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39章 咀魔岛(四十五)
    水晶迷境以西,望海礁。

    这儿有一片狭长的沙滩,在沙滩和大海的连接处,还密布着许多黑色的礁石。这其中最为显眼的一块礁石高逾五米,呈一个人头骨的形状,“面”朝大海伫立着。

    而这块头骨形的礁石,正是“望海礁”,此地也因其得名。

    在水晶迷境之外,是可以看到“真实的天空”的。所以,此时在望海礁边的人,恰能见到一轮西沉的红日。

    吱吱嘎嘎——

    金属轴转动的声音又起,这宣告着一辆小三轮车正在靠近。

    “好久不见啊……”比利很快就把车停在了那大礁石的旁边,开口言道。

    望海礁上,一条孤寂的背影正孑然而立,欣赏着落日的余晖。

    他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应道:“真是稀客啊……是来岛上救弟弟的吗?”

    “已经救出来了。”比利说道,并抬起他的小胳膊朝着自己来的方向一指,“瞧,他在那边等我呢。”

    礁石上的男子转过头,瞥了一眼几百米开外的比尔。比尔此刻正摆着a_a这样的表情,百无聊赖地东张西望……

    “呵……他身边的是什么?恐叶包的粽子吗?”那男子轻笑一声问道。

    “对,而且馅儿是蚕母的肉。”比利回道。

    “hatever……”男子耸耸肩,用无所谓的语气应了一句,又道:“还是说说你的来意吧。”

    “唉……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啊……”比利语气怅然地言道,“来看望一下久别的故人而已。非要有什么别的理由吗?”他顿了一下,接道,“刑师,我们毕竟曾在同一位老师的门下学习过,也算是师兄弟关系吧……你又何必……”

    “少来这套。”刑师愤然打断了比利的话,并转过身,瞪了比利一眼。

    “看到你我就有火……”刑师冷冷道,“我永远记得‘那个老家伙’把我赶走之前所说的话……‘你只是个施虐狂。而比利才是艺术家。你只能给人痛苦,而他却能让人救赎’……哼……这真是莫大的侮辱。”

    他说着,抬腿轻跃一步,从望海礁上跳下、站到了三轮车前。

    近距离看时,这位刑族神祗的外观和人类几乎是一致的。其身高在一米九左右,体型中等,肤色偏白。一头灰色长披在肩头;他长了一张很严肃的脸,额宽面阔、横眉冷目、蒜头鼻、厚嘴唇、宽下巴……还留着两撇墨西哥味儿十足的卷翘大胡子。

    “那老家伙又怎会想到……”刑师接着刚才的话道,“若干年后,我成了多元宇宙中的神祗之一、时间之主最得力的助手、咀魔岛的总设计师;而你……只是个堕于混沌的杂碎、一个逃犯。纵然在你成为逃犯之前,也不过就是个真理法庭的陪审员罢了。”他冷笑一声,“哼……这真是莫大的讽刺啊。”

    “我……的确只是来看望你的……”比利接道。“你又何必说那些……”

    “哈!”刑师打断道,“是吗……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我之间是这种可以相互探望的关系……”他摸着自己的大胡子,俯视着比利,冷哼道。“虽是‘师出同门’,但你我向来就不是一路人吧?这点……就连你弟弟那种傻帽都看得出来。”

    “注意你的措辞。”比利的语气骤冷。

    “啊……抱歉。”刑师俯下身子。把脸凑到比利面前,“你弟弟不是傻帽,是大傻帽……”

    “百余年不见,你在惹人厌恶这方面的能力见长啊……”比利沉声道,他的眼球闪动着异样的光芒,好似已动了杀心。

    然……他还是忍住了。

    “哼……算了。”忽然,比利又收敛了杀意,平静地接道,“反正你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

    “哈?”刑师又直起身子,面露狐疑道,“你说什么?”

