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51章 笑红尘
    “请看……大屏幕。”奥斯卡接着前面那句话,顺势转身说道。

    同一秒,舞台旁的大屏幕上,以及各名写手面前的小屏幕上,全都出现了这样的内容:【张三,李四,黄昏,草原,胜负】

    “如各位所见,今天的规则有所变更。以往,这一轮的要求是……根据一段具有叙述性的内容,去设计出一篇大纲性质的文字,并通过口述,使其成为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奥斯卡解释道,“但今天,我们给出的是……人物、时间、地点和事件。”

    他说到这儿时,摄像师又逐一扫了一遍各名选手的表情。除了觉哥以外……每个人的神色都起了点变化。

    “不过,本轮的其他规则,还是和往常一样的……”奥斯卡随即又道,“此刻,我们七位写手面前的操作台,都已经切换成了自由输入模式。无论文字、草图、表格、涂鸦……各位可以随心所欲地进行规划。”他顿了一下,“而本轮的时间,也依然是十分钟。”

    说罢,他便看向选手席,语颇快地接道:“那么现在……第二轮,开始!”

    嘀嗒嘀嗒……

    奥斯卡话音未落,现场便响起了钟表的音效。这也是导演的安排……为了体现出一种紧张感。本次复活赛中已用了不少类似的手法来营造气氛。

    “神来之笔,作为本节目人气最高的一个环节,深受各位观众朋友们的喜爱。”广告时间还没到,奥斯卡还得继续往下扯,“在这一轮中的表现,是至关重要的……有许多选手就是因为在本轮表现不佳,最后惨遭淘汰……”他在舞台上缓步移动,并且与观众席进行着一些眼神交流,这样可以让自己的讲话看起来更加自然,“而今天……在这复活之夜的舞台上。只有一位选手可以晋级决赛。也就是说……我们将淘汰的不是一人,而是六人。”他用无比严肃的语气将这众所周知的废话又陈述了一遍,但毫无违和感,“但假如……能在这一轮取得领先的地位,那不言而喻的……就等于是有一只脚已经踏入了总决赛的门槛。”

    在他说话的时候,大屏幕上的计时器已经走了将近两分钟。在座的七名写手中,已有六人拿起了电子笔。在操作台上忙碌起来。唯有封不觉……用双手托着腮帮子,抬头四十五度望着天花板,也不知这算是呆还是卖萌。

    “这小子……又在打什么主意……”奥斯卡用余光瞥见了这一幕,瞬间就有了不好的预感,“话说……他是自暴自弃了吗……”他在心中念道,“又或者……他这是哗众取宠?”

    “不对……他不是那种人。”奥斯卡稍稍想了几秒。很快否定了这两个猜测:“嗯……按照他的个性,恐怕真相是……他嫌决赛太麻烦了,所以故意让自己出局。”

    想通了这一点,奥斯卡心中那些许的惊讶和疑惑全都一扫而空。此刻,他不自觉地笑了笑,因为他忽然想到……眼前正在上演的事情十分讽刺……对有些人来说不择手段都要争取到的东西,对另一些人来说却是甩都甩不掉的负担。

    …………

    十分钟很快过去。这期间,奥斯卡下台休息了几分钟,喝了点水、补了补妆。

    刚才他在上面闲扯的那三分钟,已经补足了广告时间之外的空隙,剩下的后期再录就是了。

    另外,现场导演(和上次觉哥来参赛时不同,这一场的现场指挥,由斐然亲自坐镇)还和观众们做了些简短的交流。说了一下接下来的录制中要注意哪些问题。

    一直到大屏幕上的倒计时还剩三十秒时,奥斯卡才再度走上了舞台。

    “各单位注意,准备了。”斐然在耳机中打了一声招呼。

    “欢迎回到……我是写手——复活之夜!我是奥斯卡。”奥斯卡休息了几分钟,便恢复了神采奕奕的状态,“感谢您在广告期间的耐心守候……让我们看一下,本轮的时间,还剩下……”

    主摄像机的镜头这时切了过去。给了大屏幕一个特写。

    “……二十一秒。”奥斯卡接道,“各位是否和我一样,已经紧张起来了呢?”他说着,侧步接近了选手席。“但最最紧张的……无疑还是我们的七位写手,不知他们的创作进度都怎么样了呢……”

    接下来,是一阵比较突兀的沉默。

    这十几秒的时间,将交给后期人员去处理。等到片子做出来时,这一段的画面会被分割成好几块,一边播放着倒计时,一边不停切换选手们的特写,再配上迫近感十足的Bgm……制造出一种“时间一到电视屏幕就会爆炸”般的感觉。

    不知为何,诸如此类的手法……在各种综艺节目中屡试不爽,经久不衰。

    “时间到!”奥斯卡在倒计时完结后接了一句,然后直接对着大屏幕道,“闲话不多说……请看……随机数字。”

