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超级拍卖行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观音像的秘密
    车子开到方慎居住的别墅区,停了下来。

    辞别李天成后,方慎径直回了家。

    别墅里没有人,李幽若还在李家庄园,李妍这几天住在学校,没有过来,至于偶尔过来住的方之行,也是忙着准备期末考试,留在了学校,偌大的别墅显得有些空旷。

    方慎坐在厅的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啜饮着,悠然自得。

    “嗯?”

    一股奇异的清香突然传进了鼻端,方慎一愣,慢慢放下了茶杯。

    这清香,不是来自手中的茶杯,而是来自他物,不过却是断断续续,很难把握到它的位置。

    一番搜寻无果后,方慎的视线最终落在了那尊观音像上,目光陡然一凝。

    这尊观音像,他一直带在身边,哪怕在jǐng局和人动手也没离身,等到了家里后,倒是随手放在了进门的柜台上,虽说是天材地宝,不过既然是目前无法使用的天材地宝,方慎也就不会太过在意,反正在家里也不会弄丢了。

    那种清香,就是来自这尊观音像,方慎无比的肯定。

    几步走到了门口,方慎把观音像拿在手中,仔细观摩着。

    观音像的下方,莲台的位置,沾染上了一块血迹,透出了琥珀一般的颜sè,和观音像整体的颜sè截然不同,仔细闻闻,就能发现那种清香,就是从这琥珀sè的地方散发出来的,若有若无,非常的淡。

    “这是怎么回事?”方慎愕然,血迹的事情好解释,他今天经过了多场打斗,虽说自己没受伤,但被他打出血来的不在少数,而观音像又一直在他身上,想来就是那时候不小心沾染上去的,可是……

    “难道说,就是这血液,产生了这现象?”方慎脑海中灵光一闪,迅速把握住了想法。

    要知道他现在对观音像束手无策,完全找不到了解它的办法,此时好不容易找到一点曙光,怎么可能放弃。

    从观音像琥珀sè的地方,散发出来的清香很奇怪,不同于提炼返青木jīng髓和血玉髓时候散发出来的香气,两者截然不同。

    后者的香气能让人jīng神旺盛,带着提神的效果,然而前者闻上去,却让人心头燥热,带着一点催情的效果。

    方慎脸sè有些古怪,观音像是青铜所制,这一点他无比确定,上面也没有沾染什么药物,真要有什么异常,也应该和那天材地宝有关。

    “送子观音吗?”方慎想起了送子观音的说法,假如说,真有一尊观音像和他手里这尊一样,能散发出催情的清香,那么只要把观音像放在房里,或许真能增加成孕的几率。

    毕竟,这是天材地宝,绝对不是一般的催情药物可比的,会有一些特殊能力很正常。

    可是,要说它仅仅是催情送子这么简单,方慎却不怎么相信,原因很简单,他依旧没有读出观音像的资料来。

    “血液能开启它的能力吗?”方慎想到了这种可能,而后去厨房取了一把水果刀来,在手指上一划,鲜红的血液顿时流了出来。

    方慎把血液涂在了观音像的莲台他处,以及其余地方,静静的等待了一会儿,却没有任何效果,血液涂抹的地方,依旧是原来的颜sè,没有变成琥珀sè。

    “是因为时间不够,还是说,需要特定人的血液?”方慎眉头微蹙,仔细想了想,第一种可能应该可以排除,如果是因为时间不够,那现在至少应该有点效果的,在方慎的天眼下,这点变化应该是无所遁形的,然而方慎却没有看到丝毫的改变。

    “看来是需要特定人的血液了。”

    回忆了下今天的几场打斗,有机会把血液沾染上去的,只有三人,其中一个是jǐng察。

    方慎走回沙发,给李天成打了个电话,请他帮忙查一下那几人的情况,越快越好,李天成也没多问,对他而言,这只是小事一桩。

    大约一小时后,别墅的门铃被按响了。

    “这是您要的资料。”一个黑衣保镖说道,将一叠资料转交给方慎,而后转身就走。

    在明珠市,李家果然是有通天之能,这叠资料应该是刚刚打印出来的,上面还有油墨的香气。

    方慎翻看了一下,顿时冷笑起来。

    那个jǐng察不用说,被开除了公职后就回了家,至于那几个本应该被关在jǐng局的打手,此时已经被放出来了,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明珠市一家夜总会。