    “呵呵……”比利笑了笑,“无须太久,你便会知道了……”说着,他已调转车头,蹬着三轮向比尔那边去了。

    “搞什么名堂……”刑师若有所思地念道了一句,然后又高声对比利喊道,“你来这儿就是为了跟我说这几句废话吗?这算什么?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比利依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他只是头也不回地接道:“不管你是否领情……出于同门之谊,我再给你两个忠告吧……第一,不要轻信表面现象;第二,千万不要小看了那个比你更擅长惹人厌的家伙……”

    …………

    话分两头,还是回到玩家们这边。

    离开休整地点后,觉哥他们又不急不缓地行了一个小时。

    在这段时间里,周围那些水晶上的光芒果然是越来越暗,最后……终于变成了彻底不光的状态。而他们头顶那片显示着咀魔岛“倒影”的天空,也变成了一片漆黑。

    当然了,这也没什么。在凡事都做最坏打算的觉哥看来,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可问题是……在“天黑”之后,还生了更诡异的情况……

    也不知何时……在那漆黑的天空中,竟出现了一只眼睛。

    是的,是一只,而不是一对……

    那是一只白色的巨眼,其眼眶和眼白皆似燃烧的白焰般隐隐浮动着,而其瞳孔则是一条琥珀色的竖线。

    所有身处水晶迷境中的生物(包括玩家),无论在何时何地、以何种角度朝天上看,都会感觉这只眼睛在盯着自己……

    刚现这玩意儿时,四名玩家还戒备了好一会儿,生怕天上会喷下射线之类的东西……但观察了几分钟,他们就现这只眼睛没有什么异动。或许只是系统用来制造压力的一种手段……

    “我说……这四周安静得有点儿太过了吧……”走在队伍中间的小马哥念道。

    “其实白天也是这么安静的。”负责断后的鸿鹄接道,“只不过在光线充足的时候。人会更多地去依靠视觉,所以你没注意到。”

    “说起视觉……”前方的迹部接道,“你们说……天上那个眼睛,会不会就是‘凝视之眼’啊?”(之前封不觉从芙灵那里打听到了所有四名守卫的名称,并已跟队友们说过了)

    “不一定。”走在最前方的觉哥半开玩笑地回头接道,“也许那是得了白内障的索伦(sauron,托尔金小说中的虚构人物,此处觉哥所指的自然是第三纪元中的灵体索伦。他时常以眼睛的形象出现),或者……只是个形似眼球的布景罢了。”

    “干什么……西游记的梗用得差不多了,准备耍魔戒梗了是不是?”迹部虚着眼回道,“无数关于弗罗多和山姆的基情槽点已在你嘴边蠢蠢欲动了是吧!”

    “我只是用笑话缓解一下气氛而已。”封不觉道,“咱们已经漫无目的地找了一个小时,仍是毫无进展;加上这种压抑的氛围,很容易导致注意力下降的。”

    “你这样东拉西扯才会导致我们的注意力下降吧……”迹部接道。

    “呵……”封不觉冷笑一声。回过头去扫了队友们一眼,“难道在我开口之前,你们不是在东拉西扯吗?”他顿了一下,似乎是想留给他们思考的时间,“也许你们还没有意识到……环境早已经开始影响你们了。从周围完全变暗时起,你们之间最长的一次沉默。只维持了三分钟。仔细回忆下吧……每三分钟不到,你们就会忍不住说几句没什么营养的废话,以此来缓解紧张的情绪。这是因为……一直保持沉默的话,黑暗和静谥就会开始扰乱你们的思绪,让你们的恐惧感逐渐增强。”

    “听你这话……难道你对黑暗和寂静就毫无感觉?”迹部回道。

    “这个嘛……嘿嘿嘿……”封不觉使用了嘿嘿嘿大法。贱兮兮地回避了这个问题。

    “行了,我了解你的意思。”鸿鹄插嘴接道。“简而言之……一言不容易胡思乱想,话太多会分散注意力。而适当的交谈……就可以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

