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纣临 > 第三章 真正的考验
    啪——

    话音刚落,榊就从手牌中摸出一张,重重地拍在了桌上。

    这一瞬,桌边的其余三人全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胡……胡了……”两秒后,一脸懵逼的大河内才想到了叫胡开牌。

    原来,是榊放铳(也叫点炮,即打出的牌正好使别人胡牌)了。

    身为“听牌之达人”的大河内,虽然技术是这桌人里最差的,但他还是每一把都能早早做出多向听的牌型的,假如这桌上坐着一个外行人,很容易就会给大河内放铳。

    然而,在这场牌局中,直到榊这次放铳之前,大河内还一次都没有胡过;因为……坐在这里的四人,皆是水平高超的职业雀士,即便大河内会用“左手技”来暗调手牌、还是没人给他放铳。

    但眼下,榊却是放了……

    大河内这把胡的牌不大,但由于是直击,所有点棒都得由放铳的榊来支付。

    这就让榊的点棒一下子见了底,而大河内则回到了一个接近高木的分数上。

    “呵……呵呵……哈哈哈哈……”片刻后,有些后知后觉的大河内擦了把额头的汗,大笑起来,“小子,你也有体贴的一面嘛,哈哈哈……”他笑着拍了拍榊的肩膀,“我明白了,你是知道自己已经完蛋了,所以准备破罐子破摔拉老哥一把是吧?哈哈哈……行,你放心,我认识很多优秀的融资公司,这个半庄完了你要是有需要尽管问老哥我。”

    榊没有接这话,只是面带同情的微笑予以回应。

    高木则用狐疑神情看着榊,这说明他对这一手的真意仍保留态度。

    唯有五十岚,咬着牙在心中念道:“可恶……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那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拆掉自己的顺子去点炮?而且……他选的那张牌,是大河内所听的番种中最小的;很明显,他对牌局的情况了如指掌,他就是要以最低代价让大河内胡牌,以阻止我在两巡后的自摸……接下来的南四局轮到他坐庄了,这小子一定会搞些什么名堂出来……哼……别以为能逃过我的眼睛,无论你用什么千术,只要动作稍微慢一点,我就抓你现行!”

    …………

    南四局,由榊坐庄。

    洗牌、切牌、码牌完成后,榊却是盖着手牌,没有动。

    “嘿,你干嘛呢?”大河内理完牌等了几秒,就看着榊催促道,“不想打了?”

    吱——

    他话音未落,一旁的五十岚就后推椅子站了起来,并举起颤抖着的右手、指着榊面前盖着的那些手牌道:“你……你是什么时候……”

    “就在你眼皮子底下做的啊。”榊抢过对方的话头,应道,“怎么?没看清是吗?”

    是的,五十岚没有看清。

    以超人的“眼力”和“记忆”存活在牌桌上的默牌雀士五十岚,此时此刻,直到榊将手牌码放完之后,才从牌的背面确认了那十四张是什么,而之前那洗、切、码的过程中,一直紧盯着榊的他,没有看出半点出千的迹象和破绽。

    “呵……其实看没看清都无所谓了。”榊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自己的手牌,“天胡,正·九莲宝灯。”

    “什……”

    “啊!”

    高木和大河内在看到那十四张牌的时候,也都惊得差点儿站了起来。

    被称为“一辈子只有一次胡的机会”,“胡到的话死而无憾”的究极役种——九莲宝灯,以天胡的形式出现,在概率学上那也是无限接近于“不可能”的极端例子。

    但,现在出现了,就在这里,就在榊做出了要给他们看看“更直接的方法”的宣言之后。

    这无疑不是用运气或者概率可以解释的事情,这是——实力。

    同为行家的三人,陷入了混乱。

    大河内停止了思考;高木感到了深深的挫败感;而五十岚……脑中却是闪过了自己年轻时曾在新宿的一间麻将馆里见识过的、传说中的技术——“飞燕切”。

    可是,那种技术……早已失传了。

    并不是掌握的人不想将其传下去,而是学习者的天赋如果没有达到一定程度,便无法掌握。

    如果说“默牌术”是一种高深的武学,那么可以直接制造天胡“切牌术”就是绝世神功;凡人只要足够努力,至少也可以掌握高深武学的一部分……但绝世神功,却是只有极少数逸才才能染指的。

