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14章 咀魔岛(二十)
    五道迅影沿着石板路踏坡而上,不到一分钟,他们已跑出了近三百米的距离,来到了小坡的顶端。.

    站在此地朝前眺望,便可看到一片灰色的荒原。

    荒原之上,矗立着一组锥形的塔尖。那些尖顶密集地聚在一处,排列十分整齐,像是一捆被扎在一起的竹笋。

    “那堆东西就是信仰神殿的屋顶。”封不觉解释道,“这个建筑的9o%都埋在地下,我们得尽快找个入口进去。”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着前方,“实在找不到的话,就用武力打开缺口。”

    “嗯,事不宜迟,上吧。”鸿鹄接道。

    “等到了那边就分头找。”废柴叔也应道。

    五人稍稍交流了几句,便再度前行。这次他们是顺坡而下,冲得度更快,几百米距离转眼就到。可当他们来到那堆塔尖旁边后,却意外地现……入口非常好找。在每一个塔尖上,都有一扇可活动的门(天窗),只要走近了就能看出其轮廓。

    “随便进一个吗?”迹部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队友们道。

    “事到如今也没时间逐一挑选了吧……”封不觉说着,已走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塔尖旁,掀开了上面的活动门,“我先下去,万一有什么陷阱,我也可以凭借滞空能力进行躲避。”

    当然,觉哥是不会说下就下的……

    他在说这句话的同时,已随手捡了块石头,扔进了入口。

    啪嗒——

    石子儿落地的声音迅返回,看来这里面的空间并不算很深。

    “哦?好像不是一通到底的那种设计啊……”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了【复合式反重力弹射器】。

    他熟练地打开探灯,朝门里照去。四名队友这时也都凑到他身旁朝里张望……

    五人借着弹射器的灯光,直接看到了建筑内部的墙壁和地面。

    “这算什么?阁楼?”天马行空问道。

    “谁知道呢……”鸿鹄说道,“反正对我们来说是好事,至少不用担心摔死的问题。”

    正在他们说话之时,封不觉向前走了半步。只见他单手一撑,便跃进了入口中。

    两秒后,觉哥倏然落地,稳稳站在了神殿内部的空间里,其耳边也响起了系统提示:【当前任务已完成】。

    这一瞬,封不觉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去查看任务栏,而是用灯光将周围扫上一圈,搜索陷阱和怪物。

    在确认了四周暂无危险后,他立即抬头喊道:“快下!”

    喊声一起,上面的四人便闻讯而动,他们先后跳进了入口,并纷纷落下。

    最终,五人集体安全触地,且6续听到了系统提示。

    此刻,距离任务截止时间,还剩四十秒……

    “呼……若不是我们走了近道,恐怕在第一个主线任务上就团灭了吧?”迹部看着游戏菜单里被勾去的那条任务,长舒一口气道。

    “那倒未必。”废柴叔道,“绕远路的话……也许我们就不会遇到那个拓印之手了。”

    “哦!对了……”迹部神色微变,看向封不觉道,“封寮主,你现在可以解释一下……先前你和拓印之手的那场对局了吧?”

    “啊……其实……挺简单的。”封不觉在回话之余,还在用弹射器上的探灯四处扫着,真是一点儿都不浪费时间。

    “别卖关子了。”鸿鹄道,“你脸上那种蠢蠢欲动的炫耀欲已经出卖了你。”

    “呵呵……好吧好吧……”封不觉笑着回道,“不过我最好还是从头说起……”

    接下来的几分钟,觉哥将他独闯沼泽、力战芙灵、英雄救“美”、怒获情报等光辉事迹逐一讲了一遍,其中添油加醋的成分自不必说……

    总之,这段描述过后,终于讲到了他和拓印之手猜拳的部分……

    “和那个傻【哔——】聊了三五句之后,我就把它给看穿了。”封不觉用嘚瑟的语气、强有力的措辞(脏话),开始了讲解,“先,猜拳这个项目本身就很可疑……这又不是象棋围棋,纯粹靠技术取胜;也不是纸牌军棋,运气与技术并重……这可是他喵的猜拳啊!名字本身就有一个‘猜’字啊!运气成分绝对占了七成以上吧?”他转了个身,踱出几步,“对方在以一敌四的情况下,提出用五局三胜制的规则进行猜拳比试……这个行为本身,就仿佛在说‘我有特殊的猜拳技巧’。”

