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24章 咀魔岛(三十)
    “啊哈!”封不觉高声一喝,“我明白了!”

    众人闻声,一齐将视线投了过去,现此时的觉哥正蹲在祭坛的另一侧,也不知他看到了什么。.

    “事不宜迟,都过来吧。”封不觉又高声说道。

    废柴叔他们在这五分钟里也没有找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听觉哥这么说,他们便毫不犹豫地聚了过去。

    不多时,四人便站到了他的身后。

    “我找到了两个比较明显的提示……”封不觉指着自己前方一块凸出的石板说道,“仔细看,这儿有两幅图案,”

    他说话间,已伸出了右手,将手掌放在石板上轻轻抚过。

    这一瞬,原本灰暗的石块出了些许光亮,使一些橙色的光纹浮现了出来,构成了两幅微缩版的壁画。

    “左边这个图案挺明显的。”封不觉一边指着光纹一边讲解道,“你们看,上面画了一帮人在祭坛上撒尿并且竖中指。”

    “还真是啊……”迹部冷汗都下来了,“这是闹哪样啊……”

    “这个八成是让我们去亵渎祭坛的意思。”封不觉回道,“具体形式应该不限于图上的内容,反正只要用一些比较恶劣的手段激怒那个神祗,让他现身便是。”

    “听上去是你的专长啊……”鸿鹄念道。

    “没错,我是很擅长这个……但也别急着做决定,因为还有第二种方案。”封不觉说着,又将手移到了靠右侧的那个图案上,“这个画得有点抽象,我花了一些时间才看懂……”他解释道,“看……祭坛上坐着的这个,乍一看像是个海葵,但其实是指女人,确切地说——少女。”

    “那……这是让我们找个少女当祭品献上?”天马行空接道。

    “正解。”封不觉点头应道,同时,他将手收回,站了起来。

    “实在太龌龊了!这下流的神祗,就由我用正义的铁拳来击碎吧!”天马行空信誓旦旦地道了一句。

    “干掉他是必须的,毕竟任务要求我们这样做,不过……”封不觉顿了一下、用一个意有所指的眼神扫过众人,“如何召唤他,却是可以选择的……”

    “召唤的方式,可能会影响到波ss战的难度吧……”鸿鹄推测道。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废柴叔道,“可是……我们这队伍里又没有女玩家,恐怕只能选第一种……”

    他的话到这儿就停止了,因为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一道灼热的目光。

    “疯兄……你想干什么……”废柴叔莫名地紧张起来。

    觉哥紧盯着废柴叔,其眼神像个色狼,语气也是:“柴兄,你还记得……列森德给你的法术符印吧?”

    经他一提醒,所有人都想起来了。

    “对啊,还有这招!”鸿鹄接道。

    迹部则念道:“是伪装能力吗……”

    而天马行空没有表任何意见,他只是满脸堆笑地看着废柴叔。

    “你们适可而止啊……”废柴叔面无表情地回道。

    “你也说了,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只能’选择第一种召唤方式。”封不觉又摆出了一本正经的样子,“这就表明,用亵渎祭坛的方式去召唤波ss,实属下策……”他顿了一下,再道,“但眼下……我们并非没有办法,不是吗?”

    “我宁可让波ss战的难度上升……”废柴叔回道,“有什么损失我负责。”

    “身为职业玩家……你要以团队为重啊……”封不觉上前拍了拍废柴叔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念道。

    “你那充满期待的龌龊眼神又一次出卖了你……”废柴叔顺势把觉哥的手推开了。

    “那好吧……”封不觉耸耸肩,“既然你对伪装成少女这种令人兴奋的事情抱着如此排斥的态度……”他说话间,已上前一步、跨上了祭坛,“咱们也只好用第一种方式了。”

    “你干什么……准备跳脱衣舞吗?”迹部虚着眼道,“如果是的话,请务必打声招呼,我好提前自挖双目。”

