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纣临 > 第六章 LINE SEVEN(中)
    上午十一点,一架直升机停在了警局天台的停机坪上。

    飞行员还没把机身完全落定,便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上面跃了下来。

    “你好!长官!我是这次行动的……”早已在天台等候的罗宾逊探长当即就迎了上去,扯着嗓子在直升机的噪音下试图跟对方打招呼。

    不料,对方却打断了他:“不必浪费时间把你我都知道的事情再跟我复述一遍了,罗宾逊探长。”他直接报出了探长的名字,以此让探长明白——关于“连姆·罗宾逊”的相关信息,也已是他口中那“你我都知道的事情”之一了。

    “来的路上我已经做了不少功课,除了你提交的书面申请之外,你所反映的内容我也已经核实过了……”这人一边说着,一边已走向了通往大楼内的梯间,“还有,一分钟前,我刚跟你的上司通完电话,他已同意将本次行动的指挥权移交给我,所以,探长,此刻你已是我的下属了,我给你的第一条命令就是——没有我的允许,不要把行动的具体内容告诉任何人,尤其是你的同事们……”

    说到这句时,他已打开了楼梯间的门,并顺势侧身,看着罗宾逊道:“对了,我是罗斯上校,你可以称呼我……嗯……罗斯上校。”

    虽然他前面那整段话说得有条有理、语速极快,但到了自我介绍的部分时,却是这种脱线般的表现。

    “好的……罗斯上校。”罗宾逊摆出一个啼笑皆非的表情,“那么,您想从哪儿开始呢?”

    …………

    三分钟后,侦讯室内。

    “薛先生是吗?”罗斯在探长的陪同下走了进来,在后者还没把门关好时就开口问道。

    “是。”薛叔应道,并紧接着问了一句,“你是……”

    罗斯走到了薛叔面前,站定。

    这一刻,这两人一站一坐,一个居高临下、一个歪头眺望,双方都毫不避讳地打量起对方来。

    薛叔看起来三十岁左右,其脸上还带着一份四十岁的人都未必有的沧桑;罗斯也是三十岁的面相,但神态气质和薛叔刚好相反……其整个人都像是火一般,给人一种精力充沛,冲劲十足的感觉。

    他们的肤色不同,一个很纯正的黄种人,另一个则是白人;长相方面,两人都不算难看,但也不能说多帅。

    “我是EAS直属战斗部队‘缨侍’的第二十七任队长——‘送葬者’罗斯。”面对薛叔,罗斯就没有提自己的军衔了,而是说出了自己作为能力者的“绰号”。

    “哦。”但薛叔的反应却很冷淡,只是随口应了一声。

    “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罗斯见状,疑道,“比如……你作为能力者的称号之类的……”

    薛叔看了他两秒,反问道:“我的能力,如果我自己不跟别人说,别人发现得了吗?”

    “嗯……”罗斯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像薛叔这种能力者,只要保持低调,没人会知道他是能力者,甚至没人会知道他的存在,那也就甭提什么绰号了,“好吧……是我多嘴了,那咱们就办正事儿吧。”

    “你的正事儿难道不该是去组织人马缉拿银行劫匪吗?”薛叔问这个问题时,还侧过头,看了站在门旁的罗宾逊一眼。

    大约两小时前,看完了棒球赛的罗宾逊相信了薛叔的说辞,并答应对方,会直接通过上级、走官方渠道寻求EAS的援助。

    这个方案,是薛叔在经历了前几次回溯后,再三思考才制定出来的——因为他已然确定了劫匪中有一人是能力者,再加上他把自己是能力者的事情也当成资本给曝光了……这样,EAS就有了充分的理由入局。

    在这件事上,相比去求助FCPS,让EAS派人来显然更加合适。

    另外,让罗宾逊去提交报告,也是意义的:以探长在局里的职位而言,他只需要通过局长这个一人的批准,就能走完此流程。如此一来,可以最大限度地避过局里其他人的耳目,假如这样做情报都能提前泄露,那也只能说明这个警局内的卧底就是局长本人了……

    虽然罗宾逊在提交申请时因为报告的内容太过玄幻而被局长询问了他的精神状况,但在承诺了出事后自己会背锅之后,罗宾逊还是把事儿给办成了。

    于是,才有了眼前的这次会面。

    “那的确是我要办的事之一,但眼下……我得先对你做一个小小的测试,才能去走下一步。”罗斯接道,“假如我试下来……你根本不是能力者,那就代表你是个骗子,你所说的那些信息也就完全丧失了可信度。”

    “哦?我这种能力也可以‘测试’的吗?”薛叔这下倒是好奇了,“莫非你也是个‘时间’能力者?”

