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纣临 > 第三章 丛林探险队
    12月5日,南十字星郡,圣保罗。

    这里,曾是世界上最拥挤的城市之一,是个典型的“沙丁鱼都市”。

    二十二世纪中叶,随着科技的发展、语言的统一、以及人口流动的便利性和自由度的提升,这种类型的城市渐渐地变少、并最终消失了。

    至2218年,圣保罗已和全球大部分城市一样,只有城区还保持着大都会特有的拥堵,而稍微远离市中心的地方,就有着很多的空间。

    这种“空间”大到什么程度呢?

    比方说……可以给人建庄园、造私人游乐园,甚至是私人的野生动物园、植物园等等;据说,在星郡有个土豪,还专门圈了一大片土地,用以摆放各种1:1比例的巨大机器人模型……就是不知道那传言是真是假了。

    简而言之,在这个资源相对充裕的世界上,有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

    所以,在圣保罗的郊区,存在一座不对外开放的私人机场,也是不足为奇。

    …………

    上午,10:30,机场跑道上。

    一架商用加大版的“湾岸九号”(运用新能源技术的豪华民用飞机之一,支持传统和悬停两种起落方式)已整装待发,机组人员正在做着最后的检测。

    “混蛋!给我看着点儿!这可是精密仪器!”跑道上,一个身形微胖的中年男人正扯着嗓子指挥着工人们往货舱里搬东西。

    虽然这位仁兄一身的包工头气质,但他的来头可不小。

    他名叫罗德里戈,是世界著名的探险家、考古学家,在联邦中央学院担任历史和古文字方面的客座教授,是研究印加和玛雅文明的权威。同时,他在植物学方面也有着相当高的造诣,还曾出版过一本野外生存方面的著作,叫《你在野外能吃的一百道素菜》,内容非常实用,可惜销路不佳……

    毫无疑问,罗德里戈是个实干派,四十岁以前那基本就是一矮丑版的印第安纳·琼斯;当然,他可不像琼斯那样一天到晚都在被各种黑恶势力的追杀,因为他一般都是受到联邦政府的委托去探险的,而联邦政府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黑恶势力。

    今天,也不例外。

    两天前,从克里斯托城里突然就发出了一道命令,要求各单位必须在48小时内组建一支精锐的探险队,赶赴南美的亚马逊丛林……去寻找某样东西。

    上头下了“死命令”,那下面自是一定要完成的;因为最上层发的话,所以不存在什么权责问题,这种情况下……事情执行起来非常快。

    还不到5个小时,罗德里戈就被人一个电话从炕头上叫了下来,告别了老婆孩子,登上了前往南美的航班;在飞机上那几个小时,他靠着给自己灌咖啡、强忍着头疼草拟了一份行动计划书以及一张所需设备和物资的清单。

    然后这两份东西就被送到了这次行动的另一名负责人手上。

    那位“负责人”,是南美种植业(是的,在这个宇宙、这个时代,南美最有权势的人是种植业的垄断者,原因这里不做解释)的龙头人物——朱里奥·吉梅内斯,即十天前在四叶草号游轮上收到了辛迪加的警告而提前离船的那名拉丁裔男子。

    作为被“珷尊”认可的人之一,吉梅内斯自然不是等闲之辈;虽然他平日里总是一副花花公子做派,但实际上,他是一个颇有城府之人。

    吉梅内斯的父亲也是一个喜欢拈花惹草的男人,所以吉梅内斯有着很多合法或不合法的兄弟姐妹,而这些人……在他的父亲去世后不久,都因各种各样的“意外”而离世了。

    在斗争激烈、暗流汹涌的南美,朱里奥·吉梅内斯能以三十岁出头的年纪就坐拥父亲留下的庞大基业,并稳住其他家族的势力,其手腕可见一斑。

    当然了,今天的行动,倒是不需要他来发挥什么才智,毕竟考古方面他是个外行。

    吉梅内斯这次过来……就是来“刷脸”的;在南美这个地界,你想办事,找他这个地头蛇是最快的。同样的一件事情,让联邦官方指派个人过来办,就得多花钱、且弄来的资源还未必好,但让吉梅内斯去操办,可能一句话就搞定了,说不定连钱都不用。

