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纣临 > 第十四章 卧底
    初一,立秋,阴,凉风至。

    有血光,宜祈福、祭祀,忌搬家、出行。

    地官降下,定人间善恶。

    …………

    这天早上,一道身着红色兜帽长袍、戴着京剧脸谱面具的身影,出现在了FCPS欧洲总部大门外的街上。

    这栋“总部大楼”本身的占地不算太大,但其方圆一公里内的街道都是名为仓库、实为“战略缓冲带”的区域,该区域内既没有民宅,也没有商铺和公共设施……不可能存在路人“碰巧”走过来的情况。

    因此,这个身着扎眼的红衣、还蒙着脸的可疑家伙,毫无疑问就是奔着FCPS来的。

    “We’ve_got_company……”当红衣男距离大门只剩五十米不到时,保安拿起了对讲机,用肃然的语气,给楼里的同事们讲了句我们在电影里经常能听到的台词。

    不到半分钟,二十余名荷枪实弹的探员就迅速地朝大门这儿集结了过来。

    “先生,请你停在那儿,别再往前走了。”待那人行到大门口,保安率先迎了出去,一边说话,一边已将手摁在的腰间的枪上。

    在FCPS大楼门口站岗的,自不是一般保安,他们皆是经过严格审查的前联邦军基层士官;这些哥儿们的身上可从来不配什么辣椒水电击枪之类的玩意儿,他们一律都是荷枪实弹,且遇到突发状况有权先斩后奏。

    像眼前这种怎么看都极端异常的情况,在这名保安看来十有八九是某种蓄意的自杀式袭击,所以他已经做好了随时拔枪击毙对方的准备。

    “好啊。”没想到,在听到了保安的指示后,那位不速之客还真就停下了脚步,并应了一声;而且其说话的声音还是经过变声器处理的,听起来很闷很嘶哑。

    愣了一秒后,保安说道:“先生,这个地区是不对民众开放的,现在……表明你的身份,以及你来此的目的。”

    “我叫詹姆斯·兰斯,或者……你们也可以叫我,判官。”兰斯悠然回道,“我来这儿的目的嘛……就当我是来找人的吧。”

    他这句话才说到一半,在大门内待命的那几十名探员便一涌而出,将他团团围住,并纷纷举枪瞄准了他。

    “呵呵……”兰斯见状,笑了笑,缓缓抬起了手。

    “不许动!”好几名探员在他只动了一根手指的瞬间就异口同声地大喝起来。

    “冷静点儿,伙计们。”兰斯的动作并未因自己被几十把枪指着就停止,他还是按照原本的节奏,不紧不慢地……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我只是想摘下面具。”

    说着,他又把罩在头顶的兜帽褪到了颈后,如此一来,他的长相就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而他那装在面具内侧的变声器也不起作用了,也就是说从他说下一句话开始,他本人的声音也曝光了。

    “来,别客气嘛。”摘下面具后的兰斯展开双臂,摆出一副任由处置的姿态,“带我去见卡门吧。”

    …………

    十分钟后,FCPS欧洲总部,地下四层,某审讯室中。

    卡门进屋时,兰斯已在此坐了一会儿了。

    两人见了面,也不着急说话。

    卡门端着一杯咖啡,轻移莲步、静静地来到兰斯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优雅地翘起了一条腿。

    而已经被一整套一体式电子铐架钳制住手脚的兰斯……则是以自身能做出的最大限度的姿势瘫在了椅背上。

    两人之间并没有桌子,卡门的手上也没有拿任何用于记录的东西,不过这房间的四个角落已经装了四个带录音功能的探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片刻的沉默后,卡门率先开口了。

    “没什么呀。”兰斯痞里痞气地回道,“我喜欢黑丝袜,所以就多看两眼咯。”

    卡门提出的问题,显然跟兰斯此刻视奸她双腿的行为没什么关系,问的是别的事,但后者还是回了这么一句。

    “装糊涂,耍流氓。”卡门慢慢地念了这六个字,然后喝了口咖啡,再道,“对你可没有什么好处哦。”

    “我哪里耍流氓了?”兰斯反驳道,“我说我喜欢黑丝袜,又没说喜欢你的腿,我自己爱穿不行吗?”

    “噗……”卡门可没把咖啡喷出来,不过此刻正在监控室里通过探头看着这段审讯的众多探员都喷了。

    “你下一句是不是要说……用这东西代替秋裤可舒服了?”卡门淡定地接道。

    “哎,还是你了解我呀。”兰斯拉长了嗓门,用调侃的口气念道。

    他说得好像是很随便,但卡门却发现,兰斯说这句话时,眼神中的确是流露出了一丝真诚。

    “嗯……虽然我的时间是可以换工资的,但我也没兴趣跟你坐在这儿扯上几个小时。”卡门沉吟道,“你若不说,那我说好了……”

    言至此处,她忽然站了起来,走到房间的角落那儿,把墙上探头的插头给拔了。

    …………

    “这是干什么?”

    “要不要派人进去?”

