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超级拍卖行 > 第八百七十九章 各方反应
    沧浪大世界这一战,以最快的速度轰传天下。

    夜冥,血海。

    一个身影陡然闯了进来,他如入无人之境,直接找到了血海中央的岛屿和宫殿。

    “血尊,出来。”闯进宫殿后,来人直接喊道。

    虚空之中,血光一闪而过,殷红如血的长发直垂脚底的血尊出现在宫殿之中,他皱着眉头看了眼来人:“熊山,有什么事,你不在外面吸收气运灵泉,来我这为何?”

    这个名叫熊山的男子长的极为雄壮,敢和血尊这样随意的说话,他显然也是一位巅峰强者,如果方慎在这里的话,就能认出来,这熊山就是在世界战场,和血尊联手伏击他的人,当时方慎即将脱离十方锁空定形大阵的时候,就是熊山埋伏在一旁,悍然出手,想要把方慎轰回阵势内,不过最终还是失败了。

    两人是好友,在世界战场的时候,也是一起行动。

    “出事了,是沧浪大世界那边。”没有理会血尊语气中的不满,熊山直接说道。

    “沧浪大世界。”一听到这个字眼,血尊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他和熊山都留在夜冥大世界,没有前往沧浪大世界亦或是别的大世界,这是夜冥最强者的安排,即便是他们也无法违背。

    本来按照血尊的本意,他是一定要去沧浪大世界的,毕竟他对那个大世界充满了痛恨。

    哪怕不是冲着气运灵泉而去,也愿意洗血沧浪大世界。可惜却被阻止。

    “哼,能出什么事?东方灭这些废物是不是吃了败仗……也不知道至尊他们是怎么想的,不让我前去?那方慎,不过是仗着一点速度罢了,本身又有什么出奇之处。”血尊的声音中透着极大的不满。

    他对沧浪大世界和方慎确实是充满了怨恨,不光因为方慎是千霞门的太上长老,还有之前邪尊等人之事。

    虽然当时不甚明了,可是等到方慎是巅峰强者的消息传出来,加上对事情后续的调查,也了解了漓江流域那一战的内情。知道并不是什么天痕大世界的人设下了埋伏。而是因为方慎出手,灭杀了邪尊等人,可是血尊却偏偏因为忌惮天痕大世界的人不敢前去,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莫大的耻辱。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他才会在世界战场上处处针对方慎。欲杀之而后快。

    “你去了,就糟糕了。”熊山苦笑。

    “什么意思?”血尊心中微凛,目光如针般刺向了熊山。

    熊山却是丝毫不以为意。笑容中带着说不出的苦涩:“从那边传来消息,东方灭,杨青和王舟都陨落了,还要加上天痕那边的行尊者,动手的人……是方慎。”

    杨青就是那个青眼老者,而王舟则是另一位巅峰强者。

    死掉的四位巅峰强者里面,夜冥大世界足足占了三位,这损失不可谓不大。

    “什么?”血尊大震。

    随着他这一声难以置信的大喝,置身的这座宫殿猛然间爆碎开来,广阔无边的血海也是汹涌起伏,掀起了一阵阵的惊涛骇浪,预示着血尊此时心情的激荡和难以平静。

    熊山理解的看着血尊,这个消息对他来说,虽然也很震惊,但绝对没有血尊来的大。

    他更多的,是庆幸。

    如果不是血尊被拦下,以他和血尊的交情,必然也会前往沧浪大世界,双方之间的仇怨,注定了会和沧浪大世界,尤其是方慎发生极为激烈的冲突,那后果……可想而知。

    “这怎么可能?那方慎不过是普通的巅峰强者,怎么可能杀死东方灭四人?”血尊死死的盯住了熊山,想要从他脸上看到说谎的痕迹,然而熊山却是一片坦然。

    他,确实没有说谎。

    “是真的。”熊山轻叹道:“这事,已经传遍了六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血尊愣愣的站在虚空之中,脸上的神情无比的难看。