    “唉……算了,少女就少女吧。”废柴叔叹了口气,走上了祭坛,“下去下去……”他推了觉哥一把,后者借力一跃,又回到了地面上。

    “哦哦!娘化版的废柴叔吗……突然间有点期待了呢。”迹部立即来了精神,瞪大了眼睛说道。

    “哼……一帮猥琐的家伙……”鸿鹄扶了扶眼镜,冷哼道。

    “雨龙,你那兴奋得抖的手已经出卖了你。”天马行空站在鸿鹄背后冷不丁地吐了个槽。

    “星矢,你那瞪得像铜铃般的双眼也出卖了你……”封不觉则转头吐槽了小马哥。

    “其实他平时也是这种状态吧……”迹部用双手在自己脸上比划了一下,“一直就是这么浓眉大眼的……”

    嗡——

    就在这帮家伙瞎扯皮的时候,废柴叔已将手摁在了自己肩上,动了符印。

    恍然间,白光一现,出现在玩家们眼前的是……

    (经过斟酌,我决定略去这段描写)

    “唔呃……”四名玩家几乎在同一秒猛然转身,朝着背后的地面吐了起来。

    “果然是坑爹了吗……”废柴叔说这话时的嗓音竟然完全没变,“还好没有镜子,我可不想落到你们这种下场。”

    “竟……竟然有这种事……”封不觉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表情,“这突破天际……不,突破次元的长相……实在是……唔……”

    天马行空一脸惊惶地喘息着:“可恶……身为英雄,以貌取人是不对的,但是唔呃……”

    “就是因为你们这帮猥琐的家伙拉高了期待值才会让我也……啊……”鸿鹄的呕吐物几乎是从食道里径直喷到地上的。

    “这和期待值没关系吧!”迹部趁着呕吐的间隙吼道,“连疯不觉都吐了啊!”

    “喂!这叫什么话……”封不觉回道,“我代表了人类的下限吗?”

    “哈……自作自受。”废柴叔笑道,“好了,任务时间有限,别再闹了,准备打波ss吧。”他说着,慢慢坐下,随即躺在了祭坛上,“接下来我只要躺平就可以了吧?”

    “唔呃……”四人听到“躺”这个字时,脑中不由得闪过了一些画面。虽然他们都没有往废柴叔那里看,但还是忍不住再次吐了一地。

    “哦哈哈哈哈……”忽然,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

    那嗓音富有磁姓、且浑厚、悠远。

    伴随着笑声,整个大殿里所有的光石都迸出了强光。那些光芒刺得玩家们睁不开眼,唯有戴着墨镜的废柴叔看清了沃科尔的登场……只见一个时空裂口在祭坛上方赫然打开,从中缓缓降下一条人影。

    那沃科尔是个长着尖耳的精灵男子,他身着一席淡绿色轻袍、脚踏快靴、肩披兜帽,背上还背着一把班卓琴,俨然是一副游吟诗人的装扮。而他的容貌,简直可以用“美丽”来形容,其眉宇如画,威仪如山。举手投足之间,带有女姓的柔美和优雅,也不失男子的刚强和冷峻。

    不得不说,他和此刻躺在祭坛上的废柴叔,形成了堪称“极限”的反差……

    数秒过后,周遭的光芒暗淡下去,其余四名玩家也纷纷睁眼回望。这时,时空裂隙已经消失了,只剩下沃科尔的身影悬立于空中。

    这个波ss登场后的第一段台词,是这样的……

    “呵呵……信徒们,很好,你们又为我送来了一位可爱的姑娘,我已经迫不及待要为她弹上一曲了~呵呵……来,让我看看你的脸,亲爱的少……啊!!!”

    那富有磁姓的、浑厚的、悠远的嗓音,喊出了一声杀鸡时才能听到的惨叫。

    “啊——啊!”沃科尔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他的视线本能地移开后,他又不由自主地再去看了一眼,于是,他又接连惨叫了两声。

    “这什么反应啊……”迹部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波ss念道。

    封不觉接道:“这就是……每看上一眼,都好似自己的蛋被踹了一脚的感觉……”

    “你你你……”沃科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成功地组织出一整句话之前,他已经忍不住了……

    下一秒,沃科尔便从半空降下,奔跑到了墙角,扶着墙开始呕吐……

    “趁现在!”封不觉掏出菜刀,一声令下。

    “哦!”迹部、鸿鹄和天马行空齐声应喝,一拥而上。

    这四人趁着那位神祗的肉体和精神都处于半崩溃的状态时……痛下杀手,一轮猛攻就把波ss给击毙了。

    …………

    五分钟后……

    “啊……好像变回来了。”废柴叔说道。

    背对他的四人闻言,6续转过头来。

    “上帝……”迹部抹了把汗,“还好这个‘伪装’的时限不算长。”