    七个阿拉伯数字在屏幕上急闪动起来,数秒后,骤停在了“6”这个数字上。

    “呵……这也是暗中操作的吧……”封不觉心中念道,“这一轮中,显然是越晚公布大纲的人越有利,他们有更多的思考时间……而第一个出场的人最倒霉,等到评分时,后面的几段叙述已经将观众们对第一个故事的印象冲淡了。”他的眼神有意无意地看向了斐然,“不愧是斐导……做得很高明啊。想必最后一个公布的人……就是夜之火了吧。嗯……如果是我的话,还会顺便将汽水的叙述顺序和夜之火隔开至少两人。若是让汽水在倒数第二个出场,与夜之火形成对比,那后者可就麻烦了……”

    觉哥心思电闪,这所有念头仅在三秒之间掠过脑海。

    而奥斯卡,此时刚好走到他的面前:“不觉,还记得你上次来我们节目时,在这一轮夺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虽然你最终不幸被淘汰了,但你那段极具恶搞精神的故事,还是给大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工作人员的提示(通过耳机)下。他简单地回顾了一下觉哥过去的表现,“不知今天……你会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呢。”

    “惊是肯定的……”封不觉面无表情地回道,“喜嘛……呵呵……”

    “那么,请开……始吧……”奥斯卡说这句话时,在“开”和“始”之间明显地出现了一次意料之外的停顿,因为就在那一秒,他看到了觉哥的操作台……屏幕上空空如也。一笔未动。

    “从前,有两个人。”封不觉十指相交,双手枕于鼻下,摆出了碇司令的招牌动作,冷冷道,“一个叫张三。一个叫李四。”

    现场忽然变得很安静……

    今天到场的所有观众、包括其他写手的粉丝在内,全都很期待封不觉在神来之笔中的表现,因为没有人知道这家伙会编出什么来……

    封不觉的讲述渐渐展开了,“在某个黄昏,张三把李四约了出来,要和他比赛跑步……”

    “哈?”奥斯卡一愣,心道。“跑步?”

    “比试的地点,是在一片草原上……”封不觉接着道,“李四是个跛脚的,绰号铁拐李,平时走路也要靠拐杖来辅助。而张三是个运动健将,身高两米一六,大长腿,人赠外号张伯伦。”

    “真的只是外号吗……”奥斯卡真想接上这么一句。但只能强忍着。

    “两人并排站定,气焰嚣张的张三让李四来喊预备跑。”封不觉道,“于是,李四就念道‘各就各位……走着!’”

    “走着是什么玩意儿啊!”奥斯卡在心中惊呼。

    “李四话音未落,就冲了出去。”封不觉道,“张三对于对方这种卑劣的作弊行为不以为意,他淡然一笑。便拔腿跟上。”

    “找个瘸子赛跑的家伙也不是正人君子吧!”

    “十几秒的功夫,张三便越了李四,并拉开了上百米的距离。他以这种度埋头跑了一阵……待回头望时,一瘸一拐的李四已成了草原上一个渺小的黑点。”觉哥道。“张三心想:终点就在五米外,我赢定了,不如躺下打个盹儿好了。”

    “神经病啊!你倒是再跑五米啊!”

    “张三躺在草原上,吹着和煦的晚风,不一会儿……真的合上眼皮睡着了。”封不觉继续说着,“而李四则是追啊追、拐啊拐……当他走到张三身旁时,已经精疲力竭了。”

    “呵呵……要是我的话……这时候看到张三站起来,我就用拐杖把他也打成瘸子……”奥斯卡内心的吐槽毫不间断。

    “而张三还在睡觉……虽然李四也想休息一会儿,但他知道张三跑得比自己快,只有坚持下去才能赢。”觉哥一脸肃然,“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李四还是咬牙坚持着前行了。”

    “也就五米而已啊!斗争个屁啊!在斗争的过程中挪几步不就到了吗!”

    “终于,李四冲过了终点。”封不觉的故事接近了尾声,“张三一觉醒来,往后一看……咦?李四怎么不见了呢?”他用一种给幼儿园小孩讲课的语气,绘声绘色地接道,“哎呀,不得了了!李四已经越过终点了。张三一看就急了,可他现在追上去也已于事无补,李四已经赢了。”他摇了摇头,感叹道,“啊……真是人深省啊……”

    “导演……我们叫保安吧……”奥斯卡转过头去,把话筒切到了后台通讯模式说道。

    “不用了吧……”斐然道,“他讲都讲完了,再赶他出去也为时已晚……”

    “不……我是说,让保安待命。”奥斯卡低声道,“万一观众朝台上投掷杂物、或者直接朝他冲过来,可以让保安大哥抵挡一阵……”

    “没事……你兜着点儿。”斐然道,“想办法掩盖过去……”

    “掩盖个蛋啊!”奥斯卡居然在通讯中,对着总导演爆起了粗口,“幼儿园小朋友都听出这是龟兔赛跑了吧!”

