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超级拍卖行 > 第六百五十五章射杀
    如果先天树的缺陷,能被弥补……这是什么概念。

    方慎相信,到时候先天树的价值,绝对不会低于五等天材地宝。

    想到这里,方慎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补天莲果然是逆天之物。

    难怪连东流散人,都要向方慎求取。

    不过这个想法,只能等方慎弄到先天树后,才能验证了,现在也是只能想想而已。

    此时先天树虽然价值不是太过惊人,但太过罕见,想要入手也没那么容易。

    子树虽然相对容易一些,但作用不大。

    ……

    落凤大平原。

    虽然以平原为名,但它的地域比地球还要大上许多倍,甚至不比青阳帝国小上多少,之所以还能保持dú lì,主要还是因为几个超级势力互相牵制,都需要一块缓冲之地罢了。

    松风国。

    这是落凤大平原的一个国度,地域仅有天华州的十分之一,然而在这里,已经是中等国度了,类似的国度在这处平原上还有不少。

    方慎和谢雅雪并肩而行,在松风国的一座大城中闲逛,领略这古sè古香,又和地球截然不同的风情。

    谢雅雪更是感到新鲜,兴致盎然。

    “好漂亮的女子。”

    谢雅雪本来就是十分美丽,算得上是绝sè之姿,最吸引人的,还是她独特的气质,引得人频频瞩目。

    几个纨绔子弟模样的青年眼中浮动着贪yù,大摇大摆的走上来,想要搭讪。

    方慎牵着谢雅雪的小手,见状微微一笑,也不去理会他们,只是他身边飞舞的那点星光却是骤然间明亮了些。

    强大的重力场顿时从天而降。

    几个纨绔子弟,包括他们的护卫随从一起,全都噗通一声,被压的趴在地上,一动都动不了,眼中满是惊恐之sè。

    两人完全当作没看到,直接走了过去。

    走远之后,这些人才感到身上的压力消失,但是浑身筋骨yù折,再也兴不起一丝一毫的兴趣。

    人看待两人的目光,也是多了几分敬畏。

    大约一小时后。

    强大的力量压迫而来,一名身穿华贵衣袍的男子大步走来,在他后面不远处,隐隐可以看到其中缩头缩脑的两三名纨绔的身影。

    “阁下好大的……”

    男子气宇轩昂,是一名虚神境修炼者,此时目光含煞,然而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方慎身周飞舞的星光,下半截话立刻硬生生的咽了回去,脸sè铁青,他以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啪啪**掌把那两个纨绔子弟打的满脸桃花开后扬长而去

    “这人倒也是识趣。”方慎微微一笑。

    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罢了,他和谢雅雪都是懒得理会。

    游玩的有些乏了,回到入住的栈后,方慎看到沈家父子等在那里。

    “看样子,是有结果了?”方慎神sè一动,沈家父子被他派出去打探消息,寻找合适的目标。

    要知道,他们的人手有限,加上沈家的仆人,也才十几个罢了,根本不可能去白手起家建立一个势力,也没那工夫,因此早就商定好,强抢。

    占领一个势力,然后以它为根基,建立两界拍卖行,会省掉很多jīng力和工夫。

    落凤大平原势力错综复杂,无恶不作的势力也不少,根本不怕没有目标。

    当然,目标也不能乱选。

    国度什么的,方慎根本没有占领的意,管理不过来也没那个必要,因此主要是瞄准宗派和一些城池。

    “回禀主上,已经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目标。”沈正明沉声道:“就在松风国北面五百里的地方,有一座大城,被叫做红fen城,城主是一个修炼yīn阳采补邪术的家伙,自称红fen公子,当然看他不顺眼的人,都是叫他红fen老怪,他占据了城池后,大肆掳掠势力范围内的女子,不管她们是否有夫家,jiānyin辱掠,为了断绝那些女子的念想,更是毁掉她们的家庭,这些年来不知制造了多少惨案,可以说是令人深恶痛绝,但他的实力极强,在灵变境强者中都是一流,比大盛商行的行长还要强出一筹,因此虽然有不少人恨不得杀他而后快,却没有人能做到。”

    沈正明还没说完,谢雅雪已经是柳眉倒竖,恨恨道:“这人,该杀。”

    这句话由她说出来,自然有一番冷冽,令沈家父子都是微微凛然。

    方慎微微点头:“就是他了,我这就去送他上。”

    ……

    红fen城。

    方慎乘坐在青天渡海舟上,到了这座城池之外。

    一眼扫过去,可以看清楚红fen城中的场景,所谓上行下效,红fen公子是那样的货sè,这城池中也是乌烟瘴气。

    方慎懒得进去,直接提声喝道:“红fen老怪,滚出来受死。”

    声音如雷鸣般,滚过整座城池,人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片刻的沉寂后,整座城池都喧哗起来。

    一座豪华酒楼里面,一名文士打扮的男子看了眼天空,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华史兄,没想到你也来了这里。”一个身穿道袍的男子走了过来:“你没待在松风国辅助君王,怎么跑来此地。”

    “原来是秋缘道长。”华史神情微肃:“你们昭阳宗不也一样。”

