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纣临 > 第八章 遗迹
    索利德从高地返回的途中,遇上了正在赶来的四号和七号士兵,简单地说了下状况后,三人便一同回了营地。

    和昨天观察到的天空异象一样,今天遇上不明生物的事情,索利德也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只是跟教授以及吉梅内斯说了地面隆起的事,并提议挖掘队就从那里开挖。

    虽然从高地上开始动工是不太合理的选择,但在这种地形变化的异常现象面前,遵循常识似乎也没有什么必要……

    于是,在早上八点左右,挖掘队又一次整装出发。

    这次,他们还带上了不少的补给品,做好了建立挖掘营地的准备。

    当队伍回到飞机残骸边时,两名机械师已经完成了对“凯美拉”的充能;挖掘机操作员乘上去调试了一番后,也表示机器随时可以开始运作。

    就这样,在索利德的带领下,一行人朝着目标地展开了推进。

    前文说过,这个时代的挖掘技术是非常先进的,“凯美拉”就如它的名字一样,像一头奇形巨兽,在地势起伏、草木丛生的雨林中亦可摧枯拉朽、断木分疆。

    当然了,为了节约时间、同时也是为了尽可能的减小对环境的破坏,能不推倒的树木他们都绕开了没有推倒,所以最终开拓出的路线也并不完全是“直线”。

    经过了将近四个小时的努力,挖掘队终于来到了索利德先前发现的那个“小山坡”下。

    别看这段路程索利德只花几分钟就能跑完,你若让一个普通人来走,可能就要走半小时以上,而要在此开辟出一条路径来,花费四个小时已经算少的了。

    抵达目的地后,工人们基本也都累趴下了;除了运补给之外,他们还得负责用工具清除路径上的异物,因为挖掘机“推出来”的道路并不平整,沿途会留下很多乱七八糟的碎片,其中有些尖锐的、树立的碎片会成为安全隐患,为了日后通行的方便,肯定得处理一下。

    虽然只是简单的处理,并不需要像真的铺路一样搞得很平整,也不用做的很赶,跟着挖掘机慢慢走、边走边弄就行了,但近四个小时……还是在潮热的雨林里干活,任谁也扛不住。

    因此,到了地方,罗德里戈就立刻下令大伙儿吃饭休息,并宣布下午不用干活儿,搭一下营地就行了。

    午饭时间,索利德并没有跟众人一起吃饭,他只是随手拿了个冷冻的鸡肉三明治,然后就独自走开了;过了半小时,他又独自回来,告诉罗德里戈……他已经完成了对周围的勘察,没发现什么危险,所以,临时营地那边的人和物资也可以转移过来了。

    下午,罗德里戈和工人们在高地这边收拾时,索利德和他手下的士兵们便折回了临时营地,在吉梅内斯的手下们的帮助下开始转移伤员和物资。

    将营地移动到挖掘点旁边可以方便工人们开工,把人都集中在一个营地里也方便管理,所以这是势在必行的。

    因为已经开辟出了道路,后面的人通行起来就方便多了,大部分的物资都可以折叠打包带走、其中有很多较重的物资也都设计成了带辅助轮的样式,两个来回众人就把该搬的都搬完了。

    简而言之,大伙儿就这么忙忙碌碌的,迎来了黄昏。

    除了吉梅内斯和他的女伴们一点儿活都没干,其他人多少都有帮上忙;这一天下来,挖掘队的成员们都感觉累得够呛,但实际上……真正的“挖掘”活儿还一铲子都没动呢。

    这就是在雨林里工作的实际状况——白天能干活儿的时间、能完成的工作量,都比想象中要少得多;在开着空调的办公室里,你能靠着两碗泡面就工作十二个小时以上,但在雨林里……你就是坐那儿什么都不干,一样会有相当的消耗,稍微干点儿活儿就能耗尽你在都市里一天都耗不完的卡路里。

    …………

    夜晚,又一次降临了。

    在都市人的夜生活刚刚开始时,这群流落到丛林里的人已是精疲力尽。

    大部分人都在晚饭后不久便返回了各自的帐篷,许多人更是脑袋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我们人类是骄傲的,科技的进步给了我们这份骄傲,让我们认为许多事都是理所当然。

