”到的小说本身有点关系。幕后团队特地挑选了一篇文风与夜之火相近、但水准略逊于他的都市小说,而且这本书的原作者没有挖太多的坑,整个故事的架构也相对较小……总之,在这一轮中,节目组提供了各种有利因素去降低夜之火的写作难度。

    按照斐然的原话就是:“导演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哇噢!夜之火真是不同凡响!”不多时。奥斯卡便高声评论道,“看到这样的文章后……我觉得……复活之夜的冠军悬念……已经越来越小了。”结果还未公布,他就便已说了一句很有暗示性的话语。

    紧接着,夜之火的粉丝们带头在观众席上欢呼起来。导演也顺势跟进,指挥着全场观众一同鼓掌叫好,再配合着现场dJ及时插入的史诗级Bgm,成功制造出了一种极其热烈的氛围。

    喧哗过后。奥斯卡做了个抹汗的动作,轻吁了口气,说道:“呼……各位观众,紧张的时刻又一次到来了……现在,请投出……你们今晚的最后一票吧。”他说完这句,立即又补充道。“时间为……三分钟。”

    节目组这次直接在大屏幕上打出了投票时间的倒计时,似乎是想催促现场的观众们快点儿做出选择。

    这一举措,对于最后一个公布文章的夜之火来说……同样是非常有利的。投票时限的长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时限”,只要在观众们的脑中种下这么一个概念,他们做决定的度就会加快,思考起来也会变得不那么细致。

    这样一来……最后的那篇终章。自会占得先机。一是由于记忆犹新、印象尚在;二则是因为观众们要重新回忆并品味先前的六篇文章,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嘀嗒,嘀嗒……”

    dJ也没忘了帮忙,适时地在观众区域开启了这样的音效,好似是生怕他们想得太多……

    …………

    三分钟的时间,转眼便过去……

    当计时归零,奥斯卡顺势接道:“ok!时间到!”他面向观众们,“我代表每一位选手。感谢您认真做出的选择。”

    说罢,他鞠了个躬,观众们报以了一片掌声。

    “此刻,二十位专家评审的评议还在继续,面对这样七篇优秀的答卷,想必他们也极为纠结……”奥斯卡接着道,“当然。对我们选手来说,今天的比赛已经结束了。”他转身面向选手席,“无论结果如何,我想……大家都已没有遗憾。”他慢慢走了过去。“就让我们在轻松的气氛下,把问答环节的第二部分进行完吧。”

    “那么我们……”奥斯卡的目光扫过了七名写手,“……就按照截止到上一轮为止的排名顺序来展开提问吧。”他迈开步子,走到了六号选手席前,“就从……暂列最后一位的不觉开始。”他看着觉哥道,“不觉,你想向哪位写手提问呢?”

    “夜之火。”封不觉二话不说,转过头去,看着邻座的夜之火就问,“容我请教一下……你,喜欢写作吗?”

    他问得挺突然,也没有通过奥斯卡去转述,只是直接用选手席前的麦克风说完了整句话。

    夜之火的反应倒也挺快,他不想有给人一种“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就把我问住了”的感觉,所以即刻就应道:“我用‘夜之火’这个笔名去创作,是一年前开始的。”他顿了一下,“我从小就十分热爱文学,看了许多书,也写了不少文章,大学毕业后也是靠笔杆子吃饭……后来为了我的文学梦,便做了全职写手。”他的回答相当机智,乘势还加了些讨好观众的言论。

    “嗯,祝愿你能在文学路上越走越远。”奥斯卡又捧了一句,随即转头对觉哥道,“不觉,夜之火的回答,是否让你满意呢?”

    “答非所问,屁话连篇。”封不觉面无表情地回应了八个字。

    这一瞬,全场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别说观众了,很多工作人员的大脑都陷入了短路的状态,奥斯卡更是前所未有地在镜头前露出了惊愕和无措的神情。

    “怎么了?”封不觉看着愣神的奥斯卡道,“继续啊,下一个是雅木茶提问了。”

    “快!趁夜之火没和他吵起来,赶紧行动啊!”斐然急切的说话此刻也从奥斯卡的耳机中响起。

    奥斯卡得令转身,一个滑步就来到了二号选手席前……他迅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开口道:“好……接下来。雅木茶……你想向谁提问呢?”

