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超级拍卖行 > 第二十七章 方之行
    两界拍卖网站更新了一下页面,原来空白的地方多出来一行地址,上面写着两界拍卖行在明珠市南山的地址。

    这则小小改变,对尚没有什么人气的网站来说,波澜不惊,然而对于方慎他们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这代表着,拍卖行正式建立起来了,而不再是以前的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临海二中。

    今天是周末,方慎就来看看自己的弟弟,顺带给他带点生活费。

    学校里学生并不多,篮球场和cāo场上倒是有一些学生正在打球,在阳光下挥洒着汗水。

    方慎有些恍惚,虽然只是几个月,却发生了那么多事,同样的校园生活,对他而言,似乎是上辈子的事情了一般,再也无法融合进去。

    临海二中是省属重点中学,招收来自临海全省的学生,有一半以上的学生都住在学校里,方慎不是第一次来了,轻车熟的很快就到了2号宿舍楼下面。

    男生寝室没那么多规矩,方慎径直到了403室,敲了敲门。

    “谁呀。”一个声音在里面响了起来,接着门被打开,一张稚嫩的脸伸了出来。

    “你是……啊,我记得你,你是方之行的哥哥。”看到方慎,对方愣了愣,接着就想了起来。

    “之行在吗?”方慎认得这人,他来过几次,知道这个叫马广荣的男孩是方之行的室友,平时对方之行颇为照顾。

    “方之行啊,他出去打工了,要吃饭的时候才回来。”马光荣道。

    “打工?”方慎一愣,心中有些心酸。

    他和方之行兄弟俩都是世家子弟出身,本来应该过的是锦衣玉食的富贵生活,却因为一场事故,家道中落,亲戚排挤,从而沦落到了如今的局面,甚至要靠打工来维持生活。

    这些,都拜那些可恶的亲戚所赐。

    方慎心中愤怒,自己受点委屈无所谓,但是方慎绝不容许自己的亲人受委屈。

    “他在哪里打工?”方慎的声音有点冷,对面的马光荣脖子一缩,有些害怕,待到方慎察觉不妥,收敛起自己的情绪后,才松了口气,连忙将方之行打工的地方说了出来。

    方之行打工的地方,距离学校不远,走了十几分钟后,方慎就到了一家超市,方之行就在里面打工。

    这家超市规模不小,主要面向的是附近学校的学生和周围的住户,里面的商品倒是不少,隔着许多个货架,一时间方慎没看到方之行在哪。

    就在这时,超市里面突然传来争吵声,方慎眉头一皱,他听到了自己弟弟的声音。

    超市一个偏僻的角落,一个浑身珠光宝气的中年妇女扯住了一个学生模样的少年,嘴里大声嚷嚷着。

    这边的争吵,惊动了周围的人,很快,超市里的人都涌了过来。

    “方之行,这是怎么回事?”老板走了过来,对那个浓眉大眼的少年厉声喝道。

    “老板,是她要偷我们店里的东西,被我发现了,还诬赖我。”方之行一句话将事情来龙去脉说清楚了。

    老板看了看两人争执的东西,是一瓶柏资美容液,售价220元,这个中年妇女他认识,是附近的一个住户,姓周,家里有点钱,经常打扮的珠光宝气的,不过有个缺点,爱贪小便宜。

    听方之行这么一说,中年妇女顿时炸毛了。

    “什么,说我偷东西?小瘪三你知道我多少身家吗?看看这戒指,看看这貂皮大衣,还有这牌子的手包,你一辈子都买不起,老娘这么有钱,有必要偷东西吗?”中年妇女指着方之行破口大骂:“明明是你要偷东西,被我发现了,还敢反咬一口?老板,这样的员工你也敢用?不怕店里的东西给偷光?”

    “周大姐消消气。”这中年妇女可是超市的大户,经常来这里买东西,老板不敢得罪,转头对方之行斥道:“还不快向周大姐赔罪?”

    其实以老板的想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东西没丢,就打算让方之行赔下罪搪塞过去。

    “我没错。”方之行一脸倔强,少年心xìng,又怎么肯低头,况且错的也不是他。

    “好啊,小瘪三还反了天,今天我的名誉受损,老板你不给我个说法,老娘不走了。”中年妇女听的火冒三丈,手指都差点指到方之行脸上去:“这样的小瘪三,就应该马上辞退掉。”

    老板顿时为难起来,方之行在他这里打工一段时间了,表现一直很好,不过这时候,也只能牺牲他了,想到这里,脸sèyīn沉下来,正要硬按着方之行道歉。

    “不是有监控录像吗?看了就知道谁对谁错。”一个声音在人群外响起,而后方慎推开众人走了进来。

    “哥。”方之行又惊又喜,又有点害怕方慎会骂他。

    “你是谁?”半杀出个程咬金,让老板大皱眉头。

    “我是方之行的哥哥,既然两方各执一词,为什么不看监控录像。”方慎淡淡道,声音有些冰冷。

    像这样规模不小的超市,都会安装监控录像的,方慎才有这么一说。

    老板不是不知道这点,也不是没想过用这种方式来解决争端,而是压根就没有打算那么干,不想把事情闹大固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方之行没什么来历,一个是老顾,一个是打工的员工,该偏向那边,自然不言而喻。

    “你谁啊,你说看监控录像就看监控录像啊。”中年妇女满脸不爽,又转头对老板颐指气使:“小瘪三的哥哥也是小瘪三,老板你别听他的,我的信誉你还信不过吗?这么简单的事情也磨磨蹭蹭。”

    “你说什么?”方之行大怒,这恶婆娘说自己没什么,怎么敢说自己的哥哥是小瘪三。

    方慎摇了摇头,拉住了方之行,只是冷笑着看向老板。

    如果老板连这么点魄力都没有,那就不要怪自己动点武力了。

    “这个……”中年妇女的说法,老板肯定不能用,他看了看气度非凡的方慎,换了套说辞:“你看我们店的人流量这么大,如果关了监控录像,店里有什么损失该怎么办?”

    这话倒是被老板捏住了道理,现在超市里的人不少,谁也无法保证他们不会顺手牵个羊,店里的员工也不可能将每个人都看住。

    “就是,监控录像关一会,最少损失几千元,你们两个小瘪三赔的起吗?”中年妇女也叫嚣起来。

    方之行气的满脸通红,他知道这么一会儿工夫,绝对没有中年妇女说的那么夸张,不过他也无力反驳,因为他们没那么多钱。

    就在中年妇女满脸得意,以为稳cāo胜券之时。

    一叠红彤彤的百元大钞砸在了老板手中。

    “够了没。”方慎冷冷道。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