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纣临 > 第五章 斩落
    在这个宇宙,尽管二十三世纪的人类科技已经非常发达,但“巨大人形战斗机器人”这种东西仍然是只存在于文学或影视作品里的设定。

    联邦不去开发这种兵器的原因也很简单:其一,能源问题;其二,实用性。

    能源这块,主要难点在于动力装置的微型化。

    既然你造了一个人形作战单位,那肯定得保证它在行动时有着接近人类的运动性能,否则就没有意义了;但假如动力装置占的空间太大,那就不是“人形机器人”了,而是“龟仙人形机器人”。

    可惜,以这个时代的技术,唯一能满足这种微型化条件的动力源就是“核能”;让一个可以长距离移动的作战单位搭载这种动力自是不妥的,航母和潜艇也就算了,陆上兵器揣着个核反应堆到处跑的风险难以预估……所以,在新能源或者更新的微型化技术出现前,这个问题怕是无法解决了。

    什么?你说插电线?且不说你能造得出多长的电线,你的敌人看到电线后直接把它拔了或者打断不就完了?你以为人家是弱智么?

    当然,关于巨大机器人,能源还只是次要的问题,实用性才是主要问题。

    你开发一种兵器出来,自然是要用的,那么……什么样的战争非得要巨大的人形战斗机器人去打呢?

    答案是,没有那种战争。

    现代的人类战争,是双方围绕着彼此战略及军事设施展开的攻防,以消灭或占领为最终目的。

    如果你要进攻某个设施或单位,最好方法就是用导弹、用炸药去远程搞定它,而不是派一个巨大的人形机甲过去将其砍爆。

    如果你要防御敌人的进攻,最好的方法是张开弹幕和防护罩来抵消对方的远程攻击,同时自己也发一些导弹出去对敌方的发射体展开反击,而不是派一个巨大机器人穿过枪林挡雨过去反打。

    如果你要占领一个地区或设施,最好的方法是在轰炸过后派地面武装部队进行搜索和压制,而不是让巨大机器人过去掀掉建筑的屋顶、用比水泥管还粗的炮管指着俘虏们的头让他们举手投降。

    简而言之,现代战争中根本没有那种“必须由巨大机器人来完成的任务”,而巨大机器人可以完成的所有任务,都可以由其他的作战单位来完成、且后者的效率更高。

    若一定要找出一件事是只有巨大机器人能做的,那恐怕就是“近战打击”了,但又有什么样的敌人非得用卡车头那么大的拳头、列车那么长的装甲刀去搞定呢?怪兽吗?

    然而,就算不是去打仗,而是去打怪兽,同样是用传统的战争兵器更有效。

    一头怪兽如果连机器人的拳头都躲不过,那肯定也躲不过导弹,那我为什么不直接用导弹去轰它?难道导弹爆炸时所产生的破坏力还不如一块以一定速度前进的大铁墩子?

    说到底……“用巨大机器人而不是导弹去打怪兽”这个逻辑,基本等同于——“我想杀死一头犀牛,但我觉得用火箭筒不如用大铁锤”。

    综上所述,在2218年的联邦,巨大人形机体这项事物,依旧也只是种“男人的浪漫”罢了;任何一个有理性、负责任的军工科研人员都不可能一本正经地将研发这种兵器的议程提上来,更别说实际去研发了。

    但,此时,此刻……索利德却是亲眼看见了这么一个玩意儿,而且正在朝他所乘坐的飞机追来。

    纵是身经百战,见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时他也不禁爆了句粗口。

    “我知道了……”不过,老兵毕竟是老兵,仅用了数秒,他就恢复了冷静,并开口对那两名飞行员道,“二位,现在由我和我的手下来接手驾驶,你们俩回客舱去,等我的指示。”

    两名飞行员闻言,也没多说什么,这会儿飞机本来就是半自动架势状态,所以他们简单地应了一声,就离开了座位;从头到尾他们也没有质疑过索利德会不会开飞机,因为这位长官说话时的气场就给他们一种老司机的感觉。

    “对了……”待那两人准备开门时,索利德又提醒了他们一声,“……出去之后,别乱说话。”

    …………

    与此同时,另一边,“猩红魔魁R-42”驾驶舱内。

    “离‘指定区域’不远了哦,嘿嘿……该用哪种攻击方式比较好呢。”博士坐在经过他本人改装(为了配合他的体型)的驾驶座儿上,阴恻恻地笑着。

    “你可别把他们都搞死了……”坐在他后边儿的兰斯用锉刀磨着指甲,接道,“呵……虽然那样做或许也挺有意思的……”

