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罪恶调查局 > 第二十六章 虐童事件
    老保安是报业集团的老资格了,以前是在报社那边干的,幼儿园算是报业集团下属单位之一,保安业务外包给同一家公司,调岗很正常


    “来看你弟弟啊?”老保安热情的打着招呼,冲铁门内的同事摆摆手,“开门。”


    “谢谢张大叔。”胡萌乖巧的笑笑,走进大门,又对门内的保安说声谢谢。


    “这谁啊?”那个保安问道。


    “张大叔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句话,那保安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来。


    保育员没听到他们的悄悄话,有些不高兴。


    ……


    
楼上几个保育员听说王雨涵家里人来了,顿时紧张起来一个劲的埋怨赵小燕下手不分轻重,谎报军情,王雨涵不是要饭的孤儿么,怎么还有家里人。


    到底是李阿姨沉得住气,这种事也经得多,说不要怕,不要慌,按以前的老说辞来。


    另一个保育员担忧道:“李姐,能唬得过去吗?以前打小孩可没打出这么多血来过。”


    
“没事,”李阿姨经验丰富,“小孩说话当不得真,那个王雨涵吓唬几句,别让她乱说话就行,咱又不是故意的,你家小孩淘气,小孩自己碰的,怨谁?咱伤口也给处理了,小孩也给哄好了,还想怎么着?有本事你退园,现在好点的幼儿园有多难进你又不是不知道,没事,闹不大。”


    李阿姨说着往楼下一看,放心了,什么家长啊,分明是个大小孩,二十出头的女孩子,看起来也不像难缠的角色,这种人最好糊弄了。


    小雨涵已经被送到医务室进行了包扎


    小雨涵被包扎好带出来,一见胡萌,眼睛一亮,大喊一声“萌萌姐姐”,飞扑到胡萌怀里,大哭起来。


    胡萌傻眼了,小雨涵包的跟个伤兵一样,脸上一块块淤青,纱布下面隐约还有血痕,这分明是被人打得!


    “雨涵,怎么回事……”胡萌急切问道,“告诉姐姐,谁打你了?”


    
李阿姨笑道:“王雨涵家长,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也了解,现在小孩熊孩子多,说句不好听的,王雨涵是熊孩子中的熊孩子,进来没一天就打小朋友、抢玩具、骂老师、打老师,还把我们小赵的手咬出血来了。”


    赵小燕挽起袖子,把手上的牙印展示给她看,一个小型的月牙状,确实是小孩子的牙齿印,不过很浅,根本谈不上出血。


    
李阿姨说道:“王雨涵咬伤小赵后,又一个人在厕所里发疯,在墙上乱撞,小赵也不敢拉,怕再被咬了,这小孩属狗的,咬住就不撒嘴,你看,小脸自己撞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后脑勺也撞破了,最后还是我抱着去医务室处理的。”


    
赵小燕眼泪汪汪,自责道:“唉,李姐,都怪我,当时我要是再勇敢一点,就能拉住王雨涵了,不就是被咬吗,大不了打狂犬疫苗就是。”


    
李阿姨配合道:“好了,小赵你年龄小,来得不长,在所难免……王雨涵家长啊,最近天气干燥,王雨涵流鼻血,得让她多吃点水果才行啊。”


    果然,小雨涵鼻孔里都是干了的血迹,显然没少流血。


    胡萌虽然年轻,但是一点都不傻,发生了什么事她心里清楚的很,此刻气的浑身发抖,却说不出话来。


    
小雨涵边哭边在胡萌的耳边说道:“她们打我,我没欺负小朋友,我也没抢玩具,我也讲卫生了,那个阿姨逼我喝尿,我不喝她就把我的头撞墙,还用脚踢我脸……”


    胡萌紧紧抱着小雨涵,泪珠啪啪的往下掉,那几个保育员若无其事的站着,赵小燕干脆玩起了手机。


    “我要见你们园长。”胡萌说。


    
李阿姨才不吃这一套,反正又不是她打的人,赵小燕更不怕,她混社会的小太妹出身,什么风浪没见过,两人都冷了脸,说园长办公室就在楼上,随便你去找。


    
胡萌抱着小雨涵真就上楼去了,找到园长办公室,报业集团幼儿园的园长是个三十来岁的干练女人,她听了胡萌的投诉和小雨涵的证词,严肃道:“这是不可能的,我们的员工都具备良好的素质的职业道德,一个个都是把孩子当成自己亲生的一样照顾的,这一点我非常信赖他们。”


    “那小雨涵的话难道是撒谎?”胡萌不依不饶道。


    
园长又是一笑,笑容里带了些轻蔑和不耐烦:“幼儿的心智还没发育成熟,分不清现实和想象,很有可能是保育员批评了她几句,她就想象成保育员打她了。”


    胡萌说:“我要看监控。”


    园长明显不悦了,起身道:“你是什么人?你有什么权利要求我们出示监控?”


    
胡萌说:“首先我是报业集团的正式员工,其次,我也是本园小朋友胡文博的姐姐,我认为我具备调阅监控的权力,如果你觉得不够,我就找主管后勤的秦叔叔,或者直接找胡国良。”


    园长立刻偃旗息鼓,变了一副嘴脸:“是小胡啊,你怎么不早说,走,咱们去监控室。”


    ……


    卢振宇开着五菱之光,一边往报业集团幼儿园的方向开,一边对文讷说道:“这么说,你也怀疑福利院有问题?”


