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27章 咀魔岛(三十三)
    【复合式反重力弹射器】的照明功能,无疑要优于一般的手电筒。不仅是光照的距离会比较远,而且其能源还是无限的。因此,由封不觉走在最前,至少可以保证看得比别人更远。

    再者,觉哥没有恐惧感。在面对突如其来的、一惊一乍的变故时,他不会因刹那间的惊惧而有所迟疑。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封不觉拥有魂意——零时差演算。以这个能力作为辅助,无论遇到怎样的状况,他都能做出相对合理的应对。

    总之,正如觉哥所想,在这种环境下,他确是最合适的带路人选。

    至于额外的精神负担……对他来说是无所谓的。因为他的大脑本就闲不下来,时刻都在思考着许多互不相干的事情……

    不知不觉,众人就这么走了将近半小时,忽然,行在最后方的鸿鹄开口说了一句:“墙壁好像变了。”

    “嗯,我也注意到了。”废柴叔接道,“虽然从颜色上看和之前的墙壁没什么区别,但是……这一段路上的石壁似乎是可以吸收光线的。”

    “诶?有吗?”天马行空说道,同时,他用自己的手电筒照了照身旁的墙壁,“反正我看不出来……”

    “因为我的侦查专精比较高。”鸿鹄说着,扶了扶眼镜,“所以我的眼睛对光线更加敏感一些。”

    废柴叔则是指了指脸上的墨镜:“我的墨镜是特殊道具,也可以看到这种差异。”

    “那……这种变化又预示着什么呢?”迹部插嘴问道。

    “呵呵……那还用问吗?”走在前方的封不觉头也不会地应道,“要出事儿呗。”

    “没错,这应该是系统在用隐晦的方式提醒我们前方会有危险。”鸿鹄也道。

    “不用担心,我比系统可靠。”封不觉语气轻松地回道。“危险到来时,你们听我指挥就行。”

    “你就吹吧你……”迹部虚着眼呛道。

    “不……疯兄并不是吹嘘,他确实很厉害……”废柴叔沉声接道,“在这条甬道中,带路者所承担的压力要比我们这些跟在后面的人大得多。”说话间。他那墨镜下的双眼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觉哥的背影,“如果换成我,恐怕早已没有余力……如此轻松地回头跟队友们说话了。”

    “啊哈!瞧,还是有人识货的。”封不觉笑道,“柴兄高见。”

    “切……我也很轻松啊,有什么了不起的。啦啦啦~”迹部还是不服,他强打精神地嘲讽了觉哥两句。

    “哟~你好像挺有精神啊?”封不觉勾起一边嘴角,冷笑一声,“好啊~为了鼓舞低迷的士气,咱们来唱歌儿吧……”

    “你不会又要唱‘小马哥腿儿朝西’了吧?”鸿鹄扶额念道。

    “觉哥~觉哥~你真太难得!美女玩家战不翻你,蹦出个引恨者~”封不觉操起自己最浑厚低沉的嗓音唱道。“哪里有难都想你,哪里有险都有哥,身经百战打头阵,惩善扬恶心如魔~”

    “你敢要点儿脸吗!”迹部捂着耳朵吼道。

    其他三人也是一脸嫌弃,怨声载道,纷纷叫骂起来。一时间,甬道中的【哔哔】声不绝于耳。

    觉哥就是这样的人。当队友们对他的信赖和好感逐渐累积到一定的高度后,他会轻而易举地刷新下限,推翻你们所有的期待和幻想……

    这人到底是靠谱还是不靠谱,实在是说不清楚……

    “哈……这甬道里还有回声嘿,真不赖。”封不觉唱完一曲,笑着说道,“跟在澡堂子里似的。”

    “你要是在澡堂子里这么干……”废柴叔道,“被人揍趴下属于轻的……”

    “是啊,遇到我的话,肯定把你摁在池子里淹死……”天马行空接道。

    封不觉呵呵一笑:“过奖……过奖……我真的不是专业歌手。”

    “谁他【哔——】的在夸你啊!”迹部喊道。“听不出好赖话是吧?”

    就在这帮家伙扯皮吐槽之际,忽然……

    呋喀……呋喀呋喀呋喀……一阵古怪的声音响起,听着像是打快板儿,但又不那么清脆。

    那声音由远及近,自甬道上方传来。封不觉闻声。当即神色一正,举起探灯向前远眺。

    数秒后,几抹黑色的怪影进入了他的视线。

    “蝴蝶?”这是觉哥的第一反应。

    又过数秒,越来越多的蝶影出现了……

    随着距离的缩短,它们的外观也逐渐清晰起来。细看之下……远处那每一只“蝴蝶”的翅膀,皆是形似“刀叶”一般,片片都透出冷兵器的寒芒;而其蝶身则是粗若人类的指节、通体墨绿;蝶之上,还有一对钳子似的尖触。

    如果仅有一两只这样的东西飞过来,玩家们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几巴掌拍死便是。但眼下,从甬道上方袭来的……是如同浪涛一般的蝶潮……

    “转身!跑!”封不觉只考虑了一秒钟,便简明扼要地吼出了这三个字。

    后方的队友们也毫不含糊,一听喝令,扭头就走……

    “跑多快啊?”此时跑在最前面的人变成了鸿鹄,他自然要问清楚自己应保持哪种度比较好。

    “不用很快,但也不能太慢。”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从行囊里取出了【moxxi小姐的坏脾气】,对着身后的蝶群拔枪点射。

    “这不废话嘛……”鸿鹄说归说,脚步可是没停,“你干脆说‘跟着感觉走’好了!”

