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31章 咀魔岛(三十七)
    “我勒个去……”迹部打了个哆嗦,念道,“这莫名的恶心感的怎么回事……”

    “嗯……其实这是挺合理的。”封不觉回道,“因为蚕是一种幼虫嘛。”

    “行了,现在不是普及自然科学知识的时候。”鸿鹄打断了他们,并抬手指向了与波ss相对的反方向,“先跑再说吧!”话至此处,他已朝前跑了出去。

    “我的体能值还凑合,由我来拖住她。”废柴叔这时面朝波ss,站在了众人的最后方,“你们先走,我一会儿就追上来。”

    听他的语气,并非是在和队友们商量,而是已然下定了决心。

    “哦!不愧是正义的伙伴,好像很可靠的样子……”天马行空开始讲些中二的对白,不过话还没说完,他就被觉哥连拉带拽地拖走了。

    迹部也趁势跟上,临走前回头道了一句:“不管你准备干什么,多加小心啊!”

    “哼……我好像被小看了呢……”待队友们都跑入了水晶柱林之中,废柴叔才冷哼一声,伸手从睡袍内侧掏出了一包烟来。

    “呋——”他点上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又吐了出来。然后神情慵懒地望向巨蚕,念道,“从这种场面下脱身,对我来说还是很容易的。”

    “看来你们是听不懂啊……”巨蚕的萌音再度响起,望着已然遁走的四名玩家,她只是嗤之以鼻地一笑,“呵……也罢……”

    话音未落,巨蚕的身体猛然一震。下一秒,半空中的隐形大网便被显现了出来。霎时间……整个水晶迷境的上空,仿佛都被蒙上了一层粉白色的丝绸。

    接着,她便将自己那巨大的蚕缓缓垂下、穿过丝网,最后凑到了废柴叔眼前,“你……为什么不跑?”

    “呋——我在为同伴争取时间啊。”废柴叔面对那巨大生物的逼视,依旧是傲然而立。

    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但没有后退半步,还十分淡定地抬起头来,朝着波ss脸上吐了口烟。

    “你是想吃掉我们不是吗?”废柴叔接着念道,“我岂能让你如愿……”

    “也就是说……你想反抗吗?”巨蚕说道,“嗯……意料之中,嘻……”她又笑了笑,“我以前也遇到过和你们类似的猎物……你们在逃出了丝网后,就以为可以跑掉了是吗?哈哈哈……”

    废柴叔从对方的话语中捕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不禁心中一紧:“你什么意思?”

    “呵……你仔细看看自己的头顶吧……”巨蚕沉声回道,“……无知的异界旅客。”

    废柴叔闻言,神情微变、其视线迅上移,然后看到了……

    …………

    咀魔岛,“逆岛”东方。

    在水晶迷境的边界之外,越过一片白色的盐滩,便可看到一间小木屋。

    吱吱——嘎嘎——

    伴随着金属轮轴转动的声音,一辆迷你三轮车来到了小木屋前。

    骑在车上的,是个只有小孩般大小的玩偶。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打着鲜艳的红领结。他那白色的“面具脸”上,有着两个螺旋状的红色腮红、一对红里透黑的眸子、和一张红唇艳抹的嘴。

    “我真的很想假装自己不在屋里。”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小屋中传出,“但很不幸,即使隔着一扇门,你我也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呵呵……好久不见了,弟弟。”比利笑着说道。

    “我们还没‘见’着呢。”屋里的“弟弟”回道,“我们只是隔着门在交谈而已。”他高声道,“假如你现在转身离开,我可以当作你没来过,这样对大家都好。”

    “行了,比尔,我知道你有情绪,但我这不是来救你了吗?”比利从他的三轮上跨了下来,迈着小碎步,艰难地攀上了小木屋前的阶梯(一共只有三级阶梯,但对身材矮小的比利来说,跨上去比较费力),“你得理解我,我很难在自身都难保的情况下过来救你。”

    “是啊是啊……那你干脆别来好了。”比尔又道,“我这个微不足道的暴力分子,就算出去也只会变成你的累赘……”

    “闭嘴,比尔。”比利用严肃的语气打断了对方。

    “好吧。”比尔的牢搔好像也得差不多了,语气一下子就怂了。

    “嗯……让我瞧瞧。”比利踮起脚尖,扒在了小木屋的门上,然后就盯着门板上的木头纹理猛瞧。

    这样瞅了足足十分钟后,比利退后两步,站在门廊上,高声念道:“ba1a逼ng~ba1a波om~ba1a逼ngbang波om~”

    接着,惊人的事情生了……那扇木门的门板,即刻出了和比利所念咒语(如果这也算咒语的话)一模一样的动静,乒乒乓乓地响了一阵……

    随后,只听“吱呀——”一声,门开了。

    漆黑一片的屋中,很快传来了沉重、有力的脚步声。

    嘭!嘭!

