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纣临 > 第四章 完全的胜利
    “啊……果然是锁上了呢……”

    虽然鬼侍和稻叶都已去试过了,但榊还是亲自来到门那儿拉了几下门把手,确定了这门是真的打不开。

    “我有一个提议。”待榊检查完毕,鬼侍便接道,“我们三人……”他说着,视线分别扫过了榊和稻叶的脸,“……合作吧。”

    “哦?”榊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应道,“怎么个合作法?”

    “是啊~”稻叶也道,“眼下这可是互相竞争的游戏哟,鬼侍君。”

    鬼侍淡然一笑,接道:“如你们所见,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唯一的出口就是这扇门,但现在已经锁上了;想通过‘解谜’的形式逃出去,无外乎两种可能,其一:找到某个隐藏的出口,其二:找到一把能开门的办法。”他顿了顿,“但是,这个房间很大、东西很多,而二十分钟的时间却很短……事实上现在就已经过去一分钟了。如果我们互不合作,各行其是……或许最后的确是有人可以赢,但更大的概率会是……全灭。”

    “那你的意思是……”稻叶接道,“我们三人一同展开搜索,分享彼此找到的线索,看谁能率先解开谜题?”她拿起手里的烟杆儿抽了一口,“呋——鬼侍君,骗人可不好哟。”

    “呵呵……”鬼侍冷笑,“我当然也知道,提出这种要求……怎么看都像是想骗走另外两人找到的线索,然后自己第一个逃出去。”他接道,“所以,我建议我们再另外定一个协议——比如说……谁要是看到了线索隐瞒不报,事后被发现的话,就自动失去‘赢家’的资格。”

    鬼侍的话语,布满了陷阱,最明显的就是“事后被发现的话”这个条件,可就算是知道这点,他的提议也很有诱惑力;因为客观上讲,即便是冒着被骗的风险进行合作,最终成功解谜的概率也比单干要高。

    “这个提议倒是可以,若是荒井先生肯帮我们做公证,就可行。”短暂地思考后,榊便接道。

    他不知道另外两人有没有识破阿秀的身份,故而此处他还是用“荒井”来称呼对方。

    “我们的对话,你应该听得到吧?荒井先生。”一秒后,榊提高了声音,又道了一句。

    “啊……听得到。”紧接着,天花板上就传来了阿秀的声音,看来上面藏着个带扩音功能的通讯器,“鬼侍先生的提议,即‘如果事后发现有人看到了线索隐瞒不说,那么此人就算赢了也会失去赢家的资格。’……这条你们肯接受的话,我可以替你们做公证。”他停顿了一下,“哦,顺带一提,这个房间里装着很多带收音功能的监控探头,希望你们在搜索时不要弄坏了。”

    “怎么样?”得到了阿秀的应允后,鬼侍脸上的笑意更盛了,“若你们答应了,我们三人就将房间分为三个区域分别进行搜索,并共享各自找到的线索……当然了,就只是‘线索’而已,‘推理’和‘结论’不需要拿出来分享;在这样的形式下,谁能第一个找到出去的办法,其余两人自当愿赌服输。”

    鬼侍本以为,那两人至少还要犹豫一下才会给出答复,不料……

    “我同意了。”下一秒,榊便一口答应,“那么我就负责找这一块吧。”说着,他就转身展开了搜索。

    “喂喂……榊君,你也太草率了吧。”稻叶阿姨见状,立马用那种大婶儿腔接道,“你这样可是会被某些坏心眼儿的大叔给利用的哦。”

    “时间太短、空间太大,比起拒绝合作……还是分享线索的成功率更高,再说荒井先生也已经答应公正了,我看就这样儿吧。”榊用非常简单的几句话说明了自己同意合作的理由,还补充道,“稻叶前辈,你若执意单干也可以,但那样……我们两个交换情报时自然也不会带上你,二对一的局面对你更加不利哦。”

