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纣临 > 第一章 荒井的牌局
    头套被揭去后,榊无幻花了数秒去适应周遭的光线。

    随后,一间宽敞的、装修堪称奢华的游戏室便映入了他的眼帘。

    榊无幻也进过一些大赌场的VIP室,但和这里相比,那些地方的档次明显就差了一截。

    水晶吊灯、虎皮地毯、真皮沙发……这类东西,在花月町的很多营业场所里都有;但这间房里的摆设,即便是同样的吊灯、同样的地毯、同样的沙发……就是能透出一种不同感觉。

    所谓的“珍品”,贵就贵在这里。

    “少爷,人已经带到了。”

    当一名戴着墨镜的西装大汉在给榊无幻松绑时,站在其身旁的另一名大汉便冲着房间中间的一桌人通报了一声。

    那桌共有四人,正在打着麻将。

    闻声后,背对着榊无幻的那个人便转过头来,看向了这边。

    榊无幻认识他,他就是此前在麻将馆里的那条“大鱼”。

    “哦!来了啊!”被称为少爷的男人是这桌人里唯一一个没有意识到有人靠近的人了,这不仅是因为他背对着门口,更是因为他是这桌里唯一一个“普通人”。

    即便是站在数米之外,榊无幻也能看出,那桌的另外三人……都是“行家”。

    “呵呵……又见面了,榊君。”那位少爷站了起来,笑着迎上前来,并随意摆了摆手,示意两名西装大汉可以退下了,“恕我冒昧,用这种方式把你请来。”

    “没关系。”榊的神色看起来很轻松,“既来之……则安之。”

    事已至此,榊自然也没必要摆出一副充满敌意的态度,这对他来说并没有好处;再者,他也的确对眼前这位“少爷”产生了几分好奇。

    “哈哈,榊君没生气就好。”对方一看榊挺好说话的,顿时也是喜笑颜开,“对了,还没自我介绍,鄙人荒井龙之介,你叫我龙之介就可以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龙之介。”榊还是摆着虚假的笑容,用亲切的语气应道。

    “喂喂……小子。”然,就在此时,在麻将桌边、位于龙之介左手边的一名中年男人开口了,“人家跟你客气两句,你还当真了啊?荒井君可比你年长,你得用敬语明白吗?”

    “嘛……别这么认真嘛,大河内先生。”龙之介本人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我俩也差不了几岁,没这个必……”

    “不,他说得对。”不料,榊却忽然收起了笑脸,“这位大河内先生说得没错,我还是叫你荒井先生吧。”

    “呃……那……那好吧。”龙之介见榊的态度变了,也只能尴尬地应了一句。

    但随后,他就朝着名为大河内的男子瞥了一眼,投去一道不悦的目光。

    大河内被龙之介这么一瞪,顿时变了神色,只能避开对方的视线,像是认错般低下了头。

    “切……被摆了一道。”此刻,大河内的心里可是后悔极了;他本以为榊会积极回应自己的挑衅,这样他就能借题发挥打压一下这个新来的,可没想到对方竟然将计就计、反将了他一军,让他得罪了龙之介。

    “嘻嘻……”两秒后,坐在大河内左手边的男子阴沉地笑了两声,念道,“偷鸡不成蚀把米。”

    “少啰嗦,你这僵尸男。”大河内知道这货是在嘲讽自己,故而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么一句顶回去。

    就在他们说话的同时,龙之介已将榊领到了桌前,并开口道:“那么……我来为各位引荐一下吧。”他将手搭在榊的手臂外侧,对桌边那三人道,“这位,就是花月町的‘两大传奇’之一,人称‘胜负师’的‘榊无幻’。”

    “嘁……”大河内只是斜了榊一眼,轻啐一声。

    “嘻嘻嘻……”被大河内称为“僵尸男”的那位,又一次发出了阴恻恻的笑声,言道,“久仰……久仰……”

    而坐在龙之介右手边的一名老者,则是未发一言,仅冲榊点头示意了一下。

    “榊君,这三位也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哦。”龙之介用一脸自豪的表情,先是指向大河内道,“这位是人称‘听牌之达人’的大河内五郎。”

    接着,他又指向对面那个全身散发出阴湿气息的家伙,说道:“这位则是‘牌山幽灵’,高木敬二。”