    “你是想看看,当你说出‘我不小心把飞机上的人杀光了’时,子临会有什么反应吧?”博士对兰斯的恶趣味也是略知一二。

    “是啊……”兰斯拉长了嗓门儿应道,“但我大体上也能猜到,他会若无其事地回我一句‘会死在这里,说明他们也不过如此吧’,然后在心里默默地给我记上一笔,等日后找我算账时多捅我一刀……”

    “听你这意思……你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死在他的手里?”博士接道。

    “大概吧,但未必是他亲自动手的就是了。”兰斯回道。

    “你为什么要跟一个迟早会杀死你的人合作呢?”博士的语气忽然变得严肃起来。

    “哈哈哈哈……”兰斯却是笑出声来,接道,“整个世界都将被他所葬送,多添一两个像你我这样的亡魂……又有何妨呢?”

    他说这话时的语气有七分像是玩笑,但还有三分像是在说一件注定将发生的事。

    “喂喂……怎么把我也算进去了?”博士转过头,看着兰斯,狐疑地问道。

    “我就随便那么一说,你就随便那么一听,别在意。”兰斯打了个哈哈,扯开了话题,“现在你应该注意的是……咱们正在追踪的那架飞机已经离开你的视线了。”

    经他这一提醒,博士赶紧又转头看前面,结果发现……原本在其前方水平高度飞行的那架“湾岸九号”飞机此时已不见了踪影。

    “不会吧……难道这年头民用飞机也流行装光学迷彩了?”博士一边念叨着,一边在前方的主屏上调出了一个扫描分镜,结果他很快就意识到……那架飞机并不是“隐形”了,只是在短时间内突然大幅降低了高度和速度,降到了他们的下方并被他们甩到了身后。

    “嚯~我一个走神,居然就跑到我后面去了啊。”博士说话之间,其双手也在操作台上飞舞起来,猩红魔魁R-42在其操控之下也调转了方向,朝那飞机冲了过去。

    “民用飞机的飞行员就算能够做出刚才的那组动作,在征得机上负责人同意之前肯定也不会贸然行事的。”兰斯接道,“所以……不出意外的话,索利德应该已经发现了我们,并接手了飞机的控制权。”

    “呵……你的意思是,现在那架飞机是‘老兵’本人在驾驶,就算我对他们‘粗暴’一点也没关系咯?”博士说这话时,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狞笑。

    “你看着办吧。”兰斯应道,“还是那句话……别把那几个‘关键人物’弄死了就行。”

    得到了这个近似于“肯定”的回答,博士心里自也有了分寸。

    下一秒,猩红魔魁R-42便一个加速,瞬间就拉近了它与飞机之间的距离。

    这台型号为“R-42”的巨大机器人,是一部名为“猩红魔魁”的原型机体的变体,在经过了“1”到“41”型的不断改良后,42型已经是非常成熟的型号,其主要特点就是强调“泛用性”;尽管R-42在作战性能上比起原型机来要差一倍左右,但同样的……它对机师的要求也较低,绝大多数普通人经过训练之后都能驾驶,而且这机体还可以量产。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了,联邦不是不研发巨大机器人吗?而且巨大机器人不是有两个解决不了的问题吗?那这玩意儿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答案很简单:因为这是“逆十字”阵营的科技。

    关于动力核心微型化的技术,他们早就掌握了,至于实用性方面……前文说也得很清楚了——“任何一个‘有理性、负责任’的军工科研人员都不可能搞这种研究”……但逆十字这种常年使用疯狂科学家的组织,大部分情况下不讲什么理性、也不负什么责任,他们就是要搞“男人的浪漫”,就是要造巨大机器人!

    于是,此刻我们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一台猩红涂装的机甲从一架飞机上方俯冲而来,在俯冲的过程中,其双手朝后伸去,分别拆下了自己两片战翼,并将其拼装变形,组成了一把巨大的“斩舰刀”。

    紧接着,便是握刀,怒斩。

    晃眼之间,但见一道猩红的巨影自天空中闪过,刀锋过处,绽出音障的激波。霎时,飞机一侧的机翼便从机身上被斩离了,其切口处……平整得像是激光扫描到的断层。

    像“湾岸九号”这种以追求舒适为目的的豪华民用客机,通常都有着巨大的体积、沉缓的操控感、以及形同虚设的防御系统(只有呼救和小范围自动维修两个功能)……在这绝对的硬件劣势下,纵是索利德也无法做出规避动作,只能硬扛。

