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41章 咀魔岛(四十七)
    黑暗之中,鸿鹄焦急地等待着。

    从他的视角看,天马行空、封不觉和迹部三人,全都站在了那具吊死尸之下,举着手电一动不动。

    很显然,封不觉的猜测又一次应验了。眼前的这个怪物,还真就拥有某种范围性的控制技能。

    好在鸿鹄没有跟着他们一同过去,否则……确有可能出现全军覆没的局面。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压力全然到了鸿鹄的身上。

    突然,一句系统提示在耳边响起:【团队成员:迹部少爷,已死亡。】

    几乎在语音响起的同时,远处的迹部便化为白光消失了……

    “唉……看来见机行事的时候到了……”鸿鹄一边叹息着,一边举起手电四处张望起来。

    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他自己也很危险,天知道周围的黑暗中还潜藏着什么……所以他要先检查一下四周,再展开行动。

    “嗯……姑且先攻击一次试试看吧……”做好了准备,鸿鹄便将手电筒往地上一放,取出武器、拉弓搭箭。

    短暂的瞄准后,一支光矢射出……

    鸿鹄的射击专精已是a级水准,而且他用的还是弓弩类武器(可操控性优于枪械),在这种距离上打固定目标,绝不存在打偏的可能。

    一秒后,光矢掠过半空,正中死尸的胸口。

    然……这一箭竟没有留在死尸的身上,而是从其身体中穿了过去……

    “嗯?”鸿鹄微微一怔。双目圆睁,仅仅一息过后。他便沉吟道:“幻影?”

    他的推断没错,用简单的排除法就能得出这个结论……光矢对于实体和灵体都是有效的,排除这两种情况,剩下的可能就是——那死尸不过是个幻象而已。

    “哼……玩儿这种把戏吗……”鸿鹄冷哼一声,随即重新拉弓,瞄准了吊尸上方的绳索。

    叱——又是一箭飞出,这次……光矢成功命中了目标。

    只是轻轻一蹭,那绳索就应声而断。绳子一断。吊在绳下的尸体也骤然消失了。

    同一秒,天马行空全身震颤着朝后方蹦了起来,口中还含混不清地喝骂了几声。落地后,他还立刻摆出了战斗姿态,紧张地东张西望。

    “哦?解除了是吗……”封不觉倒显得出奇镇定,他转过身,看了看小马哥和鸿鹄。然后又瞥了一眼游戏菜单,“嗯……迹部挂了啊……”

    “刚……刚才那些……”天马行空的恐惧尚未平复,他脸色惨白地看着觉哥问道,“是怎么回事?”

    “别慌,都是幻觉。”封不觉随口应了一句,然后转过头。高声对远处的鸿鹄道,“鸿鹄,我们没事了。”

    “慢着!”鸿鹄没有贸然相信,他仍然站在原地,高声回道。“你们确定吗?”

    他的担忧也不无道理,万一眼前这一幕也是陷阱的一部分怎么办?

    “这个嘛……”封不觉说着。转身抬头,看向了高处那截断掉的绳索,“我还真不确定……”

    说时迟,那时快……话音未落,觉哥便脚下一踏、向上跃起。

    电光火石之间,他已牢牢握住了那根随风摆动的断绳,并猛然力,向下一拽……

    “啊——”忽有一声哀嚎自上方响起。虽然只是一声喊叫,但天马行空立刻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就是那个吊在绳上的家伙。

    小马哥当即一惊,举起手电便向上扫去。

    先前看时,绳索另一头是拴在上方一块凸出的水晶上的。但现在用灯光朝那里直射,却现那段水晶柱的外缘上……竟趴着一只诡异的生物。而那“绳索”,是从这只生物的嘴里伸出来的……

    “啊呀呀呀……行啦!别拉了!快松手!”那生物连续说了好几句话,它这会儿的语气倒是一点都不阴森了,听着还挺亲切的。

    “要我松手可以。”封不觉道,“你下来。”

    “不行,你不怀好意!”对方回道。

    “你下来。”觉哥又道,“我保证不打死你。”

    “我才不信呢!”上面那家伙嚷道,“你这个疯zhi(因为舌头被拽住,他音不准)!”

    “不,我不是疯子……”封不觉用很冷淡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然后……突然咧嘴一笑,双手拉住“绳索”,开始大幅度地摆动身体,“……我是泰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觉哥学着动画版泰山(Tarzan,由美国作家edgar_Rice_Burroughs创作的小说《人猿泰山》中的主角)的招牌吼声,在半空荡来荡去……

    而水晶上的诡异生物则用几乎相同的音调吼出了一声声悲鸣……

    此情此景,让围观的天马行空和鸿鹄有些不知所措……不过鸿鹄很快就回过神、三步并作两步地朝这边走来。因为觉哥的行为至少宣告了一点——危险确实已经解除了。

    最终,上面那家伙还是下来了。假如再不下来,它的“舌头”恐怕就要断了。

    “让我向各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咀魔岛四大守卫之一的……恐惧之心。”封不觉站定后,指着那个摔在地上的奇怪生物说道。

    原来……恐惧之心并没有长成一个“心脏”的样子。整体上看,它更像是一只通体漆黑、身长两米的壁虎。

    “就是它杀死了迹部?”鸿鹄皱眉问道。

    “说‘杀死’不确切……”封不觉回道,“迹部是惊吓值负荷才挂掉的,也就是说……吓得弹出剧本了。”

    “哦……那些幻觉就是这个家伙制造的吗……”小马哥后知后觉地接道。

    恐惧之心这时在地上翻了个身,瞪着觉哥道:“你能松开我的se头了吗?”