    最后,龙之介再指着右手边那位道:“还有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刚运之五十岚’。”

    在他进行介绍的同时,榊也在默默地观察着三人。

    首先,大河内无疑是个老江湖了。看面相他在五十岁上下,谢顶、满脸横肉、烟不离手;他的身上穿着做工考究的深色直条纹西装、十个手指全都戴着金戒指、腕上拴着名表、脚上还踏了双蟒蛇皮鞋……

    一看这穿戴就知道——人家不差钱。

    甭管品味如何,作为一名赌徒而言,这种浮夸的打扮,也是一种实力的象征。

    也是……“气势”的一部分。

    再看,高木敬二;三十五岁左右,消瘦、穿一身黑色和服,留着披肩长发,面目半遮、脸色苍白。

    就冲他这穿着和长相,大半夜在黑一点的地方扮鬼都不用化妆。

    而那位“五十岚”,看着年纪就比较大了,至少也有六十多岁,穿戴很普通,像个随处可见的老大爷。

    对于这三个人的名号,榊自是有所耳闻;三人皆是在樱之府赫赫有名的雀士,在赌博的圈子里混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听过他们的传闻。

    就像……这三人,也都听过“胜负师”的大名一样。

    …………

    五分钟后,榊已坐上了龙之介的位置,准备加入牌局。

    而龙之介则坐到了牌桌附近的沙发上,让女仆送来了一壶清酒和几碟刺身。

    美酒、美食、和牌局,都是他乐于去品味的;当然了,美女也是,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荒井龙之介是一个很喜欢玩的人,他也确实有玩的资本。

    龙之介的父亲荒井信一郎是联邦政府的“内阁十辅”之一,即实际掌握着这个星球控制权的十人中的一个。

    金钱,对龙之介来说……从来都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只是用来衡量他想要的东西有多少价值的计量单位;金钱从来都不会成为他获得某样东西的阻滞,只会成为他的伙伴……最可靠的伙伴。

    今天,龙之介将这四名高手聚集在一起,就是为了去玩一场“钱”的游戏。

    两周之后,就在樱之府,会有一场名为“最高游戏”的聚会。这场聚会的参与者,全都是联邦高层或超级富豪的子孙辈们;他们相约,每人都可以带一名“助手”前往,而最终赢得游戏的人,可以得到一件“天下无双”的奖品。

    对于这么有趣的事,哪怕是没有奖品,龙之介肯定也是要去掺一脚的,何况这次游戏的举办地就在他的故乡樱之府,他更是不愿错过。

    因此,最近这半个多月,他都在四处寻访有名的赌徒,希望可以从中选出一人,作为自己的助手。

    不过,龙之介毕竟是位“少爷”,对于那个黑暗的世界,他还是了解甚少;哪怕他偶尔去一些非法的场所玩乐,暗处也总是会有人跟随保护。通常,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保镖们就已经把很多潜在的威胁挡在门外了,他最多就是输点钱,而这对他来说根本不叫事儿。

    若龙之介真的很懂行,对那“黑暗的世界”有所了解,他也不会等到今晚的偶遇后,才打听到榊是何方神圣。

    但无论如何,榊,终究还是被带到了龙之介的面前。

    虽然龙之介并未跟榊提起“最高游戏”的事,只是提出让他坐下打一个半庄,但榊也没有拒绝;本来嘛……人都被你抓来了,别说让打麻将了,让是让你打自己的耳光,你敢拒绝么?

    “那么……咱们赌点儿什么呢?”刚坐下,榊就开始搞事。

    当然,所谓的“搞事”,也只是从别人的角度来看;在榊自己看来,提这个问题是非常正常的,就跟去公共厕所时问人家里面有没有免费的卫生纸一样正常。

    “喂,小子。”大河内是第一个做出回应的,“你可别太过分了,荒井君都说了,只是让你坐下随便玩儿玩儿……你居然还想在这里赌钱?”

    “也未必得是钱啊。”榊道,“赌别的东西也可以的……那啥……你有年轻漂亮或者风韵犹存的女性亲人吗?”

    乓——

    大河内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身,一把攫住榊的衣领:“你小子……故意找茬吗?”