    “嘁……”稻叶闻言,暗啐一声,又抽了口烟,“好啦好啦~人家同意就是了。”说罢,她也挪步到了房间的一侧,开始查看。

    鬼侍见情况按照自己的设想发展、而且比他预想的更加顺利,当即在心中笑道:“哼……很好,既然都上钩了,那我基本已经算是赢了;那个叫榊的小子脑子很快,我的话刚说完,他就把账算清了,一会儿得盯紧他……免得他解开谜题后快速跑出去;至于稻叶老太婆,本来就不是什么威胁,她那根烟杆儿里藏着几种催眠和有毒气体的事情我早就摸清了,只要有了防备,那种东西就是废的。”

    他一边想着,一边走到了房间剩下的那个区域,也展开了搜查。

    在游戏的时间尚余16分钟时,貌合神离的三人这才算正式开始了解谜。

    才两分钟不到,榊就高声说道:“家具上有编号。”他微顿半秒,“且每一个都有。”

    “啊啦~经你这么一说。”稻叶在半分钟前其实也发现了几个数字,只是她没说出来;此刻榊提起来,她才装模作样地接道,“我这边的家具上好像也有呢。”

    本来就是一旦挑明便瞒不住的事情,见另外两人都说了,鬼侍自没有藏着掖着的必要:“嗯,我这边也有。”他一边说着,一边还伸手指了几下,“这个台灯的灯杆上刻着‘5’,那台老虎机的一角刻着‘67’……不出意外的话,其他的东西上也都有吧。”

    他猜得没错,这个房间里家具、饰品等,几乎每一件东西的边边角角上都刻着一个数字,如果不是刻意去观察,是很难发现的;当然了,假如不知道这里正在进行一场“解谜游戏”,那就算有人偶然间发现了一两个数字,也不会太当回事儿。

    “我们把能找到的、刻有数字的物件名称和那数字都写下来吧。”榊很快又提出了一个建议,“然后把三份信息凑在一起,看看能不能得出什么结论来。”

    说完这话,他就随手拿起了摆放在一张赌桌上的纸和笔,自顾自地写了起来。

    鬼侍和稻叶看这小子这么积极,心里都在暗笑他天真,不过他们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照着榊的提议做了。

    七分钟后,三人将各自抄下的物品名称及其相对照的数字表拿到了同一张桌子上摆好,一同研究起来。

    他们最终列出的物件数量还挺多,因为大到沙发和老虎机,小到一本书、一个小摆件……全都有数字。

    那些数字没有超过一百的,每一个之间基本都要跳开几个数,而且有很多重复的;比如,房间东面的台灯和西面摆件都是‘5’,而房间西侧的沙发和南边的桌子都是‘41’,诸如此类重复的有好几个。

    在他们思考那些数字的意义时,时间也在流逝着……

    鬼侍和稻叶虽是极力克制,但眼神间多少还是透出了几分焦急之色,唯有榊全神贯注地看着纸上的信息、一言不发。

    “我说,榊君……”还剩六分钟时,鬼侍忍不住了,“你有头绪了吗?”

    “怎么?”榊冷冷回道,“歪脑筋动得贼快的男人,面对真正的谜题却一筹莫展了?”

    “你……”鬼侍刚想扯开嗓子发飙,便意识到了对方可能是在挑衅,他赶紧强压怒火,接道,“哼……我也并不是毫无头绪啊。”他知道,事到如今,必须得透露一点自己的推理出去了,若是到最后所有人都差口气没能解谜,那他的“布局”也就毫无意义了,“就当是前辈对你的特别优待,我就提醒你一句好了……那些数字,和重……”

    “和‘重量’有关是吧……”榊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抢道,“这我早就发现了,重量相近的物件数字就相同嘛。”他顿了顿,“顺便说一句……我还发现稻叶前辈有意在纸上写错了几个数字。”

    “啊?什么?”闻言,稻叶当即就开始装糊涂,“啊呀呀……这人一上了年纪啊,眼睛就不好使了,应该是看错了吧~OHOHOHO~”

    虽然三人已经商定了“隐瞒信息便取消赢家资格”的协议,但稻叶还是干了这样的事,并打算用这种理由搪塞过去。

    “嘁……”鬼侍也懒得跟这老油条废话,他不想浪费时间,所以还是对榊道,“榊君……既然你全都看穿了,那么你已经离谜底很近了吧?”