    
文讷点点头:“对,当时我们大意了,应该好好问问小雨涵,她在福利院经历过什么,既然进了福利院,又怎么会落到丐帮手里?要说先被领养、又被遗弃,有点说不通,小雨涵没有残疾,智力正常,又长得这么漂亮,而且国内领养一个孩子多不容易啊,谁会把这样一个费尽千辛万苦领养到的、又漂亮又正常的孩子再次遗弃呢?”


    卢振宇点点头:“有道理。”


    文讷又说道:“而且小雨涵刚进幼儿园第一天,过得怎么样,我们也得去看看。”


    “是啊,”卢振宇担忧道,“要是像上一个幼儿园那样,在里面欺负小朋友就糟了。”


    
文讷摇摇头:“应该不会的,小雨涵不是那种教不好的孩子,她之前那样表现,是因为从没有人告诉过她那样不对,昨天晚上我已经好好的把道理都跟她说过了,她也答应我,以后都乖乖的,讲卫生,好好吃饭,不欺负小朋友,实际上她也不是欺负,而是一种长期缺乏安全感的过激自卫模式。”


    
到了幼儿园大门,卢振宇出示了证件,当初他就是把小雨涵送进来的经办人,对幼儿园来说,他就相当于王雨涵的“监护人”性质,因此顺顺当当进来了。


    
来到幼儿园大厅就发觉不对劲,胡萌和小雨涵站在一起,面对着一大群穿幼儿园围裙的老师、保育员,正在激烈的争吵着,卢振宇很震惊,胡萌从来都是柔柔弱弱,一副乖巧的样子,没想到还能这么勇敢,肯定有让老实人也忍不了的事情发生了,他悄悄打开暗访记录仪走了过去。


    
见到援兵出现,胡萌精神一振,声音提高八度,据理力争:“孩子被你们打成这样,还推脱责任,百般抵赖,你们真是愧对教师这个称谓。”


    
园长辩解道:“你也看到了,监控视频确实损坏了,这是集团后勤部门的责任,和我们无关,我们的老师也给了你合理、科学的解释,你不相信专业人士,非要相信一个孩子的话,我们也没办法。”


    胡萌针锋相对:“我宁愿相信孩子,孩子是最天真无邪的,不会说谎。”


    园长耐心解释:“从心理学的层面来说,孩子对于事实和谎言的界线都搞不清楚,他们的大脑发育还没到那个地步,没有逻辑性……”


    胡萌说:“雨涵,你来说!”


    
小雨涵知道有人撑腰,倒是毫不怯场,将赵小燕怎么殴打自己的事实叙述了一遍,声音清脆,逻辑清晰,调理通顺,而且言简意赅,这简直不是一个五岁小孩能说出来的话。


    “这统统都是大人教的!”赵小燕听李姐附耳提点了一句后,高声反驳。


    文讷在旁边听的真切,忽然插言道:“是不是真的,让胡文博小朋友出来作证就是。”


    胡萌眼睛一亮,旋即到教室里带出来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手里拿着玩具,面对一大群人毫不怯场,一看就是见过大场面的小孩。


    “我来问,要避免诱导性的提问。”文讷说,走过来蹲下,笑眯眯问胡文博:“小朋友,刚才老师和王雨涵发生了什么事?”


    
胡文博眉飞色舞起来:“王雨涵不乖,老师打她,要把她卖了,王雨涵还不听话,还踢人,老师要把她冲到厕所里去,老师还踢她,让她喝尿……”


    园长在内的老师和保育员们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心说坏事了,没想到来个小型猪队友。


    
赵小燕也懵圈了,她没料到胡文博竟然跟着去看了,还绘声绘色的描述出来,大概是想帮自己表功的吧,这孩子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忍不住跳出来大喊:“胡扯,你那只眼睛看到我踢她了!”


    胡文博是被宠着长大的,从小到大就没有人敢吼过他,突然赵老师变得如此凶恶,他不能适应,嗷的一声就哭了。


    
恰好时间到了,一群家长已经涌了进来,一帮老头老太太急着接孙子孙女,连胡文博都被保姆接走了,一时间人头攒动,声音嘈杂,争执只能搁置下来,等人走的差不多了,园长发话了:“这样吧,让集团领导出面协调。”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卢振宇等人把小雨涵接走,等他们走了,园长打了个电话:“楚总,有个事汇报一下。”


    ……


    卢振宇他们上了车,文讷道:“完了,这个幼儿园也没法待了,但是小雨涵挨打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卢兄,大义灭亲就看你了。”


    “这些证据还不够,有园内的监控视频就好了。”卢振宇扶着方向盘说,“可惜园长说监控坏了。”


    “监控不可能坏,就是他们不愿意公开。”胡萌说,“幼儿园的监控视频是直接上传到集团后勤部机房的,他们想销毁都不可能。”


    卢振宇说:“事不宜迟,立刻去集团大楼,搞监控备份,这事儿交给我了。”


    胡萌却说:“不,还是我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