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38章 咀魔岛(四十四)
    跃下恐叶后,玩家们就一路向北(对他们来说往哪儿都一样,只有本宇宙的生物才能分辨出岛上的方向)行走。

    离蚕母的巢穴越远,前方的水晶路径就变得越宽阔,岔路也相应地减少。

    四人以较快的度行走了半个小时,便来到了一块较宽阔的地方。

    这时,他们才停下脚步,正式开始休息……

    “啊……”迹部又躺下了,“这回打死我也不走了,至少让我躺两个小时再说。”

    “完全赞同。”天马行空接道,说话间,他也躺了下来。

    另一边,鸿鹄也靠墙坐下,并念道,“我感觉脚底起泡了……但我没法儿脱下鞋子,在状态栏里也看不到什么异常。”

    “呵……那你就忍着呗。”封不觉笑道。

    鸿鹄吁了口气:“嗯……这提醒了我,以后还是选择运动鞋做时装比较好。”

    “那个……”小马哥在地上喘了几口后,即刻又道,“你们饿了吗?我好像又有点儿想吃东西了……”

    “啊,我也差不多。”封不觉若有所思地接道,“距离上一次进食,仅过了三小时不到,按理说……饥饿感不会这么明显的。看来这个剧本里的饥饿效应比现实中的周期要快啊……”

    “或许是因为我们的消耗比较大。”迹部接道,“还有……之前那顿根本没有吃饱……”

    “不可能。”封不觉立刻否定道,“我可不像你们那样。由于心理上的抗拒而对食物报以欲拒还迎的态度……”他十分自豪地说道,“我可是吃得九分饱才停下的。”

    “你想说明什么呢……”迹部虚着眼道。“表达你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变态吗?”

    “不,疯兄想说的是有关进食节奏的问题……”鸿鹄插嘴道。

    封不觉打了个响指,接道:“没错,如你们所见,吃了九分饱的我和只吃了六七分饱的你们……重迎饥饿感的时机是差不多的。”他一边说话,一边从行囊里去出了什么。

    一见他取出的东西,队友们的神色就变了。

    “喂喂!不用了吧?”迹部第一个喊出声来,“咱不是已经有羊肉了吗。你还把沃科尔的尸体碎块拿出来干什么?”

    “先,这不是尸体碎块,而是我烤熟并保存起来的储备粮。”封不觉平静地回道,“其次,你放心……我也不是拿出来吃的。就算要吃,我也不强求你们去吃。”他把肉块举了起来,放在手心上道。“我是拿这块肉出来做一下讲解。”

    “好吧……”迹部无奈地回道。他明白,就算自己说不好,也没有能力阻止眼前这个疯子的行为……

    “这块是从沃科尔背部割下来的,也就是里脊。”封不觉继续说道,“据我掂量着……”他还真用手掂了掂才道,“大概在五百四十克到五百七十克之间。”

    “你说重点行吗……不要再这样了……”连小马哥都扶额劝道。

    “不要怎样啊?”觉哥耸肩问道。

    “不要再若无其事地做这种恐怖的事情了……”鸿鹄接道。“或许在你看来是没什么,但你要迁就一下我们这些正常人的感受。你拿着一块从人型生物身上割下的肉,像个职业屠夫一样从容地说着部位和分量,会吓到人的……”

    “好~好~”封不觉虚心接受了,但他行动上完全没有要改进的意思。“总之,就当这块肉是五百五十克好了。”他用手指在肉上比划着说道。“在祭祀殿中,我吃下的那份儿大约是五百克,而你们每个人都只吃了三百五十克不到。”他顿了一下,“但眼下,我们却是几乎同时感到饿了……”

    说到此处,封不觉抬眼看了看队友们:“注意到问题所在了吗?”