    “少啰嗦!没看我正忙着hit_and_run(最早出现于星际争霸中的概念,指:把握好某组远程单位的攻击节奏,使其在移动中亦可做到饱和攻击的技巧。后来逐渐演变成“风筝”这样的叫法。)吗?”封不觉高声喊道。就这一来一回两句话的功夫,觉哥已经打完了第一梭子弹。

    “嘿!小马哥。”封不觉在换子弹的间隙开口对身前的天马行空道,“问你个事儿。”

    “什么?”天马行空边跑边回头应道。

    “你能不能……在保证不蹭到墙壁的前提下。对着甬道里释放流星拳?”封不觉问道。

    “哈!小菜一碟。”天马行空胸有成竹地回道。

    其实觉哥也知道对方应该是可以的,只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以防万一,最好还是确认一下。

    “那好,咱俩换个位置。你来断后。”封不觉说着,渐渐跑到了小马哥的身侧,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让他从另一侧转身。

    “正合我意!”天马行空拧身一旋,面朝蝶潮,豪迈地言道。“英雄岂能狼狈而逃!”

    短短一瞬之间,他已摆好了架势,对准涌来的蝶群……一招轰出!

    “天马流星拳!”作为一个不喊招式名不舒服的人,他这嗓子总归是要吼出来的。

    霎时间,一片银白色的拳芒纷飞而出,聚拢在甬道正中。迎上了密集的蝶群。

    砰砰砰……碰撞声接二连三地响起,随即就是“哗啦啦”一阵金属落地的声音。

    “很好,就这样顶住!”封不觉见天马行空的攻击非常奏效,便高声道,“鸿鹄,你们也别跑了,小马哥顶住了。”

    前面那三人一听。即刻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到底是什么东西?”迹部问道,“我都没看清啊。”

    “是种类似蝴蝶的怪物,数量至少上千。”封不觉用非常快的语,将自己观察到的信息说了出来,“飞行度略高于一般的蝴蝶,攻击方式暂时不明……”他顿了一下,再道,“它们的翅膀有着接近钢铁的硬度,面对子弹的射击居然可以扛好几下。我点光了一梭子弹,打死的蝴蝶只有个位数……所以。我决定换个人来断后。”

    “流星拳貌似真的很奏效啊……”废柴叔越过封不觉的肩头,看着天马行空那边道,“而且这家伙真的一拳都没有蹭到墙壁……”

    “是啊……若是我的岚脚,就做不到他那样。”封不觉顺着废柴叔的目光看去,并接道。“虽然不知道这条甬道还算不算是神殿的一部分,但直击墙壁这种事最好还是尽量避免。如果在这种形势下再触什么反击法术,那可就危险了……”

    “小心啊!有一部分漏过来了!”天马行空忽然回头嚷了一声,让刚刚松了口气的队友们再次一惊。

    “早就料到了。”鸿鹄冷静地道了一句,随即迈步上前,拉开长弓,指尖光矢一聚,“看好了……什么叫高精度连续打击。”

    他的打算是……用高的光矢连射,击破每一只漏过来的怪蝶。

    这种战术是极其冒险的,若是有一箭错过、或者擦过了目标,光矢马上就会击到石壁。但从鸿鹄的表情来看,他自信满满,眼神中没有半分犹豫。

    “不用这么麻烦了吧?”

    万万没想到,迹部少爷……这时拦到了众人身前。

    在如此危机面前,他竟是一脸淡定的神色,再度取出了自己的武器……

    【名称:孔雀屏】

    【类型:武器】

    【品质:完美】

    【攻击力:较强】

    【属性:无】

    【特效:自带技能“屏岚”,冷却时间十分钟】

    【装备条件:格斗专精a】

    【备注:动“屏岚”后,孔雀屏可在十秒内获得双倍攻击加成,期间,挥动扇体可向前扇出强烈的飓风,造成范围性伤害。】

    “早知道是一堆蝴蝶而已,我来搞定就是了嘛。”鸿鹄说着,已行到了天马行空身后两步之距,并对后者道,“小马哥,让开,让我来!”

