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纣临 > 第一章 第四次投票
    杰克把文档念完了。

    放下手中的I-PEN时,他扫了薛叔一眼。

    “我之前有尝试过杀你?”紧接着,他就问了一个好像没头没尾的问题。

    “试过。”薛叔回道,过了一秒,他又补充道,“但没成功。”

    “他杀你的理由咱们暂且不管……”这时,一号陪审员插嘴对薛叔道,“我就想问问……这是你第几次来开这个会了呢?”

    “第一次。”薛叔实话实说,解释道,“虽然我的确已做过一次短时间的回溯,但那不是为我自己,而是因为四号把十号给杀了,且电话那头的家伙明确要求我通过回溯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什么!”博士一听,当时就咋呼起来,“几个意思?你竟然敢杀我?”他指着杰克嚷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知不知道自己差点毁掉了一项全人类共有的重要财富?”

    “大家都看到啦……”薛叔有气无力地接了一句,“这位被杀的理由不用我再解释了吧。”

    “我觉得你还是解释一下比较好。”杰克却道,“即便十号很欠揍,我也不至于仅因为这个就动手杀他。”

    “但我告诉了你以后,你再杀他一次咋办?”薛叔问道。

    “嗯……”杰克沉吟数秒,“这样吧,如果我听完以后还是打算杀他,我可以等到不会给你造成额外麻烦的时候再动手。”

    “喂!你们两个自说自话的!当我死人啊!”博士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

    但没人理他……

    薛叔思索了几秒后,接道:“好吧……”他耸耸肩,对杰克说道,“你上一次杀他时,他正高调地宣称自己认识在座的绝大多数人,并准备把你的名号给报出来。”

    “哦。”杰克一听,当即就推测到了什么,他的视线转向了博士,言道,“明白了……你是‘富兰克林博士’吧?”

    光凭“外表”或是光凭“对方知道很多人的身份”都不能确定什么,但如果这两点结合在一起,杰克便能确定眼前的人就是富兰克林博士了。

    “是又怎么样?”博士不爽地反问道。

    “杀一个抓活人做实验的、臭名昭著的疯子……有什么不妥吗?”杰克用反问回答了一个反问。

    “笑话!你一个收钱办事的杀手,跟我谈伸张正义?”博士的性格也是相当火爆,嘴上完全不落下风。

    此言一出,杰克确是微微一怔。

    他没有回答博士,而是再度看向了薛叔,说道:“顺便问一下,回溯前,我攻击你又是为了什么?”

    “由于能力的属性类似,你杀十号的时候我看破了你的异能,并下意识地对你放出了能力和些许的敌意……”薛叔靠在椅背上,略显无奈地回道,“当然了,我要是知道你这家伙的反应如此果断和激烈,我肯定会控制住自己的。”

    “说了半天……”此时,孟夆寒打断了他们对话,“四号老哥,你到底是谁啊?”

    由于回溯过时间,关于杰克的那篇文档只有薛叔还记得,除了本就认识他的几人,其他人并不知他究竟是谁。

    “喂喂……兄弟。”下一秒,兰斯又抢过了话头,“还没投票呢,你急什么?一个一个来,假设下次投票也没能通过,那要被揭露身份也是你才对吧?”

    “那就……”杰克沉稳的嗓音再度响起,他的神情与之前相比也有了一丝微妙的不同,“投票吧。”

    话音落时,他已将右手作掌、摆到了桌面上。

    根据先前的规矩,放右手即是“有罪”,放左手则是“无罪”。

    “呵……怎么?被我说了两句,良心发现啊!”博士看到此前始终没有投票的杰克竟投了有罪票,便顺势喷道,“你这‘有罪’是不是投给自己的啊?”

    “是,是。”不料,杰克居然一脸淡定地回了他两个“是”。

    这下反倒是博士有些不知所措了,他愣了几秒后,嘴里嘀咕了两句谁也没听清的脏话,然后也一巴掌拍在了桌上,悻悻然地喝道:“烦死了!有罪!”

    最终,这一轮中,二号兰斯,四号杰克,七号薛叔,十号富兰克林博士,十二号索利德,都很快地投了有罪;化身为影织的六号暗水,五号车探员,也在等待了片刻后,加入了他们行列。

    投“有罪”的票数,从上一轮的三票,一下变成了七票,已经过半了。

    而其他陪审员,则仍是全体投弃权票,没有人投无罪。

    待他们全都投完之后,桌上的电话铃又响了,杰克一言不发地把那部老式电话推到了车戊辰的面前,车探员也是理所当然一般将其接了起来。

    “喂?”在说完这个字之后,车探员默默地听了一分钟,然后就挂上了电话。

    “三号,‘摆渡人’,孟夆寒,自称是正一道门下的道士,与多起诈骗和盗窃案有关,虽然联邦官方没有发布任何关于他的通缉令,但有不少联邦高层都在不遗余力地试图暗中将其抓住。”车戊辰没有半句废话,直接就报出了三号陪审员的身份。

    在说这段话的同时,他已经刚才收到的密码解锁了自己手中的I-PEN,并打开了一个文档。

    “各位没什么意见的话,我要开始念这第五份文档了。”

    接着,他就开始读了。

    车戊辰花了十分钟左右将这篇文字读完,读的过程中没有遗漏、也没有什么异常。

    但当他放下I-PEN的时候,在座的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立刻忽略了刚才听到了什么。

    他们也不是“遗忘”了那些内容,只是莫名地对其感到不在乎……

    我们的大脑,每天都会接收海量的信息,就在此时此刻,你视线范围中的每一个细节,以及你听到、闻到、尝到、触到的所有声、味、感……其实都传入了脑中,但这些信息的95%以上都被视为垃圾信息给过滤掉了。

    举个例子,你去街上走一圈,回来的时候,除了你刻意去记的、以及那些能让你留下深刻印象的东西,其他你什么都不会记得。

    这一路上你经过了多少个信号灯、多少个垃圾桶、有多少行人跟你擦肩而过、你每天都经过的路上有多少个窨井盖……这些信息全都曾进入过你的大脑,但也全都像从没来过一样无迹可寻。

    这种过滤机制,是一种保护措施,因为我们普通人的大脑无法时时刻刻都去处理如此庞大的、不断涌入的信息量。

    但眼下,陪审员们对这“第五篇文档”的忽视,却与他们本身的大脑机能无关,而是某个人的“能力”所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