    “呃……”雅木茶的视线还无法从封不觉那边移开,他头也不回地道,“我想问一下觉哥……”他略微偏过头,对着麦克风道,“之前我就注意到了……最近有个很火的网络游戏里,有一位知名玩家,他的Id和你的笔名很像。长得也……”

    “无可奉告。”封不觉打断了他,并用教育小朋友的口吻接道,“还有……年轻人不要沉迷游戏,好好写书。”

    “好……好吧……”雅木茶嘴角抽动着,当场就怂了。

    “大地哥!大地哥比较靠谱!赶紧去找大地哥!”斐然又在通讯频道中快喊了几句。

    奥斯卡这会儿已经完全没主意了,导演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他甚至都没接雅木茶的话。就转过脸对三号席上的大地叔道:“大地哥,轮到你了……”

    “哦,我想问……汽水……”大地叔的确很靠谱,毕竟已人到中年,察言观色很在行,凡事也会多留余地。因此,他选择配合主持人、去转移众人的注意力。

    于是。大地叔即刻问了汽水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汽水也做了简短、得体的回答。

    接着,当轮到汽水提问时,他又反问了大地叔一个差不多的问题……

    在这两人共同的努力下,观众们的注意力终于从封不觉和夜之火那边移开了……现场的气氛也稍稍正常了一些。

    而这之后,哥特姐Rose拒绝了提问,并声明如果有人问她问题,她也会拒绝回答。

    再来……就轮到匪将军了。

    “我也想问……夜之火。”匪将军笑着转过头去。对夜之火道,“今天的比赛……愉快么?”

    除了夜之火以外,匪将军显然是众写手中对这场复活赛最上心的一个了。在开场时,他就用言语暗讽过夜之火的舞弊行为。只不过……也仅限于此了。匪将军心里也明白,即使没有夜之火,自己想从复活赛中胜出,仍得靠其他写手的失常才有可能……

    但……既然事已至此。匪将军自是不会放过补刀的机会,好好幸灾乐祸一番。

    “呵……呵呵……”夜之火笑得要多尴尬有多尴尬,他已被封不觉搅得心烦意乱,话都快不会说了……场面话说太多了……显得虚伪。实话实说……又怕会显得小气。

    …………

    十五分钟后,封不觉的休息室中。

    灯光、摄像和录音全都已布置妥当。奥斯卡与觉哥对面而坐,准备开始采访。

    先前的那段录制,被迫中断了……

    cuT之后,夜之火下台跟导演说了几句,便和随行人员一块儿愤然离场。不过,其他选手们还是留下,一同录完了剩余的评分部分。至于夜之火的戏份,以后会单独录制。

    后来……这期节目中的问答环节,自然是全部都剪掉了。幕后人员做了很多剪辑,才把很多分开录制的镜头混到一起,做成了这一期的母带……还好,这复活赛要到六月底才放送,后期制作的时间还是很充裕的。

    “可以开始了吗?”奥斯卡拿着稿子,看着觉哥问道。

    “随时可以。”封不觉回道。

    “ok,anet!”在一旁坐镇的导演此时下令道。

    奥斯卡用平缓的语调问出了第一个问题:“对于被淘汰的结果,感到意外吗?”

    “你说呢?”封不觉居然把问题抛了回去。

    奥斯卡笑了,这会儿他显得很轻松,像是和朋友聊天的状态:“哈……是啊……我都觉得挺正常的。”他拿起手边的平板电脑,拖了点进度条,“先说一下第一轮吧……整段照搬了歌词?”

    “我是演示了一下。”封不觉道,“那就叫抄袭。”

    奥斯卡点点头:“所以说……第二轮龟兔赛跑的故事……”

    “说过了,高级抄啊。”封不觉道。

    “为什么……要在比赛中这样呢?”奥斯卡道。

    “想看看观众的反应。”封不觉回道。

    “那还用看啊……”奥斯卡笑道,“肯定是遭人鄙夷的啊。”

    “是吗?那为什么在现实这个更大的舞台上,却不是这样的呢?”封不觉又用问题回答了问题,“难道这么简单的道理,只有在此时、此地。才会变得黑白分明?”

