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26章 咀魔岛(三十二)
    经过一番观察,石壁上的符号很快便和琴弦上的记号一一对照起来。

    废柴叔的乐理知识倒还挺扎实的,他稍稍熟悉了一下手上的班卓琴,便直接对着符号弹奏起来。

    那谱子也不算长,十几秒就能弹完,旋律听上去有点怪,但也不算噪音。

    可是,废柴叔一遍弹罢,等了五六秒,却是什么都没有生。

    “诶?”他愣了一下,念道,“怎么没反应?难道是我弹错了?”

    “再试一遍呗。”封不觉接道。

    “嗯,我再试试。”废柴叔说罢,马上又弹了一遍。

    但结果是一样的……

    “奇怪,这次肯定没错啊……”废柴叔疑道。

    “看来不是弹错音的问题。”鸿鹄扶了扶眼镜道,“你前后两次弹出来的旋律是一模一样的,一个音都不差,这说明前一次也没错。”

    “那……”废柴叔想了想,“难道是演奏方法的问题?”

    “呃……这个……我可不懂。”封不觉颇为无奈地回道。

    觉哥的记忆、理解和推理能力确实很强,但知识才是一切的基础。由于对班卓琴的弹奏方法一无所知,此刻他也无能为力。

    废柴叔思考了数秒后,又道:“嗯……你们稍等一下。”说着,他换了一下压弦那只手的手势,然后又弹了一次。

    这一回,班卓琴的余音未尽,那面石壁上的光纹便骤然一亮。

    接着,石壁正中的一块区域开始缓缓下沉……

    “原来要拨空弦吗……”废柴叔耸耸肩,将琴从身上取下,顺手收入了行囊。“亏我还对着那‘乐谱’研究了半天,结果只要照着符号的次序拨一遍空弦就行,左手根本不用压弦。”他顿了一下,后知后觉道,“等等……这样的话。外行人其实也能弹啊,不一定要我动手啊。”

    “话是这样说没错……”天马行空接道,“不过,就算是照着符号顺序拨空弦,我觉得我也不可能像你那样一次成功。”他倒是挺坦诚的,还傻笑着念道。“呵呵……对了,说起这个我想起件事儿……当初我刚进工作室的时候,音乐类游戏的测试是零分来着,我连一个音都没有按对。”

    “你还真是人才啊……哪怕用腋下玩吉他英雄、用屁股玩跳舞机,也不至于零分吧……”封不觉接道,“而且你居然还好意思把这种事情给说出来。并露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笑容……”

    “我比较好奇的是……以‘造星工厂’著称的星辰,怎么就把你给招进去了呢……”鸿鹄接道。

    “这还不简单,我玩其他游戏的测试分高啊。”天马行空道,“尤其是格斗类和赌博类,险些破了工作室内部的纪录呢。”

    “原来如此……能打,而且人品好。”鸿鹄总结道。

    叱——

    就在他们说这几句话的功夫,那石壁正中的“石门”已倏然降下。在其彻底嵌入地面的刹那还出了“叱”的一声,并从地缝里挤压出了不少尘土。

    迹部又是抬手两下,将那些灰尘扇去,然后便收起了他的武器。

    “的确是朝上延伸的呢……”封不觉说话间,已取出了弹射器,用上面的探灯朝甬道里照去,“高和宽都在两米左右,要是中途遇到陷阱的话……躲避起来恐怕会有难度。”他略一思索,回头说道,“这里……就由我来探路吧。你们排个一字长蛇阵跟着我就行了。”

    “能解释一下这个策略的依据吗?”鸿鹄问道。他倒不是反对封不觉的方案,只是对方这种自说自话的态度和命令般的口吻让他颇为不爽。

    “哈?”封不觉此刻的表情仿佛在说……“你Tm在逗我?”

    “依据啊?”觉哥重复了一遍,深吸一口气,然后回道,“说得具体点呢……就是我这个人临危不惧、反应神、身手敏捷、机智过人。完全可以胜任、并且非常适合此处的开路工作。”他稍一停顿,便接道,“说得简单通俗一些呢……就是我胆大心细长得帅嘛。”

    “嗯……”鸿鹄虚着眼,盯着封不觉看了几秒,“不得不说……除了‘长得帅’那部分之外,我还真没找到什么可以反驳你的论点。既然你这么想带路,那就带吧……”

    其他三人对谁来带路这件事自然也没什么意见,有人肯为团队出力、身先士卒,那是好事,就算这人是个自恋狂也无妨,毕竟他也是个很有实力的玩家。

    于是,一行人很快就排成一列、穿过了石壁。他们从前到后的顺序依次是:封不觉、天马行空、废柴叔、迹部和鸿鹄。众人在觉哥的带领下不紧不慢地前行着,渐渐深入了甬道之中。

    这甬道的上下左右,也皆是平整的、灰暗的石壁,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不知不觉……众人便陷入了沉默。

    这一路上,他们能看到的景物,就只有近在咫尺的、毫无特征的石壁;能听到的声音,就只是同伴的脚步声、和轻微的呼吸。

    无论何时,无论朝前或朝后看,都无法判断出自己走了多远……

    在这样的环境中,人不禁会产生一些奇怪的臆想:我真的在前进吗?

    “吃完了肉再进来……真是太正确了……”此时的封不觉心中暗道,“这段路远比看上去要凶险得多……从头到尾一直在上坡,而且坡度逐渐在增大;光秃秃的四壁上没有任何参照物;温度也在微妙地变化,越来越冷……”他回头瞥了一眼队友们,看到的是一张张苍白的脸,“体能消耗悄然增多、距离感变得模糊、加上心理上的压力……种种条件累积起来,便会使身体负荷成倍地增加……若是刚才没吃过东西就进来,饥饿感会带来的附加影响是不可想象的。”

    他又转头目视前方,继续想道:“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走在最前方的人,无疑是最疲劳的。因为要时刻戒备着可能出现的突状况,所以精神上势必会背上额外的负担……”

    念及此处,觉哥竟是露出了一个轻松的、得意的微笑:“好在……带路的是我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