    随着那脚步越来越近,一个高大健壮的轮廓初现在了门口。

    “现在……”比尔那低沉的嗓音已近在咫尺,“我们才算是见面了。”

    话音未落,又听得“咔嚓”一声。

    但见,一个身高二米五、体重一顿的巨型装甲人偶,就这么撞碎了门框,破笼而出。

    这就是比尔,全身由深蓝色的不明金属制造,长了个麻将牌似的方块脑袋,躯干呈v字型,双臂粗若大腿,双腿也粗若大腿……

    “你好像变得比我印象中更小了,哥哥。”比尔低头俯视着比利道。

    “那是因为你又长个儿了。”比利耸耸肩,转过身去,小心翼翼地跳下台阶,“至少在你被关进这间屋子的时候,你是可以正常出入那扇门的。”

    “哦……是这样……”比尔挠了挠头道,“随便了。”他的脸倒是很有特色,与比利想必,比尔的表情要丰富得多,因为比尔的脸是一块显示屏,虽然他的“脸部”是固定不变的平面,但屏幕上可以显示出各种各样的颜文字表情。

    “你被关的这段曰子,有很多事情已经不同了。”比利走到三轮车边上,回头说道,“路上我会一件一件跟你讲。”

    “好的。”比尔道,“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水晶迷境。”比利回道。

    “啊?”比尔愣了一下,“难道我们不是直接离开咀魔岛吗?”

    “不是,我需要你去帮我搬件东西。”比利骑上了三轮,小腿蹬了起来。

    比尔大则踏步地跟在后面,他走路的度和比利骑车差不多:“嘿!嘿!搞什么?救我出来就是让我当搬运工的吗?”

    “难道我还是顺道过来和你聊天的吗?”比利语气平静地反问道。

    “哼……”比尔不爽地冷哼道,“离开这个破岛以后,我就跟你分道扬镳。”

    “那你很快就会被抓回来的。”比利接道,“然后他们会给你设计个更大的笼子、和更痛苦的折磨方式。”

    “哦?是吗?”比尔回道,“那你会给我什么?一个每周都要工作六十小时的重体力岗位?报酬是……嗯……我想象……一罐机油?”

    “我的确帮你物色了一份工作。”比利回道,“在篆颉尊那里当图书馆管理员。”

    “什么!”比尔都惊了,“你疯了吗?那个老家伙是疯子!他会把我像果酱一样涂在三明治上吃掉的!”

    “不,他不会的,我已和他达成了一些共识。”比利道,“目前我们有着十分稳固的合作关系,而且我相信他是个守信的人,比你靠谱得多。”

    “哦……所以说……你早在来这儿以前,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比尔的脸刷新成了一个撇嘴的表情,“而我只能全盘接受是吗?”

    “是的。”比利回道,他顿了一下,尽可能地用他那恐怖的破锣嗓子表达出一种温和的语气,“很抱歉,比尔,我不能让你跟在我的身边……至少现在不能。等我跟你解释过之后你就会明白了,我们的宇宙正面临着全面瓦解的危机,我还有很多事要做,非常重要的事……”

    “无所谓,你解释了我也未必听得懂。”比尔倒是爽快,既然老哥有难处,他就干脆不问了,“还是说说眼前的事吧,你要我去搬什么?””

    比利叹了口气,回道:“【蚕母】的尸体。”

    “什么!”比尔吓了一跳,“蚕母死了?谁干的。”

    “现在还没死。”比利说着,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小手表(登楼记之前的比利并没有这件配饰),“不过……快了。”

    …………

    与此同时,水晶迷境中……

    “喂,我们跑得已经足够远了吧?”迹部跟在鸿鹄他们身后冲刺了五分多钟,便再度气喘吁吁了。

    “哈啊……我看……也差不多了。”连天马行空也有点儿喘,他给自己留的体能值确实太少了点。

    “呼……那就暂且休息一下吧。”鸿鹄见队友们的体能差不多都到极限了,便停下脚步,一边调整呼吸一边说道,“呼……反正目前看来,对方没有追上来的迹象。”

    “啊——”见到前方的鸿鹄停下,迹部当即嘶喊一声、瘫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息着道,“哈啊……我说啊……天上的网……哈啊……怎么忽然显形了?”

    “八成是波ss开什么技能了呗。”封不觉回道,他这会儿的呼吸倒还算平缓。

    “废柴叔不会出事儿吧?”天马行空接道。

    “从团队栏来看……”封不觉回话的同时,打开游戏菜单瞥了一眼,“嗯……他还活着。”

    “没事的,柴兄还是很可靠的。”鸿鹄接道,“以他的能耐,想要全身而退应该没……”

    鸿鹄的话才说到一半,便突兀地中断了。他整个人僵在原地,像是定格了一般,喉咙里还出“咔——咕——”这样的声音,表情也变得极其惊恐。

    “你怎么了?”封不觉即刻警觉地盯着对方,并用余光去扫视周围。

    这一刻,觉哥的第一反应是——鸿鹄中了某种定身攻击,导致无法动弹了。

    不料,几乎在同一秒……

    “咔——啊——”坐在地上的迹部和双手撑膝的天马行空,也全都出现了相似的反应。

    “这又是什么情况……”封不觉沉吟道。虽然他也很想做点儿什么,但在没弄清楚状况之前,确是不宜轻举妄动。

    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鸿鹄、迹部和天马行空三人,全都站直了身子,手脚像是机械一般僵硬地动了起来。