    奥斯卡微微一怔:“这……”

    “是不是说……不管我用什么手段获了成功,只要事后有人给我洗地,我就能心安理得了?我就真的干净了?”封不觉又道。

    “你这样说话会得罪同行的哦。”奥斯卡笑着道,试图转移话题。

    “呵呵……岂止是同行……影视传媒、游戏软件、电子产品……”封不觉道,“见得太多,我都已经麻木了……”他笑道,“所以……刚才看到观众席上我的粉丝们也来嘘我。我高兴得很呢。”

    奥斯卡沉默了几秒,用一种颇为钦佩的眼神看了看觉哥,然后又挪了下平板电脑上的进度条:“在第三轮里,你的表现很出色,而且前后耗时加起来不到半小时。”他顿了一下,“果然……这才是你的真实实力吗?”

    “你觉得是就是咯。”封不觉微笑道。

    这时。奥斯卡看了看提问稿,抬手对身后的工作人员们打了个手势。收音师和摄像大哥立刻会意,停止了拍摄。

    接着,奥斯卡换了种语气对觉哥道:“嗯……根据规定,今天来参加复活赛的所有选手,都要对复活成功的那名写手说几句话,不觉。你看这……”

    “我倒有个主意。”此刻,坐在房间角落的斐然忽然插嘴道,“不觉,咱们来商量一下……”

    封不觉斜视着对方,回道:“导演……你对夜之火的怨念真的很深啊,我都已经帮你做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想闹哪样……”

    看到这里,想必各位也应该明白了。没错……真正对夜之火感到极度不爽的人……是总导演斐然。

    早在“赛前动员”时。斐然就已经和封不觉达成了协议。这两个阴险的家伙暗中合谋,一同导演了今天的这出戏码……而心中有鬼的夜之火,却只能郁闷地照单全收。

    …………

    六月八日傍晚,封不觉家中。

    “你们这帮家伙……明天都不用上班上学的吗?”觉哥看着客厅里那群人,用无奈的语气说道。

    此时,黎若雨、王叹之、古小灵、安月琴、包青、房东刘大妈……这一大帮人全都坐在他那家庭影院的屏幕前,围观着他从电视台带回来的《我是写手——复活之夜》未剪辑版。

    “你家难得来客人。应该高兴才对啊。”欧阳笕拿着个苹果,从厨房一路走来,站到了觉哥身旁,说道。“话说……你家冰箱里为什么有内裤?”

    封不觉缓缓转头,瞪着那讼棍道,“一个个儿的……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他一把夺过欧阳笕手中的苹果,“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也来凑这热闹?”

    “来这儿的路上,我打电话叫他过来的。”坐在不远处的安月琴抬头说道。

    欧阳笕顺势接过话头道:“也就是说……让我这位专业人士过来看一下……你在这期节目里的各种行为会不会构成诉讼条件。”他说着,又重新夺回了觉哥手里的苹果,“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也好早做准备。”

    “明明是来看热闹的……还说得有理有据啊……”封不觉虚着眼接道,“我都和总导演狼狈为奸了,正式播出时的版本里怎么可能会留下把柄啊?”

    “嘘——别说话,开始了!”小叹颇为兴奋地说了一句。

    话音未落,节目第一幕已出现在了电视屏幕上。

    一小时后……

    比赛的正片便全部播放完了,录像进入了后台采访阶段。奥斯卡和觉哥对话、以及他采访其他写手的影像交替出现。

    “不觉,在离开我们这个舞台之前,可以对进入决赛的夜之火说几句吗?”画面中的奥斯卡含笑问道。

    “嗯……可以……”镜头切给了封不觉,他用一脸无精打采的表情,拖着长音回道。

    “哦,对了,据我们的后台人员统计,你今天引用了好多李宗盛老师作词或作曲的歌……”奥斯卡又道,“不如……”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平板电脑递给了封不觉,“你就用歌词的形式来留言如何?”

    “哈,哈,哈……”封不觉用平直的嗓音,干笑了三声,“正合我意啊……”

    接着,他就像是事先准备好了一样,在平板上快手写起来:

    【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该舍的舍不得,只顾着与俗事纠葛。

    等你现妥协是贼了,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

    名利不过是一场高烧,遗憾是紧跟著的、好不了的咳。

    我可以原谅,却无法阻挡。

    独自在夜里感伤。

    是年少轻狂,却故作沧桑。

    谁给你勇气去伪装。

    丢弃的理想像极了一个巴掌。

    每当你记起一句就挨一个耳光。

    然后就开始反省着、痛恨着自己的脏。】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