    “不是。”罗斯回道,“但我可以这样……”

    说到那个“这”字时,罗斯突然就抬起一脚,踹向了薛叔的胸膛。

    这一瞬,罗宾逊和薛叔便都明白了一件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让人有点在意的事——为什么这货要站着说话。

    罗斯这一脚来得猝不及防,薛叔又是双手还戴着手铐的状态,自是不及招架;一秒后,薛叔所坐的椅子翻倒而落,他整个人也被踹飞了出去、撞上了墙。

    然而,这看似非常狠的一记猛踹,却是没有让薛叔受什么伤,后者只是闷哼了一声,很快就缓过来了。

    “嗯……”罗斯看了薛叔两秒,沉吟道,“不管你的能力是什么,至少身体素质已超过了并级的最低标准,是能力者无误了。”

    “所以……你的能力就是精确地控制自己的力道?”薛叔也没有生气,只是拍了拍衣服上的脚印,抬眼看着对方试探道。

    “呵……将力道‘控制入微’这种事,只要通过训练,谁都可以做到的。”罗斯笑着接道,“当然了,你们这些民间的能力者,绝大多数都对能力的级别还有强度没有系统的概念,锻炼的方法和效率与我们也无法相提并论,要让你们理解这些……有难度。”

    “我也没兴趣理解……”薛叔接道,“我的本意只是想救人,但现在事情好像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并没有很复杂,薛先生。”罗斯道,“我来告诉你接下来事情会如何发展……四十分钟内,我就会和罗宾逊探长一同组织起一支十人左右的精英警员小队,并严格杜绝队员在行动前与外界联络;队伍组建完成后,我们会立即赶赴你所说的事发银行附近进行埋伏,只要抢劫一开始,我们就会对劫匪展开突击,不出意外的话,在收到警报的其他警员赶来之前,我们就能把对方全员击毙或制伏。”

    “我可得强调一下……”薛叔听到这儿,还想提醒对方一句,“劫匪中有一名能力者,非常……”

    “我知道。”罗斯又一次打断了对方的话,他不喜欢从别人嘴里反复听到自己已经知道的信息,“关于那几名劫匪的资料,我在来之前就已经查清并记下了;像这种以‘抢劫订单’做底的案子,用我们的情报网是很容易就能查到的。”

    “你们的那个情报网……能不能给我们警方也用一下啊?”这时,站在后面看戏的罗宾逊适时地用一种讽刺的语气吐了个槽。

    “探长……”罗斯也毫不客气地回应道,“这种玩笑……等你把自己局里的脏警和卧底扫干净了再开如何?”

    “哼……”罗宾逊叼上一支烟,“我们警察就是这样啦,人手一多,成分就杂,工资又没你们高……不是每个人在面对诱惑时都能守住底线的。”

    罗斯没有去接他的话,因为罗斯的出身也算精英阶层,跟对方探讨这种问题根本也说不出个结果来,说多了只会伤和气。

    “总之……”因此,罗斯还是对着薛叔、说回了刚才的话题,“那名能力者的问题你不用担心,他的档案我们EAS里是有的……正如你推测的一样,他有着很强的自愈力和身体素质,另外,即便撇开能力不谈,他本人也是个精通格斗、枪械、侦查、反侦察、战术布局等多种技能的超一流雇佣兵。但饶是如此,我也可以很有把握地告诉你……他不是我的对手。”

    “那万一他又逃了呢?”薛叔凡事都爱问个“万一”,因为对别人来说是万一,对他来说可能就是又一个熟悉的早晨。

    “没关系,就算他真的逃掉了、并引发了怪物暴走,你也不用再‘回溯时间’的。”罗斯用很轻松的语气回道,“到时候,我去把你所说的那个‘怪物’杀死……也一样能制止伤亡。”

    “这么自信啊……”薛叔虚眼念道。

    “是自信还是自大,再过几小时也就揭晓了。”罗斯说着,已转身朝门口走去,“薛先生,考虑到你的能力,囚禁你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我只能口头劝告你……希望你不要逃跑;我个人而言,是很愿意相信你是一个好人的,我们EAS也有能力在这次事件解决后帮你摆脱罪犯的身份,所以眼下对你来说最佳的选择就是……待在这里,等着我去拯救你的‘第七次星期五’。”

    “哦。”薛叔的反应,比对方想象中要平静得多,他用脚挑起了椅子,重新绕到椅前坐下,接道,“那你加油吧……”他用一脸堪称看破红尘的表情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了,就算最后的结果证明你的确是自大,我们也会在我的‘第八次星期五’中再见的,当然了,下一次你多半是踢不着我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