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超级拍卖行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武庙
    宋观的老家,是在东川省南部的一个偏僻小村庄里。

    溪洞县宋家庄,方慎开着车驰进这座小村庄,顿时引来了村里人的注意。

    宋家庄虽然不是隐水县那样贫穷的地方,但这里的人也算不上富裕,方慎来的时候,让于龙他们搜集过这里的资料。

    武风盛行,这里的村民,祖上大多是习武出身,传承到今天,依旧有不少人坚持习武,村广场上摆着好几个木桩子,方慎过来的时候,有几个年轻人还在上面摆架势,看到方慎进了村,才停了下来。

    “外乡人,你来这里干什么?”一个骨节宽大,手上有着厚厚老茧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沉声问道,看着方慎的目光有些敌意。

    “我是宋观的朋友,上次和他见过一面,相谈甚欢,听说他住在这里,就特地来走一趟。”方慎淡淡道。

    宋家庄的人很排外,而且民风凶悍,因为尚武,很容易就会发生流血事件,方慎可不是来这里斩草除根的,没想过大打出手,所以就说是宋观的朋友,希望能省掉不必要的麻烦。

    “宋观?”方慎不说还好,这话一出,中年男子的脸sè顿时变得无比的难看,铁青一片:“你是那个大逆不道的畜生的朋友?”

    “好大的胆子,居然还敢找到这里来。”

    “不管你和那畜生是什么关系,既然是他朋友,那就是我们的敌人,吃我一拳。”说完,中年男子猛地一拳,向方慎打了过来,虎虎生风,倒也有几分气势。

    但也仅限于普通人罢了,在方慎眼里,却是不值一提。

    随意一伸手,中年男子这在旁人眼里速度极快的一拳就被方慎握住,随后轻轻一推,中年男子顿时感觉到一股大力涌了过来,控制不住自己身体,蹬蹬蹬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满脸惊骇。

    “怀叔~”

    “敢打怀叔,找死。”

    中年男子这一被推到,立刻惹怒了那些在广场练武的年轻人,一个个义愤填膺的冲了过来,把方慎团团围住,就要动手。

    方慎皱了下眉,事情有些出乎预料,没想到宋观在自己家乡这么不受欢迎,因为宋家庄的排外,于龙也没打探出这隐秘情况来。

    “住手。”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喝止了这些人。

    “村长。”

    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从远处走了过来,步伐倒是相当稳健,没有普通老年人的虚浮。

    这个老头,应该就是宋家庄的村长,同时也是一族之长。

    宋家庄的人,大部分都姓宋,是同族的人。

    “一个个都不长眼睛吗,人家是手下留情了,还不知好歹,退下。”村长沉声道,他是族长,在宋家庄有着无上权威,那些年轻人虽然满脸不服气,却也没有人敢违抗他,退了下去。

    这时候,那中年男子才回过神来,从地上一跃而起,大步走到方慎面前,紧盯着他:“你很强,我远远不是对手,不过你是宋观那畜生的朋友,这里不欢迎你。”

    他这么一说,其余人才相信,眼前这青年确实强大无比,不是取巧或者中年男子大意,而是被方慎轻易打败了,他们望向方慎的目光顿时充满了惊骇。

    “阿怀。”村长顿了顿拐杖,制止了中年男子:“不要说了,远来是。”

    “可是,村长……”中年男子急了。

    “我相信,他应该不是宋观那畜生的朋友。”村长看了方慎一眼,有着洞察世情的睿智。

    “你想,宋观那畜生,有脸会向他的朋友提起这里?”村长的一句话,让还想说什么的中年男子直接哑口无言。

    “宋观那畜生是被驱逐出去的,二十年前,他做下了大逆不道的事情,这也是他的奇耻大辱,如果是朋友,他应该不会提起这里。”村长又对方慎解释道。

    方慎点了点头,宋观是进化者,竟然被驱逐出去,想来是还没有成为进化者的时候,这些人一口一个畜生,可见对宋观的痛恨程度,倒是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竟然过了这么久,提起来都让宋家庄的人如此愤怒。

    “好吧,我也实话实说,的确不是宋观的朋友,不过因为一些缘故,所以对他的老家很感兴趣,所以就走了这一趟。”既然说开了,方慎也就没有隐瞒,大大方方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当然,和宋观的冲突,以及他死在自己手里这些话,方慎是不可能说的,只说对宋观的家乡感兴趣。

