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超级拍卖行 > 第七百章 我不能出手
    说完那一句话后,方慎就不再废话,盘膝坐在了凌海舟上,等待大离王朝的决定。

    步渊被昊阳弓和大印的力量波及,冲进了王都,方慎自然看的一清二楚,但即便是他,也别想隔着那么远,判断出步渊的生死情况。

    如果仅是昏迷的话,那方慎自然不想就这么退去。

    虽然这里是对方的老巢,但也要尝试一下才是。

    凌海舟中,除了方慎外,还有另外一人,就是被方慎救下来的石之国的青年,也是石之国唯一的幸存者。

    刚开始的时候,他被方慎的力量震昏了过去,但随后就醒了过来,方慎一刻不停的追逐着步渊,也就没有把他放下去。

    这数rì的追逐,青年也搞清楚了事态情况,连蒙带猜的了解了一些真相。

    看着前方的步渊,被方慎从橙红火球中震离,撞进了王都中生死不知,青年的心中无疑是快意的,充满了复仇的快感。

    对这个手执着橙红火球,一击就将他们乘坐的天舟击毁的强者,青年是恨之入骨。

    原本以为,事情就会这样结束了,毕竟对方是赫赫有名的大离王朝,在落凤大平原上是最顶尖的势力,强者无数。

    但接下来发生的,却让他无比的震惊。

    方慎非但没退,还以一己之力战败了大离王朝的数十名强者合力,并且大河围城,放言不让大离王朝的人出城半步。

    对他来说,简直像是做梦。

    虽然这一上,乘坐在凌海舟上,他也看到了无数场战斗,看到了方慎将那些他无法想象的强者摧枯拉朽般轰杀,让他从一开始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到后面的逐渐麻木,照道理说,有过这样的经历,恐怕再难有事情让他震惊了。

    可是,他很快发现自己错了。

    方慎现在做的,才是最难以置信的事,恐怕任何一人来,表现的都不会比他好到哪里去。

    这里,可是大离王朝的王都啊。

    看着汹涌起伏的大河,将王都团团围住,青年张大了嘴巴,满脸的不可议。

    ……

    “哗啦啦。”

    大河涌动的声音响彻虚空,整座王都都是清晰可闻,不管是身在何处。

    “混账,混账。”

    步鸿宇的胸膛剧烈起伏着,眼中有着骇人的杀机。

    王者一怒,伏尸百万。

    像大离王朝这样的霸主级势力,身为帝王的步鸿宇震怒起来,又岂止是伏尸百万那么简单,恐怕大半个王朝都要血流成河。

    然而此时,任步鸿宇再怎么震怒,也是无济于事。

    周围的人都是噤若寒蝉,没有人敢在这时候不小心引火烧身。

    打吗?

    未必打的过,之前的落败就是最好的例子,再来一次不可能好到哪里去,更不用说,大部分人都是受了伤,实力下降,勉强开打的话,只会败的更快更彻底。

    至少也要等他们伤势恢复才有一战的资格。

    可是这期间,就容许方慎一直围城?

    不。

    绝不容许。

    他们可是大离王朝啊,落凤大平原上最强的势力之一。

    被一人围困住王都,而他们束手无措?这样的事情,一旦传出去,哪怕只是短暂的时间,都是永远无法泯灭的耻辱。

    大离王朝将成为落凤大平原甚至是月澜大世界的大笑话,被永远钉在耻辱柱上,后人谈论起来的时候,不会想到大离王朝的荣光,只会看到他们的耻辱。

    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允许发生。

    必须要用方慎的鲜血,来洗清这一耻辱,让世人看到胆敢羞辱大离王朝的代价。

    至于满足方慎的要求,交出步渊,换取方慎主动退去?步鸿宇是想都没想过,哪怕步渊现在已死也一样。

    大离王朝,不可能低头。

    步鸿宇眼中寒芒闪动着,充满了杀机,他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考虑着对策,又有那些能真正派上用场的。

    终,他脸sè铁青着,从王都上空落下,坐进了一辆鸾车之中。

    “起驾。”步鸿宇低喝道。

    两只神异的鸾鸟挥动着翅膀,拖曳着鸾车飞上了天空,向王都深处飞去。

    周围的建筑越来越少,而守卫却是越来越森严。

    再过了一会儿,步鸿宇喝退了侍从,走下了鸾车,独自一人向前飞去。

    飞行一段距离后,周围的空间变幻,仿佛是走入了另外一个空间,在深处,一座雄伟古老的庞大宫殿矗立着。

    步鸿宇的目标,就是那座古老宫殿。

    进入此地后,他的神情也是变得恭敬起来,缓缓前行着,没有任何人阻拦,步鸿宇步入古老宫殿之中,一进去他就噗通跪了下来。

    “鸿宇见过老祖宗。”步鸿宇恭声道。

    宫殿的王座上,坐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虽然衣着普通,但身上的威仪,却是远比身为帝王的步鸿宇还要厚重。

