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纣临 > 第八章 九狱
    师曰:九泉者,北都罗酆幽泉,恶狱也。事系天庭,不可轻行。故酆都為天下鬼神之府,专检制魔妖之权行,今宣威莫大於此。

    凡狱有九:

    一曰酆泉号令之狱。

    二曰重泉斩馘之狱。

    三曰黄泉追鬼之狱。

    四曰寒泉毒害之狱。

    五曰阴泉寒夜之狱。

    六曰幽泉煞伐之狱。

    七曰下泉长夜之狱。

    八曰苦泉屠戮之狱。

    九曰凕泉考焚之狱。

    凡九狱,各有所主,第一狱主摄天魔;第二狱主摄不职典祠;第三狱主摄山魁精魅;第四狱主摄江湖水怪;第五狱主摄血食邪神;第六狱主摄山林木客;第七狱主摄古墓伏尸;第八狱主摄师巫、逆鬼;第九狱主摄刑亡横死。

    ——《无上玄元三天玉堂大法》

     …………

     2218年,12月4日,切尔诺贝利。

    二十世纪的一场核泄漏事故使这里变成了一座荒废的“死城”。

    当时的专家们认为要消除这种级别的灾难后遗症至少需要800年,而要让反应堆核心下方的辐射自然分化则要几百万年。

    这种说法的准确度有待时间的考证,但无论如何,至少在这两百多年后的二十三世纪,这里的状况依旧没有太大的改变。

    无论是曾经的帝国,还是如今的联邦,都将这里设为了隔离区。

    相比之下,联邦做的更彻底一些……他们用一堵长达上百公里的、高耸厚实的围墙,将大半座城市都给圈了起来。

    那堵围墙由特殊的混合合金材料打造,通体乌黑,其顶部每隔几百米便安装着一个带夜视和录像功能的智能电子眼,不分昼夜地监视着墙内外的一草一木。

    由于墙外的建筑基本都已被拆除,所以朝外望去,直接就是一片开阔的雪原,让人无所遁形;而墙内的地带,虽然还保留了许多老旧的危楼,但那些建筑里也安装了无数和围墙上方一样的电子暗哨,也就是说……墙里的监视网络反而更加周密。

    那些被关押在“九狱”的犯人们将这堵墙称为“深渊之壁”,它不仅是防止外部力量入侵的屏障,更是防止内部人员逃离的保险。

    自从九狱建成以来,这整整一个世纪里,还从没有任何一名犯人能越过那堵墙……其中逃得最远的人,也没能摸到墙根儿。

    “深渊之壁”,就像是横在“九狱”和“人间”之间的绝望鸿沟,是许多人这一生中回首所望的最后一道风景。

    …………

    是日早晨,九点。

    三架军用装甲飞梭从雪原上疾驰而过,靠近了深渊之壁的南部大门。

    由于守门的卫兵已事先接到过通知,所以交换文件、身份验证等手续办得很快;简单地走了个过场后,其中的一架飞梭便从开启的入口处驶了进去,而另外两架护卫飞梭则停在了墙外待命。

    五分钟后,驶入墙内的那架飞梭已停在了“九狱”的入口处,一名军官和两名士兵迅速将她们此行押送的犯人带下了船。

    被推出飞梭的时候,影织的第一感觉就是冷;此时她身上穿的仍是昨天被捕时的那身衣物,虽然也不算单薄,但在这冰天雪地里肯定是不够的。

    而押送她的士兵和接手她的狱警,皆是穿着全覆式的金属机甲……当然了,他们穿的不是B17那种战斗用型号,而是专门为此地的环境打造的“扛冻扛打还能扛辐射”的特种型号。

    “上午好,长官。”一名已在此等候多时的女监狱警冲着从飞梭上走下的军官敬了个礼。

    “你好。”负责这次押运任务的斯里科娃中校敷衍地回了对方一个军礼,随即就举起了手中的电子密钥,轻轻晃了两下,“行动编号‘160’,最高安全级,我需要至少一名副监狱长在场才能完成交接。”

    “明白。”那名狱警点头,让过身去,抬手道,“请这边走。”

    于是,在两名狱警的带领下,中校和两名士兵押着影织步入了九狱的大门。

    那是一扇很普通的金属门,大约能供五个人并肩通过,门后也是一条很普通的、灯光明亮的走廊。

    走了一段后,前方便出现了岔路;这里,就是前往男监或女监的分叉口了,而影织自然是被押往女监的那一侧。

    往那边拐去后,她们又走过了比刚才更长的一段路,这才来到了一部电梯前。

    在狱警的带领下,众人乘上了这部需要多重身份验证才能启动的电梯,并往地下驶去。

    这部电梯内的所有按钮都没有标识,因为每个按键的功能都会随着时间改变;也许这个按钮在今天上午还代表了地下五层,但到了下午它就代表地下三层了,而到了晚上呢,没准它就成了关门键或者紧急呼叫键……只有监狱里的军官和狱警才知道按钮功能变更的规律,如果换成犯人的话,就算她们能潜入电梯、通过身份验证(只要获取狱警的眼珠子和手指就可以通过),也不知道按哪个键才能回到地面上。

    咕噜噜噜——

    由于这电梯是传统的悬吊式技术(且已经用了很多年),而不是时下常见的悬浮式设计,所以在下降时众人耳边还能听到钢索和滚轴的动静。

    影织本来还打算通过这种声音和自己的体感来推测下降的距离,但她很快发现这是没有意义的,因为降得太深了……当你已到了地下很远的地方,那么“几层”的概念也就毫无意义了。

