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34章 咀魔岛(四十)
    待队友们饮完生羊血,封不觉便抄起菜刀,用娴熟的刀工将那头山羊给肢解了。

    他将内脏和骨头剔除出去,留下大块的肉排和羊腿,然后将这些部位的肉分成了十余份,分别分给了在场的三人,他自己也拿了其中的三份儿,放进了行囊。

    “ok,上路吧。”封不觉搞定了这些之后,便收起菜刀,催促着队友们重新出。

    “我说……你一直这么马不停蹄的……真的不累吗?”这下就连天马行空都感到惊奇了。

    在觉哥切肉的这几分钟里,小马哥他们都在原地休息,或多或少也恢复了一些体能值。但这么一点儿时间,所得到的恢复是十分有限的。

    反观觉哥,从进入甬道的那一刻起,直到现在,他几乎就没有停止过活动……在甬道里带路、与刀蝶女王战斗、从丝网上救人、逃跑、再折返回来、然后再带路……眼下,他又和那么大一头山羊玩儿了次摔跤、并当了回屠夫。

    在做了那么多事之后,他竟然完全没有要歇一会儿的意思……是个人都会对此感到匪夷所思了。

    “没关系,我还能坚持。”封不觉轻描淡写地回道。

    他没有做进一步的解释,理由和之前一样,他不想详细曝光【引恨者】的称号能力。

    队友们都不知道……在和山羊进行“搏斗”时,觉哥凭借着【憎恨熔炉】,又一次恢复了一些体能。当然了。【灵识聚身术-改】所造成的损伤并未被换算进去,那不算是有效的“敌对伤害”。不过山羊带来的那部分生存值损失。已按照比例被换成了体能值。

    因此,封不觉这会儿的体能又回到了接近两成的水准。只要他咬咬牙……南斗飞龙拳都能放出来。

    “你们不用担心这个家伙……”走在最后方的鸿鹄这时开口道,“别忘了,战斗力排行榜仍然存在的时候,这家伙的排名可是与那个【湿婆】不相伯仲的,就连【醉卧怅然】、【废柴叔】和【笑问苍天】那些顶尖好手,也全都排在他的后面。”他顿了一下,“像这个级别玩家。就不能以常理去揣度了,即使他说自己身上有个被动技能可以让体能值上限翻倍,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嗯……我都差点儿忘了。”迹部念道,“这家伙的实力可是货真价实的呢……”

    “啊~说到这个……”天马行空有气无力地接道,“版本更新以后,我在那个新的‘玩家综合实力榜’上消失了啊。”他停了半秒,又补充道。“而且新榜单可是能显示整整三十个名额的啊!”

    “那很正常吧……”鸿鹄虚着眼道,“改版前你能排到第二十位,我都觉得是奇迹了。”

    “哼!雨龙,你这是嫉妒。”小马哥转过那浓眉大眼的脸对鸿鹄说道。

    “我嫉妒你七舅老爷啊?”鸿鹄十分不爽地回道,“我说的是事实好不好?你这种类型的玩家,若是比单挑的话。别人很容易就能想出针对你的方法来。随便找个水平中等的射击专精者,拟定好战术,就能把你给搞定了。”

    “这点我倒是同意。”封不觉也应道,“我一撅屁股就能拉出四十七个在单挑中干掉天马行空的策略。”

    “你就不觉得自己这句话不但恶心,还有自黑的嫌疑吗?”迹部接道。

    觉哥无视他。继续道:“对了,小马哥。有件令我颇为困惑的事,我想问问你。不过假如你不方便,也可以不回答。”他转过头,用一种微妙的眼神看着天马行空,问道,“拿到了巅峰争霸第一名的‘神秘礼品’后,你的实力理应有大幅提升才对吧?”

    这句话,让众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越界”的问题。

    虽然巅峰争霸已然尘埃落定,但人们对于“神秘礼品”的猜测却从未停止。包括鸿鹄和迹部在内,几乎所有的玩家都对那件奖品的内容感到无比好奇……

    可问题是……答案无从知晓。

    知道真相的人,只有梦公司的高层、星辰工作室的高层、以及当事人,也就是奖品的受益者——天马行空本人。

    无论哪一方,都是不会泄密的。梦公司那边自不必说……谁要是泄密,被灭口都有可能;星辰的高层口风也严得很,对他们来说,“神秘礼品”的内容就是一种无形的筹码,不揭晓才有价值。

    于是……能打听到这个事儿的渠道,似乎就只剩下一种了,那就是找小马哥本人去问。

    但谁又会去问呢?这种事在游戏圈相当于商业机密,只要工作室不点头,天马行空肯定也是无权泄露的。开口问他……岂不是强人所难吗?

    “呃……我想想……”天马行空听了觉哥的问题后,思索了足足一分钟,才回道,“你这个问题好像是句废话啊?既然我已经被挤出综合实力榜的前三十位了,那我的实力肯定是没什么提升啊,这还用问吗?”

