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18章 咀魔岛
    “哼……果然名不虚传啊……”模仿之魂冷笑着回道,“……疯不觉。”

    “呵呵……过奖……过奖……”觉哥微笑着应道。

    “你跟他客气个什么劲儿啊?”迹部说道,“再说……眼下识破他的是废柴叔吧!你只是在放马后炮而已吧?”

    “嗯……说起来,我也有点儿好奇,柴兄你究竟是怎么识破它的?”封不觉顺势转头对废柴叔道,“虽然我也从其身上察觉到了些许异常,但在你掐住它的脖子之前,我还真没往‘冒牌儿货’那方面想。”

    “其实我和你差不多,起先我也只是觉得这个‘天马行空’有点儿古怪,但并未怀疑他是被假冒的。”废柴叔说话时,其钳住模仿之魂的手并未有半分松懈,“直到……这家伙摆出天马流星拳的架势来。”

    “什么?”封不觉闻言一愣,一组回忆的片段在其脑海中连闪而过,两秒后,他便恍然大悟道,“哦……架势不对。”

    “哈?居然是这个原因?”迹部接道。

    “对,就是这个原因。”废柴叔道,“在巅峰争霸战中,我不止一次地看过天马行空的流星拳。他的动作,和模仿之魂做出来的动作有一定的差别……真正的天马行空,无论在何种姿态下出招,永远是左手在上,高过头顶……”

    “嗯,还有两腿弯曲的角度,是右腿靠后,弯曲幅度较之左腿更明显。”封不觉补充道。

    “而且……还不止是架势的问题。”废柴叔说着,其墨镜下的目光又重新聚焦到了模仿之魂的脸上,“天马行空的流星拳,是独一无二的。就算找遍整个游戏,也无人能模仿其神髓。”

    “喂喂……不就是个技能吗?谁用都一样吧?”迹部好像不太相信。

    “当然不一样咯……亏你还是职业玩家呢,这都没注意到吗?”封不觉轻叹着摇了摇头。拍了拍迹部的肩膀,并解释道,“惊悚乐园中的大部分攻击技能都没有明确的伤害数值……这是个很明显的隐性设定。”他顿了一下。再道,“看似是一样的技能。但不同的人使出来,效果肯定是不一样的。哪怕你让两名等级、装备和专精完全一致的玩家去使出同一个技能,其威力也会有差别。”

    “事实上,即使是同一个人……在不同情形下打出同一招,伤害值也会有起伏。”废柴叔补充道,“一个细微的动作,一次呼吸频率上的调整。甚至是心理上的变化,都会影响到最终的结果。更别说体能衰弱、负伤等因素会带来的影响了。”

    “原……原来如此。”迹部这回可是受教了,就算他下一秒扑街而死,这剧本他也算没白来。

    “别看天马行空用来用去只有一招。战术上貌似单调无比。”废柴叔继续说道,“其实……他是粗中有细。他的流星拳,可以说是整个游戏中数一数二的绝技。他对这个技能的运用,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从d级到a级的破坏力,他想打出多少。就能打出多少。”

    “难怪……和这家伙战斗时,隐隐觉得他的拳越来越强……”鸿鹄扶了扶眼镜,若有所思地念道,“把一个技能用了无数遍之后,便能做到这种地步吗……”

    “你也不用想太多……他的方法。我们是学不来的。”废柴叔眼神微变,“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才能……论天分,天马行空未必有多高,他的头脑也没有你们几个好。以职业玩家的角度来看,他绝非什么天才选手。因为他靠的只是直觉、勤奋、以及一点点运气。”他笑了笑,“但他却拿到了巅峰争霸的冠军,把我们所有人都比了下去。呵……这是谁也无法复制的啊。”

    “给我等一下!”模仿之魂这时开口嚷道(被掐住脖子以后它还是可以正常说话的,之前快断气的状态只是伪装),“从你们来到岛上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暗中跟随,并观察你们的言行。要说架势……我摆出来的架势和天马行空本人在嘲讽树林里做的是一样的!哪儿有什么区别?我分明也是左手在上,右腿微……”

    “身体展开的幅度和四肢运行的轨迹都不一样啊。”封不觉打断道,“就好似两名体操运动员做同一组技术动作,只要观察得足够仔细,即使外行人也能看出些许不同来。”他耸耸肩,“当然了……我也没能看穿你。”他指了指废柴叔,“在第一时间将你看穿、并直接发动攻击的……是他。我不过是事后孔明罢了,你是栽在了废柴叔瞬息之间的判断力和魄力上。”

    此言非虚,若不是废柴叔的果决,模仿之魂也不会那么快就露出破绽来。纵是觉哥和鸿鹄,也需要更多的线索或是别的契机,才有可能识破它的伪装。

    “好吧……事已至此,我也只能接受这结果了。”模仿之魂似乎是认栽了,“你们做得不错,我还是第一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揭穿。”它顿了一下,“现在,能把我放下再聊吗?”