    这个人,就是大离王朝的缔造者,步姓王族的老祖宗,半步大能级别的超级强者。

    “老祖宗,那方慎都欺负到王都来了,鸿宇无能,不是他的对手,还请老祖宗出手,灭杀此獠,洗清我大离王朝的耻辱。”步鸿宇跪地乞求道。

    这是他想出的,唯一可行的办法。

    虽然步鸿宇也知道,方慎不可能催动太yīn之河多久,如果强行攻击的话,最终能将方慎打退。

    但这远不是他想要的啊。

    让方慎从容退去,依然是大离王朝的耻辱,唯有将胆大包天的方慎斩杀在这里,才能洗雪。

    想来想去,也只能求老祖宗出手了。

    说完,步鸿宇就跪伏在地,静静等待着老祖宗的回答。

    古老宫殿陷入了沉寂之中。

    “唉。”

    良久后,一声叹息才从王座上传出,老祖宗长叹一声,走了下来。

    “外面发生的事,我岂会不知。”老祖宗叹息道。

    以他的实力,方慎还没靠近王都,那强横的气息就被他察觉了,然而直到方慎用太yīn之河围城,他都没有出现。

    “老祖宗……”步鸿宇心中浮起不妙的感觉。

    “虽然知道,但是,我不能出手。”果然,这一句话将步鸿宇的心打入深渊。

    “为什么,老祖宗?”步鸿宇不甘心的叫道。

    难道就放任方慎在王都外耀武扬威吗?想到这里,步鸿宇口唇都被咬出了血,心中极度的愤怒和不甘。

    “三年之约。”老祖宗淡淡道。

    “可是……”步鸿宇不解。

    “这并非口头上的承诺。”老祖宗摇了摇头:“否则,看到两界城以如此惊人的速度壮大,哪怕是丢点脸毁诺,我也会主动出手,将两界城和方慎扼杀在摇篮里,而且,也未必会有人能发现,是我出的手。”

    步鸿宇点头。

    这一点不可否认,一个半步大能是何等可怕,在落凤大平原上就是无敌的存在。

    这样的人物如果搞偷袭的话,绝对是无往而不利,恐怕方慎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也知道,当时磋商的时候,李清扬是站在方慎那边的。”老祖宗说道。

    “李清扬是青阳皇族的绝世天才,未来有可能突破为大能的人物,他在青阳皇族中的地位极高,虽然受到青阳帝国当代帝王的猜忌,而主动选择坐镇元州,更是从不过问世事,因此在皇族中的话语权不重,但没有一个人敢小看他,说出来的话,就连青阳帝国的皇帝也要斟酌一二。”

    “虽然我们大离王朝的份量更重,让皇族偏向于我们,可是李清扬的话,也没人忽视,因此才有了三年之约,而且为了约束,李清扬更是逼迫我签下了心血契约。”

    “真正不能动手的,是我啊,否则必然受到反噬。”

    老祖宗自嘲的笑了笑。

    “原本以为,这三年之约只是个过场,即便是李清扬也不认为三年后,方慎和两界城会给我们大离王朝造成多大的威胁,他也是为了自身的颜面,哪知道……”

    说道这里,老祖宗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

    步鸿宇浑身冰冷。

    直到此时,他才知道了三年之约的真正内情,老祖宗从青阳帝国回来后,就严令他们去找两界城和方慎的麻烦。

    本来也没人当回事,因为没人将方慎和两界城看在眼里,更是计划着用他们来杀鸡儆猴。

    等到后来两界城崛起,方慎更是展现出强大的实力,才让他们感觉到了一些威胁,从而小动作不断。

    万万没想到,方慎的反应竟然是如此的激烈,直接杀到了大离王朝的王都。

    直到最后一刻,步鸿宇也没绝望,因为还有老祖宗未出手。

    哪知道……

    “李清扬。”

    这一刻,步鸿宇咬牙切齿,将李清扬也恨上了。

    没有他多管闲事,定下什么三年之约,哪会有方慎的崛起,两界城早就被夷为平地了,大离王朝也不会遭受今rì的羞辱。

    “这个亏,我们是吃定了。”老祖宗沉声道:“即便是闹到青阳皇族那边,我们也不占理。”

    这番话,步鸿宇无力辩驳。

    本来就是他们先出手,违背了不能动手的约定,截杀前往两界城的各大势力,是他们招惹方慎在先,道理上站不住脚。

    被人杀进老巢也是活该,谁叫他们技不如人。

    “鸿宇,你是我的子孙中的佼佼者,记住,忍一时风平浪静,暂且让他猖狂着吧,等到一年半后,我会亲手斩杀此人,洗雪大离王朝的耻辱。”老祖宗冷冷道,直到此时,他从露出了摄人的锋芒和威仪,让人似乎看到了几千年前的冷血帝王。

