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28章 咀魔岛(三十四)
    那个女性的声音中透出一种妩媚的气质,引人浮想联翩。不过……现实和幻想的差距,往往是巨大的。

    众人听声辩位,迅找到了声音的来源。结果进入他们视线的……是一只巨大的怪蝶。其外貌和刚才在甬道中遇见的小型怪蝶完全一致,只不过眼前这只的蝶身足有一个人那么大,两侧的蝶翼张开可达数米。

    “放大了看还真是种挺恶心的生物呢……”封不觉念叨着。

    “无所谓了……”鸿鹄应道,“在经历过‘废柴叔事件’之后,这种程度对我来说已如浮云一般。”

    “喂……‘废柴叔事件’是什么?”废柴叔嘴角抽动着接道,“你不要擅自给那件事冠上奇怪的代号好不好?”

    “胆子不小啊……”那刀蝶女王可听不懂玩家们在说什么,作为一个比较典型的拦路小Boss,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剧情可以触、其职责就是战斗。所以,她的思维和台词都是朝着那方面靠的,“竟敢当着我的面,对我美丽的外表指手画脚、大放厥词……”她的语气一下子就变得阴狠起来,直至最后,陡变为一声怒吼,“想死吗!”

    咆哮未尽,她便张开血盆大口,顺势朝着五名玩家的所在喷出了一坨墨绿色的粘稠涎水。

    五人的反应也是极快,不到一秒便已四散跳开,逃出了这攻击的范围。

    那一坨粘液高飞来,最终击在了水晶地壳上,出“呲啦——”一声响,随即还有一股散着异味的怪烟飘起……

    “小心别被她的口水喷到了,这腐蚀性攻击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废柴叔高声提醒道。

    “呵呵……刚才那只是跟你们打声招呼。”怪蝶冷笑一声。又道,“要杀你们……方法多得是!”说罢,她再次张开了虫口。

    只听得呋喀呋喀……一阵怪响从其喉中响起,下一秒,大量的黑色怪影便从其嘴里涌了出来。

    “原来先前也是你在捣鬼吗?”天马行空说话间。其一手已握拳收于腰际,另一手则呈虎爪状高高抬起,“恶徒!在开阔地带,我也不用束手束脚地跟你客气了!”架势已经摆好,气势十足的台词也已说了出去,接下来他要喊的那句。显而易见……

    “天马流星拳!”

    一声喝罢,拳芒乍起。疾如雷奔电走,势若山崩海啸。

    无论是度还是威力,眼前的流星拳都要远远强于天马行空在甬道里打出的那次。

    刀蝶女王实力不差,一看便知这波攻击非同小可,当即振翼疾退。向上空腾挪而去。

    霎时间,硕大的蝶翼扫出一阵强风,女王借着这反冲之力向斜后方腾空而起。而她适才放出的那些刀蝶,俨然成了阻挡流星拳的一片炮灰。

    “原来是异界旅客吗……”刀蝶女王看到技能才明白对方的身份,“真没意思……”她说着,第三次张口出招,而这一回。出来的既不是液体也是固体,而是无形的声波。

    “嘤——”一声高分贝的尖啸从女王的口中冲出,如一缕在空气中游弋的透明涟漪,迅疾地逼近了天马行空。

    小马哥此刻已进入战斗节奏,注意力十分集中,纵然声波来得极快,他也可以从容不迫地避过。只见他肩膀微动,屈膝力,瞬间就朝侧面移出了一丈有余。

    不料……那攻击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当透明的声波击中天马行空身后的水晶柱后,居然生了折射……

    “嘤——嘤——嘤——”与此同时。居于空中的刀蝶女王又是三连射,在第一道声波尚未消失之际,又补上了三道。

    这下玩家们可有些措手不及了,由于水晶柱的形状各不相同、声波击中水晶柱后的折射轨迹是无律可循的,而且他们也无从判断声波总共能折射几次。

    在这种情况下。站在那迷宫般错杂的地形中,试着去躲避四道反复折射的高弹道,其难度不言而喻。

    于是,废柴叔、迹部、鸿鹄、天马行空,都做了同一种本能反应——跳上半空。

    这看上去的确是比较正确的选择,反正这个水晶迷境里又没有毒雾,利用广阔的上层空间进行战斗,也是情理之中。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一举动,正好中了刀蝶女王的圈套……

    嘶啦——

    “怎么回事?”废柴叔的高度刚刚过Boss的头顶,他便感觉自己撞上了某种东西……那是一种透明的、柔韧无比的物质。好似一张幔帐,铺在半空,只是肉眼无法看见。

    就在接触到这层物质的刹那,废柴叔的整个身体都动弹不得了;他就好似是捕蝇纸上的苍蝇,身体的一侧完全被黏死,无法抽离。

    “糟了!上当了!”鸿鹄这会儿的状况也一样,他整个人呈个大字型,脸朝下悬在了空中,“这儿有张隐形的网!”