    “别开玩笑了!”五十岚的风度和他的世界观一同崩塌了,他露出了比大河内更加浮躁的一面,“像这种……这种东西……”他冲上前去,用抖个不停的手抓住了榊面前的那把九莲宝灯,“……谁会承认啊!”

    他抓起一把牌,就朝榊的脸上扔了过去,但榊只是偏了一下头,就轻松躲过。

    “这是出千!是作弊!”五十岚大声怒吼着,“喂!你们俩也说句话啊,这怎么看都是使诈吧!”

    但……

    “五十岚先生……”大河内低头斜视着地面,用颇为颓丧的语气念道,“适可而止吧……太难看了。”

    “你说什么呢大河内?看这小子最不顺眼的人不就是你吗?”五十岚喝道,“为什么现在反而……”

    “是‘行家’的话就在技术上战胜对方,或者就在对方出千时抓现行……”高木打断了他,“五十岚先生……你这个样子和那些输个精光然后胡搅蛮缠的外行人有什么区别?”

    “你……你们这帮小鬼……”五十岚咬牙切齿地咆哮着,拍着胸脯大声道,“居然还教训起我来了?知道我是谁吗?”

    “啊……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儿了……”榊这时又开口道,“我这个人呢……经常会和一些老家伙们聊聊天什么的,所以也听过不少真真假假的故事……

    “据说,十几年前,在新宿那边,有一名人称是‘暴风之真岛’的雀士,可谓名噪一时;但他因为在一次赌博对决中被对手当场抓千,结果被人用铁锤一寸一寸地敲碎了双手的骨头……虽然以当今的医疗技术而言,这种伤倒也不至于造成残疾,但要用那双感觉已经完全不同的手再去出千,恐怕无论从心理还是生理上都是不可能的事了。

    “说起来……‘刚运之五十岚’这个名字,应该是在那件事发生后的几年……”

    “够了!”五十岚,或者说……真岛听到这里,喝断了榊的叙述,“被你认出来了又怎样?我现在是五十岚!我用自己的方式重新从地狱的深渊里爬了出来,重新站在了雀士的顶端!我的默牌术是无敌的!你们这些只会玩弄小技巧的邪道……迟早会被人看穿然后砍手砍……”

    就在他说到这儿的时候,已经有两名西装大汉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分别抓住了他的左右两条胳膊,将其钳制住了。

    由于情绪过分激动,五十岚甚至没有注意到龙之介早就已经叫了人,也没注意到那两名西装男接近了自己。

    “等……等等,荒井君……”五十岚意识到了什么,他赶紧看向了龙之介,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言道,“我……我的点棒还没输光,我还可以……”

    “不必了。”龙之介喝着清酒,冷漠地言道,“虽然我对技术什么的不太了解,但看气氛也明白……诸位已经分出高下了,那这局牌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他顿了顿,又对高木和大河内道,“高木先生、大河内先生,你们也可以回去了……放心,这局牌失去的点棒所对应的金额,不需要你们来支付,如果榊君真的想要的话,我来付就是了……就当成各位这几天陪我打牌的谢礼吧。”

    有钱就是这点好,很多问题在金钱的面前就不是问题。

    龙之介把话撂下后,高木和大河内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礼貌地告辞了;对他们来说,能够全身而退,已是很好的结果,身为“行家”,他们已然体会到了自身与五十岚的差距,至于榊……他们甚至连差距都无法揣度。

