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44章 咀魔岛(完)
    “疯……不……觉……”萨摩迪尔怒视着觉哥,一步步逼近。

    “你不用一次次喊我名字。”封不觉用颇为不耐烦的语气回道,“我没聋。”

    萨摩迪尔闻言,还真就不喊了……他当即扬臂一挥,掀出一道黑色的能量斩击,迎面袭向了觉哥。

    嘶铃铃铃——阵连绵的响声,宣告着地表的水晶被这斩击轻易撕开。

    封不觉早已进入战斗的节奏,凭借着魂意和绝对的度,要避开这一击也并非难事。

    但他要做的……远不止是躲闪。

    叱叱叱——

    金光连闪,疾招乍现。

    在萨摩迪尔出手的同时,死亡扑克也骤然出手。

    适才封不觉双手插袋之时,就已经在衣袋中暗中祭出的他的灵能武器,故而此刻显得游刃有余。

    然,扑克的目标……却不是萨摩迪尔,而是……

    “哼……竟耍些小聪明。”刑师看着飞向自己面门的金芒,只是报以一声冷笑,“人类就是人类……这种程度的攻击能把我怎么样呢?”他抬手一挡,轻易便将那几张死亡扑克击散,“哈!瞄得倒是挺准,还知道要打我的眼睛。”

    嘭——

    月步破空,身形猛进。

    封不觉的攻击显然还未结束,就在刑师摆手挡牌之际,他已突进到了对方身前,将双臂一探,直取其肋部。

    “找死吗……”刑师用不屑的眼神看着觉哥念道,在他看来,这个异界旅客不是白痴就是个疯子,以人类的能力,想和自己徒手相搏,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然而,当觉哥的双手触到刑师身体的刹那,意料之外的变故生了……

    下一秒,刑师只觉眼前的景物骤然一变。恍然间,自己已来到了萨摩迪尔的身侧。

    正当他惊疑未定之时,耳边竟是传来一声萨摩迪尔的厉喝:“去死吧!刑师!”

    “啊!”刑师惊愕之余,立刻本能地做出了反应。只见他脚下猛踏一步,像炮弹一般飞上天去。

    对于萨摩迪尔的实力,刑师还是非常忌惮的,说实话。他没有信心顶下对方的正面攻击,所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避开。

    可是……飞到了半空的刑师,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糟了!”当他惊魂稍定,将视线重新投到坑底时,才知道自己中计了。

    这时,封不觉已然来到了鸿鹄的身旁。给后者灌下了一颗scp-5oo、以及一瓶生存值补充剂。

    “呼……战术运用得不错嘛……”鸿鹄起身,即刻也进入了战斗的状态,他并没有对觉哥说谢谢,只是评价了一下对方刚才的一系列行动。

    “还好……其实也不算什么特别高明的计策。”封不觉说着,还抬眼看了看空中的刑师,“好在目标够蠢。”

    他这话,显然是为了激怒刑师才说的。实际上……觉哥的这套战术还是挺高明的。早在他和刑师对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了这其中的每一步。

    先,暗中准备好死亡扑克;然后,用扑克突袭刑师的眼部、制造接近的空档;待接近对方后,就使出【飞沙风中转】,将其拖到萨摩迪尔的附近;最后,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一边跑向队友,一边用【欺诈怀表】模仿萨摩迪尔的声音喊杀一声。

    根据刑师对萨摩迪尔的态度、以及一些细微的反应,封不觉便判断出刑师的实力在萨摩迪尔之下。于是他就在数秒之内想出了这个计划……

    利用刑师遭技能拖动后的迟疑和惊讶,觉哥成功用一个变声装置就骗过了对方。无论刑师的反应度如何,他被封不觉拖出了几十米距离已是事实,即使他只花两秒钟就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封不觉也比他早两秒钟冲向鸿鹄。最坏的情况……也无非就是觉哥来不及把药片放进鸿鹄嘴里,只能先扛起鸿鹄逃跑。

    而眼下……无疑是最好的结果了。

    “你这狡猾的混蛋……”刑师在半空破口骂了一句,接着。他低头看向了萨摩迪尔,喊道,“萨摩迪尔,他不是你的仇敌嘛!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干掉他!”