    联邦政府里也不全是傻瓜,既然这次有内阁的“令箭”在手,想指挥谁就指挥谁,干脆就把吉梅内斯给叫来了。

    吉梅内斯也无所谓,反正他的任务主要都集中在筹备阶段,具体的探险不用他来负责,他跟过去就是看看自己的钱都花在哪儿了(这样事后报销的时候他才知道哪些部分可以多报、以及多报多少),顺带旅游一下;因此,这次他光是女伴儿就带了好几个,也包括上次他带上四叶草号的那位“曼陀罗”小姐,除了女伴之外,他还带了随从、保镖、香槟、冷冻牛排、甚至鲜花……

    另外,除了罗德里戈和吉梅内斯之外,这次行动还有一名负责人。

    这位,就是联邦内部直接指派过来的了。

    索利德·威尔森,代号——“老兵”。

    虽然是个“老兵”,而且他也只在联邦的部队服役过,但他现在没有军衔;曾经的军衔,最高也只做到过上尉。

    如果你让他的战友来评价他,多半会得到这样一句话——“他不是人”。

    这不是骂街,而是一种褒奖。

    和索利德一起打过仗的人都一致认为这个男人就是一部为了战争而生的机器。

    他有着让人难以置信的身体能力,坚若磐石的心理素质。

    他是格斗达人、战术大师,精通所有人类已知的战斗技能,能驾驶所有类型的交通工具,对制式武器的运用出神入化、还具备相当水平的改造能力。

    他对现代战争的适应速度之快堪比性病病原体适应人类的体液;他完成任务的效率之高犹如传销者携款潜逃;敌人的审讯官在他的面前就像是试图勾引太监的妓女;己方的指挥官在他的眼里也就是个智商只有二的弱智。

    他可以在一场遭遇战中让敌人在不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的情况下就被歼灭;他可以用一根牙线就逃出一座战俘营;他甚至能让一帮监狱里的种族主义者把自己帮派的名字改成“编织俱乐部”,每天聚在一起打毛衣。

    总之,索利德是一名真正意义上的超级士兵,但……有两个“问题”,阻碍了他“晋升”的道路。

    其一,当一个命令“很蠢”时,他就会拒绝服从。

    什么样的命令叫“很蠢”呢?就是他认为错误的命令,而他认为错误的命令,那基本上……就是错误的命令。

    这一点,担任他指挥官的人肯定不喜欢……很不喜欢。

    还有第二,他的出身。

    索利德的父母皆是联邦政府内的中层人员,但因为他们与反抗组织有来往,双双被判了终身监禁。

    索利德的母亲在入狱时已有四个月的身孕,可她这种政治犯并没有缓刑或保外就医的余地,因此,索利德最后是在监狱的医务室里出生的,她的母亲也因产后并发症很快去世了。

    索利德本来是要被送到“EF”去当试验品的,不过他的父亲请求联邦放过自己的儿子,由自己来代替,于是,索利德被送进了孤儿院,而他的父亲很快就死在了EF的研究所里。

    这些事,索利德本人并不知情,他的档案被修改为“父母受到反抗组织蛊惑而叛国,并最终在狱中被某组织成员暗杀”。

    但即便是这样的一份档案,也足够成为他“最多就是个上尉”的理由了。

    索利德本人倒是不怎么在乎,经过这些年,军衔对他来说早已不重要了。

    就算他已无数次因为抗命甚至是殴打长官而被禁闭、乃至被军事法庭判刑,到最后……当联邦需要他时,还是会把他放出来,并允诺各种好处。

    没有人会管他是下士还是将军,他们只知道,他是“老兵”。

    这两个字,就是行动成功的保障。

    …………

    十一点,在烈日的炙烤下,机场跑道上的气温已超过了三十度。

    罗德里戈总算是指挥完了物资的搬运工作,找了个阴凉地儿坐了下来,和工人们一起喝起了冰镇啤酒。

    虽然挂着教授头衔,但罗德里戈其实是个很接地气的人。像他这种常年在第一线带队伍的,自然知道怎么跟底下的人打交道;干正事的时候就是得凶一点,要不然镇不住场面,而闲下来的时候则要跟基层人员打成一片,道几声辛苦、给点小恩小惠……所谓糖和鞭子并用,大体如此。

    “妈的,12月跑南半球来搞事,上头那帮人也不知道抽的什么风……”罗德里戈一边擦着汗,一边骂着街;这是他跟手下谈话的技巧之一——“骂领导”,因为在这个话题上他们有共鸣。

    “就是!他们坐在办公室里吹空调,让我们去雨林里喂蚊子。”

    “刚才我搬那箱子,我瞧了一眼,妈的里面居然都是香槟,这玩意儿又不能带进丛林,就为了在飞机上喝两口,让我们整那么重的大箱子,还要轻拿轻放,真是干了!我们又喝不着。”

