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43章 咀魔岛(四十九)
    绝望囚笼,位于水晶迷境中心的巨坑之下。

    这是一个特殊的空间,介于咀魔岛的正岛与逆岛之间。

    正岛和逆岛的时间是颠倒的,但在这里,却是正负共存、顺逆同流。

    比如此刻,站在这坑底朝天上看,可以看到正岛的天空……天上挂着一轮与紫雾交缠在一起的血月。而周围的水晶柱,则在隐隐光,并不是完全漆黑的状态。

    嘭嘭嘭——

    忽地,月步破空之声自上方传来。

    但见一道苍劲赤影在半空如疾风般掠动,高冲下。数秒后,疾影落地,双脚踏地之处,震碎了大片的水晶。

    此刻的封不觉,已是浑身浴血,其眼神如严冬般冷酷。

    “你逃得还真快啊……”不多时,又一道高大的身影从空中缓缓飘下。

    来的这位不是别人,正是“刑师”。

    此时,刑师的右手正抓着鸿鹄的头,将其拎在手中。鸿鹄暂时还没有死,但已然失去了抵抗的能力,连伸手从行囊里取药都做不到了……

    至于天马行空……他没能活着下来。

    “呵……或者应该说,是你的反应够快……”刑师说着,停在了离地三米的高度,随手一抛,将奄奄一息的鸿鹄扔在了地上,“面对我的突袭,竟能用如此极限的动作避开……这确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你的作风和实力似乎很有些差距啊……”封不觉冷冷回道,并用余光扫了一眼地上的鸿鹄。

    觉哥没有贸然上前去救鸿鹄。他明白,对方把鸿鹄扔下来。极有可能就是想引诱自己过去……

    “怎么?你想说我卑鄙吗?”刑师冷笑,“呵呵……可笑,谁规定强者就不能玩儿突然袭击了?”

    “嗯,有道理。”封不觉竟是同意了,“你最好记住这句话……”

    “疯……不……觉!”

    突然,觉哥背后又响起一声嘶吼。

    似曾相识的嗓音中,带着无限的愤怒和恨意。

    封不觉当即朝侧面后撤了几步,并用余光朝声音的源头一瞥……在一片异样的阴影中。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水晶囚笼。

    这“笼子”似是一个扁圆的藤球,由水晶编织,通体镂空,而笼中,正关着一个头生犄角的怪物。

    “萨摩迪尔?”封不觉试探着问了一句。

    “啊——”回应他的是一声咆哮。

    吼声未尽,萨摩迪尔已猛地窜起,冲向了笼子的一侧。他将一条胳膊从笼中探出。朝觉哥挥舞着利爪:“我等今天已经很久了……你别想跑掉!”

    “哦?这倒有趣。”刑师浮在半空,用一种看戏的眼神望着他们说道,“莫非……”他转头面向觉哥,“……你就是疯不觉?”

    “对啊,还未请教阁下是……”封不觉不动声色地回道。

    “刑师。”刑师摸了摸鼻下的大胡子,用自豪的语气道。“我是咀魔岛的总设计师,兼维护人员。”他笑了笑,“怎么样?我的作品……是不是让你印象深刻?”

    “哼……”封不觉不屑地冷哼一声,“在身为艺术家的本大爷面前班门弄斧吗……”他双手插袋,故作潇洒地踱了两步。“自从八岁时起,我一直努力锤炼至今的、唯一值得骄傲的特技。就是创作能力。在我看来……你设计的这座岛,好似一座想象力的坟墓。”

    觉哥用挑衅的眼神看着刑师,娓娓言道:“让渴望聆听罪行的生灵听不到罪行;让期待永生的生灵变成永生的朽木;把向往美丽和纯洁的生灵浸入肮脏的沼泽……这种把戏……呵呵……一看就是个自以为是的施虐狂所设计的。”他摸着下巴道,“还有,那些无聊的生物,无非都是些动植物的变异体罢了,你就想不出更好的点子了吗?”

