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纣临 > 第七章 异物
    12月4日。

    经过了昨天那大半天的休整,挖掘队的幸存者们至少在心理上都安定下来了;很显然,索利德将真相隐瞒起来的做法是对的,不……应该说他所有的决策和应对措施都是对的。

    昨天傍晚,罗德里戈教授就是按照索利德所说的那套“恩威并施”之法去跟工人们进行协商,结果,工人们还真就集体同意了继续开工。

    因此,今天一早,除了吉梅内斯那一行人和部分伤员之外,其他的挖掘队成员都在天刚蒙蒙亮时就整队出发了。

    在野外,人的作息时间自然和在都市里不同;在这儿得“看天干活”——只要太阳升起,你就得赶紧起来了,因为太阳落下之后,你就算想加班都没法儿加。

    如果是在视野开阔、动物也比较少的沙漠地带,那支几个大型探照灯来进行夜间挖掘也未尝不可;但……这里是丛林,地形复杂、动物极多,在晚上弄出非常亮的光线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考虑到白天的时间有限、工人们要吃喝拉撒休息,雨林里还时不时会下个暴雨、一下就是好几天……想要早点完工离开这里,不抓紧时间是不行的。

    综上所述,罗德里戈给工人们定的起床时间是在凌晨四点半。

    然而,真到了四点半的时候,虽然那些工人帐篷里的闹钟的确是响了,但最后准时从帐篷里穿好衣服走出来的人只有教授自己……

    当然了,对于这种情况,罗德里戈可是一点儿都不感到意外——带队挖了几十年的土,什么样的工人他都见过,这不叫事儿。

    走出自己的帐篷之后,罗德里戈直接就在营地里兜了一个大圈,把所有工人帐篷的拉链都拉开了半截儿,接着,他就悠然地散步到附近的一条小溪边洗漱去了。

    在“叫人起床”这件事上,闹钟无疑是远远比不上蚊子的。

    闹钟就像一个轻轻拍打你肩膀的管家,你被他叫醒后,让他闭嘴,他就闭嘴了,然后你还可以再睡一会儿;而蚊子……则像是一群用手指随心所欲地乱戳你的熊孩子,既打不着、也赶不走,它们会一直骚扰到你起来为止。

    果然,十分钟后,当罗德里戈从溪边返回营地时,所有工人都骂着街从帐篷里出来了,这会儿你就是让他们回去睡……他们也痒得睡不着了。

    不到半小时,教授这充满智慧的举动就为他换来了“罗扒皮”的外号,但他不以为意;其一,他脸皮够厚;其二,他很早以前就知道“某扒皮”的形象其实是小说家的杜撰加工,其人物原型实是一个好人,素来省吃俭用、为人厚道,只不过是赶上了某个时代的大潮,莫名其妙就被活活打死、还被瓜分了财产、还要被人拿来当反面典型宣传,遗臭万年。

    …………

    早晨六点,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努力,工人们终于把一台挖掘机从飞机的货舱里搬了出来。

    你还别嫌他们效率低,就这……还是在索利德和两名士兵的帮助下才搞定的;若不是有这三位身着B17铠甲的“大力士”协助,这活儿怕是得干一个上午。

    他们这次任务,本来是准备了三台挖掘机的,但其中两台都在迫降的过程中有所损坏,只剩下一台最小的轻型“凯美拉(一种挖掘机的型号)”还能使用。

    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台“凯美拉”在挖掘性能上并不比另外两台差多少,事实上,从某种角度来说,在丛林地貌使用这类轻型机反而更合适。

    待挖掘机被搬到机外放好后,索利德便让士兵和工人们先回营地去了,因为接下来的半小时,是给挖掘机充能的时间。

    本来这事儿是可以在机上直接完成的,但因为配套的基座已经坏了,货舱里的电路也已故障,所以他们不得不让挖掘队中的两名机械师从飞机的动力室里直接拉一根电缆出来,通过飞机底部的一个口子拖到外面,再跟挖掘机对接,从而完成充能。

    趁着这半小时,士兵和工人们正好可以去吃个早饭、休息一下。

    而索利德和罗德里戈并没有休息,他们马不停蹄地结伴出发,沿着昨天索利德所走的路线,准备去勘测一下挖掘机的行进路线、并决定一个“下铲”的地点。

    “你跟我认识的所有军官都不一样,威尔森先生。”前进的路途中,教授与老兵攀谈了起来,“虽然我对你的一些做法并不完全苟同,但你那以身作则的精神着实令人钦佩。”

