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纣临 > 第十四章 致命的邀请
    榊沿着船舷跑了数十米,并没有遇到人。

    当然了,他也并不想遇到人。

    他很快就找到了一艘救生艇,解开缆绳将其放下。

    然,就在他准备翻过船的护栏跳下去时……

    “我劝你不要这样做。”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榊的动作,也因此而停顿。

    “船上所有的救生艇、包括停在船尾的那两架直升机,都已经被做了手脚。”见榊仍没有从护栏那儿下来,阿秀又补充道,“就算你现在跳上那艘救生船,也无法活着回到岸边。”

    “呵……”榊笑了,他转身回到了甲板上,看着阿秀道,“其实……我对自己的水性还是蛮有自信的呢,在能看到海岸线的前提下,感觉可以试着游一下。”

    “行啦。”阿秀笑道,“别扯那些没用的了,有什么想知道的,就问吧,这次我会毫无保留地告诉你的。”

    “那好啊……”榊耸肩道,“那咱们还是从……‘你到底是谁’这个问题开始呗?”

    这个问题,在阿秀假冒龙之介的时候,榊就问过他,但此刻再问起,那意义又不同了。

    闻言,阿秀点点头,淡定地回道:“我叫月下部光秀,乃是花月町的‘两大传奇’之一……胜负师。”

    “你说……”榊的表情不禁开始变化,“……什么?”

    “有点奇怪对吧?”阿秀微笑着回道,“不用担心,我一解释你就明白了……”他停顿了几秒,再道,“我是一名能力者,虽然只是并级,不过我的能力十分有趣,我将其称为——认知修正。”

    仅仅是听到这个四个字,榊就已隐隐猜到了什么,但他没有插嘴,只是静静听着。

    “我可以在一定的限度内,修改别人认知当中的某个概念。”阿秀接着说道,“比方说,我可以让一个从来没有进过大山的人认为自己是个登山能手;我也可以让一个毫无天赋的编剧或导演认为自己是个世人敬仰的电影大师;我甚至可以让一个人觉得卷心菜是一种水果而不是蔬菜……”

    “那你让全世界的人都认为你是他们的老爸,你岂不是无敌了?”榊终于还是忍不住吐槽了。

    “我也想啊,可惜不行呢……”阿秀回道,“我已经说了,修正需要在‘一定的限度内’进行,你要让一个人认为自己会登山,首先他得知道什么是‘登山’;你要让一个人觉得自己很会拍电影,首先他得拍过‘电影’……另外,还有一些过于离谱的、与客观事实南辕北辙的认知,也是无法修改的。比如我无法让老人认为自己是小孩、无法让男人认为自己是女人、也无法让世人觉得我是他们的父亲。”

    “那用‘多重修改’编一条逻辑链出来不就行了?”榊的反应奇快,立即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这点我自然也知道。”阿秀道,“然而……我的能力在同一时间最多对三个人使用,而且,在每个人的身上只能修改一项认知。”他摊开双手,“等我的能力级别再高一些,或许就可以做到你说的事情了,但现在嘛……”

    榊接道:“所以,你对我做的认知修改就是……”

    “‘榊无幻就是胜负师’。”阿秀接过对方的话头念道,“仅此而已。”

    榊想了想,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对我使用能力的?”

    “就是在麻将馆里遇见你的时候啊。”阿秀回道,“虽然你不认识我,但我可是认识你呢……”

    “嗯,我正想问你呢。”榊又问道,“既然我不是‘胜负师’,那我是谁?”

    “道儿上的人都管你叫‘祸榊’,因为你这家伙走到哪里,人家就要输个精光。”阿秀回道。

    “哦?我也是个有字号的人物啊。”榊皮笑肉不笑地接了一句,“那你就不怕有人把我认出来,并当面叫我的绰号吗?”