    “你这混蛋……”刑师心里的火苗子蹭蹭往上长,脸上已写满了怒意。封不觉短短的几句话,就成功触到了他的逆鳞。

    “虽然我还未见过岛上的其他囚犯,但我大体已能猜到了。”觉哥的嘲讽还远远没完,只是刚刚开始,“你还能想到些什么破点子呢?把一个会不断长个儿的大个子关进一间小屋子里?让爱吃甜食的人每天都只能吃到蛋黄酱?”他用手指轻轻敲了敲自己额头,“依我看,以阁下的天分,想要制造出给人印象深刻的作品,恐怕只有一个方法……就是给自己来一额前叶切除手术。”

    “你算是什么东西!”刑师愤怒地喝道,“孤陋寡闻的人类……也配对我评头论……”

    “不要跟我扯什么资格论。”封不觉高声打断了对方,“即使在本宇宙内,我也曾见过比你高明的家伙……不知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比利的木偶,他就比你厉害百倍。”

    “你……说……什么……”刑师连牙都快咬碎了,他怒不可遏、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这句话。

    “哈哈哈哈哈……”一阵大笑从另一边传来,原来是笼中的萨摩迪尔在笑,“疯不觉……放眼整个宇宙,恐怕也找不到比你更有嘲讽天赋的人了……哈哈哈……”

    “怎么了?”觉哥依旧从容,他敏锐地从那两人(为了行文流畅,姑且称他们为人)的反应中捕捉到了什么,“刑师和比利之间……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过去吗?”

    “哈哈哈……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萨摩迪尔在笼子里笑道,“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罢了……”

    “你给我住嘴!萨摩迪尔!”刑师朝笼子那儿喝道。

    “哼……别大呼小叫的,你这杂碎……”萨摩迪尔冷笑,“这个绝望囚笼,可不是你的作品,而是时间之主的造物,你只是个看钥匙的罢了……”他将脸凑到笼子旁,一双土黄色的兽目透出若有实质的凶芒,“……你也配来命令我?”

    刑师的脸因羞耻和恼怒已扭曲起来,但他确实不好作……因为他知道,萨摩迪尔马上就会从那笼子里出来了。

    “呵……呵呵呵……”忽然,刑师笑了,不是怒极反笑,而是阴险地笑了,“身为阶下囚,品性确是一点都没改啊……”他说着,从空中降了下来,“还有你……”他看向了觉哥,“区区人类,在我面前大放厥词……”

    刑师站定、耸肩:“也罢……不管你们对我的看法如何,今天,我只是个看客……”他抬起一手,指了指封不觉,“疯不觉,你和你的同伴不是想找‘打开绝望囚笼’的方法吗?呵呵呵……”他又笑了几声,“我已经帮你打开了哦。”

    觉哥闻言,神色微变。

    刑师则是接道:“你身上沾的血……也就是那个穿圣衣的小子所流的血,就是打开囚笼的钥匙。”

    噼啪——

    话音未落,关押萨摩迪尔的那个笼子上,出了一声十分不妙的响声,听着像是某种硬物裂开的声音……

    “他是真理之神图雷乌斯的信徒吧……”刑师继续说着,“呵呵……当他的血……滴落在这个空间中的那一刻,封印就已被解除了。”

    噼啪噼啪……

    第一声响过后,便是连锁反应,数秒间,困住萨摩迪尔的水晶囚笼已分崩离析,碎散在地。

    很显然,在封印松动之后,这就只是个普通的笼子了……刚才萨摩迪尔的几次冲撞,便足以让这笼子产生裂痕。

    【当前任务已完成】

    【主线任务已更新】

    【当前任务已完成】

    【主线任务已更新】

    这连续的、重复的提示,说明觉哥一下子完成了两条任务。打开任务栏便可看到,除了【寻找打开囚笼的方法】外,下面又刷出了一条【解除绝望囚笼的封印】,而后者几乎是一刷出来,就被算作完成了。

    “切……”封不觉啐了一声,“这任务倒是出奇得简单哪……”

    其实,一点也不简单……

    如果一切正常,那这个噩梦本的流程理应还有三分之一要走。而且解开封印的方法,也和现在不同。

    先,玩家们得在这个空间里找出关于“封印”的提示。然后再找到一个机关,重新回到咀魔岛的正岛。接着,再去寻找几件道具,并从某个npc口中问出离开咀魔岛的两种方法(这个倒也可以跳过,因为觉哥已经从芙灵那里打听到了)。最后,再返回这里,打开绝望囚笼。

    但由于比利的介入,刑师出现在了这里,打乱了原本的剧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刑师近乎癫狂地笑了起来,“你们俩有怨抱怨,有仇报仇……不用感谢我了……哈哈哈哈……”

    “你擅自放掉了这么重要的犯人……就不怕时间之主追究你的责任吗?”封不觉看着他念道。

    “这就不用你替我操心了,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哈哈……”刑师笑道,“人类,我倒要看看,你那嚣张的态度还能持续多久?”

    砰、砰……

    他们说话之间,另一边的萨摩迪尔已从笼子里跨了出来,巨大的蹄子在水晶表面踏得砰砰作响,一堆蝠翼在身后舒展而开,掀起一阵劲风。

    此时此刻,觉哥任务栏中的新任务,也很好地说明了情况的恶劣程度:【活下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