    “看情况了。”废柴叔沉声接道。说话间,他的手反而掐得更紧了。

    “放心,我不会反抗的。平心而论,我觉得打不过你们。”模仿之魂语气轻松地说道。

    “那你要是逃跑呢?”觉哥问道。

    “哼……我若是想逃,早就跑了,你们谁也拦不住我。”模仿之魂转过脸对觉哥道,“你曾经见过我的同族,应该知道我们的能力才对。”

    觉哥略一思索,试探着问道:“奥尔登?”

    “对,就是他。”模仿之魂回道,“虽然能力方面略有不同,但瞬间移动这种事,我也是可以做到的。”

    封不觉没有再说什么,他上前半步,朝着废柴叔使了个眼色。

    废柴叔点点头,随即松开了手。

    模仿之魂落地后。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装模作样地喘了口气道:“那么……来谈笔交易吧,异界旅客们。”

    封不觉单刀直入地说道。“说吧,你要什么?”

    模仿之魂笑着回道:“嘿嘿。我只有两个要求……”它的视线扫过了玩家们的脸,“第一,我想要一件你们身上的宝物……”它说到这儿时,系统提示在玩家们耳边响起【“宝物”即一件精良级以上的物品,但不允许给出在该剧本中入手的物品】,“随便给我什么都行,只要是附有魔力的物品。”

    它的第一个要求。倒并非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帮拓印之手恢复原状。模仿之魂需要一件来自“异界”的魔法物品,才能完成施法,解救它的同僚。

    “第二嘛……”模仿之魂接着道。“我想听个鬼故事,随便你们谁来讲,但必须足够吓人才行。”

    这个要求则是为满足它自己的需要了……

    听到这儿时,废柴叔转头看向三名队友,淡定的说道:“弄死它算了。”

    “喂!”模仿之魂吼出声来。

    “别急。”封不觉道。“听它说完……”他顿了一秒,“……再弄死也不迟。”

    身为一个npc,模仿之魂此时可谓压力山大,不过它的对白总是要说完的:“嗯哼……只要你们满足了我的要求,我自然会提供相应的回报。我能为你们做的事共有三件。但你们只能三选其一……”它说到此处,停了片刻,再道,“这三件事分别是……一,说出天马行空的行踪,并为你们打开通往下一层的通道;二,直接把你们四人传送到神殿底部的祭坛那儿;三,立刻将天马行空带到你们面前。”说罢,它诡秘一笑,“当然,你们也可以拒绝交易。那样的话,我立马就走,你们在这儿自求多福吧……”

    “嗯……我们得商量一下再做决定。”鸿鹄回道。

    “请便。”模仿之魂伸出一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封不觉并不担心对方会逃走,他当即招了招手,示意队友们过来。于是,众人随他来到了石室另一边的角落,低声讨论起来。

    “总觉得有阴谋啊……”迹部张口就道,“既然它说自己可以瞬间移动,那还和我们谈条件干嘛?闪人不就行了。”

    “不,我觉得合理。”封不觉否定道,“我确实见过一个它的同族生物,二者的外观虽然略有不同,但毫无疑问是同一种生命体。”他解释道,“我之前见过的那个,确实会使用瞬间移动,并且可以带着别人一起移动。最关键的是……那个家伙也喜欢听鬼故事。”

    鸿鹄接道:“在我看来……并没有那么复杂。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剧情选项而已,在柴兄识破这个npc的伪装之时,剧情就被触发了。”他略微停顿了一秒,说道,“其实这笔交易总体还算公平,只要交出去一件精良级物品、再讲个零成本的故事,我们就能获得那三种奖励中的一项。”

    “我也同意接受交易。”废柴叔道,“不过眼下的问题是……该选哪个奖励?”

    “第一条吧……”迹部即刻接道,“选第二条的话,不就等于把小马哥给抛弃了吗?而第三条选项……虽然是可以马上就和小马哥会合,但情况又会回到几分钟之前的原点了。”

    “错。”

    忽然,觉哥用胸有成竹的语气,说了一个错字。

    “哈?”旁边的鸿鹄却是先愣了一下,“哪儿错了?迹部分析得挺有道理啊。”

    “是吗?”封不觉道,“那我想问问……你们知道了小马哥的行踪以后,又能如何?”

    “当然是去找他咯。”迹部回道。

    “你认识这个神殿的路吗?还是你见过这里的地图?”

    “呃……”

    封不觉用两句话就把对方问傻了,而且他的话还没完:“哪怕你真有神殿的全地图,你又怎么能保证,小马哥会待在原地不动,等你去找?”

    “等等……”迹部道,“你又怎么知道,小马哥一定在这神殿里啊?也许他在别的……”

    “不可能。”封不觉打断道,“在别处的话。他早就已经被抹杀了不是吗?”

