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超级拍卖行 > 第七十五章 警告
    “方慎,一定是方慎做的。”在医院清醒过来后,宁珩左右想,最后想到了方慎身上。

    两件事情接连发生,要说其间没有关联杀了宁珩都不信,而最近宁家得罪过的,就只有一个方慎了。

    也只有他,才有杀死宁中广等人的动机,也才可能对宁家的货轮动手。

    “肯定是他。”越想下去,宁珩就越确定自己的猜测,他打了个电话下去,不一会儿,就有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进了病房。

    “珩哥。”黑衣男子说了一句,就站在一旁不说话了,异常的低调,如果不留心的话,甚至都不会注意到病房里还有这么一个人。

    “陈升,你把那天方慎在市里动手的录像找来。”宁珩吩咐道。

    这个陈升,是他的心腹手下,跟了他十几年了,一直忠心耿耿,比两个儿子更得宁珩的信任。

    那rì方慎动手打昏宁中远和两个保镖的地方,正好有监控录像,将当时的情景录了下来,只不过宁珩没把方慎当作一回事,毕竟在他想来,方慎再能打,能对付得了枪械?因此才没有加以重视,现在既然怀疑货轮沉没和宁中广之死都是方慎做的,自然就会重视起来,毕竟跟宁中广去的,可是一群手持枪械的亡命之徒啊,然而就连他们都没有一个回来,想来也是被干掉了。

    “是。”陈升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半小时后,他手里拿着一盒影像回来。

    贵宾病房里自有播放录像的设备,很快就被拉到方慎动手的那一段。

    画面中,方慎起脚两下,把两个彪形大汉踢出十几米,当场昏迷过去,过程干净利落,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看到这一幕,陈升瞳孔缩了缩,宁珩的反应倒是不大,他只是普通人,知道方慎很强,但强到什么程度就没感觉了。

    “陈升,你怎么看?”宁珩问道。

    “很强,速度相当惊人。”陈升沉默了下,道:“我远远不是对手。”

    “果然。”宁珩眼中凶光毕露,陈升的身手他知道,是特种兵出身,一般人来个几十个也不会是陈升对手,然而现在他却说自己远远不是方慎对手。

    “就是他,就是他杀了广儿,就是他沉了我们的货轮。”宁珩喉间低吼着,犹如受伤的野兽。

    他无比的确定,就是方慎动的手。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对他这样的人来说,一旦某方面的推测足够,就可以动手了,什么证据确凿,那是jǐng察和法庭要做的事。

    “我要杀了这人,陈升,你出去联系杀手,一个月内,我要看到他的人头。”宁珩厉声道,面容扭曲,他已经不顾一切的想要报复方慎:“他不是很厉害吗,我就不信,连杀手都干不掉他。”

    “是。”陈升默默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

    明珠市,李家庄园。

    李天成站在案前,上面放着洁白的宣纸,李天成手持毛笔,在上面奋笔疾书。

    有志者,事竟……五个字缓缓出现在纸上。

    “董事长,最近定海市发生了一些事,我怀疑和方慎有关。”李天成的心腹,庄成沉声汇报。

    “哦,说来听听。”李天成神sè不动,将最后一个成字写完,才放下毛笔,仔细端详着自己的成果,露出满意之sè。

    庄成则是将方慎和宁家的冲突说了出来。

    方慎去了定海市,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秘密,李天成很容易就查了出来,更不用说宁家还查过他和方慎之间的关系,这显然也瞒不过李天成。

    方慎和宁中远发生冲突,乃至宁珩派大儿子宁中广出去对付方慎,以及刚发生不久的货轮沉没事件,宁珩吐血昏迷等等,庄成一一说出。

    李天成静静听着,露出索之sè:“和宁家发生冲突,这只是小事,以方慎的xìng格,不至于会去弄沉宁家的货轮,这仇结的有点大了,不过如果说和方慎无关,这又太巧了,而且光是货轮沉没,也不会给宁珩这么大的打击,里面肯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李天成眉头微蹙,定海市可不是李家的地盘,他们能查到方慎和宁家的冲突就不错了,至于发生在海上的血战,却是根本不清楚。

    “对了,宁中广回来了没?”李天成突然问道。

    “额,应该还没有。”庄成愣了愣,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我看,八成是宁中广和他带去的人都出事了,而且是方慎动的手。”李天成的语气十分肯定。

    也唯有这样的打击,才能令宁珩气的吐血昏迷。

    “宁家的十万吨货轮沉没,应该是方慎的jǐng告,这可不是仅仅给宁家看的,而是给所有人的jǐng告。”

    李天成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淡淡说道。

    “jǐng告?”庄成一怔。

    李天成轻轻颌首:“这小子,还真是出人意料啊,藏的很深,如果不是这次宁家挑衅,恐怕谁也不会知道,他居然有这么强的身手,呵呵,有这身手当后盾,以后想要再打他主意的人,就要好好掂量掂量了。”

    李天成露出赞赏之sè,虽说此举不会吓住所有人,但是其他人如果还想动手的话,肯定会考虑到后果能否接受。

    的确,现在没什么证据确凿证明这些都是方慎干的,在货轮上动手的时候,方慎也是戴了面具,但是如果真有确凿证据的话,就该是jǐng察机关找上门了。

    对李天成他们而言,不需要确凿的证据,就可以确定这些事都是方慎做的,而这也是方慎放出来的jǐng告,毕竟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除非是有人出来,证明自己才是真正动手的人。

    站在李天成的角度,也是相当赞同方慎的举动的,毕竟天材地宝的诱惑太大,如果不表现的凶狠一点,根本别想保住自己的东西。

    “董事长,这,真的有人的身手能强到这地步吗?”庄成还有些不相信,他也是特种兵出身,对自己的身手相当有自信,但是庄成自付,绝对办不到方慎做出来的事。

    别说宁家养着的亡命之徒了,就算是货轮,虽然都是普通人,但是足有几百人,也能缠住他许久,如果撤退不及时的话,连逃都逃不掉,更别说炸船了。

    那种身手,让庄成无法想象。

    那个看上去不算强壮的青年,真有这么厉害?

    “为什么不可能?。”李天成神秘一笑,眼中却是飞快闪过一丝惊惧:“这世界啊,远比你看到的还要广大的多。”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