    “唉……这点我也想到了。”鸿鹄叹道,“可惜……当时我始终认为它会在规则或战术上做文章,没想到……它靠的是某种隐藏的能力。”

    “起初我也有这么想过,但为了保险起见,我问了拓印之手一个问题。”封不觉接道,“我问它……‘他们四个是逐一和你比试的吗?’”他笑了笑,“而它,得意地承认了……从那一刻起,我就确定,拓印之手一定是用某种‘能力’在作弊。”

    “哈?”迹部听到这里,思维有点跟不上了,“喂喂……问题和结论之间的跨度太大了吧……”

    “嗯……我倒是能理解他的意思。”废柴叔接道,“疯兄推理的步骤应该是这样的……既然我们四人是逐一应战,那出场顺序自然有先有后。不出意外的话,善于分析的鸿鹄定会被安排在最后出场。而以鸿鹄的智谋,在观看了整整三场对决后,没理由看不穿拓印之手的伎俩,除非……”

    鸿鹄接过话头道:“除非对方根本不是依靠规则或者战术层面的手段去取胜的。”

    迹部这时也明白了,接道:“所以……结论就是,拓印之手有着某种可以在猜拳时必胜的能力?”

    “哈哈哈……”封不觉拍手叫好,“很好,正所谓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啊。”

    “你这可有点儿臭不要脸了啊……”鸿鹄回道。

    “对对,丞相的品德我确实比不了。”封不觉严肃地点点头。

    “言下之意……智慧方面你可以比一比是吗?”迹部嘴角抽动着说道。

    觉哥无视对方的吐槽,将话题带回正轨,继续道:“简而言之,既已确认了拓印之手是使用‘能力’去猜拳的,那事情就好办了。因为我也有一种可以瞬间预判对方行动的能力。”

    此时封不觉所说的,当然就是他的“零时差演算”了。

    “其实我真正在意的并非猜拳本身……而是‘猜拳领域’这个设定。”封不觉道,“你们也都注意到了吧?在那个领域里,我们的战斗能力被大大压制了,几乎成了与常人无异的状态。”

    “是啊。”天马行空接道,“否则我早就用流星拳把那个大手干掉了,还猜什么拳啊。”

    “对,那个领域,才是最可怕的。”封不觉道,“这咀魔岛上可谓强手如云,身为守卫,自然得有压制那些囚徒的手段才行。很显然……靠拓印之手本身的实力是远远不够的。如果我没猜错,包括拓印之手在内的四名守卫,所使用的都不是它们自己的力量,而是某种被‘赋予’的特殊能力。”他顿了一下,眼神微变,“经过先前的测试……我完全确定了这一假设。”

    “测试?什么测试?”迹部问道。

    封不觉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就是我和拓印之手的最后那局对决啊。”

    此言一出,站在旁边的鸿鹄倒抽一口冷气……

    只有紧跟着觉哥思路的人,才能体会到这家伙是多么可怕……

    十分钟前,当所有人都以为封不觉那“赶尽杀绝”的行为是间歇姓中二作时,他自己却很清楚……那不过就是一场疯狂的秀罢了。在这场秀的背后,依然是理姓的判断、合理的行动。

    “从结果来看,猜拳领域的‘绝对规则’,是拓印之手也无法抵抗的。”封不觉接着说道,“这就证明了,该领域并非是它自身的力量。”

    “哦……怪不得拓印之手最后的行为如此奇怪。”迹部接道,“原来它是明知自己输定了,却无力终止游戏,所以才会那样。”

    “嗯,没错……”封不觉接道,“据我观察,猜拳领域的绝对规则有四条。”他抬起右手,伸出四根手指道,“第一,分出胜负之前,谁也不能离开该领域;第二,只有上一局的胜利方同意终止比试,领域才会解除;第三,由被挑战者……也就是我们……来决定每一局何时开始;第四,胜败双方的惩罚与奖励可以事先商议,而默认的惩罚……就是被拓到地上、变成剪影。”

    觉哥说到这儿时放下了手:“以上四条,是相对公平的、连拓印之手也无法违抗的绝对规则。当然了,作为猜拳领域的动者,确实也有一些对它比较有利的特殊规则,比如……进入领域后,被挑战者的战斗实力就会被限制住,迫使其不得不参与猜拳。”

    “我还是没弄懂啊。”天马行空忽然插嘴道,“说了半天,你到底是怎么赢他的啊?”他瞪大了眼睛问道,“他能预测你出什么,你也能预测他出什么,那条件不就一样了吗?”

