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惊悚乐园 > 第506章 咀魔岛(十二)
    “树倒啦~”迹部扯着嗓子高喊一声,同时跃起数丈,在高处的树干上猛蹬了一脚。这样做,便可保证大树朝着峡口的另一边倒去,不至于砸到这侧的玩家们。

    树冠上的那些藤枝在几分钟前已急枯萎并收缩起来,故而未对大树的倒下造成阻滞。数秒后,岩石和树干摩擦的声、巨木倒下时掀起的呼呼风声相继传来,最后以一记沉闷的坠地声收尾。

    “啊~一直就想吼这么一嗓子来着。”迹部落地后抹了把汗、扛起斧子,摆了个自以为很帅的造型念道。

    封不觉箭步上前,完全无视迹部,直奔那截断开的树根。

    “啊哈!装备!”封不觉在第一时间找到了那树中人所说的“报酬”。

    不过,觉哥并没有急着上去捡取,因为现在游戏里有很多拾取后就绑定的物品,万一是个对自己没什么用、对别人却有很大提升的装备,那捡起来就闯祸了。

    好在1.1o版本的惊悚乐园添加了一个新功能,对于这种尚未确定归属的物品,玩家只需凑近观察便可看到物品说明,不一定要拿在手上。

    【名称:悲观主义者之颅】

    【类型:防具】

    【品质:精良】

    【防御力:中等】

    【属性:无】

    【特效:洞察幽灵沼泽的安全路径】

    【装备条件:选择沃科尔作为信仰】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所有现实都始于梦想,但并非所有的梦想都会化为现实。】

    这【悲观主义者之颅】的外形很像古罗马士兵的制式头盔,此时这件装备正横着嵌在被砍断的树根内。

    先前树中人那句“沿着我的腰砍”,便是一个比较明显的提示。如果玩家砍树时的切入点太高或太低,就很可能会与这件物品失之交臂。

    “这件是给沃科尔的信徒准备的。”封不觉看完说明,便将这头盔从树干里抽了出来,并转头对废柴叔道,“嗯……估计很快就会用到了。”

    废柴叔上前几步。接过头盔,观察几秒后道:“果然,无论选择哪种信仰,都会在某时某地挥一定的作用。”

    “嗯,这表明我们在选择信仰时的策略很正确啊。”鸿鹄应道,“回头想想……如果我们中没人选威斯登,那就不会知道这‘捷径’的存在;而如果没人去选伊迪恩特,也就无法砍倒大树、找到这件装备。”

    “其实……当时的选择,也不过就是降低了通关的难度而已。”封不觉这时却泼上了一盆冷水,“目前看来。撇开各个信仰带来的利益不谈,强行突破的方法仍然是存在的……”他顿了一下,再道,“不知道捷径,那就自己找,或者干脆绕远路;没人能用斧子砍树,那就冒险走上层路线,多消耗几瓶解毒药剂。”他指了指前方,“之后的幽灵沼泽。多半也是如此。要是没有这个【悲观主义者之颅】的话,我们八成会面临很大的困难,但……那绝不会是无法解决的困难。”

    觉哥的这番话,算是填补了一下队友们的思考盲区。稍加琢磨就能明白……这些信仰挥的作用确实很大。但却并非是通关的“必须”的条件。

    选择信仰的那段剧情,说白了就是对之后的剧本难度做出微调。

    好奇心较强、或是考虑问题比较周到的团队,很有可能会多选,并从中得利。而那些行事保守。或者策略单一、草率的队伍,就可能会集中选择一两个信仰,导致后面的游戏进程难度加大。

    总之。一切都是建立在“选择”的基础上。

    先前列森德的那段剧情,明显是有很多变数的,其中的关键分支就在于“智慧之神威斯登”这个选项。这里一共有三种剧情变化:第一种,没有玩家选择威斯登这个信仰。那样的话……列森德将会在离开之前,隐晦地向玩家们指出信仰神殿的大致方位,但他不会透露关于捷径的事。

    第二种,即是觉哥他们正在经历的这种……有人选威斯登,而且提出的问题和主线任务有关。这样的选择下,列森德就会说出这条捷径,然后再离开。

    而第三种,就是有人选了威斯登,但问出的问题和主线任务无关。这个嘛……基本上就是死亡选项了。假如玩家这样做了,列森德便会直接离开,对信仰神殿的事情只字不提。

    当然了,以上这三种,也只是诸多变数中的一组而已。还有很多别的剧情变化存在,比如“没能完成支线任务”、“主动触战斗”、“选择信仰时胡说八道”等等……多半都是一触即死的f1ag,就不一一展开细说了。