    五十岚最后是被拖走的,他的表现确实有点难看;当然了,保镖们也不会过分地为难这个已经失去理智的老头,反正他就算奋力挣扎也很难对保镖们造成什么伤害。

    …………

    五分钟后,这间游戏室里,就只剩下了龙之介和榊二人。

    就连在门外待命的保镖和女仆们也都被责令退到了走廊的远端,这说明龙之介要跟榊聊一些比较机密的事情了。

    “你抽烟吗?榊君。”龙之介说着,给自己点上了一支。

    “当然。”榊说着,来到沙发那儿坐下,随即从自己上衣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叼上一支,“干我们这行的,就算不想抽、也得天天吸大叔们的二手烟,还不如自己买点好的。”

    “你一定有不少事想问我吧?”龙之介一边用打火机帮对方点上烟,一边言道。

    “是啊。”榊道,“要不然……就从‘你到底是谁’这个问题开始问吧。”

    这个问题,让“龙之介”抽烟的动作微微停滞了一下,但很快他就恢复了从容:“你是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从你自称‘荒井龙之介’的那一刻开始啊。”榊回道。

    “怎么?你认识真正的荒井龙之介?”事到如今,假龙之介已不再掩饰自己是冒充的了,直接询问道。

    “我这种小角色怎么会认识那样的大人物呢。”榊道,“不过……我看过他的照片,无论身高、身材、长相……和你都没半点关系。”

    “这就奇怪了。”假龙之介道,“所有联邦要员的家庭成员资料都是绝密……”说到这儿,他特意模仿榊的口气说道,“像你这样的‘小角色’,又是怎么搞到那种情报的呢?”

    “呵……”榊笑了,“像这种事……不太方便告诉一个我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吧?”

    假龙之介明白他的意思,短暂的犹豫后,便接道:“你可以叫我‘阿秀’。”

    “喂喂……一个看着已经奔三的男人还用这种女性化的假名字没问题吗?”榊不禁吐槽道。

    “榊无幻这个名字也没真到哪里去啊。”阿秀应道,“大家都是出来跑江湖的,何必纠结这些细节呢。”

    榊闻言,微笑着点点头:“也对。”他微顿半秒,“不过话说回来……阿秀你的演技真心不错啊,在麻将馆里的时候,我还真把你当成是个有钱的‘水鱼’了。”

    “呵……”阿秀也是笑着回道,“就好比你的专长是赌博,我的专长就是演戏啊……若是演得不好,又怎么能骗到你们这些‘行家’在我面前现身呢。”

    “那么……”客套了两句后,榊就切入了主题,“阿秀你能不能告诉我,真正的荒井先生,找我们这些‘行家’来,是想干嘛?”

    “我把人都请出去,就是为了跟你说这个。”阿秀正了正神色,又抽了口烟,再道,“两周之后,在樱之府,会有一场非常盛大的赌局;届时,除了樱之府的高手外……整个联邦最出色的‘行家’、以及一些奇人异士,都有可能齐聚于此,与各自的雇主一同去争夺赌局的胜利。”

    榊听到这儿,思索了几秒,接道:“你想让我替荒井出战?”

    “别误会了。”阿秀纠正道,“不是‘我想’,而是荒井先生委托我,帮他寻找‘最强的赌徒’。”他耸耸肩,“说实话,对于赌博,我也是个门外汉,我的真实水平就是你在麻将馆看到的那样——我自认记忆力和计算能力都不错,但终究还是外行,跟你们这些‘行家’较量,只有被宰割的份儿。

    “不过,对‘看人’这件事……我还是略懂一二的;比如刚才那半庄麻将,即便我看不穿你们各自所用的手法,我也能看出谁是这桌人当中最强的一个。”

    榊吐了一个烟圈,接道:“那要是……我这个被你选出来的人,不愿意替荒井卖命呢?”

    “那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阿秀的回答,有些出人意料。

    “哦?”榊道,“这么好说话呀?威逼利诱都不试一下的吗?美人计呢美人计?”