    此时,他们自然已经完成了前一个主线任务【在十五分钟内,使用祭祀殿中的祭坛,召唤并击败游荡之神沃科尔】,系统提示早就响起了,不过下一个任务尚未刷出。

    “呼……”封不觉也长吁了一口气,“这他【哔——】的真是我杀过最简单的波ss了……”

    “话说……刚才你下手也太狠了一点吧……”天马行空瞥了一眼角落里的碎尸,说道,“你当剁馅儿呢?要不是有系统保护,连我们几个都被你砍伤了。”

    “你说对了……我还真就是把他当馅儿那么剁的。”封不觉的回答总是那么出人意料,“这下……口粮就算是到位了。”

    “你是不吃人肉不舒服斯基啊……”迹部接道。

    “啊?”封不觉一脸痞相地转过头,并抬起一条胳膊指着沃科尔的尸体道,“这是人吗?这明明是神好不好?退一万步讲,这也是个精灵。”

    “吃精灵的感觉也怪怪的……”迹部回道。

    “切……吃猪吃鸡,你的感觉就不怪了?”封不觉道,“见了个类人型的生物,你就产生了恻隐之心?你对得起那些年被你变成大粪的生灵吗?有本事你下半辈子改吃蘑菇啊。”

    “为什么是蘑菇啊……就算要吃素也有很多种选择的吧……”迹部念道。

    “是啊,加上黄瓜茄子胡萝卜什么的,那就更完美了。”封不觉一挑眉毛接道。

    “你别太过分啊……”迹部好似听出了这句话的暗喻,一脸不爽地接道,“你这种带有双重陷阱的猥琐言行完全够得上被举报的标准了啊!”

    “总之,这回我是非吃不可,你们宁可挨饿,是你们的自由。”封不觉也懒得再去和他们商量了,他一转身就朝沃科尔的尸体走了过去,“下一个任务没准就快来了,我要抓紧时间烤几块熟的肉出来,这样可以吃一部分,再存一部分。”

    “丧心病狂啊……”望着觉哥的背影,废柴叔念道。

    “人面兽心啊……”天马行空接道。

    “穷凶极恶啊……”鸿鹄也道。

    他们三个一边说着,一边跟着封不觉去了……

    “喂!结果还是跟过去了吗!”迹部被这帮人甩了一脸节艹,但他吐槽完之后,很快露出了迟疑的神情。

    最终……在愈明显的饥饿感促使下,他也加入了……

    …………

    片刻后,扑鼻的香气在大殿中弥漫开。

    满溢而出的肉汁从肉块上滴落而下,浇在火堆上,出滋滋的响声。

    “嗯……这些嘲讽之树的树枝果然耐烧,只是两三根树枝交叠在一起,便可长时间地维持这样一个火堆。”封不觉有一句没一句地和队友们聊着。

    此时,觉哥正横着举菜刀,将刀面当做铁板,炙烤着一块从肋部剐下的肉条。

    “我知道你想缓解一下气氛,但我觉得……此刻大家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鸿鹄接道,他这会儿也用一支箭(鸿鹄的行囊里备有几支实体箭,是类似于特种子弹的消耗品)穿着一快颈肉在烤。

    “呵呵……事到如今,还在纠结吗?”封不觉的语气听着像个老鸨,“从你们围坐在这里挑肉的那一刻起,就该有觉悟了吧……”他耸了耸肩,“啊……不过,我也能理解你们……凡事都是如此,从一变成二很简单,但从零变成一,就难如登天。”

    “你这毒枭般的口吻,加上逼良为娼的眼神……实在是太有帮助了。”鸿鹄又说了句反话来讽刺觉哥。

    其实他的心态还算好的了……

    废柴叔、天马行空和迹部,可真是一句话都不想说。

    就在这无比猎奇的气氛愈演愈烈之际,系统提示来了【主线任务已更新】

    【一小时内,通过祭坛后的甬道,抵达水晶迷境。】(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