    “你的胃口比我们大三成?”小马哥运用小学数学知识机智地抢答道。

    他的答案离谱到封不觉都懒得去反驳……

    “我明白了……”鸿鹄似乎得出了结论,“吃九分饱和六分饱,本质上是一样的……”

    “对。”封不觉点头应道,“我们早该想到的……这游戏里并没有关于排泄的设定,所以我们消化食物的过程……绝对不可能是完全拟真的。”他接道,“很显然,在这个剧本里,所谓的‘进食’仅仅是解除饥饿感的一种方式而已;与‘摄取营养、新陈代谢’什么的全然没有关系。”他把手上的肉块又收了起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和丧尸很像,纯粹是为饿而吃。”

    “所以……吃多少东西下肚其实是无所谓的?”迹部问道。

    “那倒也不尽然。”封不觉回答,“我估计……想要暂时消灭饥饿带来的负面效果,至少得吃到五分饱吧……到了这个程度以后,饥饿感基本也就消失了,再吃下去就是奔着‘饱腹感’去了。”他摸着下巴道,“因此,我建议……接下来每次进食,我们都只吃个半饱。”

    “我同意。”鸿鹄迅响应,“这样的话,在食物总量不变的前提下,就可以维持更长的时间。”

    “随便啦,五分饱也好,来烤羊肉吧!”天马行空的腰部一力,便从地上坐了起来。

    “行……”封不觉说话间,已拿出了嘲讽之树的树枝,做好了生火的准备,“这会儿再让你们吃沃科尔的肉,想必你们也不肯了……”

    …………

    同一时间,恐叶之上。

    “我就这么卷起来吗?”比尔站在叶脉之上,对着下方的比利喊道。

    不知何时,这附近的水晶路径中里已多了许多血肉模糊的尸骨。它们多半都是从别处赶来的猛兽,有些是被血腥味吸引来的、有些是被死亡的气息吸引来的、还有些……则是准备来接替蚕母霸主地位的。

    可是。它们却无一例外地被比尔给干掉了。这些生物毕竟只是“逆岛”上的生灵而已,即使是它们当中最厉害的蚕母。与岛上的“囚犯”们相比……还是有差距的。

    即使是玩家们最先碰到的那个列森德,其实力也能和蚕母分庭抗礼。更不用说“芙灵”那个级别的隐藏Boss了,芙灵要是在封印状态下……不用费多大劲就能把蚕母直接摁到屎里淹死……

    “怎么能卷起来呢?”比利在下方回应道,“你以为是纳豆卷吗?你这么搞法,尸块会从两头漏出来的。”

    “那我怎么办?”比尔反问道。

    “按照包粽子的办法包啊。”比利回道。

    “呃……”比尔想了几秒,他那张显示屏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但没有扎粽子的线啊?”

    “用你刚才弄死的那只藤怪绑不就行了?”比利又道。

    “诶?对啊。”比尔脸上浮现了xd的颜文字,“哈哈!就地取材。”

    “唉……”比利摇了摇头。“办事仍是那么不靠谱,而且不喜欢动脑经……”他沉吟道,“希望在篆颉尊那里待上一段时间,能让他有所成长吧……”

    高处的比尔没有听到哥哥的念叨,这会儿他正在用手指切割着恐叶的叶瓣儿。

    恐叶自然不是一般的大叶子而已,要不然蚕母也不会选择此处作为巢穴所在。以硬度来说,恐叶确是不如四周的水晶那么坚硬。但其“韧性”却是异常惊人的。无论是怎样的损伤,恐叶都能在短时间内自行修补……对于蚕母来说,捉不到猎物时,这片叶子就是她的早餐、午餐和晚餐……而且永远吃不完。

    此刻,比尔就是准备利用恐叶的这个特性,割下并掀出叶子当中的一块。将蚕母的尸体打包带走。

    嗞嗞嗞嗞——

    伴随着一种金属摩擦皮革的响声,切割开始了。

    比尔的手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变形,只要他愿意,五指可以分别变成五把小电锯(小是相对而言,比尔的一根手指。宽度已接近人类的手掌),或是五把锤子、五把螺丝刀等等……这些雕虫小技。不在话下。

