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超级拍卖行 >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谁能不朽
    传道。

    是的,就是传道。

    麻衣青年通过朗读的方式,将一部分剑道至理直接传给了方慎,就像是方慎自己领悟似的,没有任何艰涩。

    如此手段,简直是闻所未闻。

    “这本书,这本书……”

    死死的盯着麻衣青年手中的书卷,方慎心中惊骇。

    他看不清书卷的名字,也碰触不到这本书,然而方慎可以肯定,这本书和世界之剑的创造者有关系。

    要知道,世界之剑可是无上真法,如果仅是一般的剑道至理,对世界之剑不会有任何作用,但是方慎听到的那几百字,却让方慎参悟起世界之剑来突飞猛进,虽然距离入门还非常遥远,不过比起以前的没有多大进步,却要好上太多了,节省了方慎数百年的苦功。

    这,仅仅是麻衣青年朗读了数百字的成果。

    “无物不可为剑,世界之剑,不就是以世界为剑吗。”方慎深吸一口气,只可惜,他对世界之剑的领悟太低,而且本身不是专修剑道的,因此仅仅只能听懂数百字,如果能听懂更多,甚至将这一卷书全部听完,恐怕世界之剑这一无上真法,至少能入门。

    “难以想象,难以想象。”

    方慎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机遇,他这时候完全明白过来,麻衣青年朗读书卷,就是在向他传道。

    只不过,前面朗读的那些书卷,都是方慎从未涉及的修炼体系和领域。因此对方慎来说,听起来就像是听天书,最多听懂几个字,当然不会有任何收获。

    阐述剑道的那本书,和世界之剑的创造者有关,如果这里的其他书,全部是这一个层次,又或者差不多的层次,那眼前的麻衣青年……

    想到这里,方慎看向麻衣青年的目光。带上了深深的敬畏。

    对方。恐怕是他所无法想象的存在。

    十天过后,麻衣青年又换了一本书,每一本书,他都是朗读十天就停。有时候一本书太短。就反复朗读几遍。如果太长,就仅只朗读其中的一部分。

    绝大多数书,方慎都是听的云里雾里。只有极少一部分,方慎能听懂一些字,但最多也不过数百上千。

    时光流逝,转眼就过去了十年。

    这十年里,麻衣青年也不是一直在读书,偶尔他也会放下手中的书卷,走到一旁,弹弹琴,写写字,画画……不过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读书。

    只有麻衣青年读书的时候,方慎才不能动,其他时候还是没问题的,当然,他也无法离开这座古阁。

    方慎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参悟无上真法上,第一个无上阵纹,方慎已经是彻底掌握,不会再有涣散的可能,而且,他也开始涉猎第二个无上阵纹,能凝聚出九个道纹,形成不同于第一个无上阵纹的图案。

    “铮铮铮。”

    一串琴音后,麻衣青年站了起来,看到这一幕,方慎顿时提起神来,他知道,麻衣青年又要开始读书了。

    果然,麻衣青年走到了书架前,手指在书脊上划过,似乎在寻思着挑选着哪本书,很快,他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书卷,走到了书桌前坐了下来,开始朗读。

    “地修之祖曾言……”

    方慎猛地一震,刚开始的四个字,就让他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地修之祖?

    “地修,这是关于地修的书。”方慎心中狂喜,等了十年,终于等到了这一体系的书卷。

    光听名字,就知道不凡,地修之祖?难道是创造出地修这一修炼体系的人?

    麻衣青年没有理会方慎的震惊,自顾自的朗读着,一个接一个的字词清晰无比,传入了方慎脑海,化成他能理解的道理。

    很快,一千个字过去了,方慎没有任何模糊的感觉。

    方慎不敢有丝毫放松,以免漏掉任何一个字,当然,这是他多虑了,即便他不去听,这些字词也会自动钻入他的脑海,成为他的东西。

    不断听下去,方慎也逐渐明白了这本书的内容,它的作者,应该是地修之祖的一个弟子,至少是能时常聆听教诲的人,这本书里面没有讲述任何地修的修炼之法,却记载了地修之祖的一些言论,心得,以及日常琐事……

    很平淡,但是听在方慎耳中,却是起了巨大的作用,方慎能感觉到,自己对地修这一修炼体系的理解在急提升着,如果说,以前对地修了解的,仅是一些表面,仅是知其然的话,那么现在通过理解地修之祖的心得,却是开始知其所以然,开始触摸到地修的本质。

    这对方慎的作用之大,不言而喻。

    数万字后,麻衣青年朗读的声音再次变的虚幻起来,让方慎感到云里雾里,这代表后面的内容过了方慎能理解的范畴。

    十天后,麻衣青年放下了手中的书卷,又挑了本书来朗读。

    这一次,方慎又是听不懂了。

    “收获太大了。”方慎惊喜莫名。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一年,在将书架上的书卷全部朗读了一遍后,麻衣青年终于站了起来,推开了十一年来,从未推开过的阁门,走了出去。

    “咦?”