    “啊……大概吧。”榊悠然地应了一句,然后走向了房间的正中间,并掀开了位于那里的一大块地毯。

    地毯下,是地板,但并非一般的地板。

    此处的地板和房间其他地方的都不同,由四块颜色较浅的、像是滑块般的金属板拼衔而成。

    “鬼侍先生也算是抓到了一点门道吧,但就只是一点点而已。”榊一边说,一边走向了房间的一角,拿起了一个放在钢琴上面的节拍器,“这个谜题的重点在于对‘无效信息’或者说‘干扰信息’的筛选,而那些‘干扰信息’本身,其实又可以作为提示。”

    他说到这儿,就把那个节拍器放到了四块金属板的其中一块上,抬眼看着稻叶道:“这件刻有数字‘2’的物体,赶巧不巧的……被稻叶前辈你‘看错了’,写成了12,故而对我的推理造成了一定的干扰,好在我立即意识到了这点,接下来思路就理顺了。”

    “什么理顺了?”鬼侍还是听不懂,“这四块板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四块,都是压力感应板。”榊接道,“而解谜的方法,就是在这四块板上分别放上指定的几件物品。”

    解释之余,他的脚步也未停,不断地在房间中走动,并往中间搬东西。

    “将错误的信息补正后,其实整体来说也不算是太难的谜题。”榊在搬动一张椅子的时候,如是说道,“我们可以将地上那四块感应板的交叉线视为分界线,把这个房间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区域;在这四个区域内,所有‘本来就属于这个房间的(阿秀吃的夜宵、以及他们几人带进来东西不算)、重量在一公斤以上且可以搬动的整体物件(单张的麻将牌、骰子、纸牌、或者硬币这些散碎的物件自然也不算)’上……全都有数字,就连地毯上都有;但是……有四件东西是例外。”

    榊这句话一出口,鬼侍和稻叶就神色一变;他们俩的观察力也是非同凡响,经榊这么一提醒,一些信息立刻就反映在了脑海中。

    “你们无疑也都注意到了,在这个房间的四个角落里,分别放着四个动物标本,分别是“鹰”、“鸭”、“狗”和“鹿”;这四件都是明显可以搬动的东西,但它们的表面却没有数字。”榊的叙述仍在继续,“现在的赌徒应该鲜有人知道了……在很多年前,全球的语言和文字尚未统一成汉英双语之前的时代,同样的赌博项目,不仅会因地域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规则,甚至还会出现规则完全一样、但所用的术语却截然不同的状况。”

    鬼侍和稻叶听着榊的讲解,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很显然,对于这部分知识,他们一无所知,因此也无法判定榊到底是在说真的还是在忽悠他们。

    “比如说,在十五世纪的黑鹰郡,有一种叫‘斯图加特扑克’的纸牌游戏,虽然也是每种花色13张牌,但其所用的花色就不是我们所熟悉的‘黑桃、红桃、方块、梅花’了,而是‘猎鹰、野鸭、猎狗和牡鹿’。”榊说到这儿时,已然搬了五件东西到中间。“知道了这点之后,那四件标本被分别放置在房间的四个区域,且没有刻上数字的意义……你们大致也能猜到了吧?”

    他话音未落,鬼侍和稻叶就争先恐后地冲到桌边,盯着那三张抄写了物品和数字的对照表猛瞧。

    “别找啦,整个房间里没有任何一件物品上写着13的。”榊看着他们的反应,笑着说道,“由于我们只有三个人、且把房间分成了三个区域来搜索,所以最终统计出来信息有点乱,但若是分成四块来看,情况就很明晰了……

    “东西南北这四个区域里,每块区域中刻有数字的物件数量都是一样的——十九件,即房间里一共有七十六件可用物;这些物品上所刻的数字全部都是S1区间内的质数,分别是2、3、5、7、11、17、19、23、29、31、37、41、43、47、53、59、61、67、71这十九个数,独缺一个‘13’。

    “而这点……既是对‘猎鹰、野鸭、猎狗和牡鹿’这条线索的补充,也是暗示我们谜底就是‘补上13’这个数……或者说,在于补上这个‘重量’,可没有‘13’的话,该怎么补呢?解法只有一种……”

    噗——咚!