    “当然可以。”封不觉当即就放开了那根“绳索”。并接道,“瞧。我是个守信用的人。”

    “是吗?原来你还真是个‘人’吗?”恐惧之心把舌头缩回口中,用嘲讽的语气地回道,“那我只能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看过了,还是好几名顶尖的心理医生和神经科医生共同会诊的。”封不觉反问道。

    恐惧之心压低了声音念道:“所以……你现在还是在治疗中吗……”

    “不,已经结束了。”觉哥又道。

    “呃……为什么放弃治疗?”恐惧之心问道。

    “因为在一段时间后,那些心理医生和神经科医生也变成病人了。”封不觉耸肩道。

    “恕我我打断一下二位这神一般的对话……”鸿鹄有点听不下去了,他插嘴道,“你们谁能解释一下。刚才的事情……”

    “这还用解释吗?”恐惧之心道,“我像往常一样,随便找了个地方,放下‘诱饵’捕猎,然后就遇见你们了呗。”

    “哦……所以情况是……你埋伏了我们,并杀死我们的一名同伴……”鸿鹄念道,“而现在……你落到了我们手里。”

    “对啊。”恐惧之心回道。

    “我真是佩服你这种耿直豁达的态度……”鸿鹄虚着眼道。

    “好!既然你都认了。那咱们有仇报仇,有账算账!”经过这几分钟,天马行空基本已摆脱了恐惧的阴影、恢复了常态。于是,他上前两步,挥臂一指地上的壁虎兄,喝道。“你刚才吓唬我那么久!还好我胆子大没挂,现在也该轮到我了吧……感受英雄的怒火吧……”

    “别冲动。”封不觉抬手拦住了小马哥,“你打死它也没用的……迹部又不会复活。”他顿了一下,“再者……实际上不是‘它’在吓唬你,而是你自己在吓自己。”

    “哈?”天马行空一愣。“什么意思?”

    “让我来解释吧。”恐惧之心接道,“先前。当你走过来的时候,我对你动了我的能力——‘颤栗之源’。而在这之后你所看到的、听到的、触到的等等……基本都取决于你的想象力了……”它挪了挪步子,在地上来回爬行踱步道,“举例来说……你在接近我放出的‘诱饵’时,很在意他的脸,于是,你就开始想象……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画面、可能生的变故等等……当然了,这些只是引子而已……真正恐怖的,是你想都不敢想的东西……那些东西只存在于你的潜意识中,那才是颤栗之源会引导出的变化。”

    恐惧之心说到这儿,抬起它扁扁的脑袋,看着小马哥道:“你很走运,你潜意识中对恐怖的记忆较为有限,限制了想象的空间,所以你没死。呵呵……另一个小子,就不同了……”

    “总之就是……迹部看过的恐怖片、恐怖小说等东西,比你要多许多,所以他的思维中能酝酿出更丰富的惊吓桥段。”封不觉担心小马哥不理解,即刻又补充解释了两句。

    “那又怎么样啊!不管是出于什么原理,动能力的还是你啊!”天马行空厉声对恐惧之心道。

    “切……我可没有逼你们走到我的能力范围内,你们完全可以绕道或者回去。”恐惧之心不服道,“你们自投罗网能怪谁?”

    “喂!那照你这意思……我们活该咯?”天马行空问道。

    “稍安勿躁嘛……”封不觉沉声劝道,“其实……我们的确也有责任。”他的语气很平和,让人愿意往下听,“这个地方,很容易就会引团灭(玩家之间有关游戏本身的对白,恐惧之心这个级别的npc是听不到的,会被系统给屏蔽掉),所以呢……系统早在之前的剧情中,就给了我们提示。”

    觉哥停顿了两秒,随即将模仿之魂的忠告复述了一遍:“‘如果你们遇到了恐惧之心,最好在第一时间就逃跑,你们人类是无法与它抗衡的’。”他耸耸肩,接道。“起初我还奇怪,假如恐惧之心用‘能力’朝我们攻过来的话。我们真的能跑吗?要是能跑的话,拓印之手的‘猜拳领域’不也可以不玩了吗?呵……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就是让我们别主动往套里钻。”