    “切……被看穿了吗……”封不觉接道,“还以为你会顺势把奖品是什么给说出来呢。”

    “哦~原来你就是想知道那个啊……”小马哥笑道,“没事,可以告诉你。”

    “什么!”鸿鹄和迹部都惊了,“那其实并不是什么秘密吗?”

    “啊……怎么说呢……”小马哥双手枕着头,边走边道,“我觉得……就算告诉你们,问题也不大。当然了,工作室那边的确是让我保密来着。”

    “那你还是别说比较好吧……”封不觉道,“我也就是随便问问。我可不想让你因为这事儿丢了饭碗或惹上官司……”

    “呵呵……你想多了……”天马行空笑了笑,“我当年属于新人当中不太被看好的那一批。所以签的是‘蓝领玩家’那个级别的合同。在我的合同里,基本没有关于‘游戏比赛奖品’这一块的内容。只是附加条款里加了一条——玩家本人对奖品有完全自主的分配权。”他摊开双手,“实际上……就算是给明星玩家准备的合同里,也很少会提到要对‘比赛奖品’进行保密的。”

    “那倒是……正常来说,游戏公司办比赛,都是把奖品作为炒作重点的,像梦公司这样藏着掖着的还真不多见。”迹部接道。

    “也就是说……”鸿鹄也接道,“这部分内容。并不在‘保密协议’的保护范围内。”

    “是啊。”天马行空笑道,“算是合同中的一项漏洞吧。”

    “但……那也并不足以成为你愿意说出奖品内容的理由。”封不觉若有所思地接道,“我大概已经猜到了……”他斜视着小马哥,“那个‘神秘礼品’的真面目,恐怕就是那种……‘即使我们到处去宣扬,也不会有人相信’的东西。”

    “哈哈!你真厉害。”天马行空大笑道,“告诉你们吧。奖品是一比一的‘天马座圣衣’哦!”

    “哈?”鸿鹄的眼镜都快点下来了。

    迹部也是一脸呆滞:“你还别说……连我都不信。”

    “哈哈哈……”封不觉却是笑了起来,并若有似无地念叨了一句,“因人而异、量身定做吗……哼……真像是那家伙的风格……”

    “你说什么?”天马行空还以为觉哥是在和他说话,即刻问道。

    “哦,我说……”觉哥提高了一点嗓门儿忽悠道,“真是符合你这家伙的风格。”

    “可不是嘛!”天马行空横打鼻梁。呵呵一笑,“我一听说是这个,那叫一个喜出望外啊!收快递的时候我老激动了,外面的纸箱和塑料泡沫我都是用手撕的。”

    “嗯……你们不觉得这个奖品的价值有点低吗?那只是一件手办性质的礼品而已吧?”迹部念道,“撇开技巧值奖励不说。排在二、三名的【醉卧怅然】和【阎摩】,可都是拿到了一件传说级装备啊。虽然绑定的东西他们也不可能拿去卖,但按照行情价……传说级装备目前的市价至少值几万RmB吧。”

    “你怎么知道不值?”封不觉露出了一个淡然的微笑,“如果我是天马行空,我也更希望拿到圣衣,而不是什么传说级的装备。”他吁了口气,望天怅然道,“你要明白……对一个人来说一文不值的东西,对另一个人来说却可能是无价之宝。”

    “是啊……游戏中的宝物,毕竟是虚拟的。总有一天,惊悚乐园也会像其他游戏那样关服,这里的一切,也会落幕……”鸿鹄接道,“而现实中的纪念品,却可以留存下去。”

    “喂……你们干嘛搞得像我被坑了一样啊?”天马行空插嘴道,“梦公司随奖品一同寄给我的信里可说了,这套圣衣价值十大箱‘四德拉克马’(一种流通于古希腊的银币)呢!”

    “呵呵……那算是什么货币啊……”鸿鹄笑道,“居然还是以‘箱’作单位的,和越南盾差不多吧?”

    迹部也道:“奖品的一方,肯定是把价值往大了吹咯。”

    “不不,我觉得挺靠谱的。”天马行空辩解道,“我试穿过一下……那圣衣的做工真的很精致,虽然沉甸甸的,但穿上之后活动自如,一点也不膈应人;圣衣外部的雕刻也非常精致,表面一丝划痕都没有、隐隐有些反光。”他顿了一下,“嗯……还有……穿上的时候,感觉体内不断有力量涌出来……”

    封不觉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他脑中已有了一个很不妙的假设,“我问一下……你试穿着那个的时候,有没有试着去攻击墙壁、或是释放天马流星拳什么的……”

    “啊?没有啊。”小马哥回道,“又不是在游戏里,谁会在现实中做那种事啊,你是小学生吗?”

