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超级拍卖行 > 第十一章 苏秀的震惊
    “建军,你怎么还没睡。”苏秀心头一跳,连忙问道。

    徐建军没有回答,只是yīn沉着脸:“这小子到底是谁?”

    “呵呵,还能是谁,我一个老朋友的孩子,你就别多心了。”苏秀强笑道。

    “还想骗我!”徐建军勃然大怒,他又不是白痴,方慎在家里一坐就是几小时,见了他这个主人也是很冷淡,根本不可能是什么朋友的孩子,结合以前的经历,多多少少也猜出了方慎的来历,肯定是找来给他治病的。

    苏秀脸sè一僵,不知道怎么回答,目光却是下意识的望向那碗浊水。

    徐建军的目光也被吸引着看了过去,看清楚摆在案上的浊水,一下子全都明白过来,眼看妻子不听劝告,心头的怒火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他上前几步,将案几猛地掀翻,瓷碗掉在地上啪的一声顿时四分五裂,里面的水流的到处都是。

    “治治治,一天到晚就知道整些歪门邪道,弄乱七八糟的玩意,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早点死啊。我没病,每个医生都说了,我没病。”徐建军指着苏秀破口大骂,将胸中郁气尽数宣泄了出来,才走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将房门重重关上。

    苏秀被吼的一声都不敢出,等到房间内传来一声重物坠地的闷响,才猛地sè变,徐建军的病情她是知道的,经常xìng的病情发作,没有什么规律可言。

    急忙冲进了卧室,马上看到徐建军软到在地板上,脸sè苍白的如同死人一般,同时身体摸上去冰凉一片,这是病发时的症状。

    苏秀心中一紧,顿时想起了出去送方慎时,他说过的一句话,说他丈夫晚上肯定会病发一次,让她记得把这碗水喝下去,不要耽搁了。

    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方慎明白,在定魂石的压制下,徐建军的症状有所缓解,但是他停留的时间太短,而那种缓解仅是暂时的表面现象,等他一走,失去了定魂石的压制,离魂症就会突然爆发出来,而且会比以往更加严重,就像是病症反扑一样。

    如果不尽快服用那碗浊水,用里面的神秘灰sè物质压制离魂症,会使得徐建军的病情更为严重,魂魄和身体分离的益发明显。

    将徐建军吃力的搬到床上,苏秀果然发现,他的症状比以前还要严重,甚至连呼吸都若隐若现,浑不似活人。

    “水,水……”

    看到方慎预言的事果然发生,就像是亲见一般,苏秀心底震惊之余,对方慎也是更加信服,想到那碗被徐建军打翻的水,就心急如焚。

    “怎么办,建军为什么这么固执啊,等等,水,对了,除了那一碗外,还有一些。”

    苏秀突然想了起来,当时煮定魂石的时候,最后剩下的水不止一碗,只不过方慎取了最具jīng华的一碗水,剩下的他看不上眼,依旧扔在锅里没有动。

    想到这里,苏秀连忙站了起来,跑进了厨房,将那剩下的半锅水一股脑儿的端了过来,用小碗盛起,端到了徐建军嘴边。

    幸好身体的本能还在,在苏秀的帮助下,徐建军无意识的将水喝了下去,为了保证效果,苏秀可是将半锅水全部喂了进去。

    喂完后,苏秀满脸紧张的看着徐建军。

    在她肉眼不可见的所在,那些源自定魂石的灰sè物质缓缓渗透进了徐建军体内,修复着身体和魂魄之间的联系。

    床上,徐建军苍白的脸上逐渐浮现红润,脸sè好看了许多,紧接着,呼吸开始粗重起来,心脏强有力的跳动着,没过一会儿,居然呻吟了声,吃力的睁开了眼睛。

    苏秀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以前徐建军昏迷过去,无任外界怎么刺激都没有用,而且少则昏迷一小时,多则昏迷五六个小时,这一次居然从头到尾都不到十分钟,其中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喂水上,几乎可以说,这水一下肚,没过三分钟,就发挥了作用。

    难道说,一切都是真的,这水真能治丈夫的病?

    巨大的惊喜猛地击中苏秀,让她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心中的感觉更是百感交集,自己本来就是快要绝望了,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念头找来了方慎,原本也不指望什么,哪里知道,却是找到了真正能治好丈夫的奇人。

    望着丈夫迷茫的眼睛,苏秀突然悲从中来,忍不住痛哭出声。

    徐建军一阵手忙脚乱,他还记得自己对苏秀发过火,进了卧室后就昏迷了过去,记忆上的空白让他明白自己的病又发作了,但是却很奇怪的感觉到,这次昏迷的时间似乎出奇的短。

    徐建军柔声安慰了妻子几句,等到苏秀情绪稳定下来,马上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听到被自己打翻的那碗水,竟然能治好自己,让自己仅仅经历了十分钟就苏醒的奇迹,徐建军也愣住了。

    他们不知道,如果是那碗被打翻的水,恐怕下肚就能发挥作用,让徐建军苏醒,那被方慎舍弃的半锅水,虽然也有作用,但是相比起前者,却是差远了,必须等到三分钟以上才有效果。

    这也是他们运气好,那碗聚集了jīng华的水能保持半天效果不失,而那半锅被舍弃的水最多只能维持一小时,再迟上一些时候病发的话,徐建军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我明白了,这个小方,肯定是那些奇人,明天你把他请过来,我们要好好谢谢他,我这病想要彻底根治,也要落在他身上啊。”徐建军露出深之sè,对着苏秀吩咐道。

    徐建军很jīng明,知道方慎没有收取任何费用就离开,说明方慎肯定有把握他们不敢赖账,自己的病应该没有完全治好,今天最多只是缓解罢了,就算是就这么的治好了,徐建军也不敢为了一点钱得罪这样一个奇人。

    想到刚见面时,自己还妄想着摆摆长辈架子,徐建军就是一头冷汗,不由庆幸不已,自己没有当场说什么蠢话,将人得罪。

    就在徐建军和苏秀商量的时候,方慎也是回到了居住的别墅里,将定魂石摆放在大厅一角后,就进了二楼卧室。

    洗漱一番,方慎盘坐在床上,神情微肃,而后天眼缓缓开启,朝着远方望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