    “哦?你认识很多军官吗?”索利德问道。

    “啊……的确不少。”罗德里戈回道,“有很多官方指派的任务都会让部队跟着我们,所以联邦军的军官我少说也见过二十几个了,但我还从来没见过有指挥官会跟士兵一同守夜的。”

    他说得是实话,绝非恭维。

    罗德里戈以前接触过的联邦军官,通常都跟大爷一样,什么事儿都丢给手下去做,恨不得连撒尿都让别人给他把着;但昨晚,罗德里戈起夜时,愣是看见索利德(他们的铠甲上都有编号,不会认错人)亲自跟一名士兵在一起站岗守夜。

    “因为我这个人做人做事都很‘过分’,如果不以身作则,会难以服众的。”索利德接道。

    罗德里戈闻言,笑了笑:“呵……有时候客观上的‘正确’,在人情或者政治上就是‘不正确’了;比如你昨天要求我做的——‘暗示工人们,如果不开工就会被扔下河’这件事,在我……以及绝大多数人看来就是‘过分’,但我内心深处也明白,考虑到我们目前的处境,这种强硬的交涉方式的确是最佳选择;我要是不听你的、仅仅是跟他们讨价还价……那他们很可能会得寸进尺,我的威信也会在这种扯皮的过程中逐渐丧失;即便我暂时靠加价让他们妥协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也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再度跟我坐地起价。”

    “呵……”索利德听到这儿,也是轻笑一声,“我原以为你只是个迂腐的知识分子,现在看来你也是个明白人嘛。”

    “刻板偏见要不得啊,长官。”罗德里戈耸肩调侃道。

    “叫我索利德吧,教授。”索利德回道。

    “好的,索利德。”罗德里戈接道,“那啥……虽然我也很想让你直接称呼我的名字,但因为我的名字有点儿傻气,甚至妨碍了我作品的销量,所以希望你以后还是继续称呼我为教授。”

    “好的,坦迪。”但下一句话里,索利德就恶意满满地报出了教授的名字。

    大叔之间的幽默感,大抵如此吧……

    …………

    两人就这么边聊边走,行了一段。

    丛林里的空气湿热,体型偏胖的罗德里戈很快就出了一身的臭汗,不过他并未放慢行进的速度。

    倒是索利德,不知为何……越走越慢了。

    “你怎么了?”罗德里戈注意到了索利德的异常,故而问道,“要不要坐下休息一会儿?”

    “不对劲儿啊……”索利德并不需要休息,他放慢脚步,是有其他原因的,“我昨天走到这里时,周围的地形不是这样的……”

    “哈?”罗德里戈愣了两秒,“会不会是你记……”

    他那个“错”字还没出口,索利德就抢道:“不可能,我做的记号还在呢。”

    他说着,就退后半步,指了指自己身旁的一棵树;那树干中段,确实有两道明显的划痕。

    “我说……你为什么要用刻记号这么原始的方法?你那套铠甲里应该有定向和定位的系统吧?”罗德里戈关注的重点好像有些偏了。

    “你说的那个系统……已经坏了。”索利德回道,“这个地区有奇怪的干扰,每隔一段时间我铠甲内的方向系统就会变化一下,且间隔的时间和转变的方向都是随机的。”

    他话音落时,罗德里戈已是面露疑色地掏出了自己口袋里的指南针,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又抬起脑袋看了看日头:“嘿!还真是啊,指南针都错了。”

    虽然教授一直随身带着指南针,但他却很少会去看,因为他的方向感和天文学知识也都不错;只要白天有太阳、晚上有星星,他朝天上扫一眼就能辨别出东南西北,没必要去借助设备……因此,直到此刻索利德提醒了他,他才发现这个地区不但存在通讯干扰,还存在磁场干扰。

    “磁场的问题,并不能解释眼前的状况……”数秒后,索利德目视前方,沉声接道,“昨天我来到这棵树旁边时……前面的路是一段平缓的下坡,再往前走个两百米左右,地势才逐渐升高,但现在……”

    “变成上坡了是吗……”罗德里戈顺着对方的话接了下去。

    “还有……你看这个。”索利德这时又单膝跪地,指向了旁边那棵树的树根,“这些树干下段的水痕,是雨季时留下的,一直浸泡在水里的部分颜色跟其他部分会有些不同。”说着,他又抬手指了指远处的几棵树,“但你看前面那些树水痕的位置,跟我身边这根的并不是平行的,而且差了很多……若是水位升到过那几棵树水痕的高度,那我们身旁这些树上的痕迹应该要再高至少一米才对。”

    “那你的意思是……”罗德里戈试探着问道。

    “就在昨晚,这里的地形发生过剧变……”索利德用冷静的语气说出了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结论,“……至少,我们面前的这片区域,朝上隆起了一大截。”

    “这不可能吧?”对于这种不合常理的说辞,罗德里戈肯定无法立刻接受,“能够引起这种地形变化的地震震级是很高的,我们不可能感受不到啊。”

    “所以这并不是地震。”索利德倒是已经想得很清楚的样子。

    “哦?”罗德里戈又问道,“那会是什么?”

