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纣临 > 第十二章 破灭的游戏
    凌晨四点,四叶草号船长室内。

    看起来五十多岁、一脸大胡子的船长正站在窗前、负手而立,眺望着远处那近乎漆黑的海面。

    “你的事办完了?”忽然,他打破了沉默,自言自语般说了一句。

    “办完了。”伴随着这句回应,此前与吉梅内斯接触过的那个小个子白人男子,从“船长”背后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该疏散的人’,都已经乘小船走了,船上的直升机和救生艇也都已经不能用了,当然……放还是放在那里,免得让人起疑。”

    “在海面上跟着我们的那些家伙呢?”船长又问道。

    “呵……”小个子道,“有必要管他们吗?等行动开始后,把他们的船整艘掀翻都行啊。”

    “嗯……”船长沉吟了一声,摘下了头上的帽子,“那我也差不多该去准备一下了。”

    说话间,他头上的毛发、脸上的五官、还有他的皮肤、血肉、面部骨骼……竟都开始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剧烈蠕动起来,并渐渐重组成了另一个人的模样。

    而那个人,竟是荒井龙之介。

    “话说……你这‘变身’,我不管看过几次,还是感觉有点恶心呢。”小个子就这么望着对方,毫不避会地言道。

    变了脸的男人闻言,斜了他一眼:“你知道吗,我曾不止一次地想过……变成一个美女,装作和你偶遇、跟着你回家,然后在你露出一副猴急的蠢样、把我压在身下之时,突然变成一个超出你想象的丑八怪……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你的下半生和下半身估计就要频繁地跟心理医生以及男科医院打交道了。”

    “行行……算我怕了你了行吧?我嘴臭、我道歉。”小个子当即就认怂了,他摆了摆手,接道,“不管你原本的性别是男是女,我想我都不是你的菜,要做那种恶作剧的话……你去找花冢好了,我倒很想看看他是否能在绝色尤物送上门时依旧摆着那张扑克脸。”

    “你少来阴我。”变脸之人说话之际,已完成了面部的各种细节变化,紧接着就开始改变自己的身材;随着躯干的一阵蠕动,他上身的船长服扣子都被崩开了,“花冢可是男人中的男人……对他做那种事的话,他八成会无视我当时的性别和外表把事儿办到底,我要是被干了,我一定会在被干死前告诉他这是你的主意,然后他就会过来把你也干死……两次。”

    “都‘干死’了,为什么还能是两……”小个子本来还想吐个槽,但话刚出口,他就止住了,“……啊,算了,我不想问,你也别告诉我。”说罢,他便转过身、往船舱外走去,“我要去准备主持人的发言稿了,你也再练练台词吧。”

    …………

    话分两头,正当一股暗流于船上悄然蓄势之际,榊与霍普金斯的这场“斗牌”,也已进入了最终的阶段。

    因为在南三局胡了一把三倍满,龙之介的点棒一跃反超霍普金斯变成了第一位,并且获得了连庄。

    但是……榊的排名仍在第四,且点棒已经见底。根据规则,四人中若有一人的点棒全部输光,那么这个半庄就会提前结束、进入结算阶段。

    所以,接下来的一局对榊来说非常重要。

    就算他不点炮,只要除他之外的某个人自摸了,他的点棒一样会用尽;而按照目前台面上的态势来看,假如立刻进入结算阶段,霍普金斯和艾瑞克哪怕是输、不会输得太多,换算成积分牌……也就十几张左右的样子。

    这……显然不是榊想看到的结果。

    南三局,二本场。

    龙之介的强运有所缓和,其牌面虽好,但中规中矩;艾瑞克的手牌倒是比起上一局开始时好些了,而霍普金斯……拿到了一手极糟的起始牌。

    星郡赌王那从容的冷笑,已彻底在脸上消失。

    站在他的角度上考虑,上一局榊一定是出千了,但他并没有看出任何的端倪;假如这一局榊无视他的威吓,把刚才做过的事情再做一遍,那龙之介岂不是又要赢一手大牌?