    两人都是心有所忌,彼此打了个哈哈,都没有深究下去。

    “对了,华史兄,这个前来挑战的人,你怎么看?”道袍男子突然道。

    “找死罢了。”华史淡淡道,眉宇间有些不屑:“每年都会有不知死活的人跑来送死,听都听腻了,不过是被正义感冲昏了头脑罢了,他们以为自己是正气门的人吗,男的也就罢了,如果是女的,下场绝对凄惨,这红fen老怪,哪里是这么好杀的。”

    “这倒也是。”道袍男子点了点头:“落凤大平原上,能对付这红fen老怪的不是没有,但这老怪为人jiān猾,又懂得识时务,对那些大势力孝敬的好,因此活的滋润,不过这人的声音倒是大的很,都能传遍全城,恐怕不是弱者。”

    “声音大不代表实力强,可能是借助了某样天材地宝,再说实力强又如何,红袍老怪前不久不是刚杀了一名灵变境强者吗,这人又能强到哪里去,看,红fen老怪的手下飞上去了,我看他怎么应付。”华史嗤笑道。

    这两人的对话,方慎自然不知情,声音落下不久,就看到下方飞起了十几个身影。

    方慎微微皱眉,这些人里面,最强的也不过是虚神境罢了,显然红fen老怪没这么容易出动。

    “既然如此,就逼你出来吧。”方慎冷笑。

    红fen老怪的手下飞到面前,看到青天渡海舟,顿时露出贪婪之sè。

    “好东西,居然是青天渡海舟,这东西我要了。”

    “胡说,应该是我的才对。”

    “你们两个给我要点脸,别忘了你们以往杀掉那些来伸张正义的人,拿了多少好处,现在轮到我们了。”

    “青天渡海舟我不要,但是他身上其他的东西,都归我了。”

    ……

    这些人完全没将方慎放在眼里,你一言我一语,把方慎的东西都分配好了。

    “喂,小子,不想死的话,就把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一名男子厉声道。

    “跟他啰嗦什么,小子,给我去死。”一名虚神境的男子露出狞笑,猛地飞身上前,狠狠抓向方慎。

    “唰~”

    青光一闪,青天渡海舟被方慎收了起来。

    紧接着,星光闪耀,缓缓转动起来,重力疯狂增加。

    “轰~”

    强绝的重力场立刻将这十几人笼罩在内,这一次,方慎可没有留手,虽然没有催动星辰异象的真正力量,也不是这些人能承受的。

    感觉到突如其来的重力,这十几人顿时露出惊恐之sè,然而还没等他们做出应对,整个人都纷纷爆碎开来,被碾压成粉末。

    下方,华史和道袍男子都是脸sè微僵。

    “有点意,此人的实力不容小觑,难怪敢来找红fen老怪的麻烦。”道袍男子变sè道。

    “我倒是走眼了,不过这点实力,想要挑战红fen老怪还是不够。”华史脸sè有些难看,强声道。

    话音刚落。

    陡然,一股强横的力量陡然间扫过城池,两人更是感觉到,浑身像是被针扎了似的,恐怖的力量压的他们差点喘不过气来。

    那股力量的目标不是他们,而是红fen老怪所住之地,极乐阁,他们仅仅是被殃及了池鱼。

    “五等天材地宝。”两人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身躯不断颤抖着,面sècháo红,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怕。

    对视了一眼,他们都能从彼此眼里看到,那深入骨髓的惊骇。

    天空,方慎张开了昊阳弓,目光冷漠,金sè箭矢指向了极乐阁。

    “轰~”

    被五等天材地宝指着,即便是红fen老怪也难以承受,他再也无法龟缩在极乐阁中,一道红影直冲天空。

    方慎漠然,完全没有搭话的兴趣,直接松开了手中的弓弦。

    “崩。”

    金sè箭矢贯穿虚空,强横的力量,让下方的人都颤栗不已,这可不是荒元城,天材地宝的力量余波被李清扬消除了,此时才是毫无保留的宣泄出来。

    仿佛是天威一般。

    恐怖的力量震动四方,华史和道袍男子面面相觑,都是惊恐yù绝。

    “小辈安敢。”尖利的声音从红影中传出,红fen老怪显然没想到,方慎一句话没说就直接开打,昊阳弓的威能让他颤栗,生死关头,他毫不犹豫的动用了全部力量。

    数个赤luo美女被他化虚为实凝聚出来,纤掌舞动,发出强悍的攻击,其他的防护,只要能用得上的,红fen老怪都没有吝啬,他的眼睛通红,拿出了一切本事。

    然而,五等天材地宝的攻击,能随意挡下来的话,也就不是五等天材地宝了。

    金sè箭矢化为神龙,直接将那几个赤luo美女轰的粉碎,连带着红fen老怪面前的所有防护,尽数贯穿。

    “轰~”

    红fen老怪浑身剧颤,一口血喷了出来。

    没等他缓过气来,方慎的第二箭毫不留情的shè到。

    “不~”

    红fen老怪满脸的不甘,然而在这天威般的攻击前,却是无比脆弱,被一箭shè的倒飞数里,狠狠的砸在了城外地面,深受重伤。

    那里原来的山丘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深坑,红fen老怪半死不活的躺在那里,一动都动不了,眼中尽是绝望。

    “上吧。”方慎冷冷道,第三箭激shè而出。

    震天轰响中,整座红fen城都在微微晃动着,箭矢shè中的地方,仅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

    这样的攻击下,红fen老怪自然是生机全无,连一点灰尘都没留下,死的不能再死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