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超级拍卖行 > 第五百四十五章 倒打一耙
    作为天华州的州府,水月城自然是繁华无比。

    方慎也是开了一番眼界,不愧是一方大世界,水月城在月澜大世界里,或许算不了什么,但已经远比,方慎曾经去过的那些普通世界,还要繁华兴盛的多。

    到了水月城,沈天星也是终于放下心来。

    这一上,要顾虑会不会有天宝斋的人追杀上来,可以说是神经始终紧绷着,不敢随意放松,不过到了水月城,那就不用担心了。

    天宝斋的人胆子再大,也不敢在水月城动手,否则不但会得罪了当地势力,而且也绝对瞒不过天宝斋的人。

    大众广庭之下,即便那宋鹰恨不得沈天星去死,也不得不为他出头,否则他在大盛商行内的rì子也不会好过。

    “方兄,不如先去我们那边吧,宋鹰那畜生,我不会让他逍遥法外的。”沈天星咬牙切齿道。

    大盛商行在水月城,自然是设有分店的,不愁没有落脚的地方。

    方慎没有拒绝,三人很快到了大盛商行的水月城分店,一座占地面积极大的大楼,气派非凡。

    表明了身份后,沈天星三人毫无阻碍的进入了水月城分店。

    “天星,天雨,太好了,你们都没事,我就说啊,你应该忍一时之气,何必和宋鹰那小子计较呢,这世道可不安稳,听说前不久就有两位半步大能的绝世强者拼的同归于尽。”迎面走来一位jīng瘦的中年男子,看到沈天星兄妹到来,顿时露出喜sè来。

    “青叔。”沈天星叫了一声,这青叔虽然不是他父亲的手下,但也是和他父亲一个派系的,是他们的长辈。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青叔满脸笑容,接着看了眼方慎:“这位小兄弟很陌生啊,是你们的朋友吗……等等,阿雄呢,他怎么没跟你们在一起,胡闹,一点本份都没有。”

    目光扫了一眼,青叔感觉到少了什么,仔细一想,立刻明白过来,那位雄叔没有随行。

    看到沈天星兄妹的神情黯然下来,他心中更是感到不妙。

    “雄叔他……哼,都是宋鹰这畜生,我这次回来,就是找他麻烦的,青叔,他现在在哪里。”沈天星怒声道。

    “宋鹰他正在会见人,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青叔再迟钝,也猜到了,沈天星兄妹一定发生了意外,更别提他是非常jīng明的人了。

    沈天星是一刻都不愿意等了,问清楚宋鹰的位置后,立刻赶了过去。

    “宋鹰,你给我滚出来。”砰的一声,沈天星一脚将名贵的木门给踢的粉碎。

    方慎和青叔、沈天雨,也是走了进去。

    眼睛微眯,方慎将屋内的场景尽数扫入眼底。

    里面共有五人,分宾主而坐,他们这些人闯进去后,主位上,一个三十多岁的yīn沉男子错愕的站了起来,应该就是那宋鹰。

    “沈天星,你也知道回来,哼,贵面前,你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给我滚出去,青叔,你也不拦着他。”宋鹰双目眯起,慢条斯理的说着,一开始就以势压人。

    后面的青叔有些尴尬,以他的年纪,沈天星、宋鹰都是他的后辈,不过这支队伍的主要负责人是宋鹰,其次才是他,如今被宋鹰当面指责,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

    “贵,就是他们天宝斋的人?”宋鹰不说还好,看了眼宋鹰的人后,沈天星心中怒火更炽,指着宋鹰大骂:“好啊好,你宋鹰真是胆大包天了,明知道天宝斋和我们大盛商行不对付,居然还敢跟他们来往密切,原本我还有些不确定,但现在基本可以肯定,你肯定和郑贺有勾结,把我们的行踪卖给他,让郑贺来追杀我们,畜生,是你害死了雄叔。”

    “什么,郑贺追杀你们。”青叔脸sè大变,猛地上前一步,眼神顿时锐利起来,冷声道:“宋鹰,你有什么话说。”

    这边的动静不小,引来了大盛商行的不少人,其中就有和沈天星他们一同来的,听到沈天星的话,立刻人人sè变。

    这问题就太严重了。

    彼此之间,有竞争,有矛盾,这是很正常的事,有竞争才有动力,这也是所有人乐见其成的,沈天星和宋鹰之间的矛盾纷争,仅是小事,但是如果沈天星说的是真的,宋鹰和天宝斋的人勾结,来谋害沈天星兄妹,那xìng质就完全不同了。

    “一派胡言。”宋鹰冷哼一声,他当然不肯承认。

    “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雄叔的死,我也很遗憾,唉,当初我肯容让一步就好了,本来就是一点小矛盾,你们不负气出走的话,也不会遇上这样的事。”宋鹰露出惋惜的神情来,他话里藏针,表面上看似在自我检讨,可是旁人听起来,却很容易就会想到,是沈天星年轻气盛,受不了气,负气出走后才碰到了危险,主要责任在沈天星。