    “别添乱好不好?这很明显这是要动用私刑了,所以关了录像不留证据。”

    “但……万一嫌犯反抗……”

    “想什么呢?那小子戴的可是最高强度的铐架,连生化人都挣不开,再说了……那可是莫莱诺长官,他反抗不是找死么?”

    “这倒是……那咱就……等着呗?”

    卡门这突如其来的行动,虽是让部下们有些意外,但并没有人质疑她的做法。

    这不仅是因为她的权限最高,更是因为她的能力使人信服。

    …………

    再看审讯室中。

    “知道我那天为什么突然在你面前现身、问了你那些问题,然后又不了了之地放你走了吗?”卡门拔掉了最后一个探头的插头后,如是问道。

    “因为我帅?”兰斯还是没打算正经回应。

    “恐怕……没有我那天的‘打草惊蛇’,就不会有你今天的‘自投罗网’了吧?”卡门道。

    兰斯脸上的笑容,到这一刻,消失了。

    “你说得对,我很了解你。”卡门却是露出了微笑,“远比你想象中的更加了解……”她顿了顿,“就连‘你会想出什么计划’,我也能先你一步想到;所以……我通过‘将格拉夫安置在安全屋’和‘主动来到你面前打草惊蛇’这两个举动,引导了你思考的方向,让你自以为按照自己的想法、制定了一个针对我的计划,但实际上……那正是我希望你去做的。”

    说到这儿,卡门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嗯……这会儿,格拉夫应该已经被你的手下抓住了吧。”

    兰斯没有说话,但他的神情开始透出紧张。

    “此时此刻,你一定在拼命地整理脑中的信息,思考我是不是在诈你。”卡门说话间,已回到了自己座位上坐下,并轻笑一声,“呵……放心,我稍后会‘证明’给你看的,现在嘛……我们还是来聊你的计划好了。”

    她又喝了口咖啡,娓娓言道:“你的想法,正如你那令人讨厌的性格和强烈的表演欲一般,始终在我的预料之中……

    “最初那三天,格拉夫并没有改变他的生活习惯,而你也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

    “虽然他的身边防卫重重,但我知道,如果在那三天里你真想动手,是绝对可以制造出活捉他的机会的。

    “可你并没有这样做,因为……那样玩儿不够有戏剧性。

    “我,懂你。

    “所以,我想尽办法让格拉夫躲进了安全屋,并亲自来到你面前,当面表明了我对你的怀疑。

    “就像我很了解你一样,你对我也有着相当的了解——你明白被我‘怀疑’意味着什么,而你的计划也由此展开……

    “首先,你选在初一……也就是今天,主动跑到我们总部来,摆出要一副投案自首的样子。

    “你觉得,这种行为定能让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感到震惊、费解……毫无疑问,这种将他人玩弄在鼓掌间的恶趣味是你的最爱。

    “然后,你就通过你安插在我们组织中的卧底,设法将‘判官已经被捕’的消息传给格拉夫……”

    话至此处,兰斯的脸上已现惊讶之色。

    “别露出那种表情嘛。”卡门见状,耸肩接道,“我当然知道我们这儿有你的卧底,且不止一个……只是,我并不急着揭穿他们,因为我还需要他们继续配合你完成计划。”

    “切……”兰斯不爽地念叨了一声,但还是没接话。

    卡门不以为意,接着方才的话道:“你很清楚……以格拉夫这个人的性格,当他得知‘判官被抓’时,必然会立即离开安全屋、返回总部来。理由有二——

    “其一,作为一个养尊处优的人、那地方他早就待不下去了,既然威胁已经解除,那他是一分钟都不会多待的。

    “其二,也是较为重要的一条,抓住了判官这种联邦通缉要犯,格拉夫自然要在第一时间回来抢功,他绝不可能让我把功劳独占。

    “因此,你事先就吩咐好了,让你的人在你被捕后立即以最快的速度、通过FCPS内部的渠道将‘判官被捕’的消息通知给格拉夫。

    “虽然格拉夫的藏匿地点只有我、以及我所钦点的几名探员知晓,但他和总部之间的通讯还是相对自由的;反正我也从来没有下达过‘不许把判官被抓的消息告诉格拉夫’这种命令,你的人发了消息也最多算是自作主张、并不是抗命,完全说得过去。

    “不难猜到……收到了消息的格拉夫必定会马上令人派车去接他;在这种时刻,他可不会去考虑自身位置暴露的问题,毕竟他都已经要离开那个地方了嘛。

    “而你的手下们,此时就可以通过你的卧底、或是直接跟踪这个时间段里从我们总部开出去的车子,来找到、并抓住格拉夫。”

    她说到这儿,把已经喝空了的纸杯放到了地上,撩了一下眼角的刘海:“如果一切顺利,当你坐在这儿跟我东拉西扯、拖延时间的时候,你的手下们应该会成功地抓住格拉夫,并把他带到这一期‘审判秀’的直播现场去。

    “届时,在这儿对我耍了半天流氓的你,还可以看到这样一番场景——‘一名探员冲进屋来,向我报告说格拉夫部长被抓、且酆都罗山的直播又开始了,紧接着,我露出一脸惊愕的表情望着你、不知所措’……呵……”

    说罢,卡门自己都笑了。

    “唉……”这时,兰斯深深叹了口气,“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也是不服不行啊。”他歪着头,“话说……既然你全都算得清清楚楚了,那肯定是早有防备,我的手下这会儿八成已是全军覆没了……你也不需要再给我什么‘证明’了吧?”