    “根本不存在那种可能。”阿秀道,“因为……从你被抓到龙之介的宅邸时起,就一直在我的控制之下。”

    随着他的叙述,过去几周间发生的一些细节在榊的眼前逐一闪过。

    …………

    “那么……我来为各位引荐一下吧。这位,就是花月町的‘两大传奇’之一,人称‘胜负师’的‘榊无幻’。”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花月町的‘胜负师’,榊无幻。”

    …………

    “你在宅邸里见到的人,都是我给你‘引见’的;像龙之介那个阶级的人,肯定都不认识你,而那些行家们绝大多数也都只是听过‘胜负师’和‘祸榊’的名号,却没见过名号背后的人。”阿秀说道,“就算真有那么一两个人把你认出来了也没关系,我对他们也用一下‘认知修改’不就行了。”

    “那到了这艘船上又怎么办?”榊接道,“这里的行家很多,除去我之外,你只能再改两个人的认知,万一有两个以上的人把我认出……”

    “能把你认出来的,都是道儿上的人……”阿秀没听他把话说完,就打断道,“而在最高游戏中,每一名玩家都只能带一名赌徒随行,也就是说……今晚,这艘船上所有的行家都是‘对立的’、‘孤立的’;且不说那些赌徒们必须跟着他们的雇主行动、不能随意乱走,即便真有人把你认出来、并特意过来跟你搭话,那一次也只会来一个人。”

    言至此处,他略微停顿了一下,再道:“当然了,正如你说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些极端的偶发情况是无法预测的,所以……”阿秀看着榊,沉声说道,“从你上船的那一刻起,一直到你跟霍普金斯他们坐下打麻将的这段时间,我可是一秒都没从你身边离开过,时刻准备应对那些突发的状况。”

    听到这句,榊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连自己在龙之介的船舱外抽烟时,阿秀也陪在其身旁。

    “啊……服了你了。”榊道,“那你这会儿可以把能力从我身上解除了吧?”

    “可以啊。”阿秀回道,“我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

    其话音未落,榊便发现自己已经恢复了原本的认知,他记起了……自己并不是胜负师的事实。

    “很有意思对吧?”阿秀看到对方的表情,笑道,“虽然认知来回变了两次,但如果我没有把刚才那些信息告诉你,你甚至察觉不到自己曾经中过我能力。”

    “还真是方便的能力呢……”榊道,“无论使用还是解除都完全没有迹象,你这家伙去当牛郎肯定能君临天下啊。”

    “哈哈……”阿秀是真心觉得这句好笑,“我以后要是闲下来没事干了,会考虑你这个提议的。”

    “关于我的事,我差不多明白了。”榊说道,“但是……荒井龙之介的死,还有这‘最高游戏’……又是在搞什么名堂呢?”

    阿秀此前说过,自己会“毫无保留”地回答榊的问题,所以,此处他也很守承诺地将“最高游戏”的相关事宜、即辛迪加此前在宴会厅里所说的那些内容,跟榊复述了一遍。

    随后,他又说道:“……至于荒井龙之介嘛,他应该算是这个计划的关键之一。

    “虽然他本人早已被珷尊判定为无用、无能之辈,但他所掌握的资源却是我们在将来需要用到的。

    “你应该也可以想象,内阁那帮老家伙都是一群老谋深算的狐狸,他们对子女的培养和保护非常周全,要找到突破口十分不易。

    “我们之所以将目标锁定在龙之介的身上,正是因为……在所有内阁十辅的子嗣中,他是唯一一个有可能来这四叶草号上赴约的人。”

    榊这时插嘴道:“哦~这么说来……把游戏放在樱之府本地举行,也是为了提高他上钩的几率吧?”

    “是的。”阿秀回道,“饶是如此,他都差点儿没来成,幸好他在最后时刻还是上船了。”

    榊撇了撇嘴:“人家好不容易上船了,你们又为什么要杀了他呢?”

    “我不是说了吗,他是无能的、无用的。”阿秀道,“我们要的只是‘荒井龙之介’这个身份带来的种种便利,但并不需要他这个人。”

    榊的脑子真的很快,把这句话听完时,他已推测出了:“你们……要找人冒充他?”