    当然了,即便如此,霍普金斯也还有退路;因为他可以确定……自己是绝不会给龙之介点炮的,而艾瑞克在他的暗号指示下,同样不会点;如此一来,龙之介要胡牌就只有靠自摸,而一旦他自摸了,榊也得付出点棒,从而让这个半庄提前结束。

    也就是说,这一局他们只要不给龙之介放铳,哪怕龙之介还能赢,也无法继续连庄,这个半庄会到此结束——损失,不会太大。

    然而,此刻的霍普金斯并不知晓,这“还有退路”的想法,会成为接下来某种异变的开端。

    第九巡,霍普金斯,打三索,听牌。

    赌王毕竟是赌王,即便起手牌糟糕透顶,他还是在十巡之内重整了河山。

    可惜此时艾瑞克的手上并没有可以给他送胡的牌,所以他们还得等一等;不过,看龙之介还是一副离听牌挺遥远的样子,他们觉得也等得起。

    “打三索啊……”榊看着霍普金斯打出的牌,笑道,“呵……这种情况下,我还以为你会把八饼扔出来呢……”他顿了顿,“是怕万一八饼点炮了会让别人胡到宝牌吗?”

    “避开不必要的风险,有什么问题吗?”霍普金斯冷冷接道。

    “问题就是……你的打法太虚了啊。”榊道,“如果真有‘绝对不会点炮’的自信,这个地方就应该打八饼的不是吗?而且看台面,我和龙之介明显都还没听牌的样子,为什么你没有立直呢?你那手牌……选择打三索听牌以后,还有什么换牌迂回的空间么?”

    “哼……我可不需要排名垫底的人来教我怎么打麻将。”霍普金斯的这种回应,其实已说明他找不到什么牌理上的反驳依据,只能去扯别的东西了。

    “就算你求我,我都不会来教你的。”榊边出牌边道,“你那种装模作样的打法,既不能给对方带去压力,也无法引来运气……看你也一把年纪了,再去指导也已经晚了。”

    在他们说话之间,又是两巡过去,霍普金斯和艾瑞克都没有摸到有效牌,而榊……

    “荷官大哥,明牌(OPEN)立直这里是认可的吧?”他忽又抬头问了旁边的黑西装一个问题。

    “认可,算二番。”黑西装的回答也是简明扼要。

    “好嘞。”得到确认后,榊当时就把自己最后的一根点棒一扔,“立直。”随即就把手牌直接摊了下来,“明牌。”

    “这小子……”霍普金斯的冷汗就这么下来了,他看着对方摊开的手牌心道,“知道从我们这里胡不到,干脆就明牌立直等自摸,反正输多输少对他来说都是一把的事,他也不怕自己会点炮;而且……他故意和我听了相同的牌,摆明了告诉艾瑞克,要是想给我送胡的话,就会被他截胡……

    “另外,方才他跟我挑衅想必是假,真正的意图是想通过跟我的对话去暗示荒井——我听了什么牌;而得到了提示的荒井,自是不会再打任何危险牌了。”

    念及此处,霍普金斯发出了一声冷哼:“哼……自作聪明的家伙,就算你的气势和算计都很很强……又如何呢?只要我比你先自摸,或是艾瑞克那边成功听牌了,你还是要输。用概率较小的方式来跟我这灵活合理的配合打法对抗,根本就是孤注一掷的外行所为。”

    就在霍普金斯思索之际,又过去一巡。

    下一巡,摸到牌的榊连看都不看,顺势就把那张牌翻过来往台面上一拍:“自摸,明牌立直一发,门清平胡三色同顺,倍满。”

    “沃……德……法克?”霍普金斯一句国骂出口,摘下墨镜凑上前去紧盯台面,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都说了,你的运气已经用完了。”榊又点上一支烟,淡然言道,“使用着患得患失的打法、将所谓的概率挂在嘴边……怎么可能不输?”他掸了掸烟灰,“你要明白……才气与胆识兼备、做好了万全的计算和准备,但最后,还是会输……这才是麻将,这才是赌博。”