    …………

    砍倒了大树后,五人迅穿过峡口,继续前行。

    峡口后方,依然属于嘲讽树林的范围。因此,在走了百余米后,他们又被一片骂声所包围。

    不过玩家们对此也已经见怪不怪了,只当那是风声……

    迹部仍旧充当先锋,一路披荆斩棘,开拓前路。就这样又行了一段,他忽然开口道:“这林子可是越来越稀了啊……”

    “说明我们离这树林的边缘越来越近了。”封不觉接道。

    二人说话间,迹部正好劈开了一道挡路的藤墙。

    霎时,一股浓烈的臭味扑面而来……

    “卧槽!”迹部大骂一声,抬起一条胳膊掩住口鼻,转身踉跄后退。

    在最初的那一秒,后方的四人还以为迹部是看到了什么危险才跑的。但不到两秒的功夫,他们也都闻到了那股随风而来的恶臭气息……

    “唔……什么情况?”天马行空双掌相并,捂住口鼻,瓮声瓮气地说道。

    “这游戏是不能放屁的……气味来自队友的可能性可以先排除。”鸿鹄用衣袖捂住鼻子道。

    “你这分析和没说一样啊……”废柴叔的反应和前者一样,也是以袖掩面。

    “嗯……应该是屎的气味。”封不觉站在最前,用手套捂鼻,若有所思地念道。

    “靠!我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吸入了一大口呢……”迹部这会儿已退到了最后方,侧身坐倒在地,脸上阴云密布,“总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不过就是闻了点屎味而已。”封不觉语气轻松地回道,“至于摆出这副被玩坏了的样子吗?”

    “我说……疯兄,你为什么那么确定是屎?”废柴叔问这问题的口吻有些怪怪的,因为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些不好的推测。

    “哦,是这样的……上中学时,我的自然科学研究项目就是——‘臭味’。”封不觉回道。

    “你们老师疯了吧?”鸿鹄的吐槽脱口而出,这句话说完,他立刻又想到了什么,顺势接道,“就是被你逼疯的吧?”

    “老师布置的作业是‘自由研究’,也就是说,可以自己选择研究的项目。”封不觉道,“我在‘完全犯罪’和‘臭味’的课题之间犹豫了很久,考虑到前者可能会让人产生误会,最终还是选了后者。”

    “怕引起误会你就干点儿正常人会干的事儿啊!随便种盆花,然后写写观察日记,这就齐活儿了啊!”鸿鹄吼道,“话说回来……完全犯罪也算自然科学吗?”

    “总之……按照人类对臭味的耐受程度,我将其进行了分类。”封不觉无视对方的吐槽,饶有兴致地开始了讲解,“最轻微的是‘可接受’,比如臭豆腐和大蒜这种;然后是‘一般厌恶’,比如屁、狐臭、臭袜子、霉变的食物等等;再严重一点的就是‘极其厌恶’,比如尸体、屎……”他停顿了两秒,换了口气,“最后就是‘臭不可闻’了,这个级别里的物质是人类嗅觉的克星,甚至可以在生理上直接对我们产生伤害,比如硒化氢、乙硫醇、臭鼬等。”

    “而我们前方的气味……”封不觉用眼神朝那个方向示意了一下,“……肯定是屎,那毫无疑问是吲哚和粪臭素的气味。这和尸臭是有区别的,虽然也是肠道细菌的衍生品,不过……”

    “行啦!不要再说啦!越说越恶心有没有!”迹部用斧子作支撑,重新站了起来,并喊着打断了觉哥,“这根本不是重点吧!你说是就是了行吧!这种事到底有什么好讨论的啊!”

    “呵呵……我说这些,自然是有意义的。”封不觉笑道,“我这是在心理上给你们建立一道‘恶心防线’,让你们能够更好地迎接接下来的生理压力。”

    “什么意思?”天马行空瞪大了眼睛,“难道我们还要顶着这味儿继续前进不成?”

    “那当然了。”封不觉用理所当然的语气道,“难道我们还有退路吗?”

    “他说得没错……”鸿鹄接道,“这儿根本就没有岔路,我们也不可能折返回去……所以,就算前面的气味再难闻,咱们也得上。”

    “放心吧。”封不觉耸肩道,“稍微过一会儿,嗅觉就会麻木的。实在忍不住的,最多也就是呕吐几次。”他朝迹部挥了挥手,“走吧,别耽搁时间,伸头缩头都是一刀。”

    “我能强退不?说真的,我一开始就想退来着!”迹部声嘶力竭地抵抗着。

    “啊……没关系的,迹部。”废柴叔这时有气无力地接道,“到了大便沼……呃……幽灵沼泽,就会换成我来带路了。”

    “喂!你刚才是想说大便沼泽吧!都已经说出来了吧!”(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