    “少来命令我!”萨摩迪尔朝天空咆哮一声。旋即扭头看向了觉哥,“不用你说……我也会把他撕成碎片的。”说罢,他的魔蹄已缓缓踏出。

    砰……砰……

    这凶悍的魔头舒展着双翼,厮摩着利爪,向着两名玩家逼了过去。

    “今天,时间之主不会再来救你了。”他边走边道,“我说过……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鸿鹄……”封不觉目不转睛地盯着欺近而来的萨摩迪尔,用腹语般的声音、歪着嘴道,“我有个主意……”

    “什么?”鸿鹄也压低了声音回道。

    “逃跑。”封不觉接道。

    “好主意。”鸿鹄即刻回道。

    这的确是个好主意,因为和主线任务的内容并无冲突……

    “好,我来制造空隙,你看准时机就闪。”封不觉接道。

    “了解。”鸿鹄应道。

    与队友商议妥当,觉哥便开始行动了。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扬臂便朝前扔了出去,口中还喊道:“决定就是你了!俳句之神!”

    “这算哪门子名字啊……”鸿鹄不禁吐槽道。

    但他的吐槽不会影响事情的展……

    那精灵球飞在半空便“乒”一下打开,紧接着就是一道白光从中喷射而出。

    两秒间,那一大滩白光就凝成形状,由虚化实,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蘑菇人。

    “擦——擦——”蘑菇人一登场就喊了两声。面对数丈之外的萨摩迪尔,它竟是一点都不怵,照样摆出了空手道一般的架势,准备迎击。

    “俳句之神!使用雪舞九天!”封不觉甩胳膊一指,下达了攻击指令。

    “喂!这招式名你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啊?”鸿鹄忍不住吼出声来。

    另一边……觉哥话音未落,蘑菇人便已箭步欺上。它用跑步冲刺的度接近了萨摩迪尔,然后脚下一点、飞身而起、跳到了萨摩迪尔的上方。

    “擦!”从空中飞落的蘑菇人用一手撑在萨摩迪尔的头顶上,让自己保持倒立,接着。用另一手不断地揉动自己头顶的蘑菇盖,洒下了许多孢子般的细碎粉末。

    位列主宇宙众强力Boss之一的萨摩迪尔,此时……居然中毒了。

    “岂有此理……”萨摩迪尔额头上的血管爆裂了……紫色的液体从里面喷出来,溅了他自己一脸。

    在狂怒之下,他体内的能量崩然外泄,如决堤之流,向四周扩散开。

    “擦——”蘑菇人惨叫一声。被冲天而起的黑流轰成了尘埃。

    封不觉见状,知时机已到,当即对鸿鹄轻喝道:“趁现在!”话还未出口,他自己就已经开跑了。

    鸿鹄自然也不会跟他客气,转身便疾奔而出。

    两人似离弦之箭,转眼之间就跑出了几十米距离。半空中的刑师倒是想过去阻止。但他被萨摩迪尔那冲天而起的能量拦住,未能在第一时间追上去。

    “啊!啊——”萨摩迪尔狂一般在那儿嚎了几十秒,才收敛了滔天的魔能,“疯不觉!你在哪儿!我要宰了你!”