    “不,还是要的。”卡门接道,“我是什么都算到了,但你还有一些不知道的事呢。”

    嗞——嗞——

    刚好在她说完这句话时,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卡门拿出手机,看了眼号码后,按了“免提”选项将其接起,开口便道:“身份,任务,结果。”

    两秒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亚洲总部特别探员,车戊辰,前编号40027519;于两年前开始执行代号为‘J.R’的深度潜伏任务,六个月前成功接近‘判官’,并成为‘酆都罗山’的四名‘黑袍人’之一;十天前收到代号为‘祁红’的‘0级权限者’命令,任务变更为‘清理行动’……现已将其余三名‘黑袍人’及FCPS欧洲总部部长腓特烈·威廉·格拉夫击杀,等候进一步指示。”

    “收到。”卡门听完,即刻应道,“我即是任务变更指令的发布者,现确认你的回报;接下来请你按照‘格拉夫长官在被活捉后暴起反抗、最终与三名黑袍人同归于尽’的形式处理现场。完成后你的潜伏任务就到此结束,‘组织’会安排你回亚洲总部、回归正式编制,你的职务将变更为‘治安巡查官’,直到接到新的指令为止。”

    “明白。”车戊辰平静地接道,“还有别的吩咐吗?长官。”

    “没有了。”卡门回完这句,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沉默,再次降临,但没有持续太久。

    “呼……”兰斯长出了一口气,“车戊辰吗……你们的卧底,演技和执行力都很强嘛,相比之下我的那些……都是杂鱼了咯。”

    “你本来就是把他们当作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用的,是杂鱼又怎样呢?”卡门接道。

    “不要把我说得这么无情嘛……”兰斯念道,“诶,对了,你就这样玩儿死了顶头上司,真的没事吗?”

    “据我所知,车探员‘处理犯罪现场’的能力也是很强的。”卡门回道,“当然了……再怎么样,在这次事件中,对于上司的死我还是要承担些责任的,好在……”她说着,就掏出了配枪,抵住了兰斯的眉心,“我可以通过‘杀死判官’这件事,来个‘功过相抵’、‘将功赎罪’。”

    “喂喂……好歹也是老相识了,突然就来这么一出啊。”从兰斯脸上的神情来看,他倒不是很害怕,非但不怕,他的语气还挺轻松,“那啥……死前我能不能提个要求啊?”

    “我不会吻你的,别做梦了。”卡门想都不想就回了这么一句。

    “唉……你这么机智,叫我很尴尬呀。”对于卡门猜到了自己要提的要求一事,兰斯并未感到意外,但他好像对自己的要求在说出口前就已被拒有些失落。

    “别摆出一副吃了大亏的样子……”数秒后,卡门接着道,“今天,你我算是各取所需,我办了我想办的事,而你也并非全无收获……

    “待我这一枪打完,至少从官方角度来说,‘判官’就算是死了,这样你便脱离了联邦的黑名单……这也是你今次自投罗网的目的之一不是吗?‘秀’完之后用‘死’脱身,和被我直接杀死,也差不了多少。

    “虽然格拉夫买的复仇保险还是会照常启动,那些活在黑暗世界里的、知道你还没死的人,仍会试图来追杀你,但那应该也不会对你构成什么威胁。”

    “那……我还得谢谢你咯?”兰斯似笑非笑地应道。

    “这就不必了……你这半年的折腾,的确也为我解决格拉夫提供了便利。”卡门接道,“哦,顺带一提,你下一个‘借尸还魂’的对象,即那个叫赫尔·施耐德的……我知道他在哪里,前几天你让祭者带他离开欧洲的事我一清二楚;你最好不要抱什么侥幸心理,还想着要跟我玩什么‘下半场’……”她的手指,此时已扣紧了扳机,“这局,就到此为止,希望你记住,赢的人……还是我。”

    砰——

    话音落,枪声乍起。

    兰斯的脑浆子当即就被崩了一墙。

    这间屋子的隔音真的很好,连枪响都能完全掩盖掉,在这儿开了枪,也没人会因为听见枪声进来。

    不过,十几秒后,还是有人进来了。

    原因是兰斯身上那副电子铐架上的脉搏监测显示其脉搏归零了……

    门开时,赶来的几名探员当时就在门口那儿呆住了,他们不知道刚才这屋里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知道嫌犯此刻已是妥妥儿的死透了。

    没人敢开口询问卡门,卡门也没跟他们说任何话。

    她只是冷漠地收起枪,一言不发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