    我们可以像鸟儿一样自由飞翔,以为只要下定决心就能去到地球的另一端;我们可以与远在天边的人沟通,以为自己的心意可以被轻易的传达;我们可以用璀璨的灯火点亮夜空,以为自己已经战胜了黑夜、手握着一片属于自己的星空。

    但我们很少会去想……这些“理所当然”的事其实都是有代价的,当这些事物从我们身边被夺走时,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会立刻回忆起、体会到……人类作为一种生物的卑微和无力。

    …………

    “以上就是今天我们做完的事了,明天还有一大堆事要搞定,尤其是物资补给这块,因为一直在消耗和搬动,统计工作到现在还没做完,明天一定得做出来。”

    此刻,在这堆篝火旁,挖掘队的三名负责人又一次聚在了一起,开着一个关于今明两天事务的小会。

    罗德里戈拿着一台断了网的I-PEN,在备忘录里划划写写,将今天的事务跟两人过了一遍。

    索利德倒是认真听着,但吉梅内斯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了。

    “话说……你的计划好像挺顺利啊。”待正事儿说得差不多了,吉梅内斯才开口,对索利德说道。

    “你说的是哪一个计划?”索利德问道。

    “隐瞒信息的那个咯。”吉梅内斯回道,“你瞧,都一天了,愣是没人问救援的事,好像已经把这事儿忘了一样。”

    “你的人我不清楚,但对那些工人来说……他们本来就是做好了在这里长期开工的准备的。”索利德接道,“至少在物资还充分的时候,救援来或不来,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区别。”他顿了顿,“现阶段比较关心救援什么时候到的人只有伤员,好在目前受伤的人里并没有性命垂危者,所以这事儿可以拖、可以压……但是,无论如何,如果过了三四天,救援还是一点儿影子都没有,肯定会有人觉得奇怪,紧接着就会产生谣言和质疑。”

    “喂喂……不要说得好像三四天之后救援真的不会来一样好吗?”吉梅内斯笑道,“你之前不是还说无人机迟早会搜索到我们的吗。”

    “我只是在做合理推测而已。”索利德依然没打算把“天空的异常”告诉这两人,他只是不动声色地应道,“凡事考虑最坏的状况总没错,所以我先提醒你们一声……万一救援到了第五、第六天,或者更久才到,这期间可能会发生些什么,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

    “我姑且问一下……”此时,罗德里戈忽然开口,神色微变道,“假如情况真的变得很糟,你手下的士兵们不会也出什么问题吧?”

    “很难说,得看情况糟糕到什么地步了……”索利德回道,“士兵也是人,尽管他们受过训练,意志力和纪律性比一般人强,但也是有一条界线的……一旦这条界线被越过了,他们一样会垮。”他停顿了两秒,似是在回忆什么般,随后再道,“如果救援一直不来,等到我们的物资完全耗尽,就会出现食物短缺,人们会开始挨饿、并拒绝履行自己的职责……这时,那些仍在履行职责的人就会产生强烈的沮丧感,他们会感到自己继续坚守原则以及付出是毫无意义的;这个时候,人就不会再为了文明世界的规则而服务了,他们会利用手头一切可用的资源,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利益去行事。”

    “嗯……”罗德里戈喝了口茶,“简单地说……真到了绝境时,你手下的某个士兵没准会干掉我们所有人,只为了让自己多吃一口粮食、多活一天。”

    “不,不是我手下的某个士兵。”索利德回道,“而是每一个人……包括你们、和我。”他耸耸肩,“另外,根据我的经验,这种行为一般并不会由单独的一个人发动,而是由几个人组成的小群体发动;毕竟一个人搞定这事儿的风险还是太大了,有头脑的人会蛊惑那些可以利用的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并在被利用者对自己构成威胁前就将其背叛。

    “因此,真正可能出现的状况并不是‘某个人干掉所有人’,而是某几个人联合起来先把营地里的其他男人全部干掉,瓜分剩余的食物和吉梅内斯带来的姑娘们;等到剩余的食物也见底了,这几个人才会为了争夺领导权、女人、和食物而展开自相残杀。”

