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纣临 > 第一章 酆都罗山
    你知道“酆都罗山”吗?

    要是在龙郡,有人突然问你这个问题,你可能会联想到一些关于地狱的、古老的民间传说。

    但现在,在全球范围内,都有人在问这个问题。

    只因……互联网上,出现了一个与之相关的“都市传说”。

    传说的内容大致是这样的——

    在2218年初的某天,暗网(DarkWeb)上出现了一个叫做“酆都罗山”的网站,这个网站既不提供非法交易(暗网上的非法交易包括但不限于军火、毒/药/化学品、敏感的专业知识/咨询、违法行为的雇佣关系等等),也不发布耸人听闻的阴谋论,更不搞那些神神鬼鬼的灵异探寻……

    酆都罗山只做一件事——审判。

    根据网站本身的记录显示,自2218年2月起,每逢农历的初一和十五,该网站的直播频道就会开启一次,开启具体的时间不定……有时是在晚上,有时是在凌晨,还有几次在中午。

    但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只要频道开启,就意味着一次“审判直播”开始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观众们将目睹一个戴着面具的,自称“判官”的男子,对一个、或多个人进行审判;被审判者的年龄、性别、职业都没有限制,但有一点是不变的……他们全都是上过新闻的人物。

    靠着金钱和地位逃脱罪责的性犯罪者;在逃多年却始终未落入法网的连环杀手;恶意赖掉赔偿义务的交通肇事者及其家人;对好友见死不救且在事后为撇清责任而拒绝协助调查的关系人;以碰瓷和恶意诉讼将人逼死的老人及其怂恿者;靠抄袭和侵权起家的文化界人士;专骗老人、但靠着法律漏洞逍遥法外的诈骗团伙;诸多潜规则和丑闻缠身的影视大鳄等等

    这些被审判者的罪行有轻有重,但无外乎都符合两个前提:其一,有一定难度社会话题度;其二,没有为自己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或根本没有付出代价。

    而“酆都罗山”,正如其名字在民间传说中的意义,就是一个跟这些人“算账”的地方。

    每个月,“判官”都会准备两场直播秀,且在直播结束后的二十四小时内,将本次直播的完整版高清视频放到网站的首页上,提供免费的在线观看及下载。

    和那些在暗网兜售变态、虐杀、猎奇向视频的人不同,判官似乎对钱不感兴趣;他与观众唯一的互动方式就是……投票。

    每次审判直播时,判官都会以观众们的投票数来决定审判的进程和最终的结果;虽然控制大局依然是判官,但观众们也会感觉自己有着很高的参与度。

    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一场秀,自然是很符合网民们口味的。

    在网络世界中,绝大多数人都是在追逐现实中得不到的、超出自己阶级和能力的认同感。

    他们躲藏在屏幕后,敲打着键盘,发表着自以为不用负责任的言论,并期待着能得到支持、得到认可。

    每年、每月、每天、每时每刻……他们都期望着、渴求着,被重视,被回应。

    他们在恶意的攻击和粗野的辩论中发泄,用廉价的怜悯和既得的知识来伪装,让自己的虚拟身份变得强大、获得同伴、乃至是得到拥趸。

    而这些,无非只是因为他们想要去“改变”些什么。

    这种意愿是真切的,他们的确是想让这个世界朝着“他们所认为的”更好的方向发展,但他们又不愿在现实中付出人力或物力上的成本以及承担风险,所以他们选择通过手中的键盘,和一个在互联网上的虚拟身份来实现这种意愿。

    判官,便是一个为他们实现愿望的人。

    如果有一天,有人将一个“死刑按钮”递到你的手上,只要按下去,你就能让一个你在社会新闻上看到过的、让你和无数人都觉得没有资格活在这世上的人渣去死……且死的很惨,你会不会按下去?

    如果那人再告诉你,就算你按了,也不会被追究责任,所有的责任都是他来承担,你还会不会犹豫?或者说……还会犹豫多久?

    即便在人们熟知的那个光明的互联网上,这答案恐怕也是昭然若揭,在暗网上……就更不用说了。

    …………

     2218年,夏,黑鹰郡,柏林。

    从公司会议室走出来时,赫尔·施耐德的心情糟透了。

    他又一次失败了。

    那个比他晚进公司的马屁精大卫当上了楼层主管,而他则要在自己那乏味的岗位上至少再待六个月。

    赫尔今年已经三十二岁了,他没有结婚、没有恋爱,甚至没有什么朋友。

    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到了工作上,但至今仍然没有升到管理层。

    从三年前起,他的老板就不断地暗示他可能会给他升职,但永远只是停留在“暗示”的阶段,最终……总是别人捷足先登。

    那些办事能力不如他、天天请同事出去消遣的人;那些在他加班时早早跑路、却在邀功时拼命叫嚷的人;那些靠着裙带关系才进公司、尸位素餐的人……

    如果赫尔是这家公司的老板,他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能列出一份有着十几个名字的“废物名单”,其中有一多半还是中层以上人员,他确信,把这些人赶出公司,能让这儿的办事效率提升50%以上。

    可惜……他不是。

    开车回家的路上,赫尔那辆破车的空调赶巧不巧地坏了,再加上糟糕的交通状况,让他坐在车里蒸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桑拿。

    回到住处时,他的愤怒和沮丧不但没有减弱,还变得更加严重了。

    当然,更多的还是愤怒。

    即便在他去冲了个凉之后,这份怒火依然没有平息的趋势。

    他披上浴衣后,从冰箱里拿出了一块儿昨晚留下的冷披萨,敷衍地热了两分钟;在准备这顿“晚餐”的同时,又顺手拿了三听冰镇的啤酒出来。将这些全都准备妥当后,他就坐到了电脑前。