    步鸿宇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这处空间。

    “陛下?”侍从低声询问着,鸾车缓缓前行着,漫无目的。

    “去前面。”步鸿宇回过神来,随后伸手招来了一名心腹手下,强忍着心中的不甘和愤怒,低声吩咐道:“你去把步渊的身体送出去,记住,不要惊动任何人。”

    方慎不可能一直围困下去。

    但步鸿宇此时是一刻,都不想等待下去了,多一秒都是大离王朝的耻辱。

    步渊已死,没有丝毫价值,这位帝王显然已经做出了取舍。

    闻言,这名心腹手下顿时露出难以置信的神sè,不过他立刻就回过神来,恭敬的应了一声。

    待到此人走远,步鸿宇猛地攥紧了拳头,指甲狠狠刺入了血肉中。

    ……

    “嗯?”

    浩浩荡荡的太yīn之河中,一点神辉涌动着,载沉载浮。

    方慎神sè一动,太yīn之河顿时飞出了一条支流,将那点神辉送到了方慎面前。

    橙红火球。

    正是步渊掌控的灵宝,遗失在这里。

    当时激战正酣,方慎也无心旁顾,没注意这橙红火球的下落,还以为它被大离王朝的人收了回去,哪知道,竟然遗落在外。

    步渊是橙红火球的掌控着,他当时处于迷离之际,被方慎将他和橙红火球分离时,就已经被震昏过去,自然无法cāo纵,至于其他人,在步渊的烙印去除前,也是cāo纵不了,加上战斗失利,被方慎的太yīn之河击败,更是收不回灵宝,结果落入了方慎手中。

    这是战利品,而且威力极强。

    方慎自然没有气,将橙红火球收了起来。

    大离王朝的人,并没有放弃攻击,每时每刻都有攻击落在太yīn之河上,试图将它轰开。

    然而太yīn之河是一个整体,无任是哪一部分受击,都会接到其他部分的支援,方慎晋升到通海境中期后,太yīn之河在他手中能发挥出的威能比以前更强。

    这就好比是,以前的他,仅能初步掌控太yīn之河,催动起来也是极为艰难,只会直来直往的招数,这样强大的五等天材地宝在他手里,多少有点明珠蒙尘的味道,但是此时,却要游刃有余的多,加入了招式变化后,威力强的骇人,这颗明珠绽放出了真正的光彩,所以才能硬撼大离王朝的众多强者。

    当然,消耗也是极大的。

    “有人?”

    目光一闪,方慎注意到,有人从一个偏僻角落出了王都,鬼鬼祟祟的模样,这人怀里还抱着一个昏迷过去的人。

    方慎心中微动,太yīn之河顿时出现了一道小小的裂痕,只容一人通过。

    那人见状顿时松了口气,他还在担心,怎么见到方慎呢。

    顺着裂痕出来后,这人直接飞向了凌海舟。

    黑沉沉的河水铺天盖地,遮挡了视线,很难看到外面的情况,再加上这人飞行的角度也是极为刁钻,因此没有被王都里的人察觉。

    “方城主,这是步渊的尸体,他在入城之前就已经死了,还请您消气退去。”这人恭敬道,放下了步渊的尸体。

    “入城前就死了?”方慎目光一闪,手一指,顿时一股力量将步渊的尸体卷了上来,略略判断了下,方慎就知道,他没有说谎。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方慎微微摇头,手一震,将步渊的身体震的粉碎。

    他也有了退意。

    大离王朝的人攻击还是极强的,让他逐渐感到吃力,方慎手里又没有第二枚混沌果了,既然对方主动低头,他正好顺势退去。

    “哗啦啦~”

    河水涌动着,开始缓缓收回。

    “退了,他要退走了。”

    “哈哈,我就知道,他不可能支撑多久。”

    太yīn之河的变化,立刻被大离王朝的人察觉,见到方慎收起来太yīn之河,驾驭着凌海舟迅速退去,一时间欢欣鼓舞。

    “恭喜陛下,全赖陛下的天威,才让方慎自知不敌……”一名灵变境强者连忙向步鸿宇贺喜。

    方慎太强了。

    现在看到他主动退去,自然是说不出的兴奋。

    然而还没等他把话说完。

    “啪~”

    步鸿宇一巴掌甩在了他脸上,猝不及防下,这名灵变境强者的身体如炮弹般撞入了下方,撞倒了大片建筑。

    众人微惊,这才注意到,步鸿宇的脸上yīn沉一片,难看到了极点,哪里有半点欢喜的样子。

    这时候,他们才猛地回过神来,不管方慎退不退,大离王朝的脸面都是,丢大了。

    ……(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