    “算了吧,没让你在飞机上码香槟塔就不错了,你没看见箱子上的标记吗?那可是吉梅内斯家的东西,你也就现在敢说,等吉梅内斯家的人来了,你要再敢骂骂咧咧的,小心人家一句话就让你全家失踪。”

    这些工人、或者说探险队员们大部分也都是在当地招募的,主要是这些人对这炎热的气候环境比较熟悉,当然……他们对吉梅内斯家族也很熟悉,这会儿反正也没人听见,这帮人便借着点酒精,发发牢骚,嚼嚼舌根,

    就在他们这没营养的谈话进行之时,有几辆悍马从远处的机库那儿开了过来,并停在了飞机旁边。

    片刻之后,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中,吉梅内斯和他的女伴、保镖、随从们……便粉墨登场了。

    吉梅内斯今天穿了件长袖的白衬衣,卷着袖子、敞开着领口;一副架在额头上的名牌墨镜将他那略带卷曲的、油亮的头发从额前箍起;他的下身只穿了条骚粉色带花纹的沙滩裤,脚上潇洒地踩了双人字拖。

    跟在其身旁的女伴们打扮也很休闲,有好几个领口敞得比吉梅内斯还开,下身则都是热裤短裙,无论是往她们的上面看还是下面看,都能看到两瓣儿圆滚滚肉嘟嘟的东西被衣物兜得一颤一颤的。

    这番风景,自是让那帮血气方刚的工人们口干舌燥,一个个儿都目不转睛,喝酒止“渴”。

    “嗨!好久不见,朱里奥!”罗德里戈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一看地头蛇来了,赶紧凑上前去热情地打起了招呼。

    “哈哈!你又胖了,教授!”吉梅内斯也是大笑着上去拥抱了那个油腻的胖子大叔。

    罗德里戈专攻的就是南美古文明,他以前带队多半也是来这边走动,所以跟吉梅内斯父子肯定是有些交往的,当然……也只是泛泛之交,远没有他们表现出的这么熟。

    就这样,两人站在那儿寒暄了几句,吉梅内斯的女伴和随从们这时都已登机了。

    罗德里戈随即表示自己要在这里等最后一名负责人到场,让吉梅内斯也先登机,不料……话刚说到这儿,一架直升机就出现在了天际。

    两分钟后,这架直升机已停在了罗德里戈和吉梅内斯前方十米外。

    八名身着全覆式战斗铠甲的士兵从机上先后跃下,迅速排成了一排,数秒后,从中走出一人,行到罗吉二人跟前。

    吱——

    伴随着一声轻响,这名士兵打开了自己的“面部护甲”,露出了尊荣。

    索利德是个白人,看面相已有四十岁;他留着短发、两鬓已有些斑白,眉宇间透出一种饱经风霜的粗沥感。

    “中午好,先生们,我叫索利德·威尔森,负责这次行动的安全保障工作。”索利德说话开门见山、言简意赅

    “罗德里戈教授,负责搜索、勘察、挖掘……”罗德里戈摆出了严肃脸,上前跟对方握手。

    “呵呵……叫我朱里奥吧,我负责买单和活跃气氛。”吉梅内斯则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也过去随意地握了下索利德的手。

    握完之后,他还问道:“话说……威尔森长官,你们这样不热吗?现在太阳底下可是三十多度。”

    “B17铠甲是联邦常规作战兵器中最先进的单兵武器,有恒温装置、空气过滤系统、活动关节衔接处用的都是特殊的合成胶、能隔绝任何大于60立方毫米的异物的入侵。”索利德回道。

    “那么你这话用中文来讲就是……”吉梅内斯表示听不懂。

    “自带空调、空气净化器、防虫防刺。”索利德说着,就抬手打了个手势。

    他身后的七名士兵看到手势后,便整齐地转身、朝着登机楼梯过去了。

    “预定时间快到了,这次行动很紧急,咱们尽快起飞吧。”紧接着,索利德就合起了自己的面部护甲,他说话的声音因此变闷了一些,“还有……我建议你换套衣服,朱里奥。穿成你这样进雨林,不出三个小时就会遍体鳞伤、并感染上三五种鬼知道是什么的病菌。”

    说罢,他也转身登机了。

    吉梅内斯闻言愣了几秒,看了看罗德里戈,确认完眼神后,吉梅内斯赶紧冲着索利德的背影高声喊道:“我说……你们的那啥铠甲还有备用的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