    不过,对这种状况,他也是早有准备……

    接管飞机的那一刻,索利德就明白,只要对方发动攻击,不管是用炮火还是用这种夸张的攻击方式,自己都没有反击的余地,所以他才会在对方有所行动之前就把飞机降到现在这个高度。

    说时迟,那时快,几乎在斩击发生的同一秒,索利德便用手动模式强制关闭了所有的推进引擎,这样一来,剩下那一翼上的引擎也不再产生推进力了。

    但是,就算两边的引擎都停了,机翼本身的重量以及其在空气动力学中的作用仍会让飞机失去平衡,关引擎也只是让机身失控的趋势稍缓罢了。

    好在……以索利德的技术,有这“稍缓”的余地便足够了。

    数秒后,飞机便开始侧倾、坠落,余下的那侧机翼在压力下逐渐变形,眼瞅着也要折断。

    而索利德只是淡定地坐在操控台前,在身旁那名士兵震惊的眼神中,用不紧不慢的手速调校起了飞机上的“悬浮系统”。

    这个系统是为了飞机的“悬停起落”功能服务的,而这项功能本身还需要主推进引擎的配合才能实现,但眼下两侧的机翼等于都已经废了,只有飞机底部的那些“辅助助推井”还能用……以飞机现在的速度,这点动力能对机身起到的影响极为有限。

    不过,索利德却可以利用这“有限的动力”,做到人们想象之外的事情……

    他以残留的、摇摇欲断的那侧机翼作为支点,不断地升高、降低各个辅助助推井的出力比例,在天旋地转的体感中、在随时可能坠机身亡的危情下……冷静地找到了一个相对平衡的操作模式,让飞机在半空像是跳华尔兹一般开始打转。

    在这种有规律的旋转下,飞机愣是减速了……无论是横向还是下落的速度都在这微妙的平衡中减缓,助推井的作用在机身减速后也变得明显起来,用以维系“悬停稳定性”的上升力量逐渐增强。

    在这个过程中,索利德又根据速度的变化和机身的动作不断调整着各个助推井的出力比例,最终……让飞机迫降在了一片厚实的树盖上。

    尽管“降落”时产生的冲击还是很大,但这种程度和毫无操控地直接坠落比起来轻多了,机身在落停时仍是完整的一体、并没有断开或瓦解,从操作台上的各种仪表来看,机上有一半以上的系统也都还能运转。

    能将一场机毁人亡的惨剧挽救到现在这种局面,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已经是个奇迹了。

    但对索利德来说,好像也就那么回事儿吧……

    “你没事吧?”飞机完全停住后,只过了两秒,索利德就转过头,用四平八稳的口气问了身旁的士兵一声。

    而那名士兵的回应是……打开面罩,别过头去,把隔夜的晚饭都给吐了出来。

    “我去后面看看。”索利德见部下吐得那么专注,估计也没什么大碍,于是就起身往客舱走去。

    由于机身有轻微的变形,驾驶舱的门已无法自动开启,索利德只能把整扇舱门给卸了;反正他的B17铠甲动力还很足,卸一两扇门也花不了多少电。

    门被卸掉后,映入索利德眼帘的景象无疑是一片狼藉。虽然他在接手飞机后立即就通过广播通知全机人员立刻坐好并系紧安全带,但显然有些人没有照办……

    “士兵,报数!”索利德也没废话,扫视环境的同时就已开口喝了一声。

    留在客舱内那几名士兵也出于本能般地做出了回应。

    “一!”

    “二!”

    “三……呕……”

    “四!”

    结果,六名士兵,只传来四声报数声。

    “迅速检查一下自己有没有受伤、伤情如何,然后把客舱到货舱全部搜一遍,看看五号和六号在哪儿、还活着吗,随后把伤员集中起来,带下飞机。”索利德迅速下达了命令,边说边朝前走去,“我去动力室看看核心有没有爆炸的风险、顺便检查一下各系统的受损程度,十五分钟后和你们在外面会合。”

    此刻,在刚刚经历了这番足以让人留下心理创伤的惊人灾难后,索利德却是若无其事,仍旧雷厉风行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别说他的部下们了,旁人都在心里排遣着“这货到底是不是人”了。

    “长官……”当索利德从身旁经过时,瘫坐在座椅上、正在给自己解安全带的吉梅内斯干笑着道,“说真的……你们那铠甲真没有备用的了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