    他边锯边走,边走边掀……绕着蚕母的尸体徐徐劳作着。

    那恐叶在受到损伤的同时,便已开始自愈。其表面的一层叶肉刚被剥离,新的植物纤维已从切口处开始滋长出来。所以不用担心当中这块叶子会腾空摔落。

    不多时,比尔就做好了准备工作,他用割出来的那层叶肉开始包尸体……三下五除二,就把蚕母的尸体碎块全都包进了一个三角形的叶粽中。

    而在下方围观的比利,看到弟弟两只手有点忙不过来,便也用念动力帮了点忙。只见他挥了挥手指,那藤怪的尸体就立刻被拉扯成了整齐的长条状,并自行飞上恐叶完成了捆绑。

    “ok,搞定。”比尔站在那“大尸粽”旁边,颇有成就感地拍了拍身旁的那个东西……

    “扛起来跟我走。”比利这时说道。

    “啊?”比尔一愣,“我们还不离开这座岛吗?”

    “是的。”比利又低头看了看表,“我还要去拜访一个人……然后就走……”

    …………

    “我说……这算是天黑了吗?”天马行空看着周围逐渐暗淡下去的水晶,开口问道。

    此时,玩家们已然吃完了食物,并原地休息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在起初的十几分钟里,他们还有点儿忐忑,生怕系统给出消极游戏的判定。结果……半小时过去,仍未有动静,那时大伙儿便松了口气,看来在这个剧本中,系统是认同“休息”这个行为的。

    “谁知道呢……”封不觉回道,“天上又没有日月星辰……”他脑补道,“说不定这里连所谓‘天’的概念都没有,谁知道我们抬头看到的是什么?谁又知道这里的时间流是怎样的?也许这里的一个夜晚长达三十个小时;也许天上的那个倒影才是真正的咀魔岛、而我们身处的地方才是个镜像;又也许……这里的生物到了晚上还会变身……”

    “连东南西北都分不出来的我们,确实是很无助啊……”鸿鹄接道。

    “嗯……好吧……”天马行空双手枕着头道,“也无所谓,就算这些水晶全都彻底停止光,我们也有那堆火在,还有其他的照明设备。”

    “问题在于……”封不觉眼神微变,接道,“若是整个水晶迷境彻底黑了,那我们待在光源附近的真好吗……”

    “对啊……会引来怪物的吧。”迹部接道。

    鸿鹄也道:“是啊……如果此地真的有所谓‘黑夜’,那么肯定也会有‘夜行生物’的存在。到时候……我们留在如此明显的光源旁边,确实颇为不妥。”

    “那么……诸位的体能值恢复得怎么样了?”封不觉忽然问道。

    “比想象中好很多,已经到六成了。”鸿鹄回道。

    “我也是。”迹部接道。

    天马行空也道:“差不多。”

    “好的,那咱们准备出吧。”封不觉说着,便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晶尘。

    “哈?”迹部奇道,“喂……周围可越来越黑了啊。”

    “所以才要走啊……”封不觉应道,“我们人类的双眼是不适宜黑暗的,无论如何都需要光线才能视物。咱们留在原地也好,保持移动也罢,两种情况都不可能会熄火熄灯的……既然如此,还不如拿着手电去探路呢。”

    “嗯。”天马行空也站了起来,活动了几下筋骨,“我们在这儿待得也够久了,该挪挪地儿了。”

    “停在原地或是离开……哪个更危险……”鸿鹄接道,“我保留意见……”他看向了迹部,“迹部,你怎么看?”

    迹部都愣了,这下子他倒成了决策者,还真是鲜有的情况。

    “我……”迹部犹豫再三,还是说道,“我觉得……还是走吧……任务总得做啊。”

    其实,他也没有想太多,只是本能地偏向了封不觉那边。在这种时刻,跟着感觉走,不如跟着觉哥的方案走……

    于是,在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下,鸿鹄也接受了行动的提议,四人便再度出了。

    他们还不知道……整个剧本中最恐怖的危机,已悄然逼近了他们……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