    榊那最后几个字出口之际,伴随着一声闷响,稻叶已倒在了地上。

    那两秒间,鬼侍趁着稻叶的视线还停留在纸上,顺手就用一个烟灰缸砸了她的后脑。

    “唉……”榊用一种很失望的眼神看着鬼侍,叹息道,“这就是所谓‘不败之男’的做法吗?”

    “哼……少废话。”鬼侍说着,缓步朝榊靠近而来,“在赌博的世界里,除了‘赢’的实力之外,‘活着把赢来的东西带走’的武力也是必须的;无法带着赢到手的东西全身而退……这样的人依然是输家。”

    “嗯……有道理呢。”榊接道,“荒井先生,你应该也认可这点吧?”

    “当然。”天花板上,即刻响起了阿秀的回应声,“你们先前只约定了‘隐瞒信息即失去赢家资格’,但没有约定‘使用暴力会失去赢家资格’,所以,眼下鬼侍先生的行为完全是规则所允许的;总之……现在还剩下最后一分多钟,希望你们能尽快解决。”

    “切……搞了半天,居然变成了这种局面。”榊露出不快的神色,念叨了一句。

    “老弟,你我无冤无仇,不如我给你指条明路。”而鬼侍,则是一边逼近,一边满面杀气地说道,“反正眼下大家都已知道谜底了——就是将刻有数字‘2’和‘11’的八件物品分别放到四个感应器上,我看……你也已经放了七件了……只要现在你把手上那个花瓶放好,并在出口打开时乖乖让我先出去,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呵……”榊听到这儿,冷笑一声,然后……

    乓啷啷啷……

    在鬼侍震惊的眼神中,榊把手上的花瓶随手一抛……摔烂了。

    “你……你这混账!”惊怒交加的鬼侍暴喝出声,抡起烟灰缸就朝榊扑了过来。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弹指间,一片鞋底的纹路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紧接着,他就两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搞不清楚状况的是你啊,鬼侍先生……”榊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被他轻松踹晕的鬼侍,“就算你身板儿挺壮、且有着杀人的经验和勇气,但这并不是你一定能打过我的理由啊。”

    “榊君。”这时,阿秀的声音又从通讯器里传来,“虽然我很想祝贺你平安无事,但时间已经只剩十几秒了,我若是你的话,就尽快把那些花瓶的碎片……”

    “啊~啊~知道啦。”榊用不耐烦的语气应着,并俯身捡起了一块花瓶的碎片,蹲到了鬼侍的身旁。

    “喂……榊君,你这是要干什么?”阿秀通过监视器看到了这一幕,当时也有点儿惊了,“我可没让你……”

    “稻叶好像已经快死了呢。”榊没等他说完,就打断道,“我若是在这儿给鬼侍也放点儿血……那他估计是赶不上两周后的‘赌局’了吧?”

    阿秀沉默了。

    大约二十秒后,也就是“时限”已经到了之后,他方才开口:“好吧,我明白了。”他停顿了一下,“榊君,你并不是拘泥于‘在规则内胜利’的男人……毫无疑问,这场游戏是你的完全胜利。你也不必在做多余的事了,免得……”

    “免得落到鬼侍一样的档次?”榊接过他的话头,笑道,“呵……你还真是个好人呢,阿秀。”

    阿秀没有再说什么。

    一分钟不到,房间的门就解锁了,几名西装男和早已待命的医务人员冲了进来,分别抬走了鬼侍和稻叶。

    榊与阿秀相遇的这个夜晚,到此便结束了。

    但胜负师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