    方慎现,自己身不由己的跟了出去,跟在了麻衣青年身后,他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不能干涉,也不能远离。

    离开了古阁后,麻衣青年徒步而行,周围的世界开始变化。

    “他想干什么?”方慎看着麻衣青年。

    方慎隐隐有种感觉,麻衣青年十一年的朗读,并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传道,他似乎在书卷里面寻找着什么。有什么东西困扰着他,至于给方慎传道,不过是顺手为止罢了。

    不过方慎和麻衣青年相处的,也仅是那静静读书的十一年罢了,以前他做过什么,有过什么惊天动地的经历,方慎都不得而知,自然无法知晓,困扰麻衣青年的是什么。

    麻衣青年每一步跨出,都不知道有多么遥远。他行走在世间。

    他的行为。也没有任何规律可循,完全是随心而。

    有时候,他会在路边停下来,摘下一朵花。仔细的看上半天。有时候。他会在一条大江旁边,看着浪卷浪舒数年之久,有时候。他会看着一个生灵的诞生,一个生灵的死亡……

    麻衣青年随意行走,没有一个人能现他,不管是普通人,还是能毁天灭地的强者。

    有一次,方慎跟在麻衣青年身后,闯入了两个强者的战场,那是两个远比方慎强大的强者,举手投足间有着不可思议的威能,然而麻衣青年却像是没看到似的,他就像是不存在,无任再强的力量,也影响不到他分毫。

    跟着麻衣青年,方慎走过了一座接一座的大6,一座座的海洋,一个接一个的世界,最终,他步入了无尽虚空。

    时间流逝,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方慎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跟在麻衣青年身后。

    麻衣青年站在无尽虚空,无边无际的毁灭力量从他身边绕过,却伤害不了他,他静静的看着前方,那里有一个大世界,正处于鼎盛时期,无数强者涌现,在大世界内掀起征战,上演无数可歌可泣的史诗。

    他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数百万年,数千万年一动不动,看着这个大世界步入了巅峰,再逐渐走向衰亡,最终毁灭,爆出了无法想象的威能,随后彻底消失。

    方慎心神触动,他是一个旁观者,时间的流非常的快,感觉不会那么漫长,只能依稀判断出,那是一段极为长久的岁月。

    麻衣青年继续在无尽虚空中穿行,他经过了一个又一个的世界。

    不知过了多么漫长的岁月,突然,一座仿佛亘古出现的古老石门出现在了方慎面前。

    “古老石门,昆荒大世界?”方慎猛地一震,从漫长岁月的浑噩中惊醒过来。

    “我在那里,有了一些现。”麻衣青年突然开口了。

    这是他在朗读书卷外,第一次开口。

    方慎悚然而惊。

    周围的场景突然间急变幻起来,方慎现,自己和麻衣青年不知何时,又回到了那座古阁。

    麻衣青年坐在石桌上,他的目光温和,看着方慎。

    “你能看到我?”方慎吃了一惊。

    “这是我的世界,不过你现在看到的我,仅是当年留下的一丝意念。”麻衣青年温和道。

    “轮回世界已经走到尽头了,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出去后,询问我的仆从,你通过了考验,脱了轮回,因此我的传承你也会逐步得到。”

    方慎这时候才注意到,周围的一切都在迅崩溃。

    “你为什么在外面走了那么多年?”方慎抓紧时间,问了一个问题,这也是他最大的疑惑,因为麻衣青年这些年里的很多行为,都让人无法理解。

    “我在寻找一个答案。”麻衣青年温声道。

    “世间万物,终将走向衰亡,生灵如此,非生灵亦如此,普通人会死,强者也会死,哪怕是大世界,也终有一日会走向灭亡,区别仅在于时间长短。”

    “哪怕是顶级大世界,它们的寿命以万亿年来计算,也避免不了灭亡的命运,这是不可更改的规律,可是我心中困惑,也有不甘心。”

    古阁崩溃,无数碎片掉落下来,一切都在急消失。

    麻衣青年最后的声音,传入了方慎耳中,振聋聩。

    “无数年来,我一直在寻找着答案,那就是,诸天万界,谁能不朽?”

    ……(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