    “冷静……要冷静……”斐然用坚定的语气道,“挑好听的说,实在不行说几个笑话,扯开话题……”

    奥斯卡扶着耳机窃窃私语的这段,到后期自然是会剪掉的,所以他干脆说了三分多钟。

    三分钟后。奥斯卡调整好情绪和表情,重新将话筒调回主持的频道:“哈……”他笑了笑,这笑容要多假有多假,“不觉……你这个故事……整体来看呢……还是挺有教育意义的嘛……”

    “卟——”观众席顷刻间便嘘声一片。这一回,全场的观众都在嘘觉哥,那些支持他的粉丝有些已经愤然离场,剩下的那些基本都由粉转黑。扔掉了横幅标语,加入了嘘他的阵营。

    “呵呵……那当然了,这是龟兔赛跑改的嘛。”封不觉恬不知耻地笑着,从容不迫地回道。

    “你不要太过分了!”忽然,坐在旁边七号选手席的夜之火高声开口道。

    这情况可是破天荒头一遭……在《我是写手》录制的历史上,还从未出现过两名选手当场生冲突的场面。奥斯卡对场面的把控能力是很强的。一般来说……谁,在什么时候,说什么话……都是由他这主持人在引导。

    可眼下,却是出现了意料之外的状况。

    “各单位注意,别停,接着录!”斐然兴奋的声音在工作人员们的耳机中响起,看起来……导演对此番情景是喜闻乐见的。

    “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请不要用这种态度,玷污这个神圣的舞台。”夜之火义正词严地瞪着觉哥说道。

    “哦?”封不觉转过头,用充满讽刺意味的笑容,看着夜之火道,“这个舞台神圣吗?”

    话音未落,觉哥竟突然站了起来。

    舞台附近,镜头之外的几名保安哥冷汗都下来了,他们纷纷心道:不会吧……难道真的要我们出场了吗……

    封不觉走了两步。来到了夜之火的七号选手席前站定,并将双手撑在操作台上,把脸凑到了对方面前,逼视着后者……

    面对觉哥的举动,夜之火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他本来是想通过刚才那一番话为自己博得一些人气,顺手给旁边这个网络票选排第二的家伙补上一刀。正是“落井下石、卑人尊己”的一石二鸟之计。

    不料……封不觉竟然离开座位,直接逼了过来。瞧这架势……难道是要动手?

    夜之火今年三十岁上下,打扮得很精神,还穿了修身的西装,不过仍是难掩其较为虚胖的体态。

    而封不觉……虽然看似消瘦。但经过最近这段时间有规律的锻炼,其身板儿已练得十分强健、且线条分明;加上身高的压制,打起来显然不吃亏……

    “喂喂……闹哪样啊……你要真揍了夜之火,这可不是被保安拉出去就了事的啊,没准人家会告你的啊……”奥斯卡心道。

    “如果这个舞台是神圣的话……”封不觉直视着对方的双眼,沉声道,“……那你怎么会在这儿?”

    “你这话什么意思!”夜之火像是炸了毛一样,当场大怒。

    因为,他从觉哥的话中,听出了另一层含义……

    夜之火本人心里最清楚,自己这“复活赛的人气票选第一名”,是靠着暗箱操作完成的……说得再直白一点——他是掏了钱的。就像有些网络写手花钱刷自己在网站中的成绩一样,夜之火也做了类似的事情、使自己在网选中的排名到了第一。另外,他还走了点关系,通过赞助厂商给电视台高层施压,为自己进入决赛铺平了道路。

    当封不觉反过来用他那所谓“神圣”的言论来讽刺他时,夜之火自然是恼羞成怒。

    “没什么啊,只是随便说说,你要不爱听,我说点儿别的。”封不觉忽又露出了笑容,悠然地转过身去,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场边的观众们都呆若木鸡,不知该作何反应……

    奥斯卡一看情势有所缓和,赶紧道:“啊……哈哈……不觉还是这么爱开玩笑啊……”他试图用笑声来冲淡这堪称恐怖的气氛。而下一步,就是转移话题,“话说……不觉你这次的创作,其实也是有些亮点的嘛,至少有不少槽点呢。”

    “哪儿有?”封不觉却是在自己拆自己台,“我说了这故事就是龟兔赛跑改的嘛,就算有亮点,我也不过就是在‘高级抄’而已吧。”

    “呃……”奥斯卡实在是没法儿再接话了,他叹了口气,也不管什么现场效果(事到如今的确是无所谓了,烂摊子让后期处理吧)和气氛了,直接道,“不觉……说实话我挺震惊的。你今天的表现……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呵……节目录完之时,你自会明白……”封不觉又将双手枕在了头后,语气轻松地回道,“现在嘛……就当我挥失常好了。”

    “哼……说得好像你挥正常就有多厉害一样……”夜之火在旁冷哼道。

    封不觉对此毫不在意,他连看都不看夜之火一眼,只是笑着念道:“说我目空一切也好,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骄傲。”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