    “那就这么算了?”天马行空问道,他好像还是有点不甘心。

    “哎~身为英雄,你要懂得宽恕别人嘛。”封不觉像是教育小朋友一样语重心长地念道,“建议你多看看关德兴老师的《黄飞鸿》系列,那种就叫仁侠,只要人家肯悔改。说一句‘黄师父,我错了’,他就会放人家一条生路……”

    “我可没错哦。”恐惧之心还没等觉哥把话说完就抢道,“就算我把你们全都干掉,也在职责和权力范围之内。”

    沉默……降临了……

    天马行空和鸿鹄忽然换上了一种同情的目光,默默地注视着恐惧之心。

    “干……干什么?”这位壁虎兄的后背,忽地窜起了一阵寒意。

    “呵呵……”此刻。封不觉勾起一边嘴角,邪笑着扭头;用一个无比森冷的眼神,盯住了恐惧之心……

    …………

    十五分钟后。

    “唉~no_zuo_no_die,这话真是一点也没错。”天马行空咂巴着嘴,一边咀嚼着口感独特的“壁虎”肉,一边说道。

    “光听名字。还以为它会是个阴险可怕的家伙,结果是如此耿直。”鸿鹄也吃着烤肉、并感叹道,“太可怜了。”

    “嘴还没擦干净就说这种台词,会丢失节操的。”封不觉吐槽的同时,也往嘴里塞了一块多汁的肉条。

    此时。这三人已然生好了一堆火。原地就坐,用恐惧之心的尸体做着烤肉……

    距离他们上一次吃东西。也的确过去两个半小时了。封不觉认为,每隔一百五十分钟补充一次食物,是很重要的;只要这个节奏不被打破,体能值的消耗就可以维持在正常剧本中那种的状态。

    另外需要一提的是……觉哥在动手干掉恐惧之心前,还装成不想为难对方的样子,进行了一番交涉。

    简单来说就是……他以“你弄死了我们一名同伴”为筹码,和恐惧之心进行谈判,成功套出了抵达“绝望囚笼”的方法。

    达到目的之后,封不觉就下手了……接着就是杀、切、烤一条龙服务,顺带饮血pLay,不提也罢……

    总而言之,在付出了一名队友的代价后,主线任务总算是有了一点眉目。

    剩余的三人稍事休息,血足肉饱后,便再度出了。

    他们此次休整的时间不长,一是由于天黑,二则是因为解决恐惧之心并未消耗掉他们多少体能。

    封不觉在祭祀殿中分析很正确,四大守卫中,最强的就是模仿之魂了,其他几个家伙根本不值一提。虽然守卫们各自被赋予了一项颇为逆天的特殊能力(拓印之手的猜拳领域、模仿之魂的拟态变形、恐惧之心的颤栗之源),但撇开这个之外,模仿之魂的先天种族能力无疑是最强的。

    “啊!”三人重新上路后,没过几分钟,天马行空忽然惊叫了一声,并转头看向了觉哥,“我差点儿忘了问了……你是怎么从‘颤栗之源’中活下来的?”

    “切……一惊一乍的……我还以为你要问什么呢,就是这个事儿啊……”封不觉有气无力地接道。

    “我也很好奇。”鸿鹄在旁接道,“说到想象力、以及对各种恐怖元素的记忆储备……你可说是宗师级别。面对你的脑洞,连我也甘拜下风啊……”他顿了一下,神色微变,“你应该是最不可能从战栗之源中活下来的人了吧?”

    “哦?你是这么认为的?”封不觉不动声色地应了一句。

    鸿鹄接道:“是啊……还有,为什么恐惧之心会说你是疯子?从你们俩的对话来看,在幻境之中,你和它已经有过许多交流了不是吗?”

    “呵……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封不觉用一句废话,为自己争取了大约两秒钟的时间。这两秒间,他已在脑中编好了一套说辞,其内容半真半假,应该可以掩盖他没有恐惧的事实,“因为我在看到异常的情况时,第一反应不是慌张或害怕,而是去思考原因。”

    他说着,抬起右手,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这种习惯是根深蒂固的,即使对方不断引导出我所恐惧的事物,只要我能保持住理性和冷静,就可以在幻境中与之抗衡。”他顿了一下,“举个简单的例子吧……某天你起床刷牙,打开水龙头,现里面流出了屎……”

    “你敢不敢换个例子?”天马行空打断道。

    “好吧,流出了血。”封不觉改口道,“这时,你会怎么做?”

    “理性地分析一下情况,告诉自己……我是在做梦,然后设法醒来。”鸿鹄边想边道,“嗯……假如实在醒不过来,那就用血刷牙洗脸,装作这就是水的样子,反正都是幻觉。”

    封不觉面带微笑地点点头,但嘴上却是说道:“错了。”

    “哈?”鸿鹄一愣。

    “你想得太多了。”封不觉接道,“如果是我遇到了那种情况,我的思维会本能地做出一个反应。”

    “是什么?”

    “把水龙头关上。”

    “嗯……”鸿鹄和天马行空一同陷入了沉思。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