    过了一会儿,电梯便抵达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楼层;众人再次经过了一段无人、但有很多监视器的走廊后,停在了一扇门前。

    “这边请,中校。”狱警开门的同时,还跟斯里科娃中校打了声招呼。

    随后,她们就走进了一个看起来像是医务室的房间。

    此刻,房间内,已有两人在此等候,其中一名是女监的医生——一名看起来早已过了退休年龄的白发大妈;而另一人,则是九狱的四名副监狱长之一——“梦师”,萨拉·安布罗林。

    由于九狱关押的犯人众多,且在二十四小时内都有可能出现突发状况,所以必须设立四名副监狱长以及三十六名“狱警长”不断轮班才能管得过来。

    这天的早晨,女监这边刚好是萨拉值班,因此收押影织的交接工作便由她来完成。

    没有寒暄,也没有半句公务以外的废话,萨拉只是看了下文件,并接过中校手上的密钥、下载了犯人的档案,就完成了交接。

    直到两名狱警领着中校和士兵离去后,她才开口,对影织说道:“我现在给你解开手铐,希望你不要轻举妄动。”

    在被捕后,影织就被戴上了特制的净合金手铐,而且被注射了一定量的、被称为“异能抑制剂”的针剂,所以这一路上,押送她的人并不担心她会用异能逃跑。

    “放心吧,找死的事我不做的。”影织面带微笑地歪着脑袋,摆出一副可爱的样子,伸出双手,将手铐举到了对方面前。

    早在前往水晶郡之前,子临就已经把关于九狱的一些细节告诉了影织;因此,她知道接下来的步骤应该是检查身体,检查完了,她就会被拉去淋浴、换囚服、收监。

    她也知道……在九狱里,她是无法使用异能的;因为联邦利用了此地残留的辐射,将一种化学气体融入其中,制造出了一个几乎可以自给自足的“天然抑制环境”。

    进入九狱的能力者,强级以下的基本都会变回普通人;凶级水准的才能勉强发挥一成左右的超常身体素质;到了狂级,才可以稍微使用些能力,但强度和效果都会大打折扣。

    影织本身就只有并级实力,她到了这里就是个普通人了,而她眼前穿着防护服的萨拉可是妥妥儿的凶级能力者,她怎么可能会动反抗的念头?

    “你的来头貌似不小嘛……”当影织躺在一台类似核磁共振仪的扫描机器内接受检查时,萨拉拿着一支I-PEN,边翻她的档案边道,“居然有两位内阁十辅联名在你的档案下备注留言,说什么……‘此人不可妄动,只要在规则之内,请尽量优待之’……”她说到这儿,故意停顿了一秒,抬头扫了影织一眼,“莫非……你是他们的情人?”

    “呵……”影织也是老江湖了,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妩媚一笑,“这个嘛……谁知道呢……”

    这似是而非的回应无疑是很高明的,比起给出明确的答案,这种“让对方自己去胡思乱想”的答复更加安全;在拿不准状况的前提下,谨慎的人一般都倾向于做较坏的打算——不管你有没有靠山,当你有就是了。

    “哼……”闻言,萨拉冷哼一声,心里直接就骂了句,“狡猾的婊子……”

    毫无疑问,她讨厌眼前的这个新囚犯。

    事实上,若不是档案里那几句话,她这会儿恐怕早就已经把影织双手的指甲盖都给挑了。

    九狱的女犯人几乎都知道,萨拉·安布罗林这个女人,最讨厌的……就是美女。

    虽然她本身也不算丑,但确也说不上有多漂亮,非要形容的话,就是介于“普通”和“比较漂亮”之间那个有点微妙的区间。

    年轻时的萨拉也曾有过不少追求者,但她的眼光显然远远高过了她自身的条件,即“她看得上的人都看不上她”的那种情况;三十岁过后,当岁月开始在她脸上留下更多的痕迹,对她感兴趣的男人也越来越少了。于是,她陷入了一个很常见的情感怪圈,即“再等下去可能也不会有理想中的好男人出现了,但降低标准屈就的话,眼下能选择的家伙比起过去自己曾拒绝掉的那些还要差,想想就觉得不甘心”……就这样,年华在执拗和纠结中慢慢逝去,眼瞅着2219年的年关就要来,过了年她就35岁了。

    有些单身的女人会在岁月的沉淀中变得洒脱、自信、智慧;还有一些,则会走向极端……

    那些走向极端的剩女,一般都会在达到一定的年龄之后,产生几个十分相似的共识,比如——男人看不上我并不是我的问题,而是因为他们没眼光、肤浅、愚蠢,只喜欢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至于那些受男人欢迎的小婊砸,一个个儿全都是空有一张好脸或者胸大无脑的妖艳贱货……可以的话,这些人全都去死就好了。

    萨拉,自是属于极端的那一型;她只要看到长得漂亮的、比自己年轻的女犯人,心里就会起一股子邪火儿;没被她遇到也就罢了,但碰上了,她就会恨上你……也不需要什么太具体的理由。

    “哼……烂货……”数秒后,萨拉关掉了手中的档案,面露狞色地啐道,“别以为上头有人给你撑腰,你就能高枕无忧了……我很快就会让你明白,到了‘九狱’,天王老子也保不了你……”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