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超级拍卖行 > 第二十一章 善后
    南山派出所。

    余大河皱着眉头,听着手下报告,脚下掉着几个烟蒂,显然对中午的案件感到十分头痛。

    接到报jǐng后,他立刻带了几个手下出去,赶到隆兴拍卖行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十几个人躺在街道上,痛苦呻吟着,不少人更是头破血流,口中吐血,事后鉴定,都受了轻重不一的伤,一半以上的人,都能勉强归入重伤的范畴,剩下的人,受的伤也算是较为严重了,显然不是普通xìng质的打架斗殴。

    这些人,所里都是有案底的,都是附近无所事事的小混混,在那个开地下赌场的海哥手下厮混,进出派出所是家常便饭,对他们,余大河当然没有任何好感。

    一个报jǐng的隆兴拍卖行职员走了过来,又是敬烟又是道歉,然后承认,是他们拍卖行里几个年轻人火气大,年轻气盛,和这些来捣乱的混混打了起来云云。

    对他的鬼话,余大河是一个字都不信,他也是老jǐng员了,对这些小混混的战斗力心知肚明,几个年轻人就把十几个小混混打的重伤倒地?骗鬼去吧,以为你们的员工一个个都是散打冠军啊,看那几个年轻人稚嫩的样子,就知道是被推出来顶罪的。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当机立断,将两批人带了回去。

    安排了人手对双方分别审讯,隆兴拍卖行那边倒还好,三名职员对打架供认不韪,异常的干脆,他们都是受了马德暗中嘱咐的,先将事情担下来,事后会给他们一定的补偿,反正打架斗殴而已,又不是多严重的案件。

    而且,方慎是谁?利的话,那可是未来的老板啊,有这个大好的立功机会,谁放过谁是傻瓜。

    让余大河头疼的,是小混混那边,几个受伤较轻的小混混叫嚣着要严惩凶手,他们嘴里的凶手并不是那几个职员,而是一个年轻的陌生人。

    至于那个年轻人是谁叫啥,他们是一无所知。

    “余队,要不然对隆兴拍卖行那边加点压,我就不信那三人能抗得住不说。”一名手下出着主意。

    虽然早就有了将事情扛下来的觉悟,不过毕竟是普通人,真到了派出所心里就害怕了,尽管现在还算镇定,不过对这些jǐng察来说,想要撬出真相并不难。

    余大河眉头紧皱,没有说话,私底下,他是不情愿为那些小混混出头的。

    “老余啊,这么简单的一个案件,怎么到现在还没处理完?”一个大嗓门响了起来,接着,一个腆着啤酒肚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张所。”几名jǐng察叫了一声。

    这个中年男子,是南山派出所的副所长。

    “哦?张所有什么高见?”余大河一笑,他也没有太气,虽然张所的级别比他高半级,不过职务上并没有统属关系,硬要插手的话,余大河也敢顶回去。

    “事情很简单嘛,这是很严重的打架斗殴事件,动手的人很凶狠,也很危险,放任不管的话,对人民群众都是一个潜在的大威胁,我建议立刻派人把他抓回来,还有严惩作伪证的隆兴拍卖行。”张所大手一挥,气吞山河的说道。

    余大河冷笑,张所这嘴一张,就把案件定了xìng,明显的是在偏帮小混混那边,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对方的根底不干净,和一些黑社会来往较密,余大河也是心知肚明的。

    “张所是刚回来吧,对案情还不了解,这案件,还是由我们内部负责吧。”余大河不冷不热的顶了一句。

    “你……”张所sè变,正想利用级别压人,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号码,他脸sè一变,走了出去接电话。

    过了一会儿,也不知道他在外面说了什么,等再走进来时,张所打了个哈哈,说道:“老余说的是,哈哈,我也就是提个意见,那边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也不管余大河他们的答应,有点狼狈的走了出去。

    “嗯?怎么回事?”余大河马上明白,张所态度改变之快,肯定是和那一通电话有关。

    “余队,好像是于海那货的声音。”一个机灵的jǐng察悄悄溜了回来,刚才张所出去接电话的时候,他装作过,听到了一点点声音。

    “于海?他发什么神经,怎么不替他手下出头了。”余大河皱了皱眉。

    “余队,那些小混混改口供了。”一个负责审讯的jǐng察冲了进来,大声嚷嚷道:“张所带了个人模狗样的律师和他们一接触,结果这些小混混立刻换了说法,说是他们走不小心,撞在了灯上,和他人无关。”

    “撞灯能撞出重伤?”一个jǐng察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好了,既然受害人都这么说,我们就不管了,谁知道那些小混混是不是在别的地方和人打架。”余大河咳嗽几声,不紧不慢的下了定论:“隆兴拍卖行的那三个,就放回去吧,既然和他们无关,也就没必要留他们在所里过夜了。”

    几个手下应了一声,马上出去办事了。

    “余队,就这么算了?真凶还逍遥法外呢。”一个刚进派出所不久的年轻人忍不住问道。

    “你啊,慢慢学吧。”余大河拍了拍他的脑袋,没有回答。

    他心里很清楚,对方能逼的于海亲自出面,要求手下改口供,可见对方的能量之大,自己不过是一个小jǐng察,犯不着强自出头,况且受害人是些令人厌恶的小混混,被痛打一顿是罪有应得,谁会为他们抱不平。

    这世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

    回到家后,方慎给马德打了个电话了解了下最新案情。

    海哥被方慎打怕了,得知方慎姓方后,更是彻底断了事后寻仇的念头,因此方慎一走,他立刻打电话给张所,接着派人和那些小混混接触,让他们立刻闭嘴改口供,既然受害人不再追究,派出所自然不会强自出头来找方慎的麻烦。

    这场不大不小的风波,就这么告一段落。

    放下电话,方慎松了口气,接手隆兴拍卖行的隐患已经排除,自己就能放心筹钱了。

    定了定心神,方慎将得自那座假山的天材地宝取了出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