    一开机,他的电脑桌面上显示的就全是和工作相关的软件及各种临时文件夹,在此刻的他看来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

    他不禁想到,如果在过去的十年里,自己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人际交往上,那他或许反而会以一种轻松的方式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他会有很多朋友、有家庭,或至少有个女友;他会像那些骑在自己头上,除了邀功和拍马屁之外什么实事都不会干的废物一样,只靠应酬就能拿高薪。

    念及此处,赫尔胸中就一阵郁结。他猛地灌下半听啤酒,粗鲁地打了个嗝儿,接着就顺手打开了桌边的抽屉里取出了一瓶润滑剂、一包纸巾、和一个可以连接在电脑主机上的VR外设。

    虽然这件事很可能没有人统计过、也无法得到准确的统计数字,但一般来说——如果你是一个独居的、有一定经济条件的、年过三十的男人,那么你必定会去和一些与法律擦边的东西打交道。

    赫尔也不例外……有着一定计算机知识的他,早在数年前就已是各种暗网的常客了。

    当然了,刚踏上工作岗位的那几年,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网民而已;他上着大众都知道的网站,站在自己的观点上发表各种意见,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一件事——即使是在网络世界,自己也是个很无趣的人。

    如果说“社交”是一种天赋,那赫尔在这方面大概算是个弱智;他就是那种在聊天室里用几句话就能让全场气氛冰冷的存在,他就是那种认真地发表评论后会被无视或是让人尴尬想假装没看见的存在。

    久而久之,他网络上的言论变得越来越有戾气、并带有攻击性,但那并没有改善他的状况,最多就是让他的处境从“令人尴尬”变成“令人讨厌”而已。

    当这种不断反馈而来的负面情绪累积到一个临界点时,终于,赫尔开始去寻找一些血腥的、猎奇的、非法的东西,来刺激自己的神经,以达到发泄的目的。

    就这样,他踏入了暗网之中,并在这里……找到了一份自在的感觉、找到了一种缓冲现实压力的途径。

    他至今仍记得自己当年第一次在暗网中看到一段号称是“供给联邦高层某议员”的、由某“网戒中心”里流出的“调教录像”时,所产生的那种憎恶感、罪恶感、和……兴奋感。

    今天,在这个升职再度宣告失败的日子里,他觉得自己有着充分的理由再去罪恶一次。

    就在他备好了各种物品、喝着啤酒,在各种暗网资源的分享站里浏览着资讯时,他忽然看到了很多条类似的信息——

    “审判开始了。”

    “审判正在直播。”

    “今天审判是博格!”

    “大快人心啊!哈哈!”

    “博格那混蛋上酆都罗山啦,哈哈哈。”

    这些内容无疑都是在指向同一件事,而这件事……常上暗网的赫尔自然也有听说过,不过他并没有去亲眼去看过。

    但眼下,既然正好赶上了直播,那赫尔也就抱着进去随便看看的心情,打开了那个他耳闻已久的“酆都罗山”网站。

    那网页一刷出来,就是一个特大的视频窗口,窗口的右边是即时评论列表,那视频的左下和右下角还分别显示着两个数字,左边红色的数字现在是241,而右边白色的数字则只有可怜的4而已。

    赫尔戴上了耳机,稍微调整了一下音量,便开始观看直播里的内容。

    此刻,视频画面上,显示了一个只穿了一条短裤的、大腹便便的中年秃头男人。

    这个男人的脸,赫尔曾在新闻上见过,他叫卢卡斯·博格,就是黑鹰郡生人,是一名联邦社会保障组织的负责人。

    去年的这个时候,有人爆出,博格长期以来都借职务之便,带着一些来历不明的“客人”到那些智力有障碍的女性公民的家中,趁她们家人外出时,对其施加暴力侵犯。

    此事一经曝光,立刻引起了十分恶劣的社会反响,一时间民怨沸腾,各路媒体和百姓都将矛头指向了联邦的相关部门,博格也很快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

    但这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却是……

    在经过了一段时间调查和侦讯后,联邦方面很快就出动公关,给了几套既无法验证、也无法否定的官方说辞,平息了舆论;随着时间推移,绝大多数事不关己的群众在义愤填膺了大约一周后也就把这新闻给忘了,毕竟他们还有自己的生活要过,相对于这些自己管不了的事,明星八卦之类的消息显然更容易吸引走他们的注意力。

    就这么过了几个月时间,等这事儿差不多已经被完全忘却时,博格事件的调查才被官方以一种十分低调的方式宣布了一下——证据不足,指控不成立。

    根据联邦相关部门的说法:那些所谓的“被害人”身上的伤口并没有采集到博格的DNA,所以物证不成立,至于她们的伤是从哪儿来的……这些人在日常生活中比我们常人更容易磕伤碰伤,很正常;同样因为她们本身就是有智力障碍的特殊人群,所以她们的证词也都不足取信,雷同的证词可能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制造出来的,除了官方公布的信息之外,其他小道消息皆不可信,那些造谣传播者,有关当局将追究其责任。

    就这样,这事儿就这么揭过去了。

    当然,出了这种事之后,博格肯定是不能在原岗位上再待了;不过没关系,他好歹也是联邦官员,这个位置不能待了,换一个就行,至于换到哪儿……这是联邦政府内部的调动,没有必要跟外界汇报。

    如此一番操作后,联邦社会保障组织的形象,就保住了;涉案人呢,现在反正也不在其位了;当事人的声音,没人能听得到了,至于网民们的声音嘛……反正他们基本也早就把这事儿忘了,没忘的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总之,处置妥当,天下太平。

    可是……

    判官,他好像觉得这事儿还没完。

    所以,就有了接下来的这场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