    “白痴!他已经跑了!”刑师冲向了两名玩家逃走的那个方向,头也不回地嚷道,“快跟我来!我可以探查到他们的……呃……”

    这一瞬……

    一只利爪,贯入了刑师的后心。握住了他的心脏。

    “唔……你……”刑师双目圆睁,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说谁是白痴?白痴。”萨摩迪尔阴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为……什……么……”刑师的口中,淌下了黑色的血。

    “当然不是因为你喊我白痴了,呵呵呵……”萨摩迪尔冷笑道。

    此刻的萨摩迪尔,与刚才判若两人。他的狂乱、鲁莽、暴戾……皆是假象。

    他的双眼,也从未被仇恨和愤怒蒙蔽过。

    生于一个邪恶的种族,却仍能一步步爬上时官的位置……他的城府和智慧,是毋庸置疑的。低估了这一点的人。便会付出代价……

    “比利……让我跟你问个好。”萨摩迪尔的后半句话,似是当头浇下的一盆冰水,让刑师感到了彻骨的寒意。

    …………

    “我的确只是来看望你的……”

    “反正你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

    …………

    “那个混……账东西……”刑师咬牙切齿地念道,“他是……‘来见我最后一面’的吧……”

    “呵呵……你能明白就好。”萨摩迪尔笑道,“咀魔岛上的一切……都是交易。你别怪我……我也只是和他做了笔买卖罢了。”

    “不……不对……那他为什么还要来提醒我……”刑师又道。

    “因为他很清楚……”萨摩迪尔接道,“……如何才能让你这种自作聪明的家伙上钩。”

    萨摩迪尔顿了两秒,用嘲讽的语气接道:“比利只是给了你一点点暗示。你就坐立不安了;一具蚕母的尸体,就让你胡思乱想……于是,他走了以后,你迫不及待地来到迷境展开调查。并现了事情的始作俑者——那批异界旅客。”

    “你……怎么会……知道……”刑师艰难地接道。

    “哈!这不明摆着嘛?”萨摩迪尔阴沉地回道,“你以为牢笼的封印是刚刚才松动的吗?”

    “这不可能……”刑师神色陡变,“比利他没有……”

    “不,他的实力很强。”萨摩迪尔道,“虽然我也很吃惊……但现实是,如今的他,比我还要强……”他顿了一下,“当然,那不是重点。总而言之……早在比利和我达成交易时,我就已经自由了,我的力量亦不再受到牢笼的制约。自那时起,岛上的一切……我便全都可以探查到。”

    “而你所做的那些事……我也都看在眼里。”萨摩迪尔又冷笑了两声,再道:“呵……无论你多爱说那句hatever,但本质上……你依然是个事事都处心积虑的鼠辈。刑师,你从来就没有正面挑战强者的勇气。甚至在面对弱者时,你也喜好用一些突然袭击或者暗算之类的手段……

    你和这世上的所有施虐狂一样,你身上所有的表象、和你所做出的行为,都只是在掩盖你内心的自卑和软弱……卑鄙的蛆虫和你相比都无比高尚,你真是个令我作呕的家伙……”

    言至此处,萨摩迪尔的利爪越握越紧:“话说回来……让你这样的宵小露出破绽……还真是不太容易。”他活动了两下脖子,“我已经演得很卖力了。可你对我的防备却丝毫没有松懈……哼……要不是忌惮你掌握着‘将我重新封入牢笼’的钥匙,我早就直接动手了,根本没必要等待这样的机会……”

    此时的刑师已无法开口回应,他的双眼写满了绝望和懊悔;还有比利的那些话语,在其眼前不断闪过……

    …………

    “不要轻信表面现象。”

    …………

    “还好……”萨摩迪尔继续说道,“疯不觉的表现倒是没有让我失望。他真是个惹人厌的家伙不是吗?呵……有他的配合,我的表演也显得更自然一些。”他说到此处、语气微变,“不过……撇开那些不谈,单论实力……如今的疯不觉也已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了。你在上面动偷袭时应该也意识到了吧……他和另外两个异界旅客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我得承认……你选择驱虎吞狼、借我的手去杀他,是很正确的决定。”他转过脸去,瞪着刑师,“若你把那个叫鸿鹄的也杀掉。留下他一个人……你可就危险了……”他压低了声音,“没有了‘目击者’,那小子也就无须在隐藏力量了,恐怕……你会死在他手上的……”