    “不知道。”没想到,索利德话锋一转,又理直气壮地给了这么个答案,“但我想……继续前进,应该就能知道些什么了。”他顿了顿,站起身来,看着教授道,“教授,你先回营地吧……顺便帮我给四号和七号士兵带个话,让他们过来跟我汇合,他们认识我留的记号、会找到我的。”

    罗德里戈是个很理智的人,他知道没穿铠甲的自己是不适合参与这种“侦查不明异常”的任务的;如果他执意要跟去,能不能帮上忙不好说,但在遭遇突发状况时就很可能成为索利德的累赘。

    因此,罗德里戈并没有对索利德的命令表示任何异议,他只是留下一句“那你自己小心”,就赶紧调头奔营地的方向去了。

    教授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在了林间,只剩下了索利德自己一人形单影只地站在那里。

    默默伫立了片刻后,索利德忽然冲着空气,朗声言道:“好了,碍事的人已经走了,你可以出来了吧。”

    也不知他这话是说给谁听的,总之……话音落后,并没有人理会他。

    丛林里淅淅索索的怪声不断,远方的天际似乎还能听见某种野兽的嗥叫,但索利德四周的这片区域,此时却出奇得安静,静得他只能听见自己在铠甲里的呼吸声。

    “能完全消除自身气息对手我也见过几个,你并不是这世上唯一能做到这种事的人。”索利德见对方不现身,便接着说了下去,“但无论如何,那种伎俩对我是没用的……我依然可以感觉到你的存在。”

    他这并非是虚张声势或者想要诈谁,而是在说事实。

    索利德有着比野兽还强的直觉和本能,而且他最擅长的就是丛林战中的侦查与反侦察、伏击与反伏击……

    既然此刻他确定周围有某个人埋伏着,那就一定有!

    “这样啊……”又等了十几秒,见对方仍旧不为所动,索利德便道,“那没办法了……你不肯出来,就只能由我来找你了。”

    他这话才说到一半,人已经动了。

     B17铠甲并不是那种可以让穿着的人获得提速的铠甲,它的设计理念是大幅增加步兵作战单位的防御和攻坚能力,一般人穿上这套铠甲后,即使是在内置动力系统的辅助下,速度上也会受到影响。

    然,索利德却是用这沉重的机械铠跑出了野兔般的速度,抬脚一窜就冲出了七八米……

    一息过后,他便冲到了十几米外的一片灌木中,抄起腰间的手枪就准备瞄准。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埋伏在这里的“人”也有着不逊于他的速度;在他逼近的同时,对方也已窜逃而出,不知是不是由于速度太快,索利德通过铠甲面罩上的视频捕捉系统只看到了一抹黑色的、体积很小的影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成年人的身影。

    叱——

    下一秒,索利德果断地打开了面罩,改为用肉眼视物,并循着那黑影逃窜的路线箭步追上。

    他很有信心,凭着自己的追踪技巧,没有人能在丛林里逃脱他的追捕……

    …………

    在快速追袭了五分钟后,目标的踪迹消失了。

    这种宛如凭空蒸发一般的状况,通常可以判断为对方使用能力或某种工具飞上了天空。

    索利德并不认为自己追踪的东西是利用喷气式背包或者搭上直升机扔下的绳梯逃走的,因为纵使是喷气式背包和直升机……也是会在地面留下痕迹的。

    所以,这种“消失”,十有八九是依靠某种异能了。

    “既然能这样毫无踪迹地遁走,为什么不早点走呢?”索利德站在对方消失的那块地方,暗自心道,“被我追了一会儿后才突然消失,大概有三种可能……其一,刚开始他并没有料到我能一直紧追他不放,等他发现摆脱不了我时才用了能力;其二,帮助他遁走的能力有一定的代价,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使用;其三,他是故意把我引到……这里来的……”

    念及此处,索利德又朝周围扫视了一圈,这才发现,自己刚好站在了一座古怪的小山坡的“坡顶”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