    “正是。”阿秀回道。

    这个肯定的答复,解除了榊很多的疑惑,他开始明白……为什么龙之介的尸体会被那样随意地丢弃在船舱里了。

    “嗯……”榊沉吟了一阵,在脑中将整件事又理了一遍,然后再开口道,“那么……就剩下最后几个问题了……”他看向阿秀,“你为什么留我活口,又把这些对我和盘托出呢?

    “花冢也是你们的人吧……既然如此,当龙之介来到这艘船上之后,你们大可以立即干掉他不是吗?反正负责取代他的能力者你们也早就准备好了吧。

    “再退一步讲,从一开始,就没必要请我来当龙之介的拍档吧?随便找个像五十岚或者鬼侍那样的家伙当他的拍档,上船以后直接把他们和龙之介一块儿干掉不就完了?”

    “你说的没错。”阿秀道,“那就是我原本的计划,但是……”他冲榊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你,改变了我的想法。”

    他双手插袋、缓缓踱步,接着说道:“与你的相遇,实是偶然;那晚我安排的两场赌局,本来也只是准备拿去给龙之介看的一场‘秀’而已。

    “但是,你的表现……却大大出乎了我预料。

    “起初,我以为你和那些有着‘刚运’、‘不败’这种绰号的家伙差不多,都是名头很大、实际上不过尔尔的货色。没想到……‘祸榊’无幻,确是名副其实。”

    说到这儿,阿秀停下脚步,看着榊道:“榊君,你是我见过最强的赌徒。正是为了再度‘确认’你的实力,我才会大费周章,让龙之介多活了几个小时……陪着你们赌了这一晚上。”

    “HO~”榊拿出一支烟来,给自己点上,并用一种无所谓语气应道,“这话从一个同行……不,从传说中的‘胜负师’的嘴里说出来,还真是令我受宠若惊呢。”

    “有何不可?”阿秀却是不置可否地接道,“‘胜负’二字的含义很广,并不局限于赌博的领域,‘胜负师’……也未必就是最强的赌徒吧。”

    “总之……”榊又转头看了看海上的风景,“今天的这‘局’,你似乎是已经赢下了。”

    “啊,算是把事情办了九成吧。”阿秀应道,“还差一成就是……说服你加入我们、加入珷尊的麾下。”

    “我要是没理解错的话……”榊吐了口烟,“呋……已经‘知道了那么多事’的我,若是不答应你这个要求,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是的。”阿秀平静地回道,“所以,我站在个人的角度上,强烈建议……你在给我答复之前,慎重地考虑一下。”

    “不必了!”不料,榊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了……”说时,他突然向后一倒,翻出栏杆、落向了大海,“我对自己的水性还是蛮有自信哒!”

    他这声长吼,最后被淹没在了一记落水声中。

    “唉。”看着这一幕的阿秀并没有露出什么惊讶之色,只是叹了口气。

    数秒后,花冢的身影,从阿秀身后的一个转角处出现。

    “我来动手?”花冢说话,还是那么言简意赅。

    “嗯。”阿秀点点头,“做利索点儿。”说罢,他就离开了。

    花冢显然也是一名能力者,他的能力叫做——力量。

    这种简单、直接到极点的能力,到了一定的级别后,却会出现各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运用方法。

    比如眼下,花冢就这么站在船舷,看着下方的海面、以及正在海面上奋力游着的榊,隔空挥出了一拳。

    榊的确游得很快,比正常人当中的世界冠军还快,在花冢出拳时,他都已经离船将近百米了。

    然而,也正是因为他与船之间存在这段距离,花冢才能肆意地出手。

    轰——

    那一瞬,只听一声巨响,以榊为中心的那片海,仿佛被一个无形的、宽度逾十米的巨拳击中。

    想象一下,你一拳朝着一个放满水的水缸里打下去的情景……把相同的画面放大几百倍,就是花冢这次攻击的景象了。

    拳尽,海水冲天,激涛四绽;就连四叶草号这种吨位的游轮都被拳力激起的海浪推远了几分、并被淋上了一片水花。

    而位于攻击中心的榊,就这么消失在了海面上,再也没有浮上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