    “可恶,可恶,可恶……”一连喊出了数个可恶,血海上都是猛然炸响,血尊的心情不甘到了极点。

    方慎的实力,居然是如此之强,杀死了四位巅峰强者……血尊的实力,虽然要比东方灭等人高出一些,可是强的十分有限,也根本不会是方慎的对手,如此一来,他如何才能报仇,洗雪耻辱。

    甚至,因为有方慎的存在,沧浪大世界都会变成龙潭虎穴,这更让他不甘。

    “早知如此,我就该不顾一切,洗血沧浪。”血尊恨声道。

    现在说这也晚了……

    熊山摇头。

    “那个人,居然一直在隐藏实力,心计如此的深沉可怕。”想到世界战场上,和方慎的短暂交手,熊山打了个寒颤。

    那时,他就感觉到,方慎似乎没有尽全力,也猜到他有所保留,但无任如何都没想到,方慎隐藏的实力,居然是如此的多……

    也幸亏方慎那时候保留了实力,否则,他们猝不及防下,还真要吃上大亏,甚至是陨落。

    想到这里,熊山又有些庆幸。

    “现在至尊他们,恐怕是十分头痛吧。”看了眼一旁又是失魂落魄起来的血尊,熊山想道。

    ……

    沧浪大世界一战,四位巅峰强者陨落,方慎展现出惊人的实力。

    这个结果让无数人都为之震惊,可是方慎本来就距离他们极远,哪怕再强都和他们没有直接的交集,仍然是遥不可及。

    真正为之触动的,除了血尊这样和方慎有仇的人外,也就只有站在六大世界最巅峰的那几个人了。

    方慎的崛起,真正威胁到了他们。

    天痕大世界。

    一座风和日丽的山谷之中。风景如画,仿佛是人间仙境。

    “唰~”

    一个神情冷漠的美丽女子出现在谷外,踏步走了进来,所到之处,万物都复苏起来,充满了盎然的生机。

    女子款步而来,前面出现了一座小湖泊,她却没有停步,直接踏水而行。

    湖泊中央,是一座小亭。里面正有两人坐着。似乎在等着他人。

    “我来了。”女子脚步一移,出现在亭内,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淡淡道。

    除了她之外。另外两人。坐在上首的是一名少年。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可是在场的众人都知道,这不是他的真实年纪。而是服用过一种神奇的天地奇物的缘故,没有人敢小觑他。

    最后一人,则是一个青年,他身周有着惊人的异象不断浮现着。

    这三人,任何一人站出去,都足以震惊整个天痕大世界,甚至是六大世界。

    他们是天痕大世界的最强者,无任是实力,还是气运,都是有资格争夺界主之位的超卓人物,被视作是界主候选,也就是准界主。

    “传来的消息,你们应该知道了。”上首的少年淡淡道,他是此地的主人。

    “苏行的死,很遗憾,不过我们这次讨论的,是那个方慎。”

    苏行,也就是死掉的行尊者。

    议论方慎的崛起,对六大世界的影响,这是三位准界主聚在一起的目的,这件事极其重要,毕竟六大世界有准界主这一级别实力的,也就是寥寥几人,无任是多出来一个还是少掉一个,都是至关重要,对局势有着极大的影响。

    否则,他们又何必专门聚集讨论,毕竟现在是吸收气运灵泉的重要时刻,耽搁不得。

    “说起来,也是我的责任,没有重视起这人。”少年沉声道。

    方慎的名字,他不是第一次听到。

    巅峰强者,六界速度第一,光凭这些,也足以传到他耳中,可是就像那些传来消息的巅峰强者一样,他也没有多重视。

    光是速度惊人,这可不放在他眼里啊。

    也正是因为不重视,才有了行尊者的陨落,对方慎的这次爆发和崛起,也显得措手不及。

    “我们也一样。”

    “这事怪不到任何人头上,只能说,这人太会隐藏,即便是他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会不会是他全部的力量,这一点,我们也无从揣测。”女子摇了摇头。