    “嘻嘻嘻……”这时,高木忽然阴笑出声,“原来如此……不愧是被称为‘胜负师’的男人。”

    “哈?”大河内闻言,转头看向高木,“你在那儿嘀咕什么呢?你这僵尸混蛋。”

    “搞不清状况的是你啊……大河内。”一秒后,一直保持沉默的五十岚也开口了,他的嗓音带着他那个年纪的人特有的沉稳和沧桑,语速也是比较缓慢,“这位小哥,可是个货真价实的‘赌徒’哦。”

    “什么意思?”大河内问这问题时,手上的力道已经松了下来。

    榊见状,便顺势扯了一把,将对方的手拿离了自己的领口。

    “胜负的意义,不就在其所背负的筹码有多少吗。”榊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淡然言道,“赢了无法得到什么,输了也不会失去什么……还能叫赌博吗?”

    “你还真能说啊……”大河内听了,一脸不爽,还想骂街。

    好在龙之介及时开口道:“好啦好啦,各位……稍安勿躁。”他喝上一口清酒,再道,“本来我不想提的,不过榊君的话有道理,也提醒了我……差不多也该告诉你们了。”

    此言一出,牌桌边的四人皆是看向了龙之介,准备听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很显然,大河内、高木和五十岚这三人,也都还没听过“最高游戏”的事;虽然他们仨已被龙之介请来超过一周的时间了,但也只知道荒井少爷“有事要他们办”,至于具体是什么事……龙之介本人不说,他们也不方便打听。

    “我就直说了吧,眼下这场牌局,算是一场筛选吧。”龙之介道,“这一个半庄过后,点数领先的人,可以留下……而剩下那三位,就可以回去了。”

    “嘻嘻嘻……”高木阴笑道,“荒井君,请问……留下的人,或者说被你‘选中’的人,又有什么好处呢?”

    “这个嘛……”龙之介道,“那好处肯定是你们在外面赌一辈子也得不到的,不过,详情……我只能跟留下的那个人讲。”

    言至此处,他顿了顿,观察了一下桌边那四人的表情,随即冲着榊道:“榊先生,这样的筹码,你可满意了?”

    不料,榊不假思索地言道:“当然不满意。”

    “什么!”大河内当时就惊了,他瞪着榊道,“你小子可别得寸进尺!”

    “荒井先生。”榊无视了大河内,很快接道,“你给的条件,是不公平的……这场赌局,赢了可以得到好处,输了也无非就是离开罢了……他们三个是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我本来就是被你强行‘请’来的,在这种条件下,输赢对我而言依旧是没什么意义……与其去争取某种未知的报酬,我还不如故意输掉、少惹麻烦。”

    龙之介听罢,想了几秒:“那么……榊君你想如何呢?”

    “就一千吧。”榊接道,“今天在麻将馆里,我差不多就赢了你这个数。”

    在这个宇宙,联邦的货币是统一的,名为Rank_Macro_Banknote,缩写为“RMB”;这种货币上没有印任何人物的头像,无论硬币还是纸币,两面分别都印着联邦的徽章和货币发行地的风景名胜——比方说,在龙郡印刷的钱,正面就是联邦徽章、反面则是长城;而在樱之府印刷的钱,正面也是联邦徽章,但反面就是富士山。

    联邦成立的百余年来,RMB已发行过很多版,世界各地的货币版型至少也有几百种,还有专门收藏不同样式货币的收藏家存在;当然了,无论版型如何、面额多少,RMB都是全球通用。

    至于这种货币的购买力,与平行宇宙……也就是我们这个宇宙中、二十一世界初的RMB大致相同。

    “哈!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大河内听到榊的要求,当即就笑出声来,“罗里吧嗦说了那么多,结果就是要赌一千而已吗?什么胜负师啊,真是穷酸得……”

    “结算时,点棒每差一点,就算作一千。”下一秒,榊的后半句话,把大河内的嘲讽生生顶了回去。

    “你说什么?”这下,不仅是大河内,连高木和五十岚脸上的神色也都变了。

    “哈哈哈哈……”看到这一幕,龙之介却是大笑出声,乐得合不拢嘴,“好!好!我同意了!”当他看到那几人脸上的表情变化时,他似乎隐隐理解了榊所追求的东西,“来吧……各位,如果自信是最强的雀士,就没什么好怕的不是吗?”
龙8国际