    在这个队伍里,只有封不觉对迹部的真实实力有所了解,而其他人全都以为这家伙是顶尖好手。他们都觉得……迹部毕竟也是冰帝的头把交椅,想必单人作战实力绝不在取名难三人组中任何一人之下。

    所以……天马行空没有任何质疑便让开了。

    这一刻最紧张的人是封不觉,他真怕迹部玩儿砸了。没想到……事情的进展出奇得顺利。

    只见迹部将手中巨扇纵执在身前,双手抓住扇柄,然后像耍棍一样顺时针旋转起来。那巨扇前方立即卷出层层烈风。像是个无形的钻头般节节突进,摧枯拉朽地粉碎了前方的怪蝶。

    短短五六秒,迹部便将蝶潮清了个一干二净。完事儿后,他还潇洒地甩扇收招,将兵器放入行囊。回头得意道:“瞧,没那么复杂。”

    “行啊你……”封不觉收起冲锋枪,抹了把汗,“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那是啊~”迹部接道,“你以为还是在苍灵镇那会儿呢?如今我身上的装备。早就鸟枪换炮了。”

    “好吧,要是之后再遇到类似的情况,就直接交给你来解决。”封不觉说着,又回到了队伍最前方,“继续前进吧。”

    五人收拾一番,恢复了最初的队列。重新上路。

    又行了大约七八分钟,封不觉终于看到……极远处闪现了一点紫色的亮光。

    “呼……前面估计就是出口了。”觉哥大口喘息着说道,这会儿甬道的坡度已接近四十五度,走起来相当吃力,“从时间上来算……也应该到了。”

    他说这话自然是有根据的,之前那半个小时中,封不觉又用了一次野球拳。因此。他可以从技能冷却的情况,大致判断出任务时限还有多久。

    “嗯……大概还有五分钟吧。”鸿鹄接道,看来他也在默默算着时间,“说起来……你们有没有现?最近这两个任务的提示里,并没有出现‘过时间会被抹杀’这句话。”他顿了一下,喘了口气,“是被省略掉了吗?”

    “呵……当然不是省略……”封不觉笑了笑,“是的确不存在抹杀。”

    “什么?”众人闻言皆是一愣。

    “你们自己想啊……【在十五分钟内,使用祭祀殿中的祭坛,召唤并击败游荡之神沃科尔】这条任务……”封不觉接道。“只有两种情况下才会完不成,第一种是‘十五分钟内没有成功召唤出沃科尔’;第二种是‘没能击败沃科尔’。”他舔了舔嘴唇,“后者就不用多解释了吧,既然沃科尔就把我们给收拾了,那系统还抹杀什么呀?而前一种情况……很可能就预示着必死剧情了。”

    “你是说……如果十五分钟过后。沃科尔的召唤还没有完成,那祭祀殿里有可能会起某种变化?”废柴叔顺着觉哥的思路念道。

    “没错,比如……殿内的某个级防御法术突然动,秒杀全场之类的。”封不觉道,“简而言之……没完成那个任务的话,等待我们的八成就是灭顶之灾,所以也不需要系统进行抹杀了。”

    听到这儿,鸿鹄若有所思地接道:“那么……【一小时内,通过祭坛后的甬道,抵达水晶迷境】这条,也是同样的道理?”

    “对啊。”封不觉道,“说不定时限一到,这条甬道就会崩毁,或是内爆……根本不用系统插手。”

    “好像有点道理。”鸿鹄点头道,“这倒是个值得参考的规律……今后,我们只要看任务内容中是否有关于‘抹杀’的句子,便可推测出‘未完成’情况下的死亡形式。”

    “其实,现在再留意这个,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封不觉耸肩道,“我估计……接下来的所有任务,都不会再出现‘抹杀’这字眼了。”

    “这又是为什么?”废柴叔道。

    “因为随着剧本的进展,我们身处的环境越来越不安全了啊。”封不觉用颇为阴沉的语气接道,“在我看来……接下来的任务,非但会取消抹杀,说不定连时限都会取消……”

    “嗯……终于要进入……”天马行空接道,“……时刻都处于死亡威胁的那种节奏了吗?”

    就在谈话之间,他们已来到了甬道的尽头。

    尚未跨出甬道,封不觉便看到了外面的水晶奇景。离出口还有十米距离时,他就收起了手上的弹射器,因为外面的光线相当充足。

    蹬完了最后几步,五人终于走完了这条仿佛无穷无尽的道路,来到了一个崭新的地图上。

    放眼望去……无数如山石般的水晶柱嶙峋而立,铸造了一个巨大的水晶迷宫。一种亮紫色的光芒从晶体上透出,照亮了周围的环境。诡异的光线和无序的路径皆让人产生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而在这番奇景中最为奇特的,莫过于天空……这里的天空没有被紫雾覆盖,但也看不到月亮。当玩家们抬起头,看到的竟是一片6地。

    那块6地看上去远在天边,又恍似近在眼前,如果仔细观察那里地形……还会觉得似曾相识。

    【当前任务已完成】系统提示如期而至,听到这句话,玩家们心中的一块石头也算是落了地。

    “哈啊……哈啊……你们的体能值还剩多少。”迹部是一行人中喘得最厉害的一个,一踏上平地他就坐下了。

    “不多了……”封不觉回道,“但应该比你好点儿……”

    “新任务刷出来之前,我们还是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吧。”就连鸿鹄也坐下了,他舔着嘴唇道,“之前我们虽然吃了点东西,但水分方面几乎没有做任何补充,口渴显然也会加剧体能值流失的……”

    “呵呵……竟然有客人呢……”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不用说,她肯定不是玩家,“上一次成功进入‘逆岛’的人类,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探险家。却不知你们几位……是何许人也?”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