    “对啊……”迹部也道,“这才是核心问题吧?”

    “哈?”封不觉有气无力地回道,“什么呀……这才是最简单的部分啊。”他歪着头道,“经过我的试探,拓印之手的能力也不过就是……在你出拳之前的一刹那,洞悉你脑中的想法。”他冷哼一声,“哼……理论上来说,至少有三种方法可以赢它,而在先前的对局中,我使用了其中的两种。”

    “开玩笑的吧……”废柴叔把墨镜摘起,一脸惊讶地念道。

    “先说成功率最低的一种。”封不觉不紧不慢地接道,“就是……在猜拳的瞬间什么都不想,脑子里保持一片空白,本能地甩出一个手势。”

    “切~我以为你要说什么呢?这也算啊?”迹部回道。

    “事实上,这非常困难。”封不觉道,“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一般人多半会甩出鸡爪子似的手型,然后会被算成是布。”

    “嗯……使用这个方法,确实可以封住拓印之手的能力。”鸿鹄接道,“但是,本能地甩出手势,几乎是不可能会出‘剪刀’的,这是个明显的弱点。”

    “没错,最多两局,对方就会看破这个漏洞,然后不断出‘布’来应对便是。”封不觉道,“再者,即使前两局……也是纯粹拼运气的。所以……我没有用这个方法。”

    觉哥停顿了几秒,舔了舔嘴唇,再道:“那么……且说第二种方法,这种倒是没什么好多说的。也就是用我的能力,去对决对方的能力罢了。”他挠了挠头,“关于我的能力,我就不详细解释了,你们只要知道,我的手段比拓印之手要优越无数倍就行……”

    他说的是事实,拓印之手的能力,只是能在猜拳前的一瞬看到对方脑中闪现的念头而已;而零时差演算,能算出一切……

    “唉……不得不说,它的能力太慢了,反应也太慢了,动作更是慢若静止啊……”封不觉叹了口气,“于是……仅在最初的那几轮里,我便依靠着自己的能力赢了拓印之手,并在过程中分析出了对方的能力是什么。”

    “行了,别在那儿自鸣得意了。”鸿鹄道,“第三种方法呢?那和你的能力无关吧?”

    “那当然,这又不是单人剧本,系统怎么会设计一个只有我一人能解决的守卫呢?”封不觉笑着接道,“确实还有一种方法,与任何能力都无关,人人都可以用它战胜拓印之手,那就是……”

    正在聆听的四人,皆是露出好奇之色。

    “认知扭曲。”封不觉说出了一个奇怪的词汇。

    “什么玩意儿啊?”天马行空的脸上写满了“不明觉厉”。

    “就像这样……”封不觉说着,握拳举手道,“石头!”他说这句时,甩手而出,可他的手势却是剪刀。

    “呃……”迹部看了两秒,“这样真的能行?这不就是自欺欺人吗?”

    “自欺欺人的话,会失败的……因为你脑子里想的依然会是剪刀。”封不觉道,“而认知扭曲不同,我脑子里想的就是石头,但手上做出的却是剪刀。这个手法需要在短时间内推翻自己脑内根深蒂固的观念,与其说是‘欺骗’,不如说是‘相信’,解释起来的确有点复杂……不过,做到熟练的话,就可以这样……”他说着,又举起了手,“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他嘴上高念着,手也在跟着变化,但做出的手势和口中念出的手型却是不同的。当他念石头时,手上做的是剪刀,念剪刀就做布,念布就做石头……

    “这他【哔——】的也叫人人都能用啊?”迹部吐槽道,“明明只有你能用吧?”

    “不,你也可以的,只是需要时间。”封不觉摊开双手,“其实系统已经把这个时间给我们了……别忘了,每一局猜拳间隔多久,是由玩家来决定的。”他顿了一下,再道,“退一步讲,就算你真的练不熟也没关系,因为拓印之手的基本行为模式不变,只要你在出拳的刹那做出思考,它就一定会出相应的手势来压制你。所以……你只要掌控好时间,尽量不犯错,就能赢下来。”

    话至此处,封不觉也算是解释得差不多了。

    系统提示似乎有意在等他们聊完似的,直到此刻才响起来:【主线任务已更新】

    任务栏中,新的主线已出现了:【于三小时内抵达信仰神殿底部的祭坛前,时未抵达的玩家将遭到抹杀】(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