    “没错。”封不觉点头道,“所以咱们最好每隔两分钟就……”

    突然,他的话戛然而止,步子也停了下来。

    “喂。”觉哥的语气忽然变了,他无疑是看到了什么,“前面……好像有东西……”

    队友们闻言,纷纷上前几步。

    众人一同顺着【复合式反重力弹射器】的灯光朝前观望,竟是看到了……一条随风摇曳的黑影。

    那影子在半空飘飘荡荡,脖子上还套着根绳索。由于离得远,玩家们只能看到一个人形的轮廓,却不知近看会是个什么模样。不过……他们也都清楚,按照这游戏一贯的尿性,走近了绝对会触惊吓事件……

    “这应该不是上吊自杀的吧……”小马哥压低了声音,轻声念道。

    “你怎么知道?”迹部也小声问道。

    “脚边没有凳子。”小马哥回道。

    “没凳子是很正常的。”封不觉摸着下沉吟道,“他的脚离地足有两米远呢,难道他是站在海岸救生员的瞭望椅上上吊的吗?还有……你们看他脖子上的那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是直接绑在高处那块水晶上的,而不是绕过那块水晶垂下来再打结的……所以,依我推测有两种可能。其一是自杀,过程是……他先爬上水晶柱,将绳子的一头套在自己脖子上,另一头绑在水晶柱上,然后再从那儿跳了下来。其二便是他杀……那就有很多种弄法了……”

    “你们给我适可而止啊!”鸿鹄压低了嗓门儿,厉声喝断了他们的扯淡,“现在是玩推理的时候吗?什么自杀他杀啊?手法和形式根本没关系的吧!这明显是某种可触事件吧!给我认真一点啊!”

    “嗯,有道理。”封不觉神色一正,点了点头,“这样吧……就由我先去扫一扫雷,摸一摸底,你们在这里等我。”

    “嚯……没想到面对这么渗人的场景……你居然自告奋勇?”迹部问道。

    “哈,这有什么?”封不觉轻松一笑,“不过就是具吊着的尸体罢了,能有多吓人?”

    “好,有种!”天马行空转过那浓眉大眼的面孔,拍了拍觉哥的肩膀。

    “哦?你说‘有种’~是不是啊?”封不觉一转身,便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眼神看向了小马哥。

    “是啊,你就当我没说好了……”天马行空本能般地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可觉哥岂会放过他……

    封不觉反过来把手摁在了天马行空的肩膀上,并顺势将其朝前推了几步:“好!作为一个比我还有种的英雄,想必你已经按耐不住了吧!干脆……你现在就随便拿个家伙冲上去乱砍,我们在后面掩护你。”

    “你这台词听着挺耳熟啊……话说为什么变成了我先……啊……”小马哥话还没说完,就被推了出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毫无违和感的几句对话过后,他就变成了探路者……

    呋呋……呋呋……

    那吊在半空的死尸还在晃动,并出了些许响动。听上去像是风拂过衣服的声音,也可能是紧绷的绳索出来的……

    越是接近那死尸,声音就越是明显。

    走了大约二十步,天马行空已听不到队友们的呼吸声和窃窃私语了。他只能听到那尸体上传来的怪声,以及自己的呼吸……

    “呼……没事的,不就是个死人而已嘛。”天马行空的脚步渐缓,口中自言自语般念道,“在惊悚乐园里见的死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这种吊死尸的桥段在电影里看过没一百回也有八十回了……有什么呢……”他的话越来越像是自我安慰,“身为英雄,岂能在这里退缩……”

    又行出二十几步后,小马哥已来到了距离目标不足五米的地方。

    虽然尸体的脸一直被头遮着、看不分明,但在接近的过程中,天马行空却始终高举着手电,让灯光照在那尸体的头部。因为小马哥有一种奇怪的直觉,好像……只要他一移开灯光,那死尸就会偷瞄他一眼。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