    …………

    “千万不要小看了那个比你更擅长惹人厌的家伙……”

    …………

    经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刑师的生命已走到尽头,萨摩迪尔的话也算是让他死了个明白。

    最后的最后,刑师拼尽全力,还是喃喃地说出了一句话来:“时间之主……不会……放过你们的……”

    “呵……”萨摩迪尔不屑地笑了。“这还真像是‘你这种人’会说出的遗言啊……”

    叱——

    利爪猛攥,心脏爆裂,黑血似潮,喷薄漫天。

    萨摩迪尔像是甩垃圾一样将刑师的尸体甩在了地上,然后抬起腿来,一蹄子踏爆了后者的头颅,接着是胸腔、腹部、四肢……

    直到地上剩下一滩肉酱。萨摩迪尔才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他俯下身,用利爪的指尖挑起了刑师的脊椎骨,并仔细地从里面抽出了一根散着紫色幽芒的光带。

    “嗯……岛上的犯人数量已经有那么多了吗……”萨摩迪尔将那跟紫色的光带(相当于咀魔岛管理员的钥匙串)拿在眼前端详,“呵呵……把你们全都放出去的话。会很有趣的吧……”

    萨摩迪尔将光带收好,又抬起头来,看着刚才两名玩家逃走的方向道:“原来如此……这小子早就跟芙灵做过‘交易’了……”他冷哼一声,“哼……事先已准备好了退路,从一开始就立于不败之地是吗……”他摇了摇头,“好吧,这次就再放你一马。毕竟……在时间之主现这里的状况之前,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他念叨了几句,便展开身后的巨翼,将胸中一股魔气昂然一纳,飞上了天空……

    …………

    与此同时,在主宇宙遥远的彼端……

    时计城,第一时官府。

    “再过三步就将军了。”

    说话的“男人”声若磐石,长得也差不多……他身高两米三十左右,身体全部由颜色各异的大理石组成,基本外观像是个粗壮的人类。比较猎奇的是,他还有“头”。当然了,他的头不是苔藓什么的,而是一个个像城垛似的东西,像王冠一样绕头顶一圈生长着……

    他,就是时间之主麾下的第一时官——天石。

    “嘿!别催我!我刚才催过你吗?”

    而这个和他对话的人,是一位外表很平凡的老者,一身中土世界巫师装扮(白袍),留着老杀马特一般的型。

    他……便是智慧之神威斯登。

    天石和威斯登经常会像这样凑在一起下棋(一种类似国际象棋的游戏,但里面的棋子都是些主宇宙里才有的古怪东西),讽刺的是……被“智慧之神”的家伙,竟总是输多赢少……

    “一个小时前,我们也进行过相同的对话,你还记得吗?”天石又道。

    “少罗嗦!你当我是老年痴呆吗?”威斯登不服地吼了一声,然后继续对着棋盘抓耳挠腮。

    “唉……”天石托着腮帮子,将头转向一边,“你不介意的话,我能离开一会儿吗?”

    “行行。”威斯登不耐烦地应了两声。

    天石耸耸肩,走到房间的一角,拿起一个水壶,给自己倒了杯喝的,咕嘟咕嘟就灌了下去。

    忽然,他的余光瞥见了什么……

    下一秒,天石就神情陡变,当即把嘴里的东西喷了出去。

    “啊!”他大吼一声,吓了棋盘旁边的威斯登一跳。

    “怎么了?怎么了?”威斯登紧张地东张西望,“众魔之打过来了?”

    “咀魔岛出事儿了!”天石一边说着,一边已朝门口跑了出去。

    威斯登愣了几秒,然后站起身来,行到了天石刚才站的地方。

    那边的墙上有一个架子,架子上放着一个形似水晶球的物体。这个水晶球的造型颇为诡异,看上去像是个炽白的眼球,在球体的中间,还有有一条琥珀色的细线……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