    “你说得太慢啦……”迹部无精打采地接道,很显然,他也中招了。

    “这是什么啊……可恶,越挣越紧啊……”天马行空自然也没能幸免,他正在奋力挣扎着。

    “呵呵呵……外来者就是外来者……”刀蝶女王笑道,“这里的所有生物都知道,水晶迷境的上方,是‘她’的领地。”她得意地扇了扇翅膀,“我所在的这个高度,便是岛上生物可抵达的极限高度,若是再高一分,就会落入‘网’中。”她转头看向天马行空,“呵……你就尽量挣扎吧,你动得越激烈,‘她’来得越快。”她顿了一下,再道,“我也很想亲手结果你们,但很遗憾……当你们被黏到网上的那一刻,已经是‘她’的猎物了,我可不想惹她不高兴,毕竟……她喜欢活物……”

    说到这儿时。刀蝶女王将视线投向了下方:“你们应该羡慕那个没有跳上来的家伙,至少他死得比较痛快,不用感受那种恐怖的折……”女王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她低头时……没看见尸体。

    “怎么回事?”刀蝶女王略显惊慌地念道,“即使只是擦身而过。我的声波也可以让人粉身碎骨……他不可能在有限的空间里躲开全部四道……”

    “对,我的确没能躲开。”封不觉的说话声突然出现在了女王的后方,打断了她的自言自语。

    “什么!”刀蝶女王心中骇然,但她的战斗本能是不会因惊讶而停滞的。

    这一瞬,仅凭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女王便旋翼反割而去。

    但见那刀锋般锋利的巨型蝶翼横扫而出。上下翻动,翩然蝶影舞出重重杀机。

    “凭你的度,想用物理攻击打中我,怕是很难啊……”封不觉语气轻松地说着,他连【灵识聚身术-改】都没有开,只是靠着月步就轻松绕过了蝶翼的斩杀。

    “怎么可能?”刀蝶女王惊道。

    她的心中惊疑交加。一连串问题闪过脑海:为什么这小子能在空中灵活自如地变向移动?为什么他能躲开刚才的声波?最匪夷所思的是……他还能先知先觉地看破我的攻击,做出各种堪称极限的闪避动作来。

    “虽然我也很想先解答完你的疑惑……然后再动手。”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已出现在了女王的正下方,这里……是她的防御死角,“但你的攻击方式太棘手了,还是算了吧……”

    话音未落,他便是一记岚脚向上扫出。那弧形的斩击透出充盈的光芒。从刀蝶女王那柔软的蝶腹切入,将其一断为二……

    弹指之间,这小Boss便一命呜呼。

    两瓣硕大的蝶尸从封不觉的身体两侧倏然落下,轰然坠地。刀蝶的钢翼砸在水晶地壳上,还出了金铁交加之声。

    “嗯……”封不觉站在半空,摸着下巴,抬头看向了四位被黏在半空的队友,“那么……接下来就该解决你们几位的问题了。”

    “我们应该是被黏在了一张非常大、而且非常密实的蜘蛛网上。”鸿鹄即刻开始描述眼下的状况,“我整个身体的背面、包括后脑勺、颈部、背脊、臀部、四肢……全部紧紧与网面粘合。既无法挣脱,也没法儿伸手去行囊里取东西。”他小幅度地转了转头。用余光看了看废柴叔他们,“我想其他人也是一样的,所以……疯兄,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

    “哦……这样的话……”封不觉念道,“那我先试试岚脚……”

    他说干就干。翻身连踢四脚。四道斩击呼啸而上,形成一个四边形,将鸿鹄圈在了里面。

    然而……在几声“呋呋”轻响过后,这些斩击竟一路飞上了天去……

    “怎么回事?”封不觉的疑惑只持续了半秒不到,这前半句出口时,他已有了个结论。于是,他立即自问自答般说出了后半句,“非实体攻击会穿过去是吗……”

    “你们等等,我再试试用装备去割。”觉哥打了声招呼,从行囊里取出了【JQ-3o8军铲】,然后小心翼翼地蹬了一脚月步,来到了一个恰到好处的高度、踏空站定。

    他之所以选择了军铲,而不是【必须破防之刃】,是因为后者的造型问题,那毕竟是把菜刀,刀柄和刀刃的距离太短了,万一在切割的过程中,手和网的距离过近,继而导致整条胳膊、乃至整个人都被缠进去……

    “都别乱动啊。”封不觉高声对所有队友说道,“万一我也被缠进网里,那可真就玩儿完了。”

    “了解。”鸿鹄回道。

    “放心吧,我就是想动也动不起来啊……”迹部念道。

    “啊……我刚刚动得太多,被缠得太紧了,而且现在也没力气了……”天马行空用一种木讷的语气应道。

    这时,废柴叔倒是给出了一句颇为鼓舞人心的回应:“别紧张,慢慢来……实在不行,我也有自行挣脱的方法,不过那种办法等于是开大招,能不用……最好还是不用。”