    李家固然可怕,不过罗轩也不是好惹的,jǐng局的人不敢把那几人关押多久,有罗轩的秘书作保,很快就放出来了。

    虽说早就有所预料,方慎多少有些郁闷。

    “也好,正好找你们谈谈心。”放下了手中的资料,方慎微晒。

    天夜已晚,正好是动手的好时机,本来方慎也懒得去理会这些小人物,不过既然他们的血液很有可能是解封观音像的因素,也就只能算他们自己倒霉了。

    出去的时候,方慎把定魂石从保险箱里取了出来,放出了一些煞气后,才放下心来。

    招了俩出租车,方慎先去那个jǐng察居住的小区。

    庄塔坐在家里,正一口一口的喝着闷酒,今天被jǐng局开除,让他的心情坠入了地狱,桌子上东倒西歪的丢着几个酒瓶,今天被方慎打中的地方说不出的疼痛,但是借酒消愁的他根本不管,只想喝酒来麻醉自己。

    “砰~”

    厨房里传来一声大响,是玻璃被砸碎的声音。

    庄塔马上就怒了,冲到了厨房,对着外面就是一阵怒骂,然而四下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出现,这里住的人都知道庄塔的凶蛮,这时候更是缩在家里不肯出头。

    破口大骂了一通,庄塔心情好了不少,摇摇晃晃的回去继续喝酒,然而他刚刚坐下来,酒杯还没送到嘴边呢,厨房里又是一声大响,另外一块完好的玻璃也碎了。

    “TMD。”

    庄塔彻底怒了,猛地拉开了门,冲下楼道,想要找那个砸玻璃的混蛋算账,别看他受了伤,一般人还真不是他对手。

    然而,庄塔刚刚冲出楼道,就感觉到后脑猛地一痛,似是被重物敲中,身子往前一倒,昏迷了过去。

    方慎从yīn影中走出来,提着庄塔离开了这里,等到了一僻静处,顿时开始给庄塔放血。

    大约接了一小碗左右的鲜血,方慎就不再继续。

    取出观音像,把鲜血涂抹到观音像各处,随后方慎开启了天眼,仔细观察着观音像的变化。

    “不是他。”片刻后,方慎摇了摇头,庄塔的鲜血对观音像毫无作用。

    “看来还要去找另外两个。”方慎收拾了一下,很快离开了这里。

    欢乐时光夜总会。

    看着里面醉生梦死的场景,方慎不由得皱了皱眉,这里可不比庄塔住的地方安静,想要效仿引出庄塔的办法,肯定是不行了,在里面动手的话,很容易会被人发现。

    不过这也难不倒方慎。

    在街旁买了一副墨镜,方慎大步走进了夜总会,晚上还带着墨镜虽然很奇怪,不过在方慎打出了几百小费后,也就没有人阻拦了。

    混进了舞池中,周围男男女女挨挨擦擦的,脂粉香气混杂着汗酸味,让方慎眉头大皱,当下手指捏诀,把定魂石中的煞气引了出来,散布在舞池里面。

    做完这一切后,方慎就走到一旁,等着看热闹了。

    煞气能引发出人潜藏着的负面情绪,并加以放大,在夜总会混的,有几个正经男女,年轻人火气盛,推推搡搡的,很快就起了冲突。

    “砰~”

    随着一个酒瓶在一个头发染得五颜六sè的男子头上炸开,夜总会里的混乱拉开了序幕。

    在煞气的影响下,所有人心底的负面情绪都被激发出来,很快就打成一团,混乱的不成样子,就算夜总会看场子的人出来,也是镇不住这种场面。

    乱,乱成了一团。

    没有人在这环境下还能坐得住,包厢里的人也纷纷出来,忙不迭的离开了这里,唯恐被下面疯狂的场面也卷进去。

    方慎的目标,从上面一个包厢里走了出来,骂骂咧咧的。

    “真TM的晦气,出来乐呵一下压压惊,也能碰上这样的倒霉事。”

    “快走,别被卷进去了。”

    几人浑然没有注意到,一个带墨镜的男子迅速靠近了他们。

    双手猛地伸出,抓住了两个目标,而后方慎抬脚一扫,剩余几人全都惨叫一声,连动手的人都没看清,就被扫飞出去,跌进了下方的舞池里。

    微一用力,把两人弄晕过去,方慎从夜总会的后门走了出去,熟练的开始放血、试验。

    第一个人,无效。

    当方慎把最后那人的血液涂抹到观音像上时,一直没有动静的观音像,终于有了变化。

    天眼视角下,可以看到鲜血和观音像起了反应,表面的锈迹缓缓溶解,显露出美丽的琥珀sè来。

    这个过程非常缓慢,却是持续进行着,为了保险起见,方慎多放了点血,随后就一脚一个,把这两人踢回了夜总会。

    反正以夜总会如今的混乱,出点血是很正常的事情,想来他们事后也不会多怀疑。

    方慎打车回到了别墅。

    等他到家的时候,那种变化已经完成,此时的观音像通体都是琥珀sè,看上去相当的美丽。

    深吸一口气,方慎把观音像握在手中,而后,开启了天眼。

    周围的一切迅速模糊淡去,这一次,方慎终于读到了一些资料。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