    “咕……”霍普金斯无言以对,巨大的压力如山岳般耸立于他的面前。

    此刻,榊的身影在他的眼中变得模糊,并渐渐化为一个混沌的魔影,伸手将他推向来了一个陌生的领域、一个他一直以来避之唯恐不及的深渊。

    …………

    南四局。

    由于榊的胡牌,龙之介下庄了,不过这最后一局,是榊自己坐庄。

    以刚才那发明牌立直为转折点,榊开始了反击。

    此时运势俨然已被引导到了榊的手中、且被其牢牢握住;宛如鬼神附体的打法,难以预测的、无法用常理解释的各种行动,在气势上就已将对手压垮。

    于是,连胜、连庄,并且……开始从霍普金斯和艾瑞克手中直接得点。

    或许霍普金斯可以保证绝对不放铳给龙之介这种水平的人,但在榊的面前,他就未必能做到了。

    终于,在连庄四次后,一副百年不遇、超越常理的大牌……来到了榊的手中。

    这时,霍普金斯和艾瑞克的点棒都已被压榨得差不多了,就在这种时间点上,榊又一次明牌立直,牌面——四暗刻单骑。

    这第二次发明牌立直,彻底摧垮了对手的意志和运;尽管已不用再担心点炮,霍普金斯和艾瑞克也已溃不成军,连续数巡都摸不到有效牌。而榊的每一次摸牌,都让两人提心吊胆,仿佛要吓去半条命一样。

    最终,榊还是自摸胡牌了。

    这个半庄以霍普金斯和艾瑞克两人的点棒双双耗尽而告终,龙之介凭借手头剩下的一万多点拿到了第二位,而取得了桌面上近九成点棒的榊……自是第一。

    因为是二对二,这样的结果,令结算工作变得十分简单。榊和龙之介两人拿到了全部的起始点棒,即十万点,加上第一第二名的奖励点,共计十七万;而霍普金斯和艾瑞克的点棒是零点,由于都是零,所以不存在“第三名”,两人被视为并列第四,最终的奖励也是零。

    按照1000:1的比例,艾瑞克必须交出170个积分牌给龙之介,而这……已经超出了他所拥有的积分牌总数。

    “这位客人,关于不足的那部分积分……”结算后,黑西装见艾瑞克还差二十几个积分牌给不出来,便想询问龙之介的意见。

    龙之介立刻就“很大方”地打断道:“算啦算啦,大家都是老同学,我不会因为你给不出来就到处去说三道四的;这点小事……就当是你欠了我个人情,以后有机会再还咯。”

    他就这么当着艾瑞克的面、大声地把这话撂下了,这种让仇人一败涂地后还无法还口的嘲讽快感,实在是爽得难以形容。

    而艾瑞克,也只能忍了……

    赌博的世界就是这样,成王败寇,能给你忍的余地,那都算是客气的。

    总之,这一场麻将,不但让艾瑞克今晚所有的努力化为泡影,还让他受到了奇耻大辱;他这一腔的怒气,肯定得撒在霍普金斯的身上。

    走出麻将船舱时,艾瑞克直接就回头瞪了那位面如死灰的星郡赌王一眼,啐道:“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见他这么含蓄地把一个“滚”字说了出来,霍普金斯也很识趣地没有再跟过去,独自找了个没人的地儿吹风去了。

    …………

    凌晨四点三十分,距离日出时分已经很近。

    已稳操胜券的龙之介正带着榊和花冢朝宴会厅走去——他准备提前喝几杯香槟庆祝、顺便也休息一下。

    “我们不用等等阿秀吗?”走在半路时,榊还在问龙之介,“之前打到南场的时候就看他一个人出去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

    “他说他要去上厕所。”花冢在旁冷漠地接了一句。

    “哈哈……大概是吃坏肚子了吧。”龙之介道,“或者是在路上遇到了漂亮姑娘和人约会去了也说不定啊。”

    龙之介现在的心情大好,说话基本不过脑子,玩笑也是张口就来。

    “嗯……好吧。”榊虽然并不认同龙之介那随意的推测,但他也并不认为阿秀是遭遇了什么危机;毕竟阿秀只是个随行人员,而且既不是赌博搭档也不是全职保镖,别人没理由去攻击他,“他一会儿要是找不到我们,估计也会自己到宴会厅来的。”

    于是,他们三人继续朝着游轮的中部继续前行。

    不料,就在他们走过一条无人的走廊时,忽然……在榊完全不及反应的情况下,他的后颈处受到了一记冲击,一秒过后,他就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