    “行啦,榊君,其实你已经猜到了吧……”阿秀撇了撇嘴,“别再耍宝了。”

    “好啊。”榊道,“那你把‘其他人’也都请出来吧。”

    “请‘他们’来可以,但你得先给我个承诺。”阿秀道。

    “知道啦,如果我赢了,我就帮荒井去参加赌局。”榊掸了掸烟灰,再道,“其实我本来就没打算拒绝,刚才只是逗你玩儿。”

    这是实话,榊这些年接过很多“代打(此处特指麻将代打;在樱之府,大部分有一定势力的‘组’都会请上几个职业代打坐镇,在某些时代,代打的‘雀力’有多高,甚至可以直接反映一个组实力的强弱)”的工作,越危险的工作,他反而越有兴趣,甚至没有报酬都愿意去。

    “好的,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阿秀应完这句,便将手伸进上衣口袋,大概是操作了一下某些发信装置。

    大约五分钟后,门外的走廊中,响起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脚步声。

    考究的皮鞋鞋底在大理石上摩擦的声音,和身体轻盈的女人用高跟鞋踏地的声音……同时靠近。

    很快,他们就来到门前,推开了游戏室的大门。

    皮鞋的主人是个国字脸的男人,看面相应该已有四十岁了;其相貌刚毅,但眼神飘然;就一个中年男人来说,他的身材算是中等,但仍不免有一个微微发福的肚子。

    高跟鞋的主人则是个穿着束腰长裙的女人,她盘着发、手里拿着根颜色和造型都很俏的烟杆儿,其脸上化着厚实的浓妆,身材也保持得很好;但无论如何,岁月留下的痕迹终究是无法彻底掩盖的,她的真实年龄……怕是比身边的男人还要大上几岁。

    “我来介绍一下……”几人的视线对上后,阿秀便站了起来,先伸手朝榊示意了一下,“这位是花月町的‘胜负师’,榊无幻。”接着,他又朝门口那两位伸出了手:“这两位分别是‘不败之男’——鬼侍浩之;还有……”

    “这位我认识。”这时,榊主动接过了阿秀的话头,“‘掌盅人’,稻叶顺子。”

    在赌博的圈子里,很少有女人可以生存下来,更不用说生存很多年了……所以,像稻叶这种比较稀罕的女前辈,大部分行家都认识。

    “哦?这位胜负师小哥也是我的拥趸吗?”稻叶见榊认识她,即刻笑开了嘴,但同时又用手挡住了自己那褶起的皱纹,“哦HOHOHO~看来我还真是魅力不减当年啊~”

    榊也没有反驳她的话,因为榊很少和这样的大婶儿打交道,总觉得跟对方撕吧起来会很麻烦。

    “三位都是行家,我就不拐弯抹角了。”待稻叶那刺耳的笑声停下,阿秀赶紧接道,“你们是最后的三名候选人了,与荒井先生一同出席赌局的人……自然会在你们之间决出。”

    对于眼前的状况,榊也是有心理准备的;当阿秀跟他提到“赌局”的事时,他就知道,除了他以外,这里肯定还有其他高手。

    因为阿秀的话中已经讲明:两周后的赌局十分“盛大”,又要与雇主“协同出战”,又是“世界范围内的高手云集”……这怎么听都不像是只玩麻将一种项目的场合。

    榊刚才只是战胜了三名雀士而已,这并不能证明他就是“最强的赌徒”了,甚至都不能证明他是“最强的雀士”;赌博的世界里没有“永远”和“绝对”,那些带“最”字的头衔就算是对的、也只是暂时的。

    “……而最终的对决,就在……”阿秀的话,还没有讲完,“……此时此地。”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房间的大门,并转身抓住了门把手,“你们共有二十分钟的时间……二十分钟之内,谁能解开隐藏在这个房间里的谜题、并第一个逃出房间,谁就是胜利者。”

    说罢,他也不等那三人做出什么回应,就顺手关上了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