    他淡定地说完这些,却引来了罗德里戈和吉梅内斯怪异的注视。

    “好吧……”过了几秒,吉梅内斯起身道,“尽管我不知道你那句‘根据我的经验’背后有个多么恐怖的故事、也没有打听的意思……但我基本算是了解‘最糟的状况’大概会是个什么样了……”说着,他伸了个懒腰,“二位,要是没有别的事要讨论,我也回帐篷去了。”临走前,他还转过头,用开玩笑的语气对索利德道,“哦,长官,你哪天要是准备拉小山头开杀了,别忘了叫上我,请务必利用我到最后一刻……”

    待他离开后,罗德里戈笑道:“呵……在吓唬人这方面,你还真是把能手。”

    “谁说我在吓唬人了?”不料,索利德却是回了这么一句,不过,下一秒他就话锋一转,接道,“当然了……我不会让情况发展到那个地步的,若是物资消耗过半时我们还没能跟外界取得联系,我会亲自出发、徒步去寻找救援。”

    …………

     12月5日,晨。

    五点不到,工人们就陆续出来集合了。

    经过了昨天早晨的蚊子事件,今天的他们选择尊重闹钟。

    早饭过后,挖掘工作总算是正式开始。

    在工人们挖土的时候,两名机械师和三名士兵则提着几个储电箱去了飞机残骸那边充电;除了营地的供电以外,“凯美拉”的电能以后也要通过这些储电箱来运送,虽然要耗些人力,但这总比每天把笨重的挖掘机开来开去要省事儿。

    至上午八点,挖掘就有了进展,也可以说……遇到了问题。

    什么问题呢?“碰壁”了。

    在挖了不算很深的一段距离后,挖掘队就挖到了某种异常坚硬的材质,就连凯美拉上那连花岗岩都能搞定的钻头和铲斗都挖不动;要不是操作员经验丰富、及时把机器给停了,恐怕他们这最后一台挖掘机都要报废。

    这时,就该罗德里戈教授出场了;这位经验丰富的学者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坑旁,亲自从一名工人的手上接过一把铲子,拨开了泥土,露出了土下的金属物质。

    “这是什么?塔顶?”

    “为什么会有塔埋在地下啊?还是金属做的?”

    “对啊,而且这黑色的金属是什么鬼?居然那么硬?”

    工人们开始议论纷纷,教授则是旁若无人地蹲下,神情专注地拿着手上的分析仪开始扫描那深埋土下的金属尖顶的材质。

    随着分析仪上的数据流动,罗德里戈的神情也逐渐变化,一抹不易察觉的兴奋和狂热之色从他的眼中闪过、稍纵即逝……

    片刻后,索利德来到了他的身旁,询问道:“如何?有什么发现没有?”

    “未知金属,从解析出的数据来看与净合金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从分子结构上来说,我们眼前的这种更加优越。”罗德里戈接道,“要比喻的话……净合金就像是冻成冰块的茶水,而这个则是压缩成块的茶叶。”

    教授一边说着,一边还在用手刨土,以便露出更多的金属部分。

    “你觉得这是什么?金字塔?”索利德又问道。

    “很有可能。”教授回道,“你看,这上面还刻有类似文字的纹理……这种纹理有部分玛雅文的痕迹,不……应该说是玛雅文有一部分这种文字的痕迹才对!”他说这话时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抱歉,我有些激动了……我们眼前的东西,很有可能是一个比人类已知的所有古文明都更加久远的超古代文明遗迹,作为一个考古学家……我此刻的心情实在是难以用语言形容。”

    他不仅是声音在抖,连双手和身体都在微微颤动,看来是真激动了。

    “嗯……”但索利德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冷静,“那么……虽然现在我们无法跟上头确认,但是否可以推测……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要找这个遗迹呢?”

    “一定是的!”罗德里戈快速回道,“当然是的!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无法判断这个金字塔究竟有多大,我们要挖多深、多久才能找到其入口……你明白吗?也许这个尖顶延伸到地下会带出一整座城市那么大的……诶?”他话说到一半,忽然发现了什么,他赶紧又用手刨了几下土,把分析仪往下移动了几分,“奇怪,这里有一块金属的成分和其他地方不一样,你瞧……连颜色都不太一样,就好像……好像……”

    索利德也看到了那块金属的异常,所以他接上了教授没说完的这句话:“好像曾经被人用某种弹道武器打出过一个窟窿,后来又重新补上的样子……”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