    “呃……不对啊!”迹部又道,“我们五个是一起进入神殿的,通过活动门时。小马哥既不是头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他也始终没有离开过我们的视线,模仿之魂根本没有调包的机会啊……”

    “因为在外面就已经被换掉了呗。”封不觉淡定地接道。

    “那你又说他肯定在神殿里?”迹部都听懵了。

    “你仔细想想就明白了……调换的时机只有一个……”封不觉接道,“就是当你们四人全都被变成拓影,而我尚未归队的那段时间。”他朝石室另一侧的模仿之魂瞥了一眼,“它就是在那个时候,和拓印之手一同完成了调包。”他顿了一下,再道。“方法很简单,拓印之手先把小马哥从影子里放出来,然后模仿之魂立即抓住小马哥并进行瞬移、将其送至神殿中的某处。随后它再移回来,用变身能力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拓影。趴在地上……”

    觉哥说到此处,冷哼一声;“哼……现在想来,这帮守卫比我想象中要聪明得多啊……它们事先就考虑过拓印之手会输给我的情况,纵然那种概率极低,但它们还是准备好了后路……”

    这时。鸿鹄问道:“那你的意思是……选第三条?”

    “不出意外的话,我感觉第三条是死亡选项……”封不觉虚着眼道,“不,确切地说,是团灭选项……选了以后。五人被困死在这间石室里的可能性很高。”

    “那……你是说选第二条比较好?”废柴叔问道。

    “那当然。”封不觉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还记得前一个任务完成时的情形吧?”他没等队友们回答,便接道,“在抵达目的地的刹那,玩家身上的抹杀时限便即刻解除,任务也将视为【已完成】。而下一个任务,要等到上个主线的最大时限全部走完、并留出一段缓冲期后,才会被触发。

    也就是说……选了第二条,我们四个就会立刻完成当前的主线任务、且不再受到时限的威胁。即使时限走完的那一刻,我们四人皆不在祭坛旁,也不会遭到抹杀,因为我们的任务早就‘已经完成了’。

    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只需留下一人在祭坛处等待就行,其他人则可以无所顾忌地去寻找小马哥的下落。

    最坏的结果……两个多小时后我们还是没找到他,而他也没能靠自己抵达祭坛。真发生那种情况的话,我们也只是减员一人。剩下的人依然可以返回底层,继续通关。”

    封不觉一口气说完,换了口气再道:“相形之下,选第一条,就显得毫无道理了。一样都是在陌生的环境里找一个很可能正在移动的目标,为什么不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从终点开始找起?

    另外,别忘了从小马哥的角度出发考虑一下问题。他进入神殿的时间比我们早,但他接到第二个任务的时间点和我们是一致的。当他接到新任务时,看一眼团队栏就会明白——我们四个也已经抵达了神殿、没有被抹杀。

    这时,无论他的位置在哪儿,都会立即开始向下进发的。因为他很清楚,与其在这种迷宫般的地方漫无目的地寻找队友,不如直接到终点和我们会合。说不定……他现在就已经相当接近祭坛的所在了。

    我们要是选择第三条……即使没有导致团灭的结果,无疑也是坑了他一回。接下来就会像迹部所说的那样,回到了‘五人一同被困在封闭空间内’的尴尬处境中。”

    封不觉这一番话说完,队友们可谓茅塞顿开。稍微又讨论了几句后,四人很快就达成了共识。

    他们迅速走回了模仿之魂的身边,像是地痞流氓在街边调戏良家妇女一般,把对方重新围上……

    “我们商量好了,选第二条。”封不觉开口便道。

    “哦?”模仿之魂的语气显得有些惊讶,不过它随即就换上了挖苦的口吻,“哼……要抛弃队友了吗,一帮无情的家伙啊。”

    “给你宝物。”封不觉无视对方的话语,从行囊中取出了【马里奥的管钳】,递给了模仿之魂,“拿着。”

    时至今日,当初被觉哥作为主力近战武器的这把管钳,终于也要离他而去了。随着等级和实力的提升,这把武器逐渐变得鸡肋起来。

    要说近战格斗,封不觉现在仅凭拳脚就能打出极强的招式,何况他还拥有【必须破防之刃】这完美级的大杀器。

    要说工具用途,一把【wjq-308军铲】便几乎具备了所有工具的功能,这其中无疑也包括了管钳。

    再者,版本更新后,【马里奥的管钳】已变成了绑定装备,放到拍卖行出售也是不可能的了。

    觉哥早已有意让这件装备退出历史舞台,只因这管钳颇具纪念意义(他用额外奖励抽到的第一件精良级装备),所以他一直有所犹豫。

    但此刻,似乎是个不错的时机。与其拿这装备去填“粉碎机”,不如在这儿用掉,为团队做点贡献吧。

    “哼……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模仿之魂接过管钳,顺手就将其塞入了自己胸口,储藏在了体内。

    “那么……请听我的鬼故事吧。”封不觉紧接着便道。(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