    宋观是被驱逐出去的,离开这里又有二十年了,加上宋家庄的封闭,他们肯定不会知道宋观的死讯,毕竟,成为进化者后,宋观和这里,也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村口的人被村长赶走了,就剩下那个中年男子还跟在村长身边。

    “还请村长说一下,关于宋观的事。”方慎道。

    “我们宋家,几百年前在战乱的时候迁徙到了这儿,就扎根落地,一直到现在,要说起来,我们祖上也出过几个驰骋沙场的将领。”对于方慎的要求,村长没有拒绝。

    当然,这也和方慎表现出来的实力有关,中年男子是宋家庄身手最好的一个,却也禁不住方慎轻轻一推,差距实在太大了,加上方慎没有表现出多少恶意来,否则以此地的民风习俗,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屈服。

    “那畜生,也是我们宋家的一员,身为同族人,我们不会做的太过,但是那畜生当年,做的事情太过大逆不道,引起了众怒,才将他给驱逐了。”说起当年的事,老村长眼里依然有着恨意。

    村长和中年男子在前面带,领着方慎一到了村里一处荒僻的所在。

    这是一座庙宇,此时却是荒僻不堪,外面长满了青草,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打理过了,边上一块掉漆的横匾上,隐约能看出两个字:武庙。

    里面供奉着关帝爷的神像,原本应该是香火不断的,现在却是破旧简陋,那尊关帝爷的神像歪倒在地,也没人有去管。

    “这座武庙,曾经是我们一族的圣地。”村长用力顿了顿拐杖,声音沉痛:“我们宋氏一族,人人习武,故老相传,只要在这座武庙里面修炼习武,就能事半功倍,而事实也是如此,只要在武帝庙里习武,效果往往是其他地方的一倍,这是关帝爷对我们宋氏一族的护佑啊。”

    “可是,宋观那畜生……”

    村长声音中有着浓浓恨意,即便隔了二十年也未曾消散:“那畜生,竟然打碎了关帝爷的神像,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啊。”

    “这畜生,可恨我当年没有今天的本事,不然一定干掉了他,也不会让他离开。”中年男子也在一旁恨恨道,他和宋观年纪差不多,想来也经历过当年的事。

    方慎了然。

    宋家庄的人,视关帝爷的塑像如神物,但是宋观却把它给打碎了,难怪会让他们勃然大怒,如此重罪,就算处死也不为过,仅仅驱逐出去,已经是仁慈了。

    村长的说法有些神乎其神,换做旁人,肯定是不会相信的,什么关帝爷保佑,完全是迷信的说法,不过方慎却不这么看。

    宋观能成为进化者,肯定和天材地宝有关,而这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宋观的祖辈都脱不了关系,因此在这世代生活的宋家庄的可能xìng极大。

    “宋观的祖辈是干什么的?”考虑了下,方慎问了个问题。

    “那畜生的祖上,都是武庙的看庙人,负责看守打扫武庙,一直都是最尽职的,没想到居然会出这么一个畜生来,也正因为这样,他做出这种事来,才让人愤怒。”村长说道。

    “祖上都是看庙人?”方慎眯起了眼睛。

    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关键就在这座武庙了,然而走到这里,方慎却没有感应到任何天材地宝,即便是开启了天眼,四面八方察看了番,也没有发现有天材地宝的灵光。

    目光一转,方慎的视线落在了那尊倒在地上的关帝像上。

    “这尊关帝像?”

    “原来那尊被打碎了,这尊是后来补上的。”村长解释道:“那畜生打碎了关帝像,使得关帝爷的护佑消失,以后这里就变得和外面一般,渐渐的,也就荒废下来了,唉,那天杀的畜生。”

    方慎眼中jīng光一闪,直觉的意识到,关键是在原来的关帝像上,而宋观肯定是发现了什么,才会将关帝像打碎。

    “那尊关帝像在哪里?我想去看一眼。”方慎道。

    村长有些惊异的看了方慎一眼,他没有想到方慎居然会提出这个要求,那尊关帝像他也看过,不过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犹豫了下,他还是给方慎指出了方向。

    破碎的关帝像没有了作用,就被宋家庄的人给遗弃了,丢在宋家庄外面的山里。

    宋家庄是靠着山建立起来的,东川省内山脉繁多,这里也是被群山包围着,村里的人经常进山打猎,有什么没用的东西,也会经常丢进山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