    “你是最没资格说这话的人了吧……”封不觉撇嘴道。

    四人一路说着话,脚步却是丝毫不慢。事实上,在觉哥有意识的引导下。他们的行走度还加快了。

    因为刚才补充了水份,所以他们身上“口渴”的体感已基本消失,体能值的消耗亦趋于正常。在这样的状态下,纵然在行走中,他们的体能值也会缓慢恢复。

    封不觉自然是早已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很快就得出了结论……在这个剧本里,只要“不饿、不渴”,体能值的流失就是正常率。至于“疲劳”。只是在体能值低下时才会显现的一种体感,稍加休息就可以缓解。

    当然了,还有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就是“温度”。

    这一点上,目前还没必要担心。水晶迷境的气温偏寒,大约在十度左右,这种温度不会带来什么负面影响。反正肯定比零度以下或者三十度以上要舒服。

    …………

    又行了一段,众人的体能皆已回到了两成以上。而此刻,他们距离“恐叶”也已不远了。

    “鸿鹄。”封不觉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他忽然停下脚步,警觉地看着前方,并说道。“你那个红外线灯,还能用吧?”

    鸿鹄闻言,也不啰嗦,直接就从行囊中将那鹅蛋型的金属灯取了出来,并迈步上前道:“电力倒是还有一半左右。”说着。他已打开了那个红外线灯。

    霎时间,周围一大片环形的范围又被红色的射线照亮。处于这个范围内的丝网。也尽数显形……

    众人抬眼望去,就在前方五六米开外,便是一堵“丝墙”。

    “哈……猜对了。”封不觉道,“和先前的那些蚂蝗一样,这些丝线也是可以被红外线照出来的。”

    “我说……你是怎么知道前面有丝网的?”鸿鹄看着觉哥,疑惑道,“这一路上你都走得挺快,可是一到这儿你就让我开红外线?”

    “仔细观察,可以找到一些规律……”封不觉抬手指了指上方,“迷境中,有9o%的水晶柱高十二米以上,但鲜有过十五米的。而蚕母铺设丝网的平均高度是在十米之上。”他随意指向了旁边的一根,“就以十米为界……你把红外线关上,再看看丝和水晶黏合的部分。”

    鸿鹄闻言,关上了红外线灯,定睛观瞧了一会儿,随后接道:“水晶表面有点模糊?”

    “没错。”封不觉接道,“原理就像是你在灯泡表面用透明的胶水涂上一条线。”

    “嗯……若是这些水晶柱本身不光,估计就怎么也看不出来了。”一旁的迹部也接道。

    “好了,把灯打开吧。”封不觉对鸿鹄说道,他随即又转头看向迹部,“迹部,扇子开路。”

    不到十秒,那两位便分别做好了准备,一个举着灯,另一个抄起大扇子,开始扫清前方的障碍。

    “我讨厌被人指使……”鸿鹄一脸不爽地念道。

    “唉……不知不觉又变成那家伙在号施令了……”迹部接道。

    “嚼什么舌头呢!”封不觉在他们身后喊道,“同伴之间相互埋怨是不行的哦!难道你们忘了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沃科尔临终前说的话了吗?”

    “他什么都没说就被你剁碎了吧!”迹部吼道。

    “如果一定要加上台词的话,也无非就是……”鸿鹄念道,“我真的不好吃啊……雅蠛蝶……”

    说话间,迹部已扫开了几片丝网。那些网掉落在地后就失去了威胁,路径便可通行了。

    四人就这样继续前行,走入了一片被厚实的粉白色物质所覆盖的区域。这里的水晶柱比别处更高、也更密集,地面上的路径变得很狭窄,岔路也极其多,感觉上就像走入了昆虫的巢穴一样。

    “差不多快到了吧……”鸿鹄警惕地扫视着四周,并说道,“我觉得……我们最好先拟定一个作战方案。目前我们的身体状况虽比刚出甬道时要好一些,但要赢过那个Boss,感觉还是够呛。”

    “嗯,那毛毛虫确实很厉害。”天马行空接道,“中了我的流星拳,却几乎毫无伤。”

    “我说,自然科学帝。”迹部一边挥扇开路,一边侧过脸对觉哥道,“你应该知道蚕怕什么吧?”

    “冷气直吹,烈日暴晒,水火香料……”封不觉立刻简单地总结了十二个字,接着就给队友们泼上了一盆冷水,“其实蚕是一种挺脆弱的动物,可惜的是……即使蚕母确有诸如此类的弱点,我们也无法从中找到突破口。因为她的体积实在太大了,按照比例来算……除非我们中的某人能使出大红莲冰轮丸那种绝技,否则她根本连感觉都没有。”

    不料……他话音未落,迹部当即言道:“你早说呢,我会啊。”。

    “啊?”封不觉又愣了,这是继甬道中那次之后,迹部第二回语出惊人。

    鸿鹄和天马行空倒是显得挺淡定,他们的态度依然是:“迹部你果然厉害,不愧是冰帝的老大。”

    “那个……你真有那种级别的大招?”封不觉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他又确认了一遍。

    “安啦,妥妥儿的大招。”迹部是不介意把技能名讲出来的,因为这是个一次性消耗技,“传说中的【冰轮斜碾镜天长】,听名字就感觉很强力了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