    他的队友们不清楚。但想必各位读者此刻是知道的……没错,废柴叔的最终逃生手段,就是把墨镜(本体)甩到地上……

    “很好,那我最后再救你。”封不觉听到废柴叔的鼓励后,竟然回了这么一句话。

    废柴叔闻言后也不禁有些郁闷。但他稍稍想了几秒,很快就明白了觉哥想法……如果说,刚才那小Boss所提到的“她”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那么……封不觉很有可能来不及救完每一个人。在这种前提下,把有能力自救的人放到最后,的确是合理的做法。

    “很好,军铲是可以把这网割开的。就是切起来有点慢。”此时,封不觉的语气虽然很轻松,但他的动作可是紧锣密鼓、一刻不停,“按照这度……五分钟左右我就能把你救下来。”

    觉哥救的第一个人是迹部,因为迹部有非常好的切割武器,只要把他弄下来。接下来便会轻松不少。觉哥连方法都想好了……自己拎着迹部,跳到一个精确的高度站定,然后让这货用扇子大开大合地去切割。

    “对了,刚才你究竟干了什么?”趁着觉哥割网的功夫,迹部好奇地问道,“你是怎么躲过那些声波弹的?”

    “我不是说了吗?”封不觉手上不停,语气平缓地回道。“我没躲过去。”他顿了一下,接道,“我本来是想躲的,但失败了……好在是我的装备把伤害吸收了。”

    “哈?”迹部都愣了,“你的防具这么厉害?”

    “对啊,不行吗?”封不觉面无表情的回道。

    其实……也没有那么厉害,他的防具还远没有强大到可以无视Boss级怪物攻击的程度。他能顶住那些声波的原因有二……其一,【阿尔忒弥斯的拥抱】可以【极大程度地减免一切远程攻击的伤害】,其二……就是【回音盔甲】有着抵御各种声波攻击的隐性属性。

    虽说回音盔甲的物品说明里没有写出这个特效,但在备注中有所暗示:【在收集到了黑蝠王(b1ack_bo1t)的一些低语后。毁灭博士(dr.doom)便用这份巨大的能量制成了此装置,使用者打开腰带即可获得一身无形的“声音”护甲。】

    这件无形的“声音”护甲,其性质和声波自然是相似的。而“黑蝠王”的声音,无疑是音中之王。这位老大……稍微说两句话就能轰平几十英亩的土地,高声吆喝就能毁灭恒星。扯开了嗓子嚎的话……甚至可以撕裂时空。

    在这两件防具的共同作用下,封不觉才堪堪将那几道声波给扛了下来……

    当然,他本人也是出了不少力的。若不是他用零时差演算尽可能地进行躲避、成功错开了声波击中自己的时间,那结果就不好说了……就算是装备方面正好克制,同时受到两三道这样的攻击,也很有可能会破防的。

    “所以你一开始就没跳?”迹部也是个识相的人,他不可能去追问对方的装备具体是什么,所以他接着问了下去。

    “那倒不是。”封不觉回道,“我一开始就觉得有些异常……”他舔了舔嘴唇,解释道,“小马哥的天马流星拳是斜着朝上飞的,角度方面不算很大。要躲开这样的攻击,最有效的躲避方法是朝着攻击线路的直角飞。以这个Boss的度和能力而言,径直朝上飞无疑是最佳方案。可是……她没有这样做,而是选择了斜着后退,给人的感觉是……她不敢猛地朝上方冲。”

    觉哥停顿了两秒,继续道:“后来的事情就证实了,早在躲避流星拳的时候,这个Boss就已做好了计划、设下了陷阱……”说到这儿时,为了适应切割的角度,他稍稍调整了一下握军铲的手势,“先,她退到了距离这张网非常近的极限高度……作为这个岛上的本土生物,她自然是很清楚这个极限在哪儿的。然后,她就动了自己的杀招……”

    “等等,你怎么知道那些声波是她的杀招?”旁边的鸿鹄插嘴问道。

    “很简单,从她已然展现出的几种本领来看,声波是最强的……”封不觉道,“要是她还有别的什么大招,在我被近身时肯定就开了。”

    “嗯……”鸿鹄点点头,“有道理。”

    “总之……她使出了这个压箱底的强招式,以此把我们逼到空中去。”封不觉接道,“按照一般的常理而言,要和别人打空战时,会本能地跳到比对方更高的地方去……就连我也有这样的习惯,这是没办法的。因为我的能力只是滞空,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飞行。除非我们和人一样,可以上下左右任意飞行,否则,必然会有这样的习惯。”

    “嗯……”鸿鹄点点头,“有道理。”

    “总之……她使出了这个压箱底的强招式,以此把我们逼到空中去。”封不觉接道,“按照一般的常理而言,要和别人打空战时,会本能地跳到比对方更高的地方去……就连我也有这样的习惯,这是没办法的。因为我的能力只是滞空,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飞行。除非我们和人一样,可以上下左右任意飞行,否则,必然会有这样的习惯。”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