    “你知道,你怎么知道的?天星才刚刚回来。”青叔沉声道。

    “青叔,这就是我想说的,天宝斋在水月城的负责人,应天先生,特地过来,就是专门解释这件事。”宋鹰不慌不忙,指了下一直坐在位置上的天宝斋的人。

    青叔等人的目光,顿时望向对方。

    那应天先生,是一个富态的老者,他是天宝斋在水月城分店的负责人,在场的人也都认识他。

    看到众人的目光望过来,应天矜持的点了点头,淡淡道:“确实如此,郑贺这个叛徒,竟敢袭击贵商行的人,真是罪该万死,不过我听说,他已经死在了贵商行手中,也是罪有应得了。”

    “叛徒?郑贺可是你们天宝斋大力培养的年轻一代,和天星、宋鹰齐名,什么时候成了叛徒。”青叔冷笑道。

    郑贺、沈天星以及宋鹰等人,都是年轻一代,当然宋鹰年纪较大,比前两人都要大好几岁,起步更早,因此同为年轻一代,在大盛商行内的位置,却要在沈天星之上。

    听到青叔提起,应天不无惋惜的叹了口气:“说来话长啊,郑贺这人,我们本来也是非常看好的,认为他经过锻炼后,将来能成为我们天宝斋的高层人员,没想到,此人狼子野心,居然和另外一个势力勾结,想要颠覆我天宝斋,幸好被发现的早,因此驱逐了出去,由于是丑闻,所以我们没有对外宣布,没想到此人就利用这一点,竟然袭击贵商行的人,妄图挑起我们两大势力之间的纷争,以达到报复的目的,可恨,真是可恨。”

    应天一脸的痛恨,仿佛对那郑贺深恶痛觉一般。

    “青叔,你也看到了,是应天先生解释后,我才知道了这件事,后来想起来也非常的后悔,周雄的死我也很遗憾,但逝者已矣,幸好天星和天雨没事,我心里也好受一些,最重要的,还是不能上了郑贺那小人的当啊。”宋鹰义正严词的说道。

    这一番话,宋鹰说的非常漂亮,将责任推的一干二净。

    周围的人也是神sè稍缓,他们都是不清楚事情真相的,现在宋鹰和应天说的没有任何破绽,很容易让人相信。

    青叔直觉的感到有些不对,但到底哪里不对,却也说不上来,加上他也不是当事人,光听沈天星一面之词的话,也难以服众,当即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沈天星气的浑身发抖。

    他是当事人,应天和宋鹰说的再漂亮,他也能肯定,郑贺在动手之前,绝对还是天宝斋的人,而不是莫须有的其余势力。

    不过他却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虽然方慎早就有先见之明的,收集了一些郑贺等人遗留下来的信物,是独属于天宝斋的,可那应天照样能以,被郑贺盗走一词来推脱,毕竟郑贺在天宝斋的地位,也是能弄到手的。

    “好狠毒的人。”方慎目光微眯。

    他洞若观火,将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也能猜出应天和宋鹰等人的想法。

    死人,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郑贺生前,或许是希望之星,大有前途,可是一旦死了,就什么都不死,立刻就被按上了谋逆的名头,可见这两人的狠辣无情。

    很显然,活着的宋鹰价值远超过郑贺,他们都知道,沈天星活着回来,肯定会给宋鹰造成不小的麻烦,让他在大盛商行高层中失分,不管如何巧言令sè,这都是无法避免的。

    为了避免这一后果,干脆就给郑贺套上叛徒的名头,反正死人是不会反对的。

    至于郑贺为什么这么巧能找到沈天星等人,宋鹰也能推脱掉,毕竟沈天星也拿不出证据来,只要撇开了天宝斋这一敏感的点,就是小问题了。

    方慎也是猜出了,这宋鹰和天宝斋的关系肯定不简单,说不定有什么全盘yīn谋在内。

    不过他没有任何证据,即便是有,大盛商行也不可能相信一个陌生人,因此方慎什么都没说。

    “无耻。”沈天雨终究年纪还轻,忍不住怒骂了声。

    “呵呵,天雨妹妹,你年纪还小没什么阅历,容易上当,不说别的,你们带进来的这个人,我看就很可疑,根据我掌握的情报,此人来历不明,十有**是和郑贺一伙的,上演的恰恰是苦肉计,对我们大盛商行心怀叵测。”宋鹰微微一笑,没有在意沈天雨的话,接着声音yīn冷了下来,冷冷看向方慎。

    谁也没有预料到,宋鹰突然之间发难,矛头直接指向了方慎,要倒打一耙。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