    要说不重视,他们也没重视起来,少年能接到消息,另外两人同样,可是没有一人在那之前有多重视方慎。

    “也未必就是隐藏实力,如果他是在这一两个月里面成长起来,进步到如此地步,才最为可怕。”少年神情凝重。

    这也是他最担心的地方,如果仅是隐藏实力,那还不可怕,也不足以让他们担忧,还威胁不到他们。

    可是,如果方慎是在这段时间里面成长起来,那就太可怕了,令人生畏。

    “这……不可能吧。”女子一愣。

    “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我们对他了解的太少。”少年道。

    “喂,我说,你们也太夸张了吧。”一直没说话的青年皱着眉头,打断了两人,他们言语中,对方慎的顾忌和推崇听在他耳中,显得格外的刺耳。

    “不过就是一个接天境罢了,再逆天又能逆天到哪里去?”青年冷声道。

    “而且那个方慎的战绩,也未必代表了他的真实实力。”

    他也是地修,而且是公认的六界最强地修。

    现在冒出来一个方慎,却是冲击起他的地位来,自然是让他极度的不爽,他可是度幽境地修,哪会将一个接天境地修放在眼里。

    即便方慎杀了四位巅峰强者,他也不认为方慎有资格对他形成威胁。

    毕竟,战绩并不足凭,在机缘巧合,以及种种优势下,能创造类似的奇迹也不意外,他有信心,如果易地而处的话,肯定能创造出更强的战绩。

    “对了,那个方慎也是地修,据说他不过是接天境,可是却能同时动用三样六等天材地宝,易周天,我没记错的话,你在接天境的时候,最多也就只能动用两样六等天材地宝吧。”女子看了青年一眼,说道。

    “哼。”

    青年怒哼一声,猛地站了起来。

    “我还是那句话,那个方慎的实力不足为惧,真要讨论他,等他成了第十人再说吧,现在根本没有讨论的必要,纯粹是浪费时间。”阴沉着脸说出这句话后,青年一拂袖,离开了这里。

    “你又何必刺他。”少年摇了摇头。

    “哼,我是让他不要太过自以为是,这些年来,一直是占据着最强地修的宝座,看不清下面。”女子的声音冷了下来。

    “易周天是到了度幽境,才能同时使用三样六等天材地宝,而那方慎,接天境就能办到,足见他的潜力,远在易周天之上,他不过是占了境界的便宜罢了,而且方慎这个人目前也能肯定,是来自其他世界,我们对他的过往一无所知,不清楚他的底细,太过大意不把他放在眼里,肯定会吃大亏,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苏行和夜冥那三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少年有些头疼。

    他是此地的主人,而在三位准界主里面,也是最强的一个,但不代表他能随意约束另外两人。

    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女子说的话不无道理。

    “天尊,到底如何对待这方慎,你有什么看法?”女子问道。

    天尊,正是少年的封号,这一封号也是霸气到了极点,凌驾于天痕大世界任何一人之上。

    少年沉吟了下,他自然不能学易周天拂袖而去。

    “虽然苏行陨落在方慎手里,可是我们天痕永远不是他的最大敌人,夜冥排在前面呢。”少年笑了笑:“现在夜冥那三位,恐怕更加紧张吧。”

    相比较而言,夜冥大世界更见不得沧浪大世界的崛起,他们可以坐视,但夜冥大世界却不能。

    “我们要做的也不用太多,只要在背后出力,推动夜冥和沧浪这两个世界斗就行了,夜冥一旦重视起来,那方慎就绝对不可能再隐瞒住实力。”

    “到时候,我们就能看清楚他的底细。”少年成竹在胸。

    “可是,有我们在一旁,夜冥的人敢这么做?”女子迟疑道。

    “我们可以主动退让,放出空间来让他们斗,当然,夜冥也会知道我们的意图,可是他们不得不如此,因为现在还有机会,真要等到那个方慎成了第十人,可就晚了。”少年笑道。

    “他们不会坐视的。”最终,少年笃定道。

    也只有他们,才真正知道,夜冥大世界绝不容许方慎继续成长下去。

    “如果他们还是有所顾忌,不肯出全力,最终失败呢?”女子追问道。

    闻言,少年轻笑了起来。

    “让方慎成为第十人,又如何?也不过是一个踏脚石罢了。”他冷笑着,直接反问。

    直到此刻,他才显出了自己身为天痕第一人的霸气和抱负,睥睨天下,有着绝对的信心,最终夺得那界主之位。

    ……(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