    他们就像三个搞笑的玩具士兵般开始行走,而且走姿也完全一样,都是四肢绷直、同手同脚地摆动。

    “被控制了吗……”看着队友们的举动,封不觉很快就推断出了真实的情况,“那么……问题就是控制的原理了……”

    在他思考时,那三人已经转向后方,朝着自己好不容易逃离的地方,大踏步地行去了。

    “是精神系的艹控还是物理上的干涉呢……”封不觉只能一边想对策,一边跟在他们的身后往回走,“嗯……从他们那不自然的动作来看,貌似是物理干涉的可能姓比较大。”他摸着下巴沉吟道,“可要是物理干涉的话,为什么我没事?”他又将上下左右前后等各方向扫视了一遍,“刚才我和他们待在一处,且完全没现敌人的攻击迹象……没理由只有我幸免啊。”

    “咔——咯——”这时,鸿鹄又挣扎着从喉咙里了两声古怪的呻吟,似乎是想提醒觉哥些什么。

    “你省省吧,我听不懂。”封不觉很不领情地回道。

    “咯咯——咕——”迹部和小马哥这会儿也用含混不清的话说了两句什么。

    “你俩也一样。”封不觉接道,“都省点儿力气吧,你们这种类似僵尸语的表述方式只会让我分神。”

    可那三人还是不收声,拼尽全力地想要说出些什么来。

    “诶?对啊!”忽然,觉哥脑中灵光一闪,“你们不是想告诉我什么内容,因为你们知道自己说不出话来,你们是想提醒我……”

    想通了这一点后,觉哥的思路就瞬间清晰了,他看着鸿鹄的背影道:“所以问题就出在……‘只有我幸免’这句话上咯?”

    鸿鹄立刻咯咯咯地应了几声。

    “好……我想想。”封不觉回了一句,随即心道:只有我幸免……只有我……

    仅三秒后,他便有了结论。

    “原来如此……”觉哥即刻停止了对周围的戒备,走上前去,口中还念念有词,“刚才并没有人对我们起攻击……”他顿了一下,“早在你们被黏在网上时,攻击已经完成了。”

    说到这儿时,封不觉已绕到了迹部的身旁:“在哪儿呢……”他眯缝起眼,上上下下打量着迹部,仔细地寻找着什么。

    “找到了!”大约半分钟后,觉哥两眼一亮。

    但见……在迹部的后脑处,竟挂着一缕极细、极难察觉的粉白色的蚕丝。那蚕丝的一头藏在迹部的头内、一直深入到其脑干之中;而另一头……一路延伸到天上。

    “还真是一点儿都不能大意啊……”封不觉说话间,已取出了必须破防之刃,“这根细丝肯定和大网上的其他丝线不同,所以始终没有脱落,一直很好地隐藏在这儿。”

    叮——

    当觉哥的菜刀砍在那一缕细丝上时,出了一种仿佛是橡皮筋崩断的声音。

    下一秒,迹部朝前一摔,便跪倒在了地上。他好像脱力了似的猛烈喘息起来,满脸都是白毛汗。

    “哈啊……哈啊……吓死我了……”迹部边喘边道,“太恐怖了!”

    封不觉没有理他,而是继续前行、如法炮制,很快就找到并割断了另外两人脑后的蚕丝。这一回……他才算是彻底从丝网中解救了队友们。

    “你要是再晚十秒钟出手,我的体能值可能就归零了……”天马行空获救后坐倒在地,心有余悸地念道,

    鸿鹄则是叹息道:“唉……这回即使通关,惊吓值评价肯定也是最差的那档了。”

    “怎么?”封不觉接道,“在被控制住的时候,你们看到了很恐怖的影像吗?”

    “一言难尽。”鸿鹄回道。

    他的这个回答……很恰当。

    在刚才那两分钟不到的时间里,鸿鹄他们体验了一段非常恐怖的经历。当时……他们三人的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喉咙里也不出声音,但五感却依然存在,而且变得比平时敏锐无数倍……他们听到了自己“身体”内部最细微的响声,比如心脏的跳动、肠胃的蠕动、血液的流动、肺部的收缩。他们看到了远处景物中的所有细节,比如水晶上的裂纹、物体表面的真菌、丝网上的纤维。他们还闻到了一些一生都难忘的气味,比如他们鼻腔本身的味道……

    “那好吧,总之……你们三个先在这儿休息一下,我先走一步。”封不觉应了一句,便转身欲行。

    “哈?你去哪儿啊?”天马行空疑道。

    “还用问吗……”封不觉神情严